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有生皆喜

    易天行的眼光微微向下,正好落在自己的脚尖上——他的右脚抬起,却还未落下。

  脚下是一片被灼的有些萎然的青青草地,草地前方有一个满脸恐惧的垂死之人。

  秦临川施展的这门道诀毫无疑问已经达到了人类能力的巅峰,再加上那喇嘛手中经筒的奇异能量,易天行身处其中,一时间似乎无法动弹,体内火元受此一滞,自他身体皮肤的万千毛孔中散散挥发出去。

  山谷中一片酷热,宛如刹那间来到了夏天。

  青草渐黄,碎花渐落。

  三股不明的力量在山谷间交织碰撞,将将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

  打破这种平衡的,是来自山谷外的鸟鸣。

  一阵声音各异的鸟鸣叽叽咕咕响了起来,从六处大楼那侧直飞谷内,铺天盖地,有如黑幕遮天。

  在谷中各以神通相抗的三位高手无法抬头,却是心生诧异。

  万千飞禽飞到三人头顶的天空中,展翅飞舞,清声鸣叫,鸣叫之中透出生灵的愉悦之意,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鸟儿们飞舞着,在天空中渐渐组成几行或浓或淡的鸟群,鸟群翔空排列,隐约排成一行什么样的字。

  便在这时,便是此时。

  易天行似乎受到什么感应,体内真火命轮骤然一涨,天火苗柔柔烧融着附身其上的青青道莲丝,瞬息间道莲命轮融为一体,变成一轮红红燃烧的大日!

  他静然,收膝,落步。

  轻轻一步,踏在原处,没有向前,却已经踏下。

  ……

  ……

  艰险的法术争斗中,面对着人类修士里最强的那人,和那位神秘未测的喇嘛,易天行就这样轻轻松松,似信步一般随意将自己的右脚踏下。

  秦临川面色一变,身上的衣衫无风大动,紧紧吹裹在他的身上。

  喇嘛也能动了,他将自己的经筒放在溪畔,然后撕了一块身上的袍子,伸到溪里打湿,然后小心地润着自己的眉角。

  易天行没有趁机出手,反而很古怪地柔柔垂下自己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身侧。

  然后他抬起头来,望向天空。

  暮色之中,天空中万禽齐舞,流翅如金,令睹者如痴如醉

  鸟儿们排成一大串的古怪字符,在高高的天空飘浮着,字符是那种灿烂到极致的金黄色,衬着淡红的背景,看着煌煌洵烂。

  与易天行在高阳县城初明道性时,在小黑池塘边看见的字符一模一样。

  易天行双手自然垂在身侧,微微咪着眼往天上看着,嘴唇微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这是梵文,直到今天,易天行还是没有把梵文学会,但不知道为什么,他隐约明白这些字符的意思。

  “有生皆苦。”

  他轻轻说了一声,然后便陷入了沉默,保持着抬首望天的姿式一动不动。

  山谷里一片安静,只有高天的群鸟悦耳之鸣声,风拂林梢的簌簌响声,溪水缓缓流淌的声音。

  不知道看天看了多久。

  易天行的双肩燃起了奇异的火苗,然后那团火苗离体而起,飘飘渺渺,化作一团火鸟,直冲天际而去。天上的群鸟齐声一鸣,然后疾速闪开,让开一条极阔的通道。

  那只火鸟破空而上,渐趋渐远,只留下他痴痴傻傻地站在地上。

  ……

  ……

  遥远的南海,一处无人小岛沙滩上,秦梓儿正站在海边看着将落的圆日,手指上轻轻玩弄着一枚贝壳,忽然她皱了皱眉,站了起来,身影一动,便消失在空中。下一刻她的身影出现在一公里外的海面上,就这样一逝一现,往着北面而来。

  ……

  ……

  “建如补习班要求上述相关资质。”

  台北南阳街上,一位秘书小姐对着来应征的中年人轻声说道。

  中年人忽然侧侧脑袋,用手扶了扶自己的黑边塑料眼镜,回过身去,透过走廊的玻璃,望向海峡那边,轻声说道:“啊,看来你要走了,这样也好,和你这牛皮糖打架可不好受。”

  ……

  ……

  梅岭之上,草舍之中,有一棵大树,树下有一个大洞,洞中很诡异地盘膝坐着一人。

  一位僧人。

  僧人容貌枯稿,双眼深凹,颧骨突出,四肢瘦得有如麻杆,就像一个蒙着层人皮的骷髅一样。忽然间他一睁眼,眼中光芒暴涨,干枯的嘴唇微微开合,仔细辩听,原来在说:“又一个愚人,上去有什么好的。”

  “祖爷爷说话了!”整座梅岭沸腾起来。

  ……

  ……

  罗马的教堂内。

  麦加的清真寺里。

  北欧的森林中。

  在这个小小星球上,所有能感应到山谷中所发生事情的人,都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诧异。

  很多年没有这种事情发生过了。

  ……

  ……

  离省城这处山谷几百公里外的武当山上,道士们正在修复回八九分的金殿里奏着道乐,吟唱道典,做着每日暮间必作的功课。

  音律之美妙,宛若仙国云端有天籁之音渺渺飘来。

  在这声音里却忽然有人惊声噫了一下,顿时将这仙乐飘飘的情境给破坏殆尽。

  送了易天行父子一人一条内裤的武当掌教真人吹鼻子瞪眼站了起来,暴跳如雷道:“刚才是谁?是谁?”

  没有人应他,因为那声噫不是这些道人们发出来的。

  掌教真人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欣喜,快步走出殿外,往省城那处望去,顿时忘了追究方才乱叫唤人的责任。

  金殿正中的那位真武大帝的塑像眉角处,还残留着上次被小朱雀烧后的可怜灼黑,没有任何人看到,那黑眉此时不好意思地抖了一下。

  ……

  ……

  斌苦大师也在归元寺的后园里抖着银白色的眉毛:“老祖宗,您说的那个1978年份的蒙塔榭,一是太贵,二来这省城根本没得卖,孩儿我根本找不到。”

  “不理不理不理!”老祖宗尖声叫道:“那小子说过,这种果酒最好喝。”

  两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忽然同时住嘴,往省城外看去。

  半晌之后,斌苦大师才小心翼翼问道:“护法此时去,会不会太早了些?”

  老祖宗鄙夷道:“这小子六根不清净,去俅!”

  这句话盖棺定了论。

  ———————————————————————

  望着林边那个傻乎乎的少年,秦临川忽然有了一个很奇怪的感觉,这人还在这里,但感觉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秦临川是人类修士中最强大的几人之一,若不是身处局中,他一定能抢先明白。但纵是如此,此时他心中仍然隐约明白了些事情,一颗百年不动的道心也微微颤抖起来,一丝激动兴奋占据了他的心神。

  他知道今天看见的这一切对于修士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白日飞升!

  易天行今天的情况有些古怪,与典籍里记载的飞升绝不一样,但秦临川知道,这一定就是。

  他身为人类修士的巅峰,站在仙路门口多年,却是始终不得其路而上,本来将全部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大女儿身上,而梓儿似乎也并未让他失望,隐隐有了上路的兆头,但没料到在今天……居然在今天,自己竟然能亲眼看见一个修道不过两年的少年白日飞升!

  在与仙人有利益冲突之前,所有修行人的目标就是飞升,对于登仙之路有无比的渴望,纵使如今,眼看这只在传说中的景象发生在自己的面前,他仍然无比激动。

  没有人能理解这一幕,对于一个人类最强的修士的冲击有多大。

  秦临川盘膝跌坐在地上,运起清心道诀,以自己恐怖的全力修为,开始为易天行护法——修士的天性,让他不允许任何人阻挠这位少年的飞升之途——身边还有一位九世噶玛仁波切,高原上师,不知他会想些什么。

  噶玛上师没有任何动作,他只是痴痴地望着在林边举首望天的少年,面上忽然闪过一丝狂热,双手合什举至顶乐轮,口舌不清赞叹道:“无量极乐上果。”

  喇嘛执向上师三宝顶礼,开始念着咒文,为易天行祝福辟邪吉祥。

  不知过了多久。

  满天光点洒落谷中,幻作花瓣,幻作琉璃碎片,晶莹宝气内,隐有佛偈传来。

  易天行轻轻将望着天的脑袋低了下来,嘴唇微启:

  ……

  ……

  “妈的,又没老婆,去干嘛。”

  说完这句话,三千美景俱逝,他抬步往谷外走去。

  这一定是所有面临飞升的修士所说过的最没品的一句话,正在为他护法的秦临川怒火攻心,险些晕了过去。

  但他还是站了起来,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到易天行的身后,行了一礼。

  易天行似乎还没有从先前的境界中醒过来,缓了一缓,才回了一礼:“我的决心你应该很明确,我的实力你应该很清楚,我的性格你应该很了解,以后大家喝喝茶,打打麻将还可以,再玩什么,我就不奉陪了。”

  历了此劫,易天行的心境与往常似乎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秦临川苦笑一下,心想您连成仙都不愿意,自然不在乎人间权贵,没利益冲突,谁会来惹你呢?

  走到溪水边,九世噶玛仁波切已经停了祝福,正在用湿布巾不停地擦着脸。

  “是不是西藏来的和尚都喜欢洗脚?”易天行忽然好奇问道。

  他看着喇嘛伸入溪水中的双脚,那双脚旁的溪水汩汩冒着小气泡,显然温度极高,看来先前易天行的天火外泄,让这位喇嘛也是好生吃苦。

  喇嘛微笑着摇摇头:“不是。”

  易天行微惊:“不是修闭口禅的吗?”

  喇嘛轻轻张嘴,易天行这才发现他的舌头已经被割去了半截,看着十分悲惨。

  噶玛上师合什行礼:“见着护法,自然便要开口。”

  易天行摇摇头:“伪禅。”

  “谢上师教诲。”噶玛仁波切诚心诚意道,“阖寺子弟敬请护法前去说法。”

  易天行往花园外面走去,也不回头:“会去的。”

  不知道他刚才看见了什么,明白了什么,这样笃定会有藏原之行。

  往山谷外走去,青草碎花之中是一条石板砌成的小径,易天行走在石板上面,感觉身体有些轻飘飘,像喝了酒一样,走了数十步才勉强走稳。

  只是他每走一步,石板上便会留下一个火红的脚印,石头与他的脚板一触即化,不知他的脚底究竟有多少温度。

  秦临川和九世噶玛仁波切在他的身后目送他出谷,正各有心事,忽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只见易天行先前站的地方,大约五六平米方的地面忽然一震,然后缓缓隆起,渐成一坟。

  而那处那个垂死的杀手,也被这一震震的骨碎血迸,就此殒命。

  ——————————————

  在花园的出口处,秦童儿接着他。

  易天行蹲下身子,从自己的裤管里取出赵老先生送给自己的条幅,塞给秦童儿:“你先帮我拿着,我这时候太热,体内的天火有些控制不住,总在往外泄,光靠脚底板散热太慢。”

  秦童儿没有说话,沉默地接了过来,然后递上一件新衣服。

  易天行身上受了不少伤,衣衫已经被砍的稀烂,加上先前双肩火鸟纵天,上衣基本已经光了,赤裸着上身。

  他看着秦童儿手里的衣服,摇摇头:“呆会儿。”然后往幽暗的通道里走去,问道:“你先前不管我?”

  “神仙的事儿,和我们凡人有什么干系?”秦童儿终于开口说话。

  “不想来杀我吗?就像陈叔平。”易天行回头静静望着他。

  “你不是陈叔平。”秦童儿给出了一个理由,“你比他有人味儿。”

  “你别管人间的事儿,我就不管你的事儿,道理很简单。”他接着说道。

  “成交。”易天行说了两个字,然后抬步往里走。

  一面走着,他忽然朗声大笑起来,笑的是如此肆无忌惮,如此随心随意,如此天高云淡,似乎要笑尽天下一切可笑之事。

  笑声之中,他的身上骤然喷出无数火苗,天火熊熊,竟似无法抑止!而他似乎也不以为意,就这样燃着火,在幽暗漫长的通路里,慢慢往六处大楼的方向走去,沿途的石壁都被融的有些发软。

  秦童儿似乎并不吃惊,低着眉,左手拿着一件新衣服,右手拿着那幅书法,远远地跟在这个火人的后面。

  黑暗中,一个火人孤独的前行。

  ……

  ……

  渐渐火苗淡了。

  六处大楼的那扇铁门也出现在了眼前。

  “好了吗?”秦童儿走到他身边。

  “嗯。”易天行从他身上接过衣服,套在自己赤裸的身上,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条裤子,道:“牛鼻子们送的布料还真不错,居然这样也烧不烂。”

  铁门缓缓打开。

  繁闹而亲切的人间,展现在了少年的眼前。

  铁门外面,蕾蕾正抱着易朱倚墙等着。

  易天行从她手中接过孩子,轻声道:“我们回家。”

  ——————————————————

  汽车行驶在回省城的道路上,路旁冬山尽秃,天上清高幽远。

  暮日从西边打了过来,耀得人们满心柔软。

  邹蕾蕾将他怀里易朱的辫子解了,重新梳了一个,也不抬头,轻声问道:“今天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只是一不留神差点儿成了神仙。”

  易天行轻轻低头,在她光滑的额头上轻轻印了一吻。

  易朱从他的怀里爬了下来,爬到车窗玻璃旁边,将玻璃摇了下来,伸出胖乎乎的小脑袋,去看车外的风景。

  抬头望去,只见高天之上,有许多飞禽随来。

  群鸟齐舞,于天穹之上排成两行,一行是个B字,一个行是H字。

  

  

第二十六章 有生皆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