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孤傲与孤傲

    “呃……”喜儿发出一声轻微的声音,正追着依韵,猛然见依韵从视线内消失,脚下连忙发力,却是突然从黄沙堆砌而成的小山头上滚落。倘若是一般的山崖,定然能及时借力稳主身形,但此时身体本已极为虚弱,加上沙漠中本就难以借力,便如同个不会武功的人般旋转着滚落,搞的好不狼狈。

  好不容易跌落到较平坦的沙地,喜儿双手撑着沙地起身,见前方几米处的依韵刚站起了身体,轻轻晃了晃那脏的不像样,长发上还杂着无数沙尘的头,然后回望自己一眼便又举起双腿飞奔着逃去。

  喜儿顾不得想象自己此时或许同样肮脏狼狈的模样,双手一用力发足紧随追去。

  依韵此时已经是心中叫苦不已,进了沙漠已经奔了近一日,后面的魔女仍旧紧咬不放,这么下去恐怕得双双可笑的累死,在怎么说一个是江湖第一魔女,而他自己也算是一代高手了,如果就这么累死在沙漠,被别人知道简直是千古笑料。

  气苦的他边跑边怒吼道“你这么死命追着我到底为了什么?有这时间你能杀很多人了,你是不是看上我想嫁我?是的话你可以说啊!没必要这么拼命的‘追’我!”

  依韵的话却是没得到意料中喜儿的愤怒,仅仅换来一阵惯例性的魔鬼笑声。

  “呵呵呵呵……”

  依韵不由把自己气了顿,骂道“我靠!”

  这次依韵知道自己真的是要不行了,体内仅剩那么一丝真气维持着,随时都可以倒地直接毙命。

  脑海中却是不断浮出沙平日的语气,容貌,心头猛然一阵酸楚。

  联盟中自己过去所做的事情包括救小琳,事实上伤心断肠以及冷傲霜,金刚等人是早已经了然。

  只是当确定的时候,山庄已经在联盟内拥有较高的地位,因此才故做不知容忍着自己的作为,如果自己一身修为就这么没了,凭什么还可能想跟沙一起?即使能,恐怕也是花费几年工夫再重新进入超级高手之列之时。

  依韵猛然想起往日种种,如果自己的生活中突然没有了沙,自己能承受吗?答案让依韵感到恐惧,远比面对喜儿恐怖杀气时更加恐惧。

  依韵正想的入神,突然脚下一软,惊的连忙运功一跃,却是没借着几许力道,仅仅跃出四丈,便又跌落。

  ‘流沙地带!完了!’

  依韵已经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掉进了流沙带,在这种地方除非自己轻功到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否则不可能脱的身去,双腿不片刻已经陷下一半,却是丝毫不敢挣扎,这种时候越挣扎死的越快。

  依韵抬头望向站在流沙带边缘的喜儿,反倒微微一笑,“哈,任凭你江湖第一魔女又怎样,我终究不需要死在你手上!”

  喜儿望着逐渐下陷的依韵,眼神透出一丝古怪,随即笑道“呵呵呵呵……我说过,一定会亲手杀了你!就是你陷进流沙带,在你气绝前我仍旧会亲手扼断你的咽喉!”

  说罢身形如同棉絮一般朝着依韵飘去,依韵心头一紧,却是没想到喜儿竟然疯狂执着到这种地步!

  对于依韵而言,眼下生死根本不重要,反是心头一口气,绝对要赢,既然死定,怎么也不能让喜儿秤心如意,正欲自绝,猛然见喜儿在自己身前六米处陡然摔落。

  变故不由让他哈哈大笑道“哈哈……看你,连这么点距离都跃不过来了,还想杀我?”

  喜眼神中透着极度的不甘,凝视着腿已完全没入流沙的依韵。

  依韵却是叹了口气,一改片刻前的得意,“没想到江湖第一魔女,和我这么一位武当绕指第一高手,一起死在流沙带,简直是江湖人的千古笑料!”

  喜儿神色恢复平稳,“呵呵呵呵……我的杀道,追求的本是死于更强的杀道,虽然眼下的死法让我颇为遗憾,但也不失为我本该有的结局。”

  喜儿的话顿时让依韵产生一种莫名的好感,突然间连之前的恨苦感觉都消失个干净。

  此时夕阳余辉洒泻在喜儿的脸上,依韵的眼里已经看不见喜儿脸上的沙尘,那股子无法形容描述的美丽和动人却是直入依韵身心。

  流沙漫过依韵的下巴,依韵闭气换做内息,尽管以眼下的真气情况,即使这样也无法支撑多久,但是,只要能多活一刻,就不该放弃。

  不过半刻钟,还未至依韵闭息的极限,猛然脚下一空,落在实地上。

  依韵甩甩头,将沙尘甩了开去,回顾四望,发觉此时自己正站在一个圆形平台,平台的地面却是布满无数密密麻麻的小孔,落下的沙尘尽数陷下。

  抬头一望,头顶处有些受损的石顶遮挡着,以致沙尘陷落的速度受到限制。大难不死的兴奋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一声轻吟把依韵吓了一跳,顿时想起自己没死,那么喜儿定也死不去。

  然而平台两旁随各有一条通道,却是中间有着十余丈的断层,以依韵此时的内力,怎么也是跳不过去的。

  依韵把心一横,朝着喜儿正跌落的方向勉力跳去,双手把喜儿抱了个结实。

  可怜喜儿纵横江湖一生,方才原本以为必死,却是突然脚下一空,时间上比依韵慢了那么几线,根本还没来得及明白状况便被依韵抱了个结实,慌忙中怎生使力也挣脱不去。

  如此片刻,已是看清周围的状况,心下已知道从背后把自己紧抱着丝毫不松手的人是谁,微怒道“依韵,快放手!不然我杀了你!”

  “哈,做梦吧你。这里我没地方可逃,一放手不是死定?反正都要杀我,能多活会总是好的。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喜儿又勉力运功试图挣脱,却是终究无奈何,此时喜儿的内力实际上要比依韵更糟糕些,灵鹫宫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神功虽然强横,暴发力极可怕,但是在续久力方面确实要比武当纯正的内气逊色些许。

  眼见如此,便也放弃了挣扎,暗自调息试图尽快多恢复些许内力。只是被依韵紧抱着的身体感到十分不自在,喜儿一直从杀人中追求着乐趣,哪曾试过被男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

  却是忍着这种不适感尽量平和的道“我听月儿说过你,你一出手我就知道是你了。”

  依韵简直惊讶的无法形容,即使知道喜儿杀人从不管人情,但是在怎么说以自己和月儿、零也绝对算是要好的关系,也不至于这么拼命的要自己命吧。

  顿时手上又加了些许劲道,更是不敢松懈,否则这魔女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立即下手取自己性命,双腿同时紧扣着,尽量限制喜儿身体可能活动的空间,防止发生意外。

  事实上依韵从学院至今从未真正和异性发生过深入的亲密行为,跟沙之间虽然关系早已定下,一则过去一心追求武功的修为,对其它事情逐渐失去兴趣,甚至想都不曾多想。再者,在未脱离联盟前,依韵也不敢给予沙肯定的承诺。

  如今面对这种情形,却是有些不知所措,极想放手逃避这种尴尬,但是却又不敢放手,便只得这么忍着。

  喜儿事实上此时的难受感只比依韵更强烈,依韵身体的变化喜儿自然感觉到了,却又毫无办法只得暗暗加速凝聚真气,心中却是恨不得将依韵一小块一小块的分割成碎片再扔去喂狗。

  依韵猛然警觉道“你在运功凝聚真气?我就不信你灵鹫宫内力恢复速度能比武当派更快!”

  说罢见喜儿不说话,便也沉默着收起心神加速度恢复真气,各怀着大煞气氛的算计暗自凝聚着内力。

  如此过得两个时辰,两人几乎同时动作,喜儿全身猛然发出一股气劲,同时依韵迅速放手后撤、低身飞退,左脚同时猛然运功硬插入坚硬的花岗石地面,顿时扬起一片石头碎片夹着内劲朝喜儿扑去。

  喜儿此时已然转过身面对着依韵,双手划一圈圆、衣袖挥舞,漫天而至的石头碎片纷纷跌落。

  喜儿扬起双拳正欲朝依韵发出致命攻击,依韵突然双手一扬同时暴喝“九阴真经!”

  喜儿心下吃了一惊,顿见依韵双手间扑出一股黄沙,暗叫一声中计,生怕被夹着内劲的沙粒毁去了容貌慌忙转身飞退。

  依韵心头一喜,暗叫一声幸好,这一招赌的就是即使是喜儿也仍旧无法避免在意自己容貌的情绪,要的就是这么点时间。

  依韵趁机身形急转,大喝一声凌空几两次借力跃出平台稳稳落在黝黑深邃的通道,发足狂奔。

  

第六节 孤傲与孤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