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血雨江湖

    “冷师姐,有请。”

  冷傲霜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跟着领绿的侍从朝着喜儿的庭院行去,自己便是联盟方面的灵鹫宫成员代表,倘若无法说动喜儿,一旦发动对联盟的屠杀时,自己难以自处,违背喜儿的意志那是不可能的,但是难道自己带领着一批灵鹫宫的人去屠杀联盟的人?

  庭院内,四大魔女尽聚一堂,冷傲霜行礼道“师姐们好。”

  零儿颇有些不适,毕竟过去跟着月儿也是见过冷傲霜几趟的,此刻自己反而变做师姐。

  容儿淡淡道“说你的来意吧。”

  冷傲霜也不在绕圈,自己这点心思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直接点反倒容易让喜儿接受,“乐儿师姐的事情,我非常难过,毕竟我当年出道江湖时,全是喜儿师姐和乐儿师姐全力帮助下我才有今天。因此替乐儿师姐姐报仇的愤恨我绝不比谁少,但碍于我在联盟所处的身份,我实在难以出手。”

  “呵呵呵呵……冷傲霜,乐儿被人杀了,我们都在难过,可是江湖上的人在笑,联盟的人在笑,他们竟然在笑……”

  喜儿神色仍旧带着几分迷茫,但冷傲霜十分熟识喜儿的脾性,这时候的喜儿谁如果真以为她是心神不宁,那么这人一定会很该死,喜儿的心灵修为是没有缺口的,冷傲霜绝不相信有什么事情能让喜儿的心灵打开哪怕一点的缺口。

  声音透着愤恨的道“我的来意,大家都明白。但是,我绝不会容忍杀害乐儿的凶手活的滋润的,十天之内!当日所有参与的人我会一个不漏的全部抓回灵鹫宫,让乐儿师姐亲手报仇雪恨!”

  容儿和月儿闻言这才神色缓和下来,对于冷傲霜的身份而言,愿意背负骂名做到这一步已经让两人心下十分满意了,所付出的代价绝对不轻,这么做事情一定无法隐瞒于江湖,对于冷傲霜在联盟的声望打击是极为严重的,一个处理不好引起联盟内部的群愤,甚至会被迫从联盟内部脱离。

  冷傲霜紧接着道“如果乐儿师姐认为我这么做仍旧不够,我回去后马上将谷主之位传于接班人,亲自跟随几位师姐替乐儿师姐报仇!”

  零儿这时心中的震撼无法言表,这一刻才真正体会到喜儿掌握的可怕权力,那绝对不是任何一个江湖组织能够抗衡的,江湖上至今能拥有门派掌门权力的人仅有喜儿一个,灵鹫宫魔女能纵横江湖杀戮无数逍遥至今,一大半的原因原来是因为喜儿的存在,只要喜儿这个后盾在,除非灵鹫宫整体没落衰败,否则谁能与之抗衡?

  “呵呵呵呵……乐儿闭关重练大约一年后会重现江湖,你的任务是把所有参与人的详细资料出没地点以及住处真实的追踪掌握,在需要的时候马上送到。你的心意乐儿自会明白。联盟的人在笑……江湖的人在笑……呵呵呵呵……你回去吧。”

  冷傲霜告退一声,留下五枚替身娃娃后便折身离开了去,这五枚替身娃娃已经是仙灵谷仅剩的最后储备,现在连冷傲霜自己都已没有用做护身的了。

  喜儿已经立意不会善罢甘休,冷傲霜自是不敢替联盟求情,那不但没有任何作用,甚至会危及自己,喜儿的脾气,冷傲霜怎会不懂?

  待冷傲霜离去,月儿开口道“也算难为她了。”

  容儿恨声道“真恨不得冲到京城将联盟的全部总部杀个清光!”

  零儿终究还未能完全适应,在喜儿和容儿勉强终究显的拘谨,这种场合一直保持着沉默不敢随便开口。

  “这种东西我不需要,你们四个分了吧,零儿经验不足多带个。有缺和不存他们回来了吗?”

  “已经在路上了,下午就能赶到。”

  “呵呵呵呵……子时,开始!”

  “古月,吩咐下去,从即刻起,庄里的所有成员一旦发现灵鹫的人踪迹马上撤离,无论当时在做任何事情都立即放下。”

  古月稍感疑惑,却仍旧点头退了下去。

  “你还是决定不停止山庄的一切事务。”

  “我有种预感,一种没理由没根据也无法解释的预感,这场风波持续的会比较久,山庄的事务不能停止。”

  沙对依韵的回答感到哭笑不得,“你什么时候开始相信这种没根据的感觉?这个决定会导致山庄成员实力大量损失。”

  依韵有些困惑的道“说实在话,我找不到一点根据,按情理来说,最多泄愤两三个月罢了。可是我就是有种预感,会非常久,而且,甚至觉得第二次反神州联盟将会因此瓦解!我无法挥去这种预感带来的影响。”

  沙叹了口气道“毕竟你是庄主。”

  依韵无奈的露出苦笑,我是庄主,那么我这次轻率的决定倘若是个错误……

  次日,从京城至大理范围的反联盟主要势力范围内,百余万灵鹫宫门下成员一齐展开疯狂杀戮,范围内的各出高级低级练功点的江湖人逃跑不及的纷纷遭到屠杀。

  一日之间死亡人数竟然高达四十七万,顿时原本对真实事件毫不知情的一般江湖中人这才感受到暴风雨来临的猛烈,无数做任务的,练功的,以及半技能全技能江湖中人纷纷闭门不出。

  到第二日,死亡人数猛缩至七万余人,然而杀戮仍旧没有停止,灵鹫宫四魔女各带领一路人马四出扫荡屠杀,各大门派的后辈弟子无一放过,神州帮反应极为迅速的尽量收缩于总坛,大量生意交由NPC接管大理,因此而导致的收入损失高达每日七十万两。

  反神州联盟方面起初各大帮会进行有组织的抵抗,结果因此导致更加猛烈的针对性攻击,甚至于有七个为数几万人的帮会被剿杀一空,帮派大印被打碎以致解散。

  其后纷纷向反联盟总部求援出兵,却仅得到一切小心的答复,逐渐各帮会滋生极度不满的情绪,反联盟总部同时也产生两种阵营,一者支持全力做战对抗,一者支持忍到风平浪静,吵闹的不可开交,联盟盟主伤心断肠以及副盟主冷傲霜和金刚,纷纷对两种态度不做表示。

  如此近两月,屠杀仍旧没有停止,虽然人数比之开始稍有减少,然而每日仍旧几万几万的死亡重生,甚至联盟内不少成员几天前刚被杀死,练了没两天又不幸遇害。

  原本不属于江湖两方阵营的大量江湖人,由于长时间闭门无法做任务,囊中的钱财日渐减少,终于大爆发,几百万的江湖中人在部分有名望的高手带领下朝灵鹫宫的屠杀队伍发动攻击,遗憾所组织起的几百万队伍的整体实力却是不高。

  毕竟江湖中大量身手高明的若不是加入了神州帮,便是归属反联盟阵营,而此时无法继续忍受才反抗的江湖中人,绝大多数都未能真正满师,正处于爬模滚打的状态。

  原本灵鹫宫的武功底子比之其它门派都更为速成,实战的杀伤力也更大,况且灵鹫宫更是在四魔女以及百余名随便往江湖上一摆就能震倒一片人的高手有组织性的带领,这种差距下,反抗的队伍连连受重创,仅仅七日时间,人数竟然减少了一半,而灵鹫宫方面损失的人却仅十余万而已。

  这之后,反抗队伍从本来的高涨士气变的人心溃散,再也没有了反抗的信心,顿时瓦解,灵鹫宫却因为大量的伤亡越加愤怒,代理掌门人第一魔女喜儿更是发出见人即杀的命令,原本便已大量非联盟方面江湖中人被波及,这之后更是变本加厉,除却灵鹫宫的人外,逢人便杀。

  随后不久,部分江湖中人囊中钱财几近空缺,实在无法继续忍受,少量人投奔神州帮,以求获得基本保障,有了这批人的带头,渐渐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在这种状况下投至神州帮。

  一时间神州帮人数急骤暴增,仅仅两个月时间扩大了一倍有余,更多无心参与帮派的江湖中人却是选择返回门派在师门内部获得庇护,尽管这样只能得到基本生存保障,但至少不必为日渐空缺的钱囊发愁。

  近六个月的龟缩,导致联盟内部的中大帮会也开始越来越焦急,继而对联盟总部发起强烈抗议,更多的帮会开始小心翼翼的继续进行商业活动,组织队伍采集物资,否则继续下去帮派内的金钱储备终将使用一空。

  不久江湖中立的小帮派纷纷上门请求与神州帮结盟,意外的被紫心人应允后,纷纷将帮派转移至神州帮总坛附近,这一举动引起更多的小帮派效仿,甚至于导致联盟的部分帮派动摇脱离投改阵营的现象。

  原本声势浩大的联盟,此时已时危危可及,分分钟都有瓦解的危险。

  依韵和沙又一次踏进联盟总部会议厅,这七个月的时间开会的次数已经频繁到两人都记不清的地步,却每次都是吵闹的一团糟。依韵无聊的打个哈欠,一旁的沙神色也显得颇为郁郁。

  两人进了会议厅在席位上坐下,依韵便不顾仪态的半靠着闭目自修,从四个月以前,一到开会时依韵便如此,根本没人为此说什么,忙着争吵的在争吵,沉默的沉默,伤心断肠安抚众人情绪都来不及,哪还有闲心理会依韵根本没在认真开会?

  连一向极为注意形象的沙,此时都无聊的半靠着依韵,一只手在桌上划着一个又一个图形。由此可见联盟内部的人心已经散乱到何种地步。

  “三位盟主,这样下去连我们海天帮都支撑不住了!帮里的弟兄这么久耽搁了练功赚钱做技能,情绪已经极为不满,再这样下去恐怕要集体叛逃到神州帮去了。”

  “是啊盟主,再不制止灵鹫宫的女疯子们的行为,我们英雄会也挺不下去了。”

  一时间各帮派首脑纷纷出言诉苦,伤心断肠越听越是烦躁,大喝道“好了,都别说了,安静下来。今天召集大家来,就是为此事要拿个决断。”

  一时间会议厅变的静的针落可闻,沙轻轻推了推依韵,“喂,依韵,今天好象是认真开会。”

  依韵眼睛都懒的睁开的轻声道“他要有办法早就有了,听他废话我练功好过。”

  沙顿时气结,只好放弃让依韵认真听会议内容的打算,独自竖起耳朵倾听起来。

  伤心断肠环视一眼,见众人都已安静,便开口道“对于眼下的情况,我们必须忍到风平浪静,好不容易忍了这么久,如果这时候去跟灵鹫宫的人正面硬抗,只会让她们快要平息的疯狂变的更加狂暴。我们反联盟一共才有多少人力?聚集了这么多的帮会,即使算上技能人和战斗力较底的成员也才四百多万。

  但是灵鹫宫有多少人?向来是江湖人数最多的门派,就算我们能惨胜,损失实力绝不会少于三百万,到时候神州帮坐收鱼翁之力。但是大家的难处的我以及冷副盟主,金刚副盟主都明白。因此,我们三个帮会决定出资对联盟内面临困难的帮会给予资助,希望大家再忍耐一些时候,很快就会过去了。”

  各帮首脑闻言顿时也不再说什么,都已经做到这步了,又哪还好意思开口指责什么?随后又说些不着痛痒的话,伤心断肠便宣布散会。

  “请古月山庄,英雄会,天涯盟,情衣,小龙女,月老会留下,其它人先各自回去吧。”

  被点到名的帮派首脑和门派代表静坐不动,其余各帮派人员纷纷散了去。

  依韵这才在沙的叫喊下醒了过来,坐直了身子,一脸正经严肃的模样,看的一旁的沙暗自忍俊不已。

  伤心断肠这时开口道“叫各为留下,是有要事相商,大家都是识大体的人,自然知道跟灵鹫宫对抗的结果会更恶劣。不过这么下去联盟人心会越来越不稳定,已经有些帮派投到了神州帮。但是如果单凭我们三个帮会出资支持,实在也撑不了多久,毕竟整个联盟几百万的成员,这笔花费绝对不是小数目。虽然获得了钱帮的资助,但是估计也难撑过两个月,所以希望在坐的各位能替联盟分担点压力。”

  依韵轻声骂了句“靠,原来是要钱的。”

  沙横了依韵一眼,轻声责怪道“怎么这么说话,联盟这么多人,只靠三个盟主的帮会怎么撑的了?”

  英雄会和月老会顿时开口道“我们两帮确实自身都已经难保,否则一定不会作壁上观。”

  伤心断肠闻言沉默,心中也知道英雄会和月老会虽然是十大帮会,人数不少,可是财力方面确实本就不怎么雄厚。

  情衣和小龙女也为难道“我们门派内,这两个月已经是亲自开口请求其它宽裕的姐妹出资帮助着后辈弟子了,眼下想要在门派内筹集资金,实在太难。”

  天涯盟盟主天涯海角开口道“我这方面,还有些节余,能抽的出来一亿三千万吧大概,再多的话就很困难了。”

  众人纷纷为之侧目,十大帮会排名第六的天涯盟果然实力雄厚,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余力捐赠这么大笔资金,伤心断肠顿时脸露喜色点头道“已经很好了,在这里多谢天涯你了。”

  天涯抱拳谦虚道“联盟的人有一分力自然出一分力,这是该尽的责任。”

  依韵低声不满的嘀咕着,却是知道自己必须说话了,却是怎么也不愿意把自己山庄辛苦赚的钱这么拿出来捐赠,换取那点虚名,但是硬说自己庄里困难,谁也不会信,大家都知道山庄虽然这几个月因为没完全停止事务而损失了近十万成员,但是却是至今未动老本。

  依韵脑海中飞快的构思着到底该怎么推掉而又有十分合理充足的理由时,伤心断肠已经开口道“那么依庄主呢?”

  依韵眼下无可奈何,只好装做大方的道“我想山庄还是能拿的出一亿两的,不过。我斗胆说一句,即使这样支撑,恐怕我们也撑不过四个月。如果四形势仍旧没能改变,到时候就是我们几个的帮会,也会面临财政危机。不如……”

  依韵顿了顿没说话,计量着这话此时开口是否恰当,伤心断肠追问道“依庄主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说。”

  依韵沉吟片刻还是摇头道“没什么。”

  金刚这时开口道“依庄主,你看能不能尽量再多捐赠点?日后联盟形势一旦恢复,一定会连本带利的归还,事实上也算是联盟暂借的。”

  这话出口,众人都明白其中意思,其实便是金刚不说,眼下的几人谁不知道依韵的真实情况?

  沙这时也暗暗捏了依韵一把,依韵无奈,装做为难的沉吟片刻,似乎痛下决心般开口道“好吧,便再多抽七千万两,这可是极限了,再多实在成问题。”

  众人心下各有所思,天涯海角心下鄙夷依韵的自私,英雄会和月老会觉得依韵为人也太小气了。

  依韵自然知道各人的大概想法,可是这种时候哪还在意他们的态度?

  联盟这种情况解散的机会实在太大,这笔钱已经让依韵肉痛了,说的好听日后归还,联盟要是解散了这钱找谁要去?

  谁也不会当冤大头替联盟还这钱,因此明知道众人清楚山庄的大概情况,仍旧说明这是自己能接受的极限,意思很明白即使再出言相迫我也不会再多拿出一两。

  伤心断肠开口道“那多谢依韵庄主如此大手笔了。那么眼下,华山联盟捐赠三亿四千万两,仙灵谷捐赠五亿二千万两,金刚盟捐赠三亿两,金钱帮虽非联盟的人,却见联盟困难出资五亿两帮,天涯盟捐赠一亿三千万两,古月山庄捐赠一亿七千万两。这些,我都会清楚的记载,都是帮派为联盟所做的极大贡献。我在此对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

第七节 血雨江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