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天沟

    

  归元寺内一片安静,偏殿之中有一木桌,桌上平平放着一本经书,经书书页作黄色,上面殷朱笔迹写着极娟秀纯正的二百六十二个字。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碍。无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二百六十二个字,从头读到尾,从尾读到头,仍然是这么简简单单,干干净净的二百六十二个字,纵使这本心经上的字,全是高僧舌尖血所描。某任传经者鸠摩罗什翻译的头一句,便是:观世音菩萨,而另一任传经者翻译的头一句,却变作了观自在菩萨,便是这两字之变,在禅宗史上却是件大惊扰,而这些文字落在邹蕾蕾的眼里,更是惊扰。

  她转头无助地望着本朝本代的新任传经者,那个佛宗的山门护法,易天行同学。

  “我看不懂。”

  易天行苦笑着挠挠脑袋,心想当初自己找斌苦和尚要这归元寺深藏的血书心经修行,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的,如今你这丫头轻轻松松就看着,居然来了这么清清脆脆的四个字,只好温柔讲解着。

  “圣严法师曾经说过:观自在就是把观音的法门修行成功了的功能。观音菩萨先是以耳根听外来的声音;再向内听,听无声之声、远到六根互用、六根清净,对其境界不产生执著,所以叫做观自在。”

  “先说心经的心是什么意思?”

  “嗯?等我想想噢。”易天行开始在脑海里翻着当年看的佛经,只是这异能有些日子没有用过了,竟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过了许久,才应道:“这心与金刚经中的心不是一回事,不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心, ‘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的心……”

  ……

  ……

  “好麻烦,不学了好不好?”邹蕾蕾求饶似地捂住了耳朵,可怜兮兮地望着易天行。

  易天行噗哧一笑道:“不是你要学修行的吗?怎么现在不学了?”

  “一个心字你就讲了半个小时,怎么学?”

  蕾蕾忽然笑着说道:“怎么感觉你教我的都是别的大师们说过的,你就是一录音机嘛。”

  易天行摸摸脑袋讷讷道:“这玩意儿我好象天生就会,至于怎么学,我还真不清楚。”他忽然想到小肖,他曾经给小肖一本自己加过胡乱注释的佛经,也不知道他现在学的怎么样了,不会练出问题来吧?

  蕾蕾姑娘皱皱鼻尖,哼哼着说道:“太多模糊的东西,你真不是个好老师。”

  “他当时也是这么教我的。”易天行望了望旁边正眼观鼻,鼻观心的斌苦大师。

  斌苦大师呵呵一笑道:“心经需自品,我看蕾蕾姑娘如果与我佛有缘,不如且在这处歇歇,自品一下心经妙处。”然后便给易天行使了个眼色。

  易天行虽然不是很明白,但耸耸肩表示同意,侧脸去看邹蕾蕾,发现邹蕾蕾的手指尖正无意识地摩娑着淡黄页佛经上的血赤笔迹,眼神柔和中夹着丝许无措,他耸耸肩,没有言语。

  ————————————————

  将可怜的蕾蕾一个人丢在偏殿里,易天行进了后园,拍掌唤道:“老猴老猴,我来看你了。”

  后园里的那道伏魔金刚圈,随着他这一句话便显出淡青色的真身来,一只淡淡金芒构成的巨大右掌,宛如平空而生的远古巨人遗迹,倏地在后园的半空里显形,朝着这少年郎的脑袋猛力拍下!

  “啪。”的一声巨响,后园里泥土四溅,湖水震荡,波涛大作。

  本来跟着他身后的斌苦大师觑着势头不对,一个转身便溜回了自己的禅房。

  那只金芒巨手之下,易天行双掌喷着耀眼天火,勉力向上撑着,脸上肌肉微微抽搐,看来已经用力将尽,双膝跪在地上,已经被深深地拍进了土里,大腿不停地抖动着。

  他轻声闷哼一声,体内道心在真火命轮里狂撞着,一道道天火化成片段源源不断地向双手上运去,抵抗着老祖宗那只巨手的无比威力。

  不知撑了多久,他终于快不行了。

  而这时候,老祖宗又轻声嘿了一下,那巨手缓缓再往下一沉。

  易天行的脸色顿时变了,青筋毕露,惨不忍闻地叫着:“求饶求饶。”

  ……

  ……

  巨手散去,易天行坐在地上像只小狗般吐舌喘着气:“师傅,今儿个好象比昨天要撑的时间久些,徒儿进步咋样?”

  最近这些天,老祖宗师傅不知为何有些着急于他的进度,天天要试试他的神通。

  但此时易天行发话,老祖宗却没有回答。

  今夜无月,天上漆黑一片,后园内湖水无光,咯吱一声响,老祖宗轻轻推开木门,来到茅舍的石阶上坐下,那身破旧袈裟里藏着的身躯并不显得高大,但那身上的气势却让人有俯首膜拜的冲动,伏魔金刚圈有所感应,缓缓显出淡青色的结界来。

  易天行正色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跪在地上,给师傅叩了个响头——师傅极少出茅舍与自己见面——看来今天是有什么事情要交待。

  老祖宗的眼睛没有看跪在面前数米处的徒儿,而是望向这头上极高而远的天空,望着在无光的夜空中缓缓飘着的淡云,望着那淡云下黯淡的省城西方。

  老祖宗忽地一翻眼白,金瞳一闪,对着那方尖声叫道:“滚!”

  ————————————————

  一直依照易天行吩咐,盯着江西南昌圆环建筑公司的人手,这天晚上发现这家公司里来了一个人。

  一个戴着眼镜的普通人,黑发加上一身中山装,腋下夹着个文件袋,看起来并无异常,只是看不出来有多大年纪。但在公司外恭恭敬敬迎着他的,竟然是圆环建筑的法人代表,那天在拍卖场上和易天行针锋相对的那个郭子。

  “陈老师,您怎么来了?”

  那个郭子显然对此人的来到,也感到非常惊讶。

  那位陈老师,姓陈名叔平,是九江二中的一位数学老师,他微微一笑,转身看向街角。

  街角停着一辆普通的桑塔那轿车,车里面是肖劲松派出的人手,他一直紧紧盯着陈叔平的背影。

  陈叔平看着那汽车里的人,再微微一笑。

  便是这一笑,汽车里的那人忽然双手抚着自己的咽喉,双眼中露出极为恐惧的神色,呵呵乱叫着倒在了驾驶座上,瞬间脸色变的惨白,竟这样死了!

  ……

  ……

  郭子面色一凛,恭恭敬敬地一伸右手,将陈叔平领进了公司。

  郭子是陈叔平一九八四年教的学生,从大学毕业后便进了建筑业,他深知自己的这位高中老师是有怎样的神通,当年若不是这位陈老师暗中给自己点拔,自己也不可能由一个小小的个体户,变成如今江西省内排的上号的建筑大牛。

  他更知道陈叔平远比自己所知道的更加深不可测,像先前微笑杀人这种事情,只是一点小神通罢了。

  在公司的办公室里坐下,他小心翼翼地问着面前这位让自己隐隐有些害怕的老师。

  “老师,上次不是说过,我在省城看着那年轻人就行了吗?”

  陈叔平喝了一口茶,忽然皱了眉:“有肉吃没有?”

  “有。”郭子知道自己这位老师的怪癖,早就备好了,将保温盒里的东坡肘子拿了出来。

  陈叔平似乎看见肉就有些高兴,双手不忌油腥地捧着肘子便开始吃,油水从他的虎口处,从他的唇边流了下来,看着无比恶心,将他原本身上淡淡的书卷气全掩了过去。

  郭子看着他的吃相,不由有些尴尬,看着老师狠吞虎咽般将这肘子整个儿吞落肚中,赶紧巴结着递了张纸巾过去。

  陈叔平打了个饱嗝,摇了摇头。

  一抖手,一摇头,站起身来走了两下——本来流的满身都是的油腻全部不见了,露出下面衣服原本干净的颜色。

  郭子睁大了眼睛,这才明白为什么从自己读高中的时候到现在为止,陈老师似乎永远都只穿着一件衣服。

  陈叔平极惬意地用舌尖舔舔牙齿,半晌后才说道:“我在九江感觉到这里似乎要发生什么事情,对我将来的计划有大影响,所以就提前来了,趁着那只雀儿还没回来,我得把易天行先杀了。”

  郭子似乎有些畏惧,嚅嚅没有说话。

  陈叔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

  “老师。”郭子为难笑道:“您以前和学生我说过,这天下之大,您哪里都敢去,就是这省城有个让您畏惧的人物……”

  “不错。”陈叔平面无表情地说道:“在这个省城里有一个我也不敢惹的大人物……哼,可惜他一直被关着,那道天袈裟大阵可是遮蔽五识的无上佛光大阵,只要我不全力施为,他又怎么知道我来了省城?”

  “原来如此。”郭子恭敬应道,心里却想着省城里的那个大人物是谁,竟连自己这位实力恐怖到极点的陈老师也如此畏惧。

  ……

  ……

  “方才是谁在用道术杀人?”楼外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女人声音。

  随着这道声音,一个尼姑和一个道士从圆环建筑的落地玻璃外极怪异地遁身而入。

  陈叔平坐在椅上,平静无比地转身面对这两个不速之客。

  “是我。”

  这尼姑与道士正是易天行白天见过的那两位,峨嵋老尼与崂山老道。这两位白天被秦琪儿捉回去当六处的义务教师,他们怎么甘心,好说歹说,答应替六处在省城巡逻两天,这才算了了擅设结界的罪过。

  不料今夜头次出巡,便感觉到了有修行者用法力的迹像,他们赶了过来,无比愤怒地发现街角的汽车内有一个死人,虽然如果是法医鉴定,肯定会发现这人是死于心肌梗塞,但这两位修行高人,当然一眼就瞧出来,这人是被无上道诀生生闭住心脉而死。

  只是尸体上残留的气息不似天下任一门派,虽然普通,但竟是不知高深。

  二人先前那一声喝,只是用道力一喝,只有修道人才能听到,本来没有多大把握能找到那人,没想到圆环建筑里的这人,竟坦承此事,就像承认自己刚吃了个东坡肘子一般轻松。

  峨嵋老尼虽然脾气不好,但禀承先代遗旨,最是痛恨奸恶之徒,一召手唤出两柄仙剑,在自己身周游走着,冷冷盯着陈叔平道:“既然你自己承认了,那伏法吧。”

  崂山道士感觉面前这位人不简单,自己竟然看不出来他的境界,就像昨天自己面对着佛宗护法易天行一样,不由心里暗自打鼓,问道:“阁下是何门何派?”

  “这天下哪有门派能管我?”陈叔平呵呵笑着站起身来,虽然没有作态,但那种视凡间如破鞋的感觉却透了出来,他右手伸向前去,一尼一道顿时紧张起来。

  嗤嗤数声响!几道气流从他的指尖迸发,如同蚕丝一般缚住峨嵋老尼身周的仙剑,老尼大怒,峨嵋心法疾运,岂料竟是动弹不得。

  她怒喝一声,咬破舌尖,以一口心头血,喷在仙剑之上,仙剑终于嗡嗡响着,有了动起来的迹象。

  陈叔平微微皱眉:“现在这些凡间的修道人怎么玩的都这么脏。”

  他刚才大啃油腻的东坡肘子时,似乎不怎么在乎仪表,但此时却像是有了洁癖,五指微弹,倏地将几道气流收了回来,生怕峨嵋老尼的血污了自己发出的气流。

  道尼二人正稍自心安,场中情况又变!

  “死!”

  陈叔平右手遥遥对着,虎口对着老尼,微微一合。

  空气中这一阵怪异地纹动,渐渐有一排极恐怖的森森白牙平空出现,对着峨嵋老尼一口咬下!

  老尼冷哼一声,手中挽了个剑诀,清心正意,便要以无上慧剑,破此幻术——然则,这些白牙并不是幻术,冰亮的血腥杀意,已到了她的身前——老尼面色巨变,一声怒喝,右手握住空中游走的仙剑,一剑向着那些白牙斩去,而她身边的崂山道士也想不到今天替六处巡逻,便遇见强手,赶紧一拍胸腹,口一张,将自己的三昧离火吐了出来,直扑陈叔平的面门。

  这一招围魏救赵自然使得不差,奈何这三人间的差距太大,有如天上和人间,白云与泥壤。

  陈叔平冷眼看着那飞过来的三味离火,也不敢轻易去接触,轻轻张唇,露出自己白白的牙齿,然后轻轻吹了一口气。

  奔他面门而来的三味离火,倏地一声,疾速倒退了回去,直把崂山道干打的哇哇乱叫!

  而他遥遥对着峨嵋老尼的右手虎口微微一合。

  空中那两排恐怖至极的森森白牙猛地咬下!

  “咯噔”一连串脆响,峨嵋老尼引以为傲的小仙剑被咬的粉碎……而她的人,也被生生咬作了半截,鲜血像下雨一样地喷了出来。

  老尼姑的上半身被那森森白牙咬断后,便随着消失在空气中的白牙不见,只留下那穿着粗布衣裳的下半shen在地上颤抖着,场面看着诡异可怕无比,终于喷着血的下半shen停止了颤抖,卟地一声倒在了圆环建筑的地面上。

  ……

  ……

  “啊!”崂山道士好不容易收了自己的三味离火,转眼便看着如此恐怖的景象,不由吓得尖叫出声,这世间的修道界,七十年来都称的上太平,也没有什么邪魔外道,已经是多久没有见过此等修罗惨景了。

  他哆嗦着看着仍然一脸平静的陈叔平,断然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恐怖,如此强悍的法术,而且就是面前这人使出来的。

  “你是何处的魔头?”他哆嗦着问道。

  “魔?”陈叔平笑了笑,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我是正宗的仙人,虽然实力还没有完全复原。”

  他望着崂山道士,忽然有兴趣地笑了笑:“你既然是道士,我就不杀你了。”整个人像一道风一样地飘了过去,轻轻一掌在崂山道士的头顶上***了一下。

  崂山道士明明看着他飘过来,却是根本不知如何躲避,只好生生挨了这一下。

  正觉得似乎没有受什么伤害,却感觉一道麻麻痒痒的感觉从头顶的百会蔓延而下,迅即占据了自己的全部身体,下一刻,便觉着脑中白光一闪,再也记不得什么事情了,只是隐隐有一个意识告诉自己,自己应该回家,回到崂山去。

  三个月后,崂山派迎回了他们的长老,一个已经疯了的长老。

  而峨嵋派也从这位疯长老断断续续的疯癫呓语里知道:自己门里那位德高望重的老尼,被一个白牙怪物生吃了。

  —————————————————————

  这是陈叔平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真正出手,从一九七七年四月十五日忍到现在,他已经不想再忍了,他看着身边的这些凡人就觉着恶心,看着这世上所谓的修道高人便想耻笑。

  他是仙班中人,因为一个使命来到了尘世,尘世中人的身体根本无法容纳他强大的能量,所以只有缓缓地释放着自己的能量,让这具身体慢慢适应着,毕竟现在的实力还没有完全复原,如果盲目出手,万一事败,自己天上的主人,将来又会吓自己,要把自己丢进火锅里煮。

  但去年归元寺的那场破阵大战,让远在九江的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慢慢的等了。

  易天行正在快速的成长,成长的速度令他也感到了害怕,所以他命令郭子来省城看看少年人究竟修炼的心性如何,虽然那日后安慰自己似乎还可以再等两年。

  但……

  但他发现那只浑身通灵,自己无法对付的朱雀鸟似乎正要回省城了,而某件大事件便要发生,如果易天行借此为契机觉醒,将来自己就不好动手,于是他冒着天大奇险来了省城。

  之所以说是天大奇险,是因为中土里他有一个打死也不敢面对的存在,那个归元寺后园里的老僧。

  但他还是必须来,天上人间的消息传递多有不便,自己也无暇再等指示,只好来了省城,想要阻止某件事情的发生——好在有天袈裟大阵,那唐朝和尚的袈裟困着自己的徒儿,遮蔽五识,不可能知道自己来了省城——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以此坚定着自己的信心,他才这样肆无忌惮地出手。出手杀人后的感觉很好,往常总看着这些蝼蚁在自己的面前爬来爬去,自己还要给他们让道,实在是让人很憋屈的一件事情,今天一脚踩死了只蝼蚁,有点爽。

  陈叔平并不知道去年末归元寺的那场破阵大战的内幕,所以他不知道老祖宗早已经把天袈裟里的冰蚕衲植到了朱雀鸟的额上,所以他不知道如今的天袈裟大阵并不完全,并不能完全遮蔽老祖宗的五识……所以他刚才的出手,已经让那位后园茅舍里的大人物有所感应。

  如果他知道这些,他肯定不会来省城;即便来了,他也肯定不会出手;即便出了手,他这时候的反应也应该是马上变成狗头苍蝇遁身飞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又抱着根猪蹄子在狂啃,看着快乐无比。

  ——————————————————

  归元寺后园里,老祖宗金瞳一翻,淡青色的伏魔金刚圈嗡地一声巨响,全然显出了真身,想要将老祖宗的气息遮蔽在圈内,但老祖宗起心要立威,这身威能又岂是伏魔金刚圈所能遮蔽,顿时,整座归元寺的殿宇都有了感应,重重殿宇上的瓦落仿佛深黑色的布片,影影绰绰的在黑夜缓缓飘升了起来。

  由天而覆,宛若天大的一面袈裟。

  “滚!”

  老祖宗向着省城西面某处尖声喝道,整个人的身子却在袈裟里一缩,似乎在弹指间小了一号!

  斌苦大师领着阖寺弟子赶了过来,虽然不知道老祖宗有何用意,但俱都盘膝坐在后园中,口中颂着观世间菩萨大名,试图平拂天袈裟大阵的反应。

  易天行没有加入其间,他感受着那面天袈裟淡淡飘着荡起的夜风,双眼直直地盯着夜空之上,似是呆了。

  天上有异象。

  那个“滚”字,从老祖宗口里喷出来后,竟不像是一个音节,而是宛若有实质的存在,似一团云,似一层雾,翻滚着,腾挪着,破着夜空,耀着淡淡金光,便往天上飞去!

  天上的云朵骤然间一散,露出一片清漫月光。

  那个声音便从云间的清亮处杀了过去,呼啸挟云,粘着身周的云朵,愈滚愈大,变作一个团云息狂暴流动着的气团。

  气团从高空破云而下,倏然间便出现在了省城西方的天空上!

  “糟糕!”

  正在圆环建筑里啃猪蹄的陈叔平忽然觉得自己变成了猪头,脑色唰的一下就白了,握着猪蹄的手抖了起来。

  他狂叫一声,整个人的气势就猛然涨了起来,房间内的空间似乎也被他的力量撑的有些变形。他右脚尖在圆环建筑的水泥地用力一刨,随着一大片水泥块被硬生生刨起,他的人也被这一蹬之力,震到了街道上,身形狼狈的一转,便要遁出城外。

  来不及了,他狂叫一声,将自己的身体半埋在了水泥路面中!

  气团已经挟着尖利至极的呼啸声,来到了省城的街道上!

  街道两旁的大树喀喇一声,齐唰唰地倒在了地上。

  气团所过之处,停在两旁的汽车都被掀翻,露出黑糊糊的肚皮。

  气团掠过,街道上的水泥地都被掀起了一层地皮,看着惨不忍睹。

  陈叔平的脸上终于现出了一丝恐惧,然后眼睁睁看着那道急速流动着的气团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轰的一声巨响。

  时间仿佛都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街道两旁的民宅玻璃缓缓地变着形,扭曲着,两面的水泥墙壁渐渐变得酥软,缓缓向下,欲堕。

  呼的一阵风声吹过。

  数不清多少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两侧楼房的门窗玻璃被震的齐齐粉碎,化为玻璃渣子满天而降,有如一场夺人性命的水晶雨,水泥墙面也被震作了无数黑渣,漫天飞舞,与水晶雨一同舞着。

  街道正中。

  已经不见了陈叔平的踪影。

  只见一道半人深的深沟赫然出现在水泥地上,成是一道笔直的直线,沟中全是新鲜的泥土,碎去的水泥,还有几处被割碎的地下管线和污浊的下水道。

  ——就像是大地被划了一道惨不忍睹的伤口。

  这条线不知划了多远,直直地穿过街道,砸碎了一处居民楼,通向远方,看不清楚尽头。

  ……

  ……

  如果有人在省城三十公里以外的红花村住着,便能看见这条深沟的尽头,深沟两侧全是被新翻起来的泥土

  这条宛如天神划出的直线深沟的尽头,陈叔平正浑身是伤地瘫倒在那个坑里,他身上的衣服都被震碎,无数的鲜血在他的身上向外冒着。

  他扶着身边的新鲜泥土,咳了两声,咳出一块血糊糊的内脏,抬起头,看着这条深沟来时的方向,脸上凶狞之色一闪即没,想那到人被天袈裟大阵关着还有如此神通,不由略带了丝恐惧喃喃说道:“大圣爷,好手段!”

  他辛苦地从泥沟里爬了起来,全身挂着如丝如缕的破烂衣服,拖着浑身的泥巴,便往黑夜里爬去,一路爬着一路咯血,不时有几块内脏从他的唇里咯了出来,落在了红花村的泥土上。

  ———————————————

  归元寺后园里,老祖宗缩在那身宽大的袈裟里,似乎也有些累,转身进了木门。

  伏魔金刚圈淡了,遁入空中无形,刚有感应正在夜空里缓缓飘浮着的天袈裟,没有了感应,终于在归元寺阖寺僧众的努力下平伏了下来。

  易天行静静看着省城的西方,知道那里肯定发生了些什么。

  满脸疲惫的斌苦大师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领着僧众们出了后园。

  易天行转头轻声对茅舍里说道:“师傅,他们来了吗?”

  茅舍里半天才有声音传了过来:“他们一直都在,你和他们现在拼的是时间,今天俺家给了你两年时间,你要好好掌握。”

  易天行正待再问,忽然感应到归元寺内某一处传来灵识上的异动,他大吃一惊,知道是偏殿方向,赶紧向老祖宗告了声罪,脚尖一点,身子飘飘至了偏殿。

  殿内无僧人吟诵,却梵歌阵阵,淡黄灯光映照下,邹蕾蕾闭目盘膝坐在蒲团上,血书心经已经合上书页。

  禅室内无数娟秀的金光小字,在空中自在流动着,宛如夏夜里的萤火虫儿。

  易天行略略一扫,便知道是那二百六十二字。

  他双手合什,轻声道:“善哉,老婆不准当尼姑噢。”

  

  

第四章 天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