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黑棋与虚梅

    

  “这次打扫没有打扫干净。”峰顶上的易天行微微笑着说道。

  周逸文笑的未免多了两分黯淡之色:“是啊。”接着苦笑道:“最麻烦的,我是这次负责组织同学打扫卫生的小组长。”

  易天行淡淡说道:“爱国卫生运动,从来都不需要老师亲自动手的,”

  ……

  ……

  荒山顶上的淡红结界内,三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半晌后易天行才撇撇嘴说道:“看来六处里的爱委会才是政府管理修行者的核心部门,相信它的存在是很隐密的事情,包括六处的头目都不见得明白你是做什么的。”

  “六处虽然号称脱离上三天,但毕竟骨子里是一门同派。”周逸文平静说道:“这么强大的实力,如果没有别的方法进行控制,你试想一下,国家怎么可能放心?”

  “明白,如果修士是片树林,那六处就是树林外沿专门种的防火林,而你这个爱委会就是专门负责修剪多余枝条的园林工人。”易天行漫不在乎道。

  “不错。从去年起,省城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又横空冒出你来,秦门主也下了山,十一月十八日归元寺的可怕力量现身,更是让所有人都感到了害怕——上级领导认为天下这些修行门派有些控制不住了,所以决定进行一次清洗行动,刚好与上三天有仇的莫杀要随林伯来省城。”周逸文望着一直沉默站在淡红结界旁的莫杀一眼,微微一笑,“……这正好给了我们一个机会。”

  “原来是三面间谍,佩服佩服。”说着佩服,易天行的眼里却没有佩服之意。

  “为了社会的安定,为了国家的持续发展,修行者这些不确定因素,必须要得到强有力的控制。”周主任为自己的行为做着辩解。

  易天行似乎没有听到,微微侧头,看着山下的风光,半晌后才说道:“那些死了的人,可惜再也享受不到社会的安宁。”

  他摇了摇头,沉默着,半晌后才说道:“记得在小书店里你说过什么吗?你要我小心背后的子弹,我问你子弹是从哪儿射来的,你说有可能是清静天掌控的势力,有可能是你手下的行为,就是没说你自己。”

  “你也一样,你还以你老婆的名义发誓,说你会相信六处。”

  想到这几天里两个人互相欺骗,二人下意识地对望一眼,苦笑了一下。

  骗子对骗子,两个人都很辛苦。

  易天行眉毛一挑道:“我相信六处,并不是相信你,就如同这次的事情之后,我仍然相信我生活的这块土地,但不会相信这块土地上的那些人。国家是什么?国家就是生活在这上面的每一个人的组合,而不是像你这样自以救苍生为己任实则王八透顶的官僚。”

  “你跟我上山,难道不怕我杀你。”

  周逸文微笑着摇摇头:“你既然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便知道我的所有行事都在什么样的力量支持下进行,我不相信你敢杀我,除非你愿意面对今后的万里逃亡以及和亲友的永世分离。”

  “别唬我。”易天行笑了,“你先前也说过,国家是利益的组合,既然你们这次的清洗行动失败了一大半,而且你的领导也知道真相已经散漏,难道他们就不担心修士和六处的反噬?你是出头鸟,我相信如果秦梓儿的哥哥着手清除自己的部门内大人物插下的奸细,或者说我要对付你,你就会马上变成被抛弃的卒子。”

  “杀了我,你就不担心有什么后遗症?要知道与国家作对,就算你是神仙,也会寸步难动。”周主任瞳孔微缩,呼吸却平缓了下来,随时准备出手。

  易天行从怀里摸出来了一片奇异的金属碎片:“这是我们在沙场遇伏后,逃回归元寺时,我匆忙拣的一块东西,你认得是什么吗?”

  周逸文的孩儿面上闪过一线惊异。

  “不错,这是清静天长老用的仙剑。”易天行平静道:“所以今天你如果死在这里了,也不是我杀的。而是你我去向清静天复仇的道路中,被清静天残余长老偷袭,啊……周主任英勇抗敌,壮烈殉国,实在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没人会信的。”周逸文嘴唇有些发白。

  “有些事情只是需要一个答案,比如你为什么会死,至于这个答案是不是真的,从来不会有人关心。”易天行嗤之以鼻:“政治这种事情,到最后只有给出一个理由了结这桩事情就好,相信你的领导也不会愿意和六处或者是我全面开火。而且,为了少些后遗症,我也要杀了你。只有血一般的事实,才能让你身后的那些人知道,如果将来还想对付我,可能会付出怎样大的代价。”

  “你喜欢打扫,我也喜欢反打扫,你喜欢打扫影响到平衡的人物,我喜欢打扫我看不顺眼的人。”易天行没有一丝表情望着他:“另外奉送一个杀你的私人理由。”

  “我在省城这些天认识了四个有着孩子般天真笑容的人,一个是叶相,还有两位是卧牛山的农民伯伯。四个人当中只有你的笑容是虚假的。”

  “为了你没有机会再玷污这么纯真的笑容,我决定杀了你。”

  “很罗嗦的师傅。”

  莫杀在心里面想着,缓缓将背靠在了淡红色的结界上,她体内真元全属火性,这么轻轻一靠,结界上红色愈浓,在黑夜里成了道鲜血般的半圆球,牢牢罩在了峰顶之上。

  两个骗子说话罗嗦,小周周是为了凝结法力,准备最后逃跑的那招;小易是为了默运禅经,消化白天受的重伤。此时两个人话说完了,身体也调理好了,出手并不罗嗦。

  周逸文一直揣在黑色中山装大口袋里的右手拿了出来,一摊手掌,掌心数十枚黑色棋子在银月赤圈的映照下,颜色十分怪异。

  他左手拇指缓缓抚上无名指的第三个指节,定在那处,纹丝不动,易天行认得这是在掐金诀,心头一动,脚在峰顶青石上一踩,一个喷火的拳头,便向着他的脸面锤去。

  火拳划破了沉寂的夜空,周逸文看着眼前越来越大的火拳,面上表情却是一丝不动,一直掐在无名指的第三个指节上的拇指急速颤抖了起来。

  嗤嗤破空声响起,他右手掌心的数十枚黑色棋子无由飞起,挟着尖利的风声向着易天行身上袭来。而另有少部分棋子却在空中奇异地转了道弧线,神不知鬼不觉地杀到了一直平静靠在结界上的莫杀身前。

  易天行怪叫一声,在空中将自己的身体扭成了麻花,躲过杀人棋子的来袭,右手一招,一根金晃晃的棍子便捏在了虎口之中,朝着周逸文当头砸下。

  “砰”的一声巨响,金棍却并没有砸中周逸文的身体,而是重重在砸在了山峰上的泥地上,只溅地黄泥漫天飞舞,撞中朱红色的结界,又弹了下来,哗啦作响中,两人身上险些被泥盖住。

  因为他棍尖所向瞄的乃是周逸文肩头的那个微微突起,那个他长年夹在肩膀上的晾衣夹子!

  从抓老邢之夜初次与他见面,便发现这位六处主任不论穿着什么衣服,那枚晾衣夹子,总在他的肩上,易天行一直小心着那玩意,攻敌当攻其最强处,明明知道那枚晾衣夹有古怪,他自然要首先击破。

  但他没想到——当自己一棍砸来之时,周逸文却作了个他怎么也没想到的动作——周逸文竟将这枚晾衣夹震到了旁边的泥地上。

  晾衣夹被真力一激,穿破他肩头黑色的中山装,落在了地上,而易天行赌了一把,舍了周逸文的人不砸,而是追着一纵身,用棍尖狠狠地把那枚晾衣夹砸了个粉碎!

  可是……场中一点反应也没有。

  此时周逸文用道术召唤的数十枚黑色棋子撞到天火结界后,也怪异地弹了回来,直刺易天行的后背。

  易天行闷哼一声,朵朵天火金莲被他用坐禅三味经逼出体外,烧灼出后背的衣裳,护住自己的后体,只留下许多了边沿焦糊的破洞。一阵事物烧化的轻微嘶嘶声响起,正面袭来黑色棋子与天火金莲同归于尽,没有打正方向的棋子散落到了地上。

  而周逸文暗中袭向莫杀的黑色棋子到了莫杀的面前时,那杀手女子却是微微一笑,头发顿时变成赤红之色,长度也陡然增加不少,却是没有闪避,而是瞬间化为近似于灵体的存在,让那些夺命棋子穿体而过,颓然无力地坠落在了新土之上。

  一个回合之后,三人无人受伤。

  ……

  ……

  “你的晾衣夹碎了。”易天行拄着金棍静静道。

  周逸文无所谓地摇摇头:“碎了便碎了,改天我再做一个。”

  易天行眼睛圆睁,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小时候是随清静天的大长老长大的,后来才入的六处,又暗中被国家召入了爱委会。从小时起,我就别着那枚晾衣夹,所以我自己的师兄妹一直以为这是我的保命法宝。”周逸文看着泥地,晾衣夹早被金棍砸成了粉末消失无踪,不由微微一笑“我的敌人也一直会注意我肩上的晾衣夹,总是会猜这是什么厉害的法器。”

  他有些腼腆地笑了:“其实我的实力不弱,不需要什么法器,反而因为常在官场行走,所以我需要有一个小禁制来控制自己强大的气息,相反这样一来,我的敌人往往会注意晾衣夹,而总能让我逃过一命。”

  “这枚晾衣夹,就是一个小禁制阀,就是这么简单。”

  说完这句话,他身上的气息渐渐高涨起来,渐成磅礴之象,微微挤动着殷红色的结界,发着吱吱的声息,原本散落在地上的黑色棋子倏地一声飞了起来,划向他的身前身后的空中,不停在空中急速运行着,画着数十道轨迹柔滑的圆弧,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防御。

  一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年青人,被数十枚破空飞舞的黑色棋子包围,尖利的破空声围绕在他的四周,在这黑色的夜中,在这赤色的结界内,看着是那样的诡异。

  ……

  ……

  易天行微微咪起了眼睛,轻声说道:“兄弟,重点儿。”

  他右手上握着的金棍骤然变长了一倍,足有两米多长,耀着凡间不可能存在的金色光芒,直把结界内的每一粒微小的泥土都照的清清楚楚。而随着棍身一重,易天行的脚也缓缓往泥地中沉陷,渐渐陷入了半个脚掌。

  周逸文隐约猜到他手上拿的是什么,嘴唇一下变得白了,那张孩儿面终于露出了一丝绝望:“既然双方都露了老底,看来今夜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错,是你死。”易天行万分肯定。

  倚靠在赤红结界上的莫杀一脸平静,丝毫也没有过来帮忙的意思:“如果自己的师傅连这家伙都打不赢,那也不配做自己师傅了……而且还那么罗嗦。”

  易天行就像买菜一样走上前去,捞起两米多长的棒子,朝着“鬼模鬼样”的周逸文砸了过去,棍子敲到周逸文头上的时候,那些在他身周急速穿行的黑色棋子忽然泛起了幽幽的光,就像是一群蜜蜂般密密麻麻地贴到了金棍的表面。

  便是这么一贴,易天行便觉得落棍之势受了极大的阻扰,感觉棍端之前如入泥泞,十分难以发力。

  每一个贴在金棍上的黑色棋子骤然一裂,露出里面石质的新鲜裂口,而每一个裂口里,都爆发出一小段抵挡的力量。

  噗噗噗噗噗,急促而又连续的数十声闷响,就像是几十道肉眼不可见的力量,从周逸文的四周连到金棍上的断裂棋子,十分勉强地架住了这一根金棍。

  “积沙成塔!”

  由此可见周逸文道术控制能力多么地精妙,奈何易天行向来是信奉蛮力破巧结的粗人,便是阻了一阻,复又一声暴喝,仍然是直直一棍劈了下去。

  “嗡”的一声响,就像是金属在空旷的空间里做着急速的振动。

  贴附在金棍身上的黑棋全部炸成了碎末,而这一棍也仿佛被空气垫住了,没有击实。饶是如此,棍下的周逸文仍然感觉从头顶处传来一股沛然莫御的可怕力量,只觉双腿一紧,胸口一阵巨烈疼痛,噗的一声,整个人的下半shen全被砸进了泥土里!

  易天行回棍于地,棍尾重重地插进了泥土里。他喘了两口粗气,这两下看似简单,实际上也让他累的不善。看着下半shen被埋在土里的周逸文五官流血的可怖模样,看着横流鲜血下那张纯善天真的脸孔,不知为何他心头一软,说道:“你我实力相差太远,总是一死,何必挣扎多苦?”

  周逸文双手撑在泥地上,泥地已经埋到他的腰间,伸出舌头,有些癫狂地舔了一口唇边的鲜血,喃喃道:“呵呵……明知道这个世界在今天傍晚就抛弃了我,但是我不能抛弃自己亚。”

  “我成全你。”冲着他的这句话,易天行就给他一分尊重,右手一挥,金棍肃然落下。

  如果棍棒下移的速度是五米每秒,易天行手中的金棍离半身入土的周逸文只有一米,那么从易天行挥棒到棒端敲中周逸文头颅只需要五分之一秒,不过一弹指。

  便在这弹指时间内,周逸文只来得及做了一件事情,他像炒黄豆一样脆生生地吐出一串咒语。

  “祷上清以化……”

  易天行心中一悟,想起来了这是什么。这便是当初他与小公子秦梓儿在武当山上连番斗法时,秦梓儿被自己施下流招数抱住后,最后用的神妙功法。

  果然,金棍落地,却是一空,好在易天行力量霸道,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运足了力量的金棍险险在土上一寸处停住,才没有把这半片山峰打垮。

  金棍是很诡异地从周逸文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周逸文此时脸色煞白,看来真元消耗极大,他的脸也渐渐地淡了,脖颈也渐渐淡了,就像随时化入到这片空气之中一样。

  易天行见过秦梓儿施此道法,知道下一刻这位周大主任便不知道会遁到哪里去,不由微微咪起了眼,左掌吐出了能融世上一切的九天玄火,白炽渐趋无色的火苗便要往周逸文的虚影上烧去——传说中连幽魂都能炼化的天火,不知道能不能烧灼这极度道法幻去的人身?他心里一点儿把握也没有。

  忽然周逸文的淡化身影一僵,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紧紧包裹住,无法动弹,而他望向结界外的面部表情初始惊愕,继而绝望。

  便在此时,殷红的结界之外,却飘起雪来。

  莫杀霍然转身,定睛一看,才发现不是雪,而是淡淡扬扬地花瓣——漫天的梅花碎瓣裹着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姑娘俏然而立!

  

  

第三十四章 黑棋与虚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