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愚蠢?

    喜儿放下手边的资料,惋惜的叹道“可惜,可惜……”

  容儿露出不解之色,月儿却是沉稳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继又放下。

  “月儿过去说他很有趣,我也认为如此。只是没想到经历了死亡的压力后,他却开始入了俗套。真是愚昧,呵呵呵呵……不过这样很好,让我给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诲吧!呵呵呵呵……”

  “依韵,你最近变化很大,怎么突然山庄的活动也每次出席,平日更是陪我的时间比往常多了百倍不止。”沙对于依韵突然大幅的改变一方面欣喜,另一方面却又忧心。

  “放心吧沙,你该明白。一旦我他日要离开联盟,不管我的理由是什么,联盟都绝不会容忍我这种修为的人脱离的,那时候就是对我下手的时候,过去的旧帐都会被翻出来。现在之所以容忍我,因为我的野心有限度,虽然坐大却始终不威胁他们的地位,而且对于联盟而言,也有足够的价值。唯一能让他们在我离开时也不敢对我动作的可能,就是即使我离开,我仍旧是山庄的太上皇!仍旧能左右山庄的一切,所以,我现在不得不在山庄内花费些工夫了。”

  沙这才恍然大悟,“依韵,下午我跟师姐和联盟的朋友约好出去趟,就不陪你了。”

  “恩,去吧。”

  沙离去后,依韵再次陷入莫名的烦恼和不安中,最近这些日子,虽然每每陪着沙时觉得特别温馨,然而自己独处时却又总感觉自己有些地方十分不对劲,就好象正在犯一个可怕的错误,偏偏又想不明白错误犯在什么地方。

  思量片刻,仍旧毫无头绪,依韵索性不想,闭目修炼着杀剑总决,整套类的武功,有个极为便利之处,就是可以通过修炼总决的方式,将其中几样进行打包,这样便能让心法,剑法,身法三者同时提升,而所耗费的时间却跟单独修一种几乎没有差距。

  当然,倘若专心修其一,长期累积下仍旧是要快上许多的。

  对杀剑决的领悟和自修进度的缓慢让依韵吃惊,十五天的时间,竟然仅仅修到二级。

  这让依韵十分怀疑杀剑决的本名到底是什么,因为秘籍的封面很明显是被撕毁后重新添加的,而这种难度的武功,远超过绕指,至少也会最高深的镇派绝学行列,甚至还不止。

  此时的依韵自然不可能知道,就因为修杀剑,日后对他的影响究竟有多深远。

  依韵颓然停止自修,满心的烦躁感让这一刻产生一种破坏的欲望。

  最近这些日子,只要稍久见不到沙,便会心神不宁,过去那种淡然专注的心态消失的寻不到一点踪迹,无论如何无法回归到到那种状态。

  烦躁的依韵踱着步子在山庄内闲逛着,古月匆忙赶至,“庄主,西夏那边出事了,几个灵鹫宫的人杀了我们山庄不少人,对方身手都颇强,跟古堂主战了个难分难解,现在仍旧奈何不了对方。”

  依韵想着左右无事,沙出去游玩恐怕最少也得后天才能回来,“我亲自去一趟吧!备马。”

  古月一脸吃惊,最近依韵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大到连古月都感到不适,但这种变化对于山庄内人心而言终究是好事,古月自然乐得其成,连忙离去吩咐备马。

  “庄主好厉害!剑快的像一阵急风吹过,三个灵鹫宫的妖女就伏法了。”

  山庄的成员纷纷发出喝彩声,深深被依韵的实力震撼,不少人心中对依韵涌出崇拜之情,更为依韵竟然为了这么点事情就亲自出手感到欣慰,有一个爱护属下的庄主,当然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不是吗?

  加陪着依韵登上马车,朝京城沿路返回,一路上眼见依韵神色极为不耐。

  忍不住开口道“庄主,到底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心神不宁?”

  “没什么,你专心练好功就是了,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不要多操心。”

  “是。”加叹了口气,却也没因此受挫,这些日子以来早知道了依韵的大致脾气,心里藏着无数东西,但是却绝不会对人透漏的。

  “庄主,大理出事了,几个江湖人跟山庄发生冲突,身手都十分高明!海香主都不是对手,天色香主有任务在身一时半会难以联系。”

  依韵方刚返回京城,便接到手下的匆匆汇报,想也不想道“我去。”

  次日,“庄主,羊毛收集点有几个身手高明的人跟成员发生冲突,杀了我们十几个人了……”

  “我去。”

  “庄主……”

  “我去。”

  ……

  ……

  ……

  “依韵,这半个月怎么突然发生这么多事。你这么老是亲自出手,以后若有什么事情你反而不去了,下面的人一定会觉得你看不起他们才不愿意亲自出面,你这样哪还有时间练功?”

  沙见依韵最近四处奔波而深感忧虑,虽然知道依韵希望稳固山庄内部的人心,这些日子来,山庄活动从不缺席,山庄内部做了不少人性化的福利措施调整,成员有事亲自出手,眼下短短近一个月的时间,山庄内的人从原本少有人见过依韵变成了少有人没见过依韵。

  可是对依韵的影响却是,已经近一个月没有认真自修练功,杀剑决仍旧还是二级没有丝毫进展。

  依韵的情绪显得特别烦躁,微微不耐烦道“我心里有数,这分明有人故意捣乱,我就看看他能派多少高手出来让我杀!你不需要操心这些事,早点睡吧,明天你一早还得出门。”

  沙闻言颇有些内疚的挽着依韵柔声道“你是不是生气我最近出游的次数太频繁?如果是我就推了它好好陪你,或者你最近也够忙的,不如陪我一起出去玩几天好吗?当散散心。”

  依韵闻言觉得自己似乎太过分了,温声道“我没事的,只是最近事情多闹的心情特别烦躁罢了。我会想个好的解决办法,我就不去了,你知道我这脾气,我掺和很容易闹出不愉快。”

  沙无奈的暗叹口气,依韵除了在山庄内对人和蔼外,在外面极不爱说闲话,常让人觉得他清高的孤傲。自己那般朋友,没几个不是嘴巴停不下来的主,徒然让他增加烦躁而已。

  “那好吧,等你有空时,我单独陪你到处走走。”

  “恩。”

  依韵有些心不在焉,总觉得自己似乎突然丢弃了很多东西,怎么找也找不回来了。

  ……

  “月儿,容儿,武功一道,不进则退。你们知道江湖上为什么过去有那么多成名高手,但是后来却变的平庸,多少最后死于新起之秀手上,一身修为最后化做青烟?”

  喜儿似乎根本不打算等两人回答,紧接着自答道“他们成为风云江湖的有名高手前,能够忍受寂寞,不断苦练,可惜一旦成名后,要么为情,要么名,要么为利。再也找不会那份承受寂寞的心,逐渐被时间潮流埋藏,成为平庸的一份子。”

  月儿已经明白喜儿说这话的用意,自己以及容儿,曾经都经历过,若不是喜儿,也许也会如同过去的无数成名高手一般,在这种潮流下被埋藏,化做一缕无人记得的青烟随风消逝……

第九节 愚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