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再见秦梓

    “我始终闹不明白,其他的家伙到哪儿去了?难道就你一个人还活着?”易天行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书架旁边,看着正在打着算盘的叶相僧。

  叶相僧的眉眼如今愈发地清俊了,眉如柳叶,唇泛淡朱,看着就像画儿里的人物一样。

  易天行眼珠子一动不动盯着他——发现不论男女,只要生的好看,那便是极赏眼的事情。

  叶相僧摇摇头,算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还记得你小时候的事情吗?”易天行皱皱眉,“陈三星当年曾经来过省城杀你,那时候你应该是才几岁的小孩子,他说你手下留情没有杀他,可我实在感觉不出来,你一个小孩子有什么本事能够杀他。”

  叶相僧还是摇摇头。

  “斌苦大师应该也和陈三星交过手,所以才把你抱回归元寺养大……嗯,这老和尚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但能从陈三星手底下抢人,看来实力也挺霸道。”

  叶相僧终于开口说话:“小时候的事情我记不得了,只记得生了一场大病,险些没了性命。”

  “这我知道。”易天行回道:“陈三星一直以为你重伤死了,所以上次在省城看见你,才会那般惊讶。”

  他接着问道:“我只是觉得这事情不合逻辑,如果真按你上次托梦给我说的,满天神佛有蛮多被打下凡尘,打散了佛性,那为什么我在中国这些大庙里找了一圈,却是一点儿发现也没有?为什么就你一个人活了下来?”

  “不是我托梦,是菩萨托梦。”叶相僧固执地纠正道。

  易天行也如往常那般反纠正:“你就是菩萨。”

  叶相僧摇摇头,叹了口气。

  “我得把师傅从那破草房里捞出来。”易天行眼里闪过一丝迷惘之意,“不管怎么做,咱也得把这件事情先做了。问题是要捞他,我必须先把师公找着,师公应该在天上,我又不知道上天的路——而且以我现在这点儿能力,上天之后随便来个神仙就可以打的我魂飞魄散,所以这事儿有点儿麻烦。”

  “所以你得赶快睡醒啊。”易天行作势虎扑,抓住叶相僧柔若无骨的手掌,不停摸着:“师兄啊,这事儿就全看你了。”

  叶相僧打了个寒噤,赶紧甩开手,从书柜上抽出本书砸到他的头上。

  “平日里没见你这般以天下为己任,也没见你孝心泛滥到这般地步,怎么今天如此大义凛然?”

  “真好,叶相又开始斗嘴了。”易天行呵呵笑道,“当年第一次进归元寺,看见的第一个僧人便是你,当时你身着白衣,飘然欲仙,被我好生臭了一通——如今才明白,文殊菩萨本来就是最喜欢打扮的,难怪你会那样。”

  叶相僧听他提到二人相识的那场景,也不由心头微润,微微笑了起来。

  二人对视一笑,诸多感觉尽在其中。过了会儿易天行才回答他先前那个问题:“我就是好奇,将来会发生嘛事儿。”

  “过去现在将来,双眼当看着现世。”叶相僧合什微微一礼。

  易天行拿那本书敲敲自己的脑袋,砰砰作响:“这些事情想不大明白。”

  “你今天是怎么了?”叶相僧叹了口气:“我怀疑你是不是这两天没事儿做,所以闲的有些发慌。”

  易天行瘪瘪嘴:“也许吧。”

  “所以丢你一本书看看,免得你无聊的太厉害。”

  易天行这才翻开手上的书,发现是一本人间词话,不由嗤道:“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如此华美词章辩析,与你修佛大有阻碍啊。”

  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不由轻啊了一声,与叶相僧说了句,便出了书店。

  ——————————————————

  冬日轻雨,如同万重烟嶂般柔柔润润笼在省城的大街上,街两旁的店家招牌微湿,反透出丝大冷天里的清爽味道。

  福记酒楼,是省城东南角的一处饭馆,门脸不阔,内里布置却还精巧,加上从万州请来的烧鱼师傅,很是吸引了不少食客。此时是上午九十点钟,饭点未到,又有寒雨阻途,所以酒楼里倒没有几个客人,只是在一处角落的木桌上有位戴着帽子的少年正啜着茶,看着书。

  易天行前儿和蕾蕾就是在这家酒楼吃的晚饭,哪料得吃饭之后,竟将在省城大学买的那本白壳文心雕龙遗失在了此处。他今日被叶相僧的一本人间词话砸醒,才想起了这码子事儿,赶紧过来,看看这书还在不在酒楼里。当然,他也没有存太大的指望,毕竟人来人往,不定被哪位雅贼顺手拣走了,只是最近蕾蕾忙着考试,他一个人在小书店里着实呆的无聊,所以走这一趟,纵使没什么所获,也算打发了时间。

  进得酒楼,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干毛巾,将自己身上细微水珠掸了去,走到前台处,对里面的小妹妹洒了个极温和的微笑:“请问一下,前几天是不是有客人忘了本书在这里。”

  那小妹妹想了想,噢了一声,甜甜笑着说道:“是不是一个白壳子的?”

  “是啊。”易天行没想到会这么顺利,笑了起来。

  “我给您找找。”小妹妹低下身子,开始在储物的柜台里找着,找了半天,却是满脸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昨天晚上还看见的,不知道这时候到哪儿去了。”

  易天行也没什么失望,本来就是打发时间的玩意儿,便准备和这还有几分可爱的小妹妹聊聊天。

  旁边来了位年纪大些的嫂子,听见二人的对话,想了想,忽然说道:“那本书啊,我记得,刚才有位客人借去看了。”

  “客人?”易天行微微一惊,忽然间感觉酒楼里的某一处传来自己极为熟悉的气息,那气息淡而不散,凝而不重,境界颇高。

  他微微一笑:“想来那客人还在吧。”

  “是啊。”大嫂说道:“就是那边坐着的那位。”

  ————————————————

  酒楼的角落里坐着一位少年,戴着一顶有檐的帽子,帽子式样不怎么特别,但戴在他的头上却显得分外合适,隐隐透出一丝贵气。少年背影看着瘦削,黑黑的衣衫配上他的身材,显出几分萧索来。

  易天行缓缓走到那木桌的旁边,坐在了少年的对面,看了一眼少年手上拿的那本白壳子文心雕龙。

  “不问而取是为偷。”易天行微笑望着那帽檐下洁如白玉的下颌。

  少年缓缓抬起头来,如画清颜,秋水之瞳耀的楼间一片光线骤然一亮:“很久不见了。”

  “是啊,很久不见了。”易天行看着这张自己很难忘记的佳人脸庞,缓缓道:“一年了。”

  秦梓儿微微一笑,清丽容颜直让人一睹生怜:“这一年你在做什么?”

  “嗯……”易天行想了想,笑着回答道:“吃饭睡觉打架学习。”

  “学习什么呢?”

  “学习打架的本事。”易天行呵呵一笑,取了桌上的杯子,从秦梓儿面前的茶壶里给自己倒了杯***茶,动作好不随意自然。

  秦梓儿微微一笑,将白壳子的书放在桌上,推到了他的面前:“立德何隐?含道必授。”

  这是文心雕龙诸子里的一句话,意思是说立德立功立言何必藏隐?掌握了学问就应该传授他人。秦梓儿这句话自然是轻责易天行不肯详细说一下别后情景。

  “条流殊述,若有区囿。”易天行反应的极快,马上把后两句背了出来,这两句是说诸子各有流派,百家学术殊异,各有区域范畴……隐着的意思自然是,有些事情不方便说,那自然不能说。

  他喝了一口茶微笑道:“或者,你先说说这一年间你领会到了什么?”

  秦梓儿摇摇头,叹道:“开始在山中闭关,四月时你与门中合作,除去了清静天——其后数月,我单身一人,在昆仑绝顶静思半年,隐约有所悟,却难见诸文字。”

  易天行不以为他在敷衍自己,因为他也是修行人,明白太多的感受只能自己亲身体会,而很难用文字形容的。一想面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在漫天风雪,寒峭峰顶独自向着天道攀登,心中无由升起了一丝敬意。

  耐得寂寞,百事可为,而这世上亿万生灵,又有谁能真耐得住寂寞?

  “陪我走走吧。”秦梓儿微微低头,轻声说道。

  “好。”易天行直视着她的双眼,没有发现自己隐隐期盼又惧怕的那种神情。

  —————————————————

  “蓬”的一声响,一柄黑伞在福记酒楼门外像片乌色花朵般绽开,震的伞上雨珠纷纷向着天上逃逸,然后颓然堕下。

  大黑伞下,易天行握着黄木伞柄,双眼平视前方:秦梓儿双手轻轻交集在身前,眼光柔柔看着脚下湿润的街面。

  街上细雨迷离,伞下气氛也不寻常,两个人缓缓而没有方向的走着。

  本来应该是很浪漫的雨下散步,却变作了尴尬的黑白默片。

  这一对年青男女,毫无疑问是当今中土修行界里修为最高的两个年轻人,各自神通惊人——虽然在街边躲雨的行人眼中,这一对情侣般的人儿行走的并不怎么迅速,但不过十数分钟之后,两个人已经走出了城区。

  来到了一片冬日懒田旁。

  细雨轻轻拍打着田旁挣扎着的稗草,草儿的叶子凄凉的被迫低头,复又昂头。

  伞下的两个人停住了脚步。

  一直低着头的秦梓儿昂起了头来:“你真是一个很奇怪的修行人。”

  易天行握着伞柄的手紧了紧:“怎么说?”

  秦梓儿微微一笑:“文心雕龙我估计你都能背下来,却还要去买书看。”

  “在自己的脑子里翻记忆,和捧着一本有着油墨香气的纸书,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我说你是一个很注重现世感受的人,这一点我很羡慕你的心态。”秦梓儿微微侧身,清丽的容颜焕着淡淡的明光,“刚才你从外面淋雨进来,完全可以用体内火元将身上的湿气蒸干,却还由得那些服务生递你毛巾掸干。”

  易天行耸耸肩,伞面微动,几络流水从伞面上哗地流了下来:“大雨天进来一个浑身干燥的人,被人瞧出来了怎么办?”他顿了顿,忽然皱眉道:“当然,我想最主要的是,我不大喜欢处处提醒自己是个与众不同的人。”

  “明白了。”秦梓儿微微笑道:“你今后准备做些什么?”

  易天行苦笑着摇摇头:“想来九江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我和你哥合手杀了陈叔平,万一将来天上再派个更厉害的神仙下来怎么办?”虽然少年心底深处隐隐将身边这清丽女子当作了自己的朋友,但有些事情,说不得便是说不得,比如陈叔平的生死。

  “忧心忡忡可不像你的性格。”秦梓儿轻声说着,淡唇微启:“我在昆仑山上感悟到了一点东西,其实,仙人之间的区别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大。”

  易天行微微一窒,半晌后缓缓说道:“你是没有和陈叔平动过手,所以不知道神仙究竟有多厉害。”接着叹道:“我算见过你那大哥的厉害,可就连他,对上陈叔平也只有败退的份。”

  “不说这些了。”秦梓儿微笑着转了话题:“听琪儿说,你和蕾蕾姑娘要去参加省城六处的新春游园会。”

  “嗯。”易天行点了点头,忽然皱眉问道:“有什么问题?”

  “最好不要去。”秦梓儿看着他的双眼,淡淡说道,话语间却透露出一丝真挚。

  易天行眉梢一挑:“卸磨杀驴?”

  秦梓儿噗哧一笑,无比明媚:“你又不是蠢驴。”发现自己似乎表现的过于亲切,女子低头,静下表情道:“没有什么凶险,只是以你的性格,最好不要去。”

  “去之后会出什么问题。”

  “我能隐约猜到你为什么这次会和六处合作。”秦梓儿道:“我想,你一定是想对六处示好,争取进入这天下已经确定了的体制,然后为自己争取一些幸福生活的空间。”

  “体制这两个字说的好。”易天行点点头:“我确实是这样想的,不然总是会有些恐惧,我自己一人倒无所谓,但我身边有亲朋有好友,我必须为他们打算。”

  秦梓儿望着他:“这次游园会,可能会有领导要接见你。”

  “嗯?”易天行有些诧异。

  秦梓儿淡淡叹道:“或许你会面临着选择,要不要加入六处。”

  “啊?”易天行愈发诧异。

  秦梓儿微笑道:“你总以为帮些忙,就能与六处保持友好关系,但你想过没有,如果你不入六处,国家又怎么会对你真正放心?”

  “操。”易天行吐了个脏字,然后对身边的清丽女子道了个歉,愤然道:“他们要的也太多了吧?”

  “所以你最好别去那个游园会。”秦梓儿认真说道:“虽然肯定没有危险,而且以你的实力,六处也不会贸然向你动手……但如果一位世俗里的大人物主动向你示好,难道你准备撕下脸皮,当他不存在?……中国人一向是吃软不吃硬,我不敢保证在那样一个其乐融融的情况下,你有拒绝国家召唤的厚脸皮。”

  不待易天行说话,她接着说道:“但我知道你的性格,知道你内心深处肯定会拒绝这样的提议,所以来提前和你说一声,只要不和那位领导见面,那就无所谓了。”

  易天行皱皱眉:“难怪你那个妹妹一直要我参加这么子游园会。”

  “琪儿并不见得知道内情。”秦梓儿微微笑道:“那小丫头还太天真,哪里知道这人间事的复杂。”

  ……

  ……

  “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些?”易天行微笑侧头望着她,“说句老实话,在看见你哥你爸的手段手,我如今越发相信,六处其实就是你们秦家的家族生意啊。”

  秦梓儿也笑了:“是不是觉得我们这家姓秦的都有些不近人情,都有些为了目标不择手段的感觉?”

  易天行耸耸肩,表示默认。

  “所以我才要提醒你。”秦梓儿望着他:“我愿意如你般强大的人,是在体制外遥遥看着,我想,这样才是比较健康的局面,对这天下普通的民众来说,如此这般才是最好的结果。”

  易天行在心底抓狂地怒吼一声!心想这家人是不是脑子都有问题,居然一家之亲都要互相动着脑筋,狂晕说道:“拜托!六处的大处长是你哥,背后的那是你爹……难道你连自己的家人都信不过?”

  “父亲会理解我的用意。”秦梓儿静静道:“事涉天下,不能感情用事,信任不能完全代替理性的考虑。”

  易天行苦笑着摇摇头:“看你在昆仑山上呆了几个月,难道是修了仙术?似乎比以往更要……”忽然住口不言。

  “更没有人类应有的感情?”秦梓儿的唇角一弯,讥嘲道:“若要至天道,便要灭人道?这便是你想像中的仙术?”

  “不然怎么解释你胳膊肘往俺这边拐的事实?”易天行见她生气,不知为何很是高兴,用言语不停刺激着。

  秦梓儿眉尖微蹙,看样子是真要怒了。

  “清静天散了,你们上三天如今是怎么安排的?”易天行可不想和这位道心通明的女子再大战一场,看见对方情绪渐至峰顶,一句话便轻轻巧巧地渡过此劫。

  秦梓儿怒气未消,冷冰冰道:“吉祥天全在山中,却也并入了六处,算作是六处的编外后勤部门。”

  “六处是你哥领头,上面还有理事会,那你老爹岂不是没实权了。”

  “父亲现在是理事会的名誉会长。”

  “喔,明白了,就像是高官一样的闲职,可怜见的。”易天行见她怒气消了,又开始刺激她。

  相反,秦梓儿此时倒没什么反应,淡淡道:“闲便是福。”

  “那你呢?既然出关了,自然不会再去爬雪山过草地了吧?”易天行好奇问道。

  “我已经与上三天没有关系了。”秦梓儿淡淡说道:“出关之时,与父亲说好,从此不理人间是与非。”

  “啊?”易天行大感惊讶。

  “而后乃今将图南。”秦梓儿幽幽道。

  易天行下意识替她续完前面那句南华经:“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知道这位女子如今已经到了另一个境界。他侧脸偷看秦梓儿微微颤动的长长秀睫,不由耸肩无语。

  这已经是他今天的第三次耸肩,对着身边伞下的这位清丽女子,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

  “我一直有个疑问。”易天行望着她说道:“秦童儿虽然道力惊人,甚至隐隐与我相近,但看他与陈叔平一战所表现出来的战力,似乎还不如闭关之前的你。”

  秦梓儿被易天行不停撩拔的心情终于平静下来,微微一笑应道:“一年前就和你说过,我是修行门中的天才。”

  “啊,我们打了那么多次,你都没能治了我,看来我也是天才啊,哇哈哈哈。”易天行狂笑着,有意识地化解伞下的凝重气氛。

  化解不成功。

  秦梓儿望着他凝重且认真严肃说道:“你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

  ……

  “闭关有何得?”

  “千仞峰顶,只是又向上走了一步,却不知尽头在何处。”

  “离那层天幕越来越近了?”易天行神目如电,眺望着雨雾中遥远的地平线,地平线那线的灰暗天际。

  秦梓儿的眼中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惘然:“我也不知道,只是心中隐隐有些恐惧,对于即将达到的境界有些恐惧,似乎那并不是我们人类所应该接触的事物。”

  雨渐渐停了,天光渐明。

  秦梓儿从易天行的手中接过大黑伞,唰的一声收拢骨柄,就像将一朵花儿收在了手掌中。

  看着眼前的田地,易天行忽然一愣,讷讷说道:“怎么觉得这块地有些眼熟。”

  秦梓儿看了看四周,笑了笑,说道:“这是前年我们往武当山赛跑时的起点。”

  “原来如此。”

  两个人安静地站在田垄上。

  ……

  ……

  “还要比比吗?”易天行打趣着问道。

  “不用了。”秦梓儿取下帽子,黑色秀发直直地泻在了她的肩头,她从黑衣上衣的口袋里取出一方白手帕,随意将头后的黑发拢在一起,看着随性自然,美丽无比。

  “那是,当时你的速度其实就不如我,如今一年之后,俺家修为突飞猛进,境界大涨,你这小女子更不是我对手了。”忽然想到年前被身边这女子欺负瞒骗的悲哀境遇,易天行下意识地在语言上打击着对方。

  秦梓儿微微一笑,也不反驳:“易兄,我先走了。”

  接着身形一淡,倏然间消失在空中,片刻之后,残影出现在数十丈之外的土地上!

  “陈叔平!”易天行在心底喊了一声,额头汗一下就滴了出来。

  秦梓儿的这一遁,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了鄱阳湖上陈叔平的身法——全凭着对时间的感悟能力,残影之中,宛如拉长的时光,代表的是绝非人间所能拥有的境界!

  看来秦梓儿闭关一年,果然大有进展,而这进展更是令易天行瞠目结舌,这不是法术,而是……仙术!

  便是脑中想了一想。

  秦梓儿的淡淡身影已经远在数百米之外。

  “何时再见?”易天行在她的身后喊道。

  秦梓儿的身影停了下来。

  若有人在她的近旁,当能看见她起伏不定的胸口,表明使用这等仙术,其实是让她非常吃力的一件事情。

  ——这清丽女子脸上留着一丝得意的神情,这丝世间小女儿神态……出现在这位踏在天路边缘的修道女子脸上,显得难以想象,却也是份外的可爱。

  “会再见的。”秦梓儿微微回身,笑着说了一声,然后轻身离去。

  “嘁!”先前仙术的惊鸿一现,让易天行知道自己的境界距秦梓儿还有些微差距,不由感觉自尊心大受打击,苦着脸挥挥手与那淡淡身影告别,就像是在赶蚊子一样,嘴里愤愤道:“争强好胜的女人。”

  

  

第二十章 再见秦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