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漫长的一日(续)

    文殊院外。

  文殊院里自然供奉的是文殊菩萨。传闻中这位菩萨大有来头,号称是无量诸佛母,一切菩萨师。其形如童子,身上染着光妙的紫金色,左手持一朵青莲花,花上有金刚般若经至宝,象征无上智慧,右手执金刚宝剑,能斩群魔,断一切烦恼,而座下常骑狮子出入。

  这一天里都像狮子一样疯狂看护自己领地的易天行看着山门,默默运转着坐禅三味经,忽然问道:“上有文殊宝光,下有金山高蔓。这文殊院是和镇江金山寺齐名的大庙,怎么上三天的人能躲在里面?”

  他没有带手下,只是带着白衣飘飘的叶相僧。既然宗思躲在文殊院里,那么免不了要和庙里的和尚打交道,带着面相俊美的叶相僧,好比带着一位公关,自然会方便许多。

  叶相僧一合什道:“文殊院金山寺,是旅游地,却不是修行处,名气自然是大的。”

  这意思明白,旅游胜地,却不见得是佛法胜地,庙里的和尚不见得有识人的神通。

  “叶相师兄说话太过锋利,不似清净之人,大家都是佛门弟子,何必?”易天行打趣着,也是想舒缓一下大战前紧张的情绪。

  “此院是临济宗,本寺乃曹洞宗。”叶相僧淡淡道。

  “原来如此。”易天行微笑道:“文殊菩萨有斩烦恼之利剑有无上智慧之青莲,没料到门下弟子没学会。”

  最早被少年捉回归元寺当囚僧的老邢,家住在文武巷四十三号,背后便是这文殊院,如今几厢对照,他就明白了为什么老邢是第一个出手的。想到对方可以在不知不觉间影响一个人的情绪判断,他的神色显得凝重起来,缓缓向山门里行去。

  此时已是傍晚,倦鸟归林,游人归家,残日归山。

  门口的小沙弥拦了二位。

  叶相僧上前说了几句,二人便被放了进去。入山门不远处便是三大士殿,易天行行过观音大士殿时,下意识侧头望去,只见殿角微翘,殿内竖着十几根大石,看着庄严莫名,不由心头一动。

  与文殊院的主持打过照面后,二人便随意在寺内行走着,易天行缓缓运起心经,正将神识缓缓向外探去,便听着身旁的白衣叶相僧轻声合什道:“在说法堂里。”

  他略一惊愕,心想叶相僧怎地比自己发现的还快?旋即想到叶相僧长年礼佛,一颗不动明心比自己要坚定许多,对心经的运用自然也要纯熟些。

  在说法堂外,易天行也感应到了里面的力量。

  那股有些感受不清,浑浊不明,似乎同时夹杂着许多种颜色的力量。

  易天行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入目处便是一具死尸。

  “薛三儿?”

  薛三儿死的很惨,肢体被斩的七零八落,头颅滚在石阶下,身子成了不忍目睹的肉块。

  鲜血染红了说法堂里的青石板,血肉模糊的肢体和法度森严的建筑形成一种很怪异的对比。

  有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矮小,脸上有一道火燎痕迹的修士手握利剑,有些怪异地看着推门而入的这二人。

  “宗思?”易天行缓缓抬起头来,唇角带着微笑,却像问一具尸体一样问着面前这人。

  叶相僧微闭双目,合什轻声默祷往生极乐咒。

  “不可能这么快。”宗思握着那把剑,有些神思恍惚,忽然间面色一变,不知为何瞳子里耀着妖异的光芒,“来便来吧,记着不要点里面那柱香。”

  香字出口,他忽然住了嘴,满脸的惘然,似乎先前那话不是自己说的。

  “记得不要点里面那柱香!”

  这一句话便在说法堂的小小庭院里飘浮着,缭绕不绝,竟有些想绕梁玩三天的意思。

  易天行微微皱眉,不知道这个人在玩什么把戏,却忽然感觉胸中一阵烦闷,随着那句话,一个“记”字入耳,自己的心脏便猛跳一下,一共十个字,心脏便猛跳了十下,直到“香”字渐渐散开,一切才重复平常。他深吸一口气,问道:

  “想杀薛三儿灭口?老邢那些人都是被你指使薛三儿去唆使的?”

  宗思此时额头上满是黄豆般的汗粒,似乎想到了某些极可怕的事情,忽然抬起头来阴恻说道:“对,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没想到我卖命到最后,还是被人卖了。”

  他轻提手中仙剑,冷冷地望着易天行。

  易天行淡漠地看着他,嘴唇忽然翘了下:“事情都是你整出来的,给我个我不知道的理由,说不定我会放过你。”

  叶相僧微微皱眉,看了他一眼。

  宗思不敢放松,右手紧紧地握着仙剑,指节苍白着,半晌后才缓缓应道:“最开始的时候,只是看不惯你,加上……我很不喜欢小公子说起你时的神情,所以我要在小池塘边杀你。至于后来这些,一方面是我要报仇,我因为你,因为你这个拣破烂儿出身的臭小子,被赶出了山门!”

  易天行打断他:“少扯蛋,现在你的命在我手上,给我拣紧要的说。”

  宗思脸上神情变幻莫测,终于开口道:“清静天的长老要你死。”

  “为什么?”

  “不知道。”

  “原来这样啊。”易天行叹了口气,右手空无一物地伸向前方,直直对着宗思,拇指和食指连成环,手掌像是握着一件什么东西。

  宗思眼角一跳,捏了个防御的法诀,破口大骂道:“你不是说放过我?”

  易天行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你给我的理由都是我知道的——没得好处,凭什么要放过你?”

  叶相僧颂佛不已,暗赞护法手段卑鄙了得,眼角看着他虚握着空气的右手,不禁好奇这是什么手印?

  易天行和手持利剑的宗思身间的空气中忽然散发出一丝焦糊的味道。便在这说法堂青石板与殿宇之间的空气中,一片枯叶飘落三人之间,却不知为何嗤嗤响着燃了起来。

  宗思额头的汗不知为何全然干了。

  易天行目光微垂,两脚随意站着,右手掌虚握为空圆中通。

  空气中焦糊的味道越来越浓,两个人身间的空气竟缓缓流动起来,就像是烈日下被灼烤着的柏油路面。

  “绽!”

  易天行轻轻说了一个字,无数微弱的朱红之光渐渐在空气中显现了出来,缓缓凝成一把天火之刀,而刀柄恰恰塞在他一直虚握着的手掌中——原来只是空手握刀,却不是手印。

  耀着妖异红光的天火刀在空气中无由凝结,而宽约半米的夸张刀面却是横贯过了宗思的小腹,刀身弧线由粗砺渐趋细腻,一直在宗思的身后才拢成个极秀气的刀尖。

  绽且现之!这把天火刀不是易天行体内火元所化,而是以无上心经在体外凝成,易天行得秦梓儿之助,如今体内三台七星斗法纯熟,道心与佛轮相依偎,渐渐显出强大的实力来。

  所以天火刀一出现就是从宗思的身体里现出原表,等于说一个人的身体里忽然长出了一把大刀!

  这把火刀斩断了宗思的身体!

  一直全神防备的宗思脸上露出了惊骇欲绝的神情,低头看了看自己腰腹间那道妖异朱红的刀面,喉中咯咯作响。

  “不可能!”

  “impossible is nothing。”

  易天行带着丝绅士的优雅回了他最后一句话,拇指轻轻一搓,天火刀像切原木的刀片一样将宗思的身躯一割为二。

  宗思的上半身可怖地倒在地上,眼睛仍然睁的大大的,充满了不甘和愤怒。

  易天行冷冷地看了这人的尸体两眼,右手的天火刀迅即散去,他手掌轻轻一握,数十道火星便轻飘飘地散了开去,落在了文殊院说法堂的青石地板上,天火一触即燃,不一刻,满地的血污和肉块,都化作了清静灰烬。

  小庭院又重复往日幽静时光,只有叶相僧的往生咒还在柔和地飘荡着。

  易天行闭目良久,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抬步而上,手掌轻触那道花纹棂子,一推,便开门而入。

  门内是一间小厅,厅内布置简单,看不出有人长期居住的痕迹,略有些奇怪提在文殊院里却供着三清的画像。

  一气化三清,现在是用来骂人的话,但三清对于道门意味着什么,易天行比谁都清楚。

  三清画像前有一个香炉,炉旁放着几柱香,一盒火柴,散发着微微的烟火气。

  易天行信步走了过去,看也没看画像一眼,打了个响指,指头间冒出一道明黄火苗将香点着了,又恭恭敬敬插入炉中。

  手指离开香的那一刹那。

  他醒了过来!

  ……

  ……

  “记得不要点里面那柱香!”

  先前宗思死前那句神神道道的话重又在他的耳边响起,他此时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三清画像,知道事情有大古怪,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推门进来,为什么要去点这柱香,为什么会做出自己的神智都无法控制的事情。

  他缓缓运起坐禅三味经,准备面临未知的危险。

  香燃了起来,袅袅青烟渐上,渐渐凝成一张苍老的面容。

  而远在省城另一角的小楼里,秦梓儿双目一睁,美丽的黑瞳里略现一丝担忧,右手食指在身前的半空中轻轻画着,又一次开始施术,却是无奈何徒然地叹了口气。

  不怪她。

  若有天神在九天云外俯看省城,便能发现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文殊院上空的云层里有一柄耀着寒芒的小剑正试图穿过云层往文殊院方向飞去。

  而在它的身边,却有一个看着有些肥肿的红色鸟儿正以可怖的速度在拦截着。

  一直遥遥在头顶跟着易天行的朱雀鸟长年在云层上飞舞,吓过倔傲的苍鹰,逗过南去的大雁,还曾经在喷气飞机的机翅上打过盹——可是苍鹰大雁这些禽类见着它便浑身发软,往云下摔去,飞机这事情老爹曾经有严令,不准瞎来,所以可怜的小朱雀一直很寂寞——今天,它终于在难得来客的云层上,发现了这柄可爱的小剑,而这小剑似并不怎么怕自己,所谓见猎心喜,哪里肯放过,挥着利爪,张着喷火之喙,与这柄灵剑进行着战斗机间的追逐,权当为了减肥而消食。

  小灵剑画着无数道犀利的弧线,却是始终无法越过通灵朱雀的拦截,进不了云层,自然也就无法飞到文殊院,也就更不可能在易天行被那道声音引至房中时,飞到他的身边拦下他!

  这可恶的、贪玩的、不知轻重的……天杀的朱雀啊!

  …………………………………………………………………

  青烟渐凝,苍老的面容像故纸堆里翻出来的村口曝日野叟,那张脸上双目闭着,皱纹如山川堆积。

  易天行看着这张烟雾中的脸,轻轻吸了一口气,左手负在身后搭了个意桥,以心经护住心神。

  “刚才你借宗思之口说的那句话,是很厉害的幻术,应该是道术当中的上清雷法变神诀。”

  那张苍老的面容嘴唇有些怪异地微微张开,里面却看不到牙齿,只是无底的黑暗。

  易天行有些微紧张,微咪着眼看着。

  而这时,苍老面容脸上的那双眼睛却忽然睁开了!

  易天行先前的注意力全放在他的嘴上,没有料到对方的眼睛在这个时候毫无征兆地睁开,略一失神……便被变神!

  那双眼里的目光很柔和,像山间转弯时的小溪,流淌着却不暄闹,间拾野花一朵,气息清新。

  易天行的目光一投向这双溪水般清澈的双眼,便再也收不回来了。

  “这是最纯粹的力量,这就是精神的力量。”

  苍老的面容黑洞洞的嘴唇轻轻张合,说出了一句话。

  易天行胸口如遭重击,心脏又像先前一样猛地跳动起来,只觉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像水花般吐了出去!

  他的鲜血不是白流的,血花直接喷在了那张苍老面容上,只听得嗤嗤一连串响声,烟雾凝成的苍老面容微一扭曲,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来自九天玄火的极度高温。

  便是这一瞬,易天行神识稍一清明,正待扭头不看那对眼睛,却听着这可怕的苍老面容轻声说道:

  “逐水而清,急急如律令!”

  这声咒语一出,苍老面容上的那对魔眼中的内容又起了变化,一个个的小光点渐渐显出真实的面目,原来那是春日里迎风飞舞的柳絮,下一刻,柳絮渐渐幻化着,成了高阳县城夏初盛开的夹竹桃,那淡粉色的花朵是那样的诱人心神。秋风起了,落叶坠了,街道上自行车的影子渐行渐远,成了一个小黑点,这黑点转眼间却从天上落了下来,化为六角美丽的雪花,淡淡扬扬地洒在一座庙宇的上空……

  转眼之间,这双眼中竟是经历了春夏秋冬四季,幻出无数美丽片段,叫人不忍远离。

  即便是易天行也脱离不开,这所有的小片段便是他一生的经过,此时整个人的神识感觉一阵恍惚,仿佛自己极愿随着这美丽的景致远去,便是如此一动念,便感觉自己的身体轻了起来,向着那双深不可测的眼里缓缓飘去!

  叶相僧先前听着喊声便已冲了进来,见到这等古怪的情形自然不敢怠慢,一掌便往地上按了下去!

  大手印落处,无数片碎地砖飞了起来,绕过易天行的身躯砸向那幅画着三清像的图画,但很怪异的,这些挟着锋利破风之声的砖片一入那张烟雾凝成的苍老面容,便消失无踪,宛若从来没有出现过。

  相反,叶相僧下一刻却感觉着自己的身体被无数道劲风击中,唇角渗着鲜血缓缓瘫坐于地。

  散坐于地,便盘散莲花!佛宗术法暂时无用,那便清心正意,以金刚经护法!

  便似在同一时间,说法堂的这间小屋中同时响起了无数声颂佛之声,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有粗豪之辈,有纤细之徒,而这无数道声音,全来自叶相僧犹自染着血污的唇里!

  声音在小屋里来回往复,绝无中断颓让之意。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女童如此说。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老人如此说。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年青僧人诚意诚意说。

第十五章 漫长的一日(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