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囚歌

    提着一个黑道大佬,易天行匆匆忙忙地在夜色中进了归元寺。

  看到迎上来的叶相僧,易天行一甩手将老邢扔了过去。叶相忙不迭地接着这百十斤的肉块,面上莫名惊诧。

  “呆会儿再细说。”易天行脱去被烧掉半片衣袖的上衣,露出里面那件淡灰色的羊毛衫,“主持在哪儿?你带着这人和我一起进去。”

  入了大雄宝殿,再往侧门一拐便进了后园。在后园口子处,就是斌苦大师清修的禅房。

  易天行脱了鞋子,往斌苦大师的蒲团上一躺,做了几个仰泳的姿式,安乐无比道:“还是这寺里的气息嗅着亲近。”稍一放松,脑子里马上想起来另一椿事儿,从地上翻身起来,拿起电话便打。

  “袁叔?有个叫薛三儿的人,你帮我查一下,我要他。对对,什么?跑出去那些有一部分已经回来了?还有些也在往回赶?要我明天去处理一下?好的好的,明天再说吧。”

  “说吧。”斌苦大师仍然是一脸慈祥,纵使易天行在禅房里的翻滚落下许多土屑,也没有变色。

  易天行指着被叶相僧像小鸡一样拎着的老邢:“这个人是省城一个江湖人物,今天他要杀我,我想了想,还是把他送到寺里来,天天与青灯古佛相伴,去去戾气也好。”

  叶相僧看了自己手中昏迷不醒的家伙一眼,苦笑道:“难道你要把归元寺当作省城黑道大作战的战场?”

  “哪儿能啊?”易天行咪咪笑着,眼神却有些让人琢磨不透,“我想了一下,这样比较妥当,后园不是世俗人能进来的地方,把他关在这里比较安全,再说……佛渡世人,我这也算是本份。”

  斌苦大师看了他两眼,叹了口气:“罢罢,这烫手的馍馍,我们接着吧。”

  “谢谢大师。”易天行诚心诚意地合什致谢。

  “私自囚禁人,这事情终究说不过去。”叶相僧微皱着眉头,插了句话。

  “不是囚禁!”易天行斩钉截铁应道,唇角还挂着笑意:“他是自愿入寺为弟子,这一点大家一定要记清楚。”

  叶相僧摇了摇头。

  “知道你在烦恼什么。”易天行笑了:“别担心太多,这些成日打打杀杀的人,心里不知有多少阴暗处,你稍施一点儿神通给他看看,他自然会吓得皈依我佛。”

  宗教嘛,不就是威逼利诱四个字咩?何况这种“囚僧”,威逼便好了。

  ……

  ……

  走出禅房,叶相僧自去安排可怜老邢今后的住处,而斌苦大师领着易天行穿过侧堂,来到寺后的翠薇泉旁。泉水清冽,在月夜下泛着淡淡的光,让人睹之惘然。

  “入世只是一端,护法当正心宁意,不要陷入太深。”斌苦用广袖拂去泉旁石上落叶,请易天行坐下。

  易天行想了想,说道:“我明白这一点,所以一直很小心地掌握着这个度,只是未免有些畏首畏尾,如今行走起来有些困难,还要请主持解惑。”

  斌苦大师轻轻拈动着腕间那串檀香念珠,柔声道:“世人皆苦,护法有怜悯心,这便是好的。”

  “我怜世人,奈何世人并不怜我。”易天行微笑道:“先前在大街上与浩然天的周逸文交了次手,看样子他们还是没有移开注视着我的眼光。”

  斌苦大师微笑道:“无妨,我也正要与你讲这事情。先前说过开法会道场,定下您护法身份之事,如今也多了分变数,据传言北京那方有些不同的意见,可能要暂缓些时日,你也知道,如今这天下,对于宗教之事向来重视。”

  易天行吐了口浊气:“这我并不在意,嘿嘿,若是不当,也无所谓。”

  斌苦大师正色道:“这是哪里来的赌气话?”

  易天行见他认真起来,呵呵笑着挠了挠头,转而问道:“先前还看见秦梓儿了……就是吉祥天里那位小公子。我始终有些事情想不明白。”他的眼神中渐渐被疑虑笼罩:“她前月擅自进入本寺后园,结果害得门内死伤惨重,但我今日观她,竟是道心凝定一如从前,莫非这些人真的不在乎生死二字?”

  斌苦大师略思忖了会儿:“修道之人,首要便是勘破红尘,视己如虚空,生关死劫,或许真的不是太放在他们心上。”

  易天行抓住他的话,咪眼问道:“那大和尚您呢?”

  “呵呵,了生脱死,那已是大境界了。”斌苦大师洒然一笑,僧衣在夜风中轻轻摆动,“佛宗讲究个渡化,人皆有命数,和尚们不会替人续命,却也不会像那些道兄一样挟剑而出,强改人命。”

  易天行微微一笑:“省城江湖上都是些小事,我不放在心上,您自然更不会放在心上。只是浩然天那边,我还真挺烦的。”

  斌苦大师眉梢一耸,银白长眉宛若剑锋般在夜空里飘浮了起来:“居士乃我佛宗山门护法,六处不过是政府的一个隐秘部门,与他们较量,关键处便在于正大光明四字。”

  “明白了。”易天行一合什,“那周逸文是初任省城六处主任,今夜不可能这般巧撞上我,看来公安局的那位潘局长也是有很多心思的。”

  “官员,在乎的便是平衡二字。”斌苦大师说道:“护法这些天来做的不错,省城暗底里的平衡并未被你打破,今日肯替你收那满身冤怨气息的恶人入庙,也是想着只有这法子才能收尾。”

  “多谢。”易天行沉稳道:“稳定压倒一切,这是我的一点自私想法,免得太麻烦。不瞒大和尚,先前在那可怜人的家里,我心绪有些不宁,竟似觉着有些陶醉于操控人生死的能力。权力,或者说力量,真的像心魔一般,容易让人心旌摇晃,不能自己。”

  “区区心魔罢了。”斌苦大师又道:“其实护法无须太过执念于手段,万物皆虚幻,如朝露,如花影,因果自种,怨不得人的。”

  易天行微笑不语。

  “这一个多月,护法去了何处?”

  “回了趟高阳。”

  “事情弄明白了?”

  一阵尴尬的沉默。

  “屁都没弄懂,我暂时也不想了。”

  斌苦颌首道:“无思自然无烦恼。”

  易天行讥笑道:“别和我说这种唬弄人的佛偈。”

  “某人有个大来头的亲戚,说是想大年初一来上香。”他从石头边拣起片碎叶轻轻揉着,随便说了句。

  “来吧,佛渡一切有缘人。”斌苦大师微微笑着,德高望重这四个字儿顿时显了出来:“正巧宝通禅院那边要翻修,正缺香火钱,我忝为省城佛宗领袖,也该出出力了。”

  易天行低声一笑,知道这老和尚是给自己面子,也懒怠再谢,反正日后总有自己出力的日子。

  正这般想着,便听见斌苦大师淡淡说道:“虽然道场暂时开不了,但护法你的身份已经定了。”

  “就这么随随便便定了?”易天行又开始挠头。

  斌苦大师微微笑道:“如今这年月,电话传真总是有的,大家佛宗一脉,签个字又不是难事。”见易天行满脸委屈,知道这少年心中所想,又接着笑道:“护法不必烦恼马上便要作苦力,弘扬佛法并不急在一时,要我佛慈悲广济天下……明年或者后年,陕西法门寺的师兄们将要送佛指舍利往香港供奉,护法尊贵身份,到时自然是要随行的。”

  易天行明白,佛宗终于准备开始在天下这一大片舞台上显示能量,而标志,似乎便是佛指舍利的出巡。

  沉默许久后,他抬起头来,黑黑的瞳子里似有流光:“不知为何,我也感觉这一趟香港之行,会出什么事情。”顿了顿又道:“好在还有一年的时间,且让我快活一年再说。”

  “一年之内,护法便把那些世俗事了了。”斌苦大师正颜道:“如果那个度不好掌握,护法莫若持金杵横扫,扫出片光明来。”

  “我虽未出家。但居士亦有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易天行咪咪笑着:“大和尚这是在撺唆着俺破戒亚。”

  斌苦大师没好气道:“若真要你守这五戒,我怕你会立马跑了。”

  “然。”易天行一竖大拇指,“大师得道高人,果然能知道小子怎么想的。”

  斌苦大师自然不会去理会他的油嘴滑舌,合什敬道:“护法天生一颗佛心,日后自有皈依时。”

  易天行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也不说话,只是斜乜着眼毫不客气狠狠地盯着他的光头。

  斌苦大师知道触着了这小子最忌讳的地方,呵呵一笑,起身便往前殿走了。易天行见他走的干脆,估摸着今天的思想工作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便巴巴地跟了上去,笑道:“这么晚了,和尚庙里有宵夜吃没有?”

  “自己做去。”看来斌苦这老和尚也是个挺有趣的人,“话说回来,护法啊,这接下来的一年你准备咋过?”

  “别叫我护法成不?听着总那么别扭,总感觉自己像是庚子年间被摆在香台上的白莲童子。至于咋过的问题,嗯,我想好了……”易天行认真地回答道:“还是按以前那么过吧,得过的高兴。”

  “喜怒哀乐皆是苦处,何况你总是习惯性地掩盖自己的情绪,装的乐呵呵的又是何必?”

  “你又不是知心大姐,我自有分寸。”一向装糊涂的易天行被这老和尚说出了自己的心事,不由一酸。

  “噢,那你去吧。”走到后园的门口,斌苦转身往自己的禅房里行去。

  易天行明白他的意思,苦笑了一下——掸掸自己身上的灰土,松下肩膀,在脸上堆起天真无邪可人憨厚的笑容,屁颠屁颠地往后园里跑,一路跑着一路还抹抹自己眼角,扮出十分伤感模样,对着湖对面那座不起眼茅舍高声唤道:

  “师傅!俺想死你啦!”

  …………………………………………………………………………

  易天行才没有想那个猴子,倒不是没半分感情……而是实在不敢想啊,也不知如何去想——他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自己的这位师傅,毕竟这位大神通的师傅是被某位大婶关在此间,自己做弟子的如果不想法子接他老人家出去颐养天年,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可是自己这点儿微末道行,难道还想和那位不知名的大婶硬抗?

  所以这一个月来他一直找着诸般借口,不来归元寺。

  但既然今天来了,这崇师之情便得表现的充沛些,相思之情表现的黯然销魂些,不然依老祖宗师傅传说中那暴劣脾气……啧啧!

  奈何易天行向央视相声演员学来的嘴上功夫似乎没有起什么作用,被肉眼看不见的伏魔金刚圈牢牢护持住的茅舍始终一片安静。

  ……

  ……

  “小气鬼!”易天行腹诽着,脸上却保持着最卑微的笑容,“师傅,徒儿来看你来了。”

  茅舍里安静依旧。

  易天行跪在青石地板上看着天上的明月渐渐移向天际,不知道跪了多久,茅舍里还是没有声音,看来师傅真的生气咯。

  不知道跪了多久,他虽然不觉得累,却是有些倦了,在地上伸了个懒腰,往茅舍里遥遥望了一眼,便起身离去。

  离开,却没有出寺,他只是满脸不爽地回到了斌苦大师的禅房里,沿途有些修晚课的和尚见着他纷纷行礼。进了禅房,他又毫不客气地拿起电话便打。

  “护法……不,居士,这么晚了给谁电话?出什么事了?”斌苦老和尚从被子里探出个头来,看着有些好玩。

  看来再德高望重的人,在他衣衫不整窝在被褥里时,也高不起来重不下去了。

  “没事儿,我刚才不是和你说我准备这一年里好好过日子吗?那就从今天开始咯。”他向斌苦说了句,便开始按电话号码。

  “喂,是我啊,我知道很晚了,我要些东西,这时候在和尚庙里呆着,无聊的狠咧,什么?薛三儿跑了?跑就跑了,明儿你再抓就是……对对对,记一下,给我整点儿好吃的,再弄瓶酒来……对,二胡……别理,俺今儿准备开演唱会哩。”

  过了大约半个钟头,被寺门外汽车声吵醒的阖寺僧众目瞪口呆地看着门口。

  易天行嘿嘿笑着出了寺门,仗着自己的牛劲,从汽车上搬了一大箱子东西下来,轻松无比地往后园走去。睡眼腥松的叶相僧赶紧拦住问道:“这是什么?”

  易天行凑到他耳边嘿嘿奸笑道:“有兔肉还有白酒,要不要跟兄弟我一起去喝点儿?”

  叶相僧唬了一跳,连连摆手:“佛门清净地,你……”话还没说完就被易天行堵了回去:“你又着相了不是?要不要我和你再像上次辩论袈裟颜色一样再来开场法会?”

  “别,我可没那精神。”叶相僧可不想和这少年厮缠,赶紧明哲保身地回屋。

  其余的僧众见师兄回了屋,各自面面相觑数眼,终究是没有人忍心看着易天行在古刹里嚼肉咽酒,又知道这位身份尊贵得罪不起,只好全都视而不见地回屋睡觉。

  回到后园的湖心亭子中,易天行把箱子里的物事一一拿了出来,放在了石桌上。

  袁野服侍人的功夫还挺不错,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准备的如此丰盛。易天行流着口水,看着石桌上的红焖手撕兔、鸡汤螃蟹、干草毛豆……全是地道的下酒菜啊。

  当此美食,怎能无酒?

  举杯邀明月,亭下一闲人。

  易天行撕了块兔肉送入唇中,轻轻咀嚼着,让那肉丝里渗着的红油缓缓沁了出来,从舌根到上颚全数浸满了辣香,才缓缓吞下,然后端起手中的小酒杯,手腕一翻一口饮尽。

  “好酒!”

  又挟了几颗毛豆下酒,只觉得豆粒青青之意十足,虽然闹不明白这大冬天的怎么有毛豆,但味道足以盖过疑问了。他微咪着眼,似乎陶醉于美食之中,手指却是下意识地轻轻敲着桌面,显然在考虑什么事情。

  “额的亲娘咧,我都这么诱惑了,师傅居然还能忍得住不说话?”

  ……

  ……

  酒喝光了,豆子嚼光了,兔肉撕光了,螃蟹啃光了,这古刹后园静湖茅舍,便只剩下月光了。

  可老祖宗师傅还是不肯说话。

  易天行叹了口气,将满是油污的双手在自己身上胡乱揩拭了下,正准备黯然离开,却听见寺内某种传来一阵极低的哭泣声。

  循着声音寻了去,才发现在后园的一处禅房里,咱们昔日的黑道大佬,今时的可怜囚僧——老邢正在抹着中年人无辜的眼泪。

  易天行轻轻在窗上敲了敲,面无表情地说道:“活着总比死了好,寺庙里的生活,也许对你有好处。”

  老邢有些惘然地抬头,然后看见了他,嘴唇一张,欲待说话,又听着易天行下一句话。

  “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也有自己的不舍得。我明白你在想什么,就当是给你儿子积德吧,想来这辈子你坏事做的也不少,以后念念经,也是有好处的。”

  说完这句话,将剩下的吃食送入房内,他有些索然地回到湖心亭中。

  易天行转身看着茅屋那方,忽然心头一动,从纸箱子里拿了把二胡出来,沿着湖上的行廊走了过去。

  在茅屋前方十米左右的地方,他轻轻伸出手掌,“嗡”的一声轻响,淡青色的金刚伏魔圈一现即隐,将他的手掌震开。

  他咪着眼往天上望去,计算着这道金刚伏魔圈的范围。

  然后脚尖一点,脚下那块青石板寸寸碎裂,而他的人也被反震之力震的往夜空中飞去,将将要下堕之时,他四脚舒缓的一放,便像只树袋熊般牢牢地抱住了金刚伏魔圈最顶端的那个点。

  他抱的很轻柔,很小心,所以没有被震开,反而是被淡青色的伏魔圈托住了。

  在满天月色中,他小心翼翼、笨手笨脚地坐了起来。

  金刚伏魔圈肉眼不可见,此时的易天行就像是平空浮在了夜空当中,看着十分诡异。

  如此大费周折地坐到那个地方,不是他想明白了怎样救老祖宗出来,只是因为他很久以前就想过,总有一天,他要坐在这个金刚伏魔圈的上面拉次二胡!

  坐在这上面就像坐在虚空之中,飘飘然,渺渺然,那真像仙人拉二胡——那是不同凡响!

  易天行有些颤巍巍地坐稳当了,再看这脚下,发现竟是通通透透的空气,由这角度看着夜色中的寺庙,庙外的冬树枯丫,别有一番感觉。

  而这种坐在空中的错觉,更让他有些凌凌然欲乘风而去的快感,不由傻傻笑出声来。

  许是老邢先前的悲容,让他也是心有戚戚,所以二胡一响,便是那首曲子。

  “人生于世上有几个知己

  多少友谊能长存

  今日别离共你双双两握手

  友谊常在你我心里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

  纵使不能会面

  始终也是朋友

  说有万里山隔阻两地遥

  不需见面心中也知晓

  友谊改不了”

  监狱风云里周润发拉的那首曲子被他拉的格外悲怆,肥妈那古怪的唱腔被他唱的更加古怪,但那激越中的淡淡哀愁无奈却是不遗一分地全数渗了出来。

  绿岛小夜曲被老卢把周蓝苹的原曲改的沧桑劲儿十足,易天行一边拉着二胡,一边止不住心酸不已,看月看林看寺看不穿,蕾蕾还不写信来。

  这首歌很应景:寺中老邢是被易天行囚着,易天行是被世俗事囚着,而他的老祖宗师傅又是被谁囚着?

  少年郎有些发泄意味的歌声在安静的后园里四处回响。

  一座归元寺,三个苦囚犯。

  (记忆可能有偏差,但感觉没忘记。病中熬出这一章,竟是让自己出奇的喜欢,异数啊)

第十二章 囚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