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茗

    悦来客栈。

  “请随意。”依韵招呼着众人起筷。

  “今天的事……”凝望刚欲开口,依韵打断道“今天的事情我会让当事者亲自前去对贵帮的女孩道歉认错的,至于下面的人出言不逊,全凭凝望你处决。”

  凝望毫不迟疑的道“小事而已,既然依韵你都这么说了,我如果还计较未免显得太小气了。”

  两人一路闲谈过来时称呼早已变的较亲近,彼此都直呼其名,省却了庄主前帮主后的繁琐。

  “那我在这里谢过了,另外我想请教下,刚才听到双方争吵,提到本庄在扬州的风评似乎不佳,是否真有其事?”

  海额头冷汗直冒,急忙放下筷子躬身道“庄主,属下知错了,是我管教手下不力,导致为了增加收入连这种手段都用上。”

  依韵脸一沉道“坐回去,这是什么地方?”

  海吃了一惊,连忙坐了回去,却是混身都不自在,心中忐忑不已。

  凝望开口道“我也听手下说过,但也一直半信半疑,心里总觉得你不像这种人。我想定是下面的人欺上所致。”

  依韵叹了口气道“事不亲躬,我怎么也脱不了责任。”凝望自知这种帮内的事务,自己此时不便接话,便也就沉默着。

  一顿饭吃了个把时辰,两人言谈间甚是愉悦,到出了客栈分手之时,凝望犹豫着开口道“依韵,我忍不住想问问你,听说你向来对其它人态度颇为据傲,语气间也少有客气,为什么今天对我例外?我绝不认为是你怕了钱帮的缘故。”

  依韵笑了笑,“因为我对你挺有好感,也许是因为你的傲气吧,我能感觉到那是从性子里透出来的,跟你的身份,地位武功都没有关系。”说罢抬头看了眼夜空,又道“夜深了,我们这就回去了,希望还有机会再见。”

  说着朝凝望微微点头示意告别,凝望回以一笑,“依韵,你会在扬州逗留多久?如果多留几天,就让我尽地主之宜带你游览一番扬州的名胜。”

  依韵略带歉意的笑笑,“恐怕只有等下次了,回头处理完庄里的事务,我会连夜赶回京城。”

  凝望神色平静的点头道“想必有要务,否则一向深居简出的你也不会突然到这里来吧。那么下次若有机会,一定记得找我。”

  “一定。”

  依韵踏着夜风在海的带领下朝着扬州分部行去,“海,如果下次你再不分场合的冒失,我定不饶你!帮内的事情不管有多紧急,只能留在帮内处理,你要是连这点定性都没,我看你的职务也需要换个人来干了。”

  海心下顿时一喜,知道依韵似乎并不打算因为楼里的事情把自己给撤职,连忙应着道“属下谨记于心,绝不再犯。”

  “谁出的主意?”依韵的语气听起来十分平静,但是海却知道依韵已经决定追究下去。

  连忙道“是我属下的天色香主,当时我还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就这么做了,后来我发现收入突然暴增,问了后才知道缘由,但考虑到那时候庄里正值缺钱时期,也就默许了。但当时只是寻一些刚踏进江湖缺钱而自愿的女性,实在没想到现在已经发展到坑骗的地步。”

  海不敢过分推脱,从古月以及过去的多次接触,他知道,如果他想把责任推个干净,下场绝对不乐观。

  “发展到这样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出于你个人在庄里的功绩影响仍旧纵容他们。不过你毕竟是在为山庄做贡献,并没有做什么叛庄的事情,所以我也就不追究了。我没空在这里逗留太久,给你两个时辰的时间,让事情演化到行骗地步的人,给予赶出山庄的处分,我不阻止你们找缺钱自愿的人,但是如果再有行骗甚至强行逼迫的行为,我会亲手把你们全部料理了。至于敢对自己庄内的女性下手的一干成员,全部以叛庄罪杀了,一个都不许留,要是让我知道因为那人跟你关系特殊被你包庇,你就是连罪!”

  海心中暗松了一口气,连忙应道“请庄主放心,一个时辰之内一定将此事办妥,日后绝不会再发生。”

  两人此时已踏进分部庭院,依韵在几名守夜成员和海的带领下进了主阁内坐下,挥手道“你们去忙吧,海你办妥后回来禀报一声,没其它事情不要进来打扰。”几人应声退去,依韵喝了口热茶,盘膝闭目。

  “海总香主,属下一直跟随你左右对你衷心耿耿,我以后绝不敢再犯了,给我一个机会吧!求求你了。”

  海叹了口气摇头道“我知道,但是——庄主亲自下了令,我也不敢包庇你,重生后,你回来找我,我仍旧如过去一样信任你。我会帮助你重新练功。动手!”

  一阵阵惨叫声后,地上横七竖八的倒下了百余尸体,海看的一阵心惊,一旁的人走近禀报道“海总香主,三千七百三十三人,已经全部赶出山庄。另外天色香主那有个心腹该是死罪的,只是天色香主坚决亲自出言庇护,我们也不便动手,该怎么办?”

  海沉声道“你去告诉天色,就说我说的,如果她继续庇护,那我会亲自过去连她也一起杀了!”

  “是!”通报者冒了一头冷汗,诚恐诚惶的连忙应声退去。

  海自言自语道“天色你简直不分场合,这时候由得你使性子?”

  过不半刻钟,只见一女子身着黑色劲装,身后跟着个穿紫色纱衣的女孩匆匆走到海身前,“海总香主!我要求见庄主理论,再怎么说也罪不及死,虽然茗出的主意是过分了,但是庄里去的那些女成员如果坚决不从,下面的人也不可能硬迫着她们去,怎么能把责任全部归在一方承担!况且茗一直对山庄尽忠,也是出于为山庄发展为目的,怎么能杀了她让她好不容易才练到现在的一身修为全都化为乌有?”

  海顿时有些气极败坏,“天色,现在什么时候你还胡闹!你非要去跟庄主说我不拦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到时候你能否自保都成问题!与其你们两个都死,还不如舍弃一人,我连自己的心腹都一样杀了,重生后再让帮里成员带着练就是,花不了多少时间的,她又不是像庄主那样武功自修等级很高。”

  “跟你说不通!无论如何我定要见庄主!”天色一躲脚,拉着茗往庭院内走去,海看着天色的背影干生气,怎么说天色也是山庄最优秀的几香主之一,无论管理能力还是修为都很出众,如果因为惹火依韵就这么重生,无论对山庄、还是对海而言都是种损失。

  “庄主,属下月堂香主天色求见!”

  “进来吧!”天色领着茗推门而入,虽然见依韵闭着双言,仍旧行了一礼。

  “有事就说吧。”依韵语气平淡,却是仍旧闭着眼睛。

  天色道“庄主,我手下的确实是当初在红楼缺人时想出从庄内补缺主意的人,但是当时情况特殊,已经运作有一些日子,突然无法按时举行节目,对外哪还有信誉可言?茗也是为山庄着想才在燃眉之急时献上计策。况且,如果庄里的那些女子自己坚决不同意,下面的人也不可能用武力强迫!虽然后来发展到有些人确实利用职权以金钱和武力要挟庄里的女性,但那不能说是茗的责任!”

  “除了这个叫茗的人外,其它相关的人都按我的命令处理了吗?”

  天色连忙回答道“其它人全部都已经按照命令处理了,该杀的人我一定不手软,但是茗不该,请庄主定夺!”

  依韵沉默着没有做答,天色虽然心急却也忍着静候,心中忐忑不已。

  反倒一旁一直闭口不语的茗这时道“庄主,我就是茗。天色香主极力为我庇护,我非常感激,其实除了天色香主认为我不该杀外、另一个让天色香主极力为我免罪原因是,我的武功已经自修了十一级,如果被处死,重生后不是短时间内就能练的回来的。对我自己而言,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努力突然成空,如果庄主一定要问罪,希望能换一种别的方式替代,就是再难我也愿意去做,请看在我的武功练之不易的份上,给我一个以其它方式赎罪的机会!”

  依韵缓缓睁开双眼,打量着茗,身形娇小,神色镇定,配着较美的五官容貌,显得有几分高雅的气质。

  “你是华山派门下吧?”依韵淡淡的开口询问道,茗点头应是,“但我学的是气宗,使华山精义剑法,现在自修到91级。”

  天色接口道“茗虽然学的不是夺命连环剑法,但是比起我的87级夺命连环剑,只高不低!”

  依韵略微思量,开口道“华山精义剑法跟单纯的绕指威力差不多,因此绝不可能比你87的夺命连环强,茗,你的紫霞身功是否修的不低?”

  茗轻声回答“是,庄主分析的透彻,我紫霞神功也90级了。”

  依韵心中一震,除了自己外终于又遇到一个将内功和武功平衡修炼的人。但他表面上却不露声色,语气极为平淡的道“那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所言不虚,我自然不忍心毁掉你的修为。我用一成内劲当头攻你一剑,你准备接吧。”

  依韵说罢举起手中的桃木剑带着淡红色气劲朝茗当头劈下,茗动作极为迅速的拔剑横封,气劲交接,茗身形纹丝不动,亦未受任何内伤。

  依韵十分满意的点点头,“非常好,以后山庄内有武功杰出的必须秘密上报,不希望公开的我自会保密。”天色连忙应是。

  “去告诉海,茗从今天升任为山庄一品堂成员,只接受我和副庄主的命令,不过留任处可以自由决定。至于责罚,却也是免不了的,天色你违背我命令极力袒护她,一并同罪。我的责罚是——你们两人永远都只能是古月山庄的成员,如果以后脱离或是叛庄,我会亲手杀了你们。”

  天色和茗互望一眼,齐声道“我们愿意接受责罚,请庄主放心,没有山庄的帮助我们不会有今天,所以绝不会背叛山庄或是另寻它就。”

  依韵点点头挥手道“你们下去吧,另外转告海就说我离开了。”

  两人应声退去,依韵提起背包,一个纵跃凌空再一个翻身边出了扬州分部,急速朝返回京城的道路奔去

  

第二节 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