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神识交流

    老祖宗嘿嘿笑道,竟是完全明了他有什么想法:“你有这心就好,现在的你境界比一只蚂蚁还不如,今天和你讲这些已经是没必要了。以后有空的时候来看看我就好。”

  “到底是谁。”不知为何,易天行对那个关了自家师父五百年的神仙有种说不出来的怒意,竟像是那神仙前生欠了自己无数赌债一般。

  老祖宗的声音安静良久,才复又缓缓响起:“是一个大婶。一个肥头大耳,手长肚子圆的大婶……”

  这一声拖长的尾音好生怨毒。

  易天行这时正跪在湖边的石板上,身旁湖水轻荡,而这整个后园被一道淡淡的青色光圈笼罩着,光芒渐渐散开,竟似掩住了天上的月光,让归元寺里外的两方人马都看不清楚他正在做些什么。

  他与自己新认的师父一直用神识交流着,此时感觉到小茅屋里的师父一种比天袈裟还要冰寒的神念汹涌而来。他知道这道神念不是想对自己不利,而是自己先前的话反复问着,触着师父心底最痛最恨的记忆,旋即他又骇然,只是情绪的发泄,便有这么强的气势……师父,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大妖怪吧。

  易天行脑中嗡的一声响,感受着师父那方神识磅礴而来,气压天地,不由牙床轻轻抖了起来。便在这时自己的后颈处微微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正穿了进来,说来也奇怪,先前师父的无俦压迫便在此时化作一道精神力量进入他的体内,似乎把他精神中的那一丝丝多虑的性情因子压榨的一干二净,让他直觉精神清明,直欲向月噬叫一般。

  他盘腿闭目坐在湖边,感受着自己精神层面发生的小小变化,暗自运着心经自察,没有发现体内真元转轮速度大小有任何的变化,但又很奇妙地察觉自己的精神层面似乎有所改变,却不知这种改变是表现在什么方面。

  就这般坐着,体悟着内心的细微变化,他默然不语。

  而不远处的小茅舍里,易天行新认的师父叹了口气,原本像铁尺一样双肩轻轻缓了下去,他体内那股与伏魔金刚圈的相抗的气势也低了下来,小茅舍里的空气原本似乎被某种某名的力量撑成了一片圆弧,十分怪异,此时也平静了下来。

  这位在归元寺里被关了几百年的老祖宗站起身,走到小茅舍的一间香翕前。小茅舍里清洁无比,除了角落里散乱堆着许多书还有报纸以后,别无它物,一般寺庙殿宇里常见的罗汉佛像,在这个地方是一尊也没有。

  香翕上只有一个观音像。

  观音大士,手持净瓶,瓶中杨枝甘露欲滴,菩萨宝像庄严,双目似闭未闭,朦胧中予人一种安静宁和之感,偏在观音像的双梳淡眉间俏生生点着一粒红痣。

  这粒红痣好生明艳。

  老祖宗穿着一袭僧衣,僧衣已经有些破烂了。他走到观音像面前,轻轻一合什,嘴里轻声骂道:“菩萨,你好狠心,给俺送了这么个没用徒弟。”

  他脚下却忽然有个圆滚滚的事物咕咕叫了起来。

  原来竟是易天行的那个红鸟儿子,此时正胀着圆滚滚的肚子在老祖宗的脚底下打滚。

  老祖宗骂道:“你和你那老爹一个出息,他胆小你贪吃!”

  小朱雀自从吃了宗思古铜灯里的昆仑地精火后,便一直圆滚滚的,似是患了厌食症一般,笨拙之下更显可爱。不知为何,小朱雀颇为害怕这位老祖宗,此时听着老祖宗吼自己,更是凄凉无比地轻声咕咕叫了起来。

  老祖宗也不管他,骂道:“装可怜的本事倒和我那个笨蛋徒弟有得一比。”

  小朱雀听见这人说自己老爹,也是发起狠来……在地上拼命打着滚,表明自己的愤怒态度。

  老祖宗嘿嘿尖声一笑道:“难道不对吗?俺那笨蛋徒弟,居然会被道家的几个世俗弟子骇得不敢出门,俺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憋屈?”

  其实易天行也算是世上难得见的贼大胆了,甫进修行门,便直接对上了修行门中最厉害的上三天,只是……若和他新认的这位师父胆子比起来,确实比麻雀也大不了多少啊。

  “你说这小子胆子怎么这么小呢?按这种修行速度……”老祖宗幽幽道:“等他出师,再来接我出去养老,这得多少年啊。”

  小朱雀听见这话,一骨碌翻起身来,两只小脚丫往前踩,圆滚滚的肚子快要蹭到茅舍的地上了,它稚气无比地踩到老祖宗破烂僧衣面前,咕咕叫几声,似乎在分辩什么。

  茅舍内一片安静。

  “他博览群书?”老祖宗忽然没好气地骂了一句;“俺知道俺是文盲,所以胆子大,成了吧?”

  

第七十三章 神识交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