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传经者

    易天行越听越不对劲,微微皱眉想着,你这老和尚这套来唬自己似乎还是差了些味道,淡淡开口道:“这又如何?我爹妈死的早,我自然不知道自己是从哪儿来的。若说这也成了佐证,那你们这些大和尚还不得天天在各地的孤儿院里面扒这所谓的传经者?再说朱雀,哪是我儿子庇护我,都是俺护着他。”他声音越来越是散漫无状:“即便这小红鸟是上天派来看着我,再怎么讲,朱雀也是道家圣物,和你们这些大和尚哪能扯上什么关系?难不成明天武当山再来两个牛鼻子老道,我又得进道门从僮子开始玩起?”

  他嗤着笑了一声,唇角略带了丝揶揄。

  “大和尚,我也给你说白了,我看你似乎对这传经者的东西也不是很了解。”他看着斌苦大师静若古井的双瞳,慢慢说道。

  斌苦大师有些尴尬地微微一笑,旋即应道:“居士果然聪慧……这传经者自宋元以降,便没有再临人间,故佛门之中,只是有这说法,其中具体事由,也不是我们这些后世弥陀能够了悟。只是居士不觉得自己的身世与佛门内的传经者前辈,有太多的相似吗?”

  易天行好奇道:“天下无父无母的孤儿多了去了,我和这些高僧大德有什么相似的?”他忽又想到一件事情,嘿嘿坏笑着说道:“大和尚你休得哄我。就说那位打龟兹来的鸠摩罗什,他可是有父有母的,他父亲当年从天竺逃到龟兹娶了龟兹的公主,这才生了鸠摩罗什,怎么可能是无父无母?”

  斌苦微微一笑应道:“信与不信,全在居士一念之间。”

  “好,既便我信你,我是这什么劳什子的传经者。那又如何?莫非我便要皈依佛门,剃发披袈,做个小沙弥?”易天行挠挠后脑问道。

  斌苦大师有些好气地一合什道:“且尊重些。这只是无上佛法所示,至于后路如何,又如何是我一尘世和尚所能判定?”

  “那岂不是等于我们两个说了一大堆的废话?”

  “易居士,我想请你今后常驻寺内,一方面可以修行佛法,再看上天又会有何等样的安排。二来,你既然与吉祥天门内发生冲突,若出了归元寺,只怕会有诸般不便。”

  易天行静静地看着斌苦和尚的双眼,硬是没有看出一丝威胁的意味来,仍是一副德高望重的模样,不由在心底冷笑了两声。

  “那我要在归元寺里呆多久?”他抱膝而坐,手指下意识地轻轻击打着自己的膝盖。虽然不明白传经者是什么,也不明白斌苦主持为何一口咬定自己就是那个传经者,但他总觉得这件事情似乎不像字面上看着那么光鲜,隐隐有什么危险之处。

  “吉祥天只怕对于此事不会善罢甘休,待我请北方禅院几位师兄来与他们讲讲理,易居士再出寺也不妨。”

  易天行又问道:“传经者这种名头难道可以你说我是,我就是吗?”

  “自然不是。”斌苦大师呵呵一笑道:“三藏法师西行十数年,历劫无数。居士若是我佛门中兴的传经者,自然会有冥冥佛旨引导你的修行。”

  “那我需要做什么?”易天行很不喜欢这种一头雾水的感觉,加上从他清楚对方其实也是半头雾水后,更是莫名其妙。

  斌苦大师双手合什,满面佛光轻拂:“居士当为降魔金刚,护法佑佛,行于世间传我宗大德。”

  易天行听见这话,渐渐地咪起了双眼,瞳子里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寒光,心里想着,原来……原来所谓传经者就是打手啊……

  “老和尚你做事不厚道。”易天行伸出食指在斌苦大师眼前轻轻摇着,“以前觉着你怎么也是宅心仁厚有道高僧,怎么今天看着你的脸,总觉得嘴也渐渐尖了,眼也渐渐狭了,透出丝狐狸的味道来。”

  易天行当然不肯就这么戴上什么传经者的帽子,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宗教之间的争斗比世界上任何一种利益冲突更加恐怖,虽然不大理解一向讲究清淡无为,融了老庄之道的禅宗怎么也动了争斗的妄念,但一想到佛教在当今世界上的渐渐衰败,便知道如果自己成了禅宗的打手,以后的日子也不见得怎么好过。若是在中国之地倒还好说,万一将来像小说上写的那样,自己被派到罗马那个小城国里面去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自己可不见得有命能回来。

  他原来不信神佛,自然也不会以为世界上的宗教有什么玄妙的力量可言。

  但如今这几个月过去,实实在在地知道,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超出人力的存在,不免对于这些宗教有了隐隐的忌惮之意。

  斌苦大师看了看他的脸色,叹了口气道:“施主自己考虑一下。”不知为何,他把对易天行的称呼又从居士改成了施主,顿了顿,老和尚又道:“你杀了吉祥天门下的宗思……”

  易天行横插一句:“我可没杀,你别冤我。”

  

第六十七章 传经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