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竖旗

    待到散会,众人纷纷离去,如往常般依韵几人拉在最后,伤心断肠等人走近依韵道“伤势没大碍吧?”

  依韵微微耸肩,随即道“我想不通为什么会冲我来,但是仔细想想也不该是你指使的,就是指使也不会找他们。”

  伤心断肠笑道“你倒坦白,你想不明白不奇怪,毕竟你江湖阅历还浅。”

  依韵疑惑道“这么说你们都知道原因?”

  回应依韵的是众人肯定的眼神,冷傲霜开头解答道“他们两人野心很大,之所以针对你是要竖旗,联盟内部还有谁比你得罪的人更多并且背后有着举足轻重的势力?他们今天这般一闹,已经很明显暗示其它对你心怀仇恨和不满的人,他们有实力战胜你。”

  依韵顿时恍然,仁和天道子,显然不满足于现状,但他们并无充足财力自行立旗,也未到有足够的影响力让别人自发靠拢,但这么一来就大大不同,从这个角度而言,他们有充分恨自己的理由,区域长老毕竟是自己开口提出的想法,让他们于捷径失之交臂。

  伤心断肠严肃道“依韵,总坛装的强化系统开放,将引起的不可预测变数是很大的,恐怕会让很多隐士类型的高手都纷纷浮出水面,仁有个情同姐妹的至密好友,武功决计不若,但是更可怕的是这个女人的丈夫随影,二十年前在江湖上除小刀外几乎被其它同道高手共认为第一快剑。我怀疑这两人都在仁的邀请下重出江湖了。”

  依韵反复将随影这个名字念叨几遍,深深记进心里,能让伤心断肠这么凝重的人物,决计不会简单。随即抬头轻松一笑道“他们还整不垮我。”依韵说罢带着沙在众人各异的情绪下离开而去。

  “沙,我要废了天道子和仁!”

  踏上马车的依韵声音极为阴寒,“但是他们背后有的高手实力根本不是以山庄能对付的了的,就算想以人海战术,也极难实施,凭他们这种老江湖,怎可能给我们这种机会?”

  依韵侧目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需要小龙女师姐和情衣出手,但我没有把握能让她们帮我,但如果你去说,可行性却极大。我会让他们自己把自己带进险地的,必须在总坛装备购买到之前动作,否则他们决计不肯冒险。”

  沙并不因此而犹豫,却是不解的道“他们怎敢置联盟的禁止内部生死相争于不顾?”

  依韵哑然失笑,“他们敢,因为他们自持身份非同一般,何况如果真把我击杀,一个已经重生的高手价值,怎可能比的过两个健在的高手呢?你以为伤心断肠还会为此追究他们责任?其实伤心断肠刚才之所以对我加以提醒,是不希望我死在他们手上,倘若我死了,联盟内部一部分帮派极力对他们两人进行举荐,你认为他们接管古月山庄的可能性低的去么?他们今天之所以敢在会议厅对我这般,一部分原因本就是对伤心断肠的态度进行试探。”

  沙显得忧心的开口提醒道“如果万一部署不足,无法奈何他们,那么在联盟内他们就定有一番说辞了。”

  依韵断然道“我有充分的把握,他们太看不起我们了,更看不起我们山庄的势力,两个退隐太久的老家伙,我会让他们知道有时候势力和财力产生的决定性作用!”

  其后不过数日,天道子和仁已隐隐为联盟内十数中大帮会的带领人,而过去一直受尽依韵气的帮派首脑,再见到依韵之时已经显得有些趾高气扬,仿佛几年的忍声吞气要尽数借机发泄出来般。而依韵在联盟内对这一切仿佛显得随怒却不敢多言,这种姿态让摆明与依韵极为不和的阵营更加激昂。

  其后不久,英雄会突然于古月山庄产生对南八区收集点的争执,会议上由于天道子和仁的影响,依韵竟然十分愤怒的被迫让出,相应的原本在南八区收集的大量弟子收缩到南九区,接近地图东南边缘之地,依韵当场怒气冲冲摔门而去的情形,让许多人心下充满快意。

  这之后,便隐隐听说依韵几乎每日都携着沙在南九区的一处环山悬崖处派遣郁闷调节心情,往往一呆就是一整天,更是对杯中物变的颇为沉溺。

  “十天了,他们仍旧没有动静呢依韵。”

  沙伴着依韵在悬崖高处举杯对饮,依韵充满自信的道“不必心急,他们也不可能卤莽,但一定会来的。再过些时日所购买的总坛装就要到了,在那之前是他们必须选择的下手时机。不过让小龙女师姐受委屈了,一连十天都戴着易容面具装做我们山庄的护卫。”

  依韵心下却是不由庆幸,若非沙的缘故,若非过去一直对小龙女颇为尊敬,在可能的时候都毫不计较的予以资助,这趟想得她的相助,决计没有可能,虽然情衣碍于身份,终究拒绝了参与这场内斗导致比原本计划的实力弱了不少,但眼下也是足够的了。

  悬崖一头的唯一谷头处,逐渐现出四人身影,果是天道子,仁,一旁还有一男一女两名从未谋面的人,但让依韵侧目的是陌生男子,那仿佛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的高傲神态。

  依韵脸色一沉,似乎有些惊慌的喝道“不知道天道子和仁两位老前辈为何而来?南九区我若没记错该是本庄所属的范围,难道突然闯入却连招呼也不打一声?”

  天道子晒然一笑,“依庄主,我们也不拐弯抹角,这趟来是希望跟你谈谈关于古月山庄庄主位置让出的问题。”

  依韵佯做大怒的一掌拍碎面前的石桌喝道“莫要欺人太甚!”

  仁神色冷漠的道“依庄主,这话似乎过去有不少人曾对你说过,可是你又是如何做的?”

  沙这时接话道“难道两位前辈想要对我们下毒手?我相信几位盟主绝不会对此置若罔闻!”

  仁不置可否,天道子却是笑道“沙小妹子,你说这话可未免太天真了,看看你的未来丈夫,可绝不会说出这种话。”

  依韵信手一挥道“废话没必要多说,既然如此,手底下见真章吧!护卫全部退开!”

  悬崖上的四名护卫闻言似乎颇为不情愿的退手十数步,给几人让出足够的空间。

  “依庄主的本事虽然比之传言差了不少,不过干脆直接的个性倒确实名不虚传。不过有必要提醒依庄主,这位是我的结拜小妹娥眉派过去的十大高手细水长流,这位是她的丈夫过去江湖第一快剑随影。恐怕以你们两人,是档不下我们四人几个回合的,与其让一身修为化为青烟,何不选择和平的解决之道呢?”

  面对仁的话依韵丝毫不为所动,冷然道“我依韵绝不会让任何敌人称心如意!你们多少会为此付出不轻的代价。过去的江湖第一快剑?我倒想见识见识。”

  随影踏出三步道“我也听说依庄主出手极快,在联盟内据说已速度论当居第一,既然如此,不若我们先来场热身。”

  仁和天道子对此丝毫未加阻止,对随影却是极具信心。依韵神色凝重的执剑注意着随影的举动,反观随影却是神色颇为悠闲,仿佛一点不为随时爆发的拼斗放在心上。随影等了许久,见依韵丝毫没有先动的打算,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身影猛然急动,手中的剑快如毒蛇的朝依韵刺出。

  这一刻,依韵才明白随影绝非浪得虚名!

  那剑无论出鞘的借力,以及身体手臂摆动的幅度,剑出的轨迹,无一不是经过千锤百炼才练就的,依韵自认即使是当初面对喜儿发难时所出的最完美拔剑速度,也绝对不会比随影更快。

  两人身影交错而过,全然没有众人预料的强烈气劲交接,几无声息,待两人交换位置身形停下,才赫然发觉彼此胸口处都留下一处入肉一近寸的伤口!顿时被两人搏命般的战斗方式惊骇了。

  随影沉声道“你叫依韵是吧?我为刚才对你轻视的态度道歉,你完全有资格得到我的尊重!”

  依韵语气淡淡道,“随影,这趟换我了,请接招!”

  依韵说罢手中的长剑猛然入鞘,同时身影180度急转左足发力一蹬,人依然跃出数仗,腰部微微摆动的同时左手朝前轻递手指同时对着剑柄护手处一弹,右手配合完美的快速拔剑,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让一侧能勉强看清高手为之赞叹。

  此时随影手中的剑亦动,依韵已然出鞘一半的剑猛然发生变化,右手执着剑鞘一送,右手握着剑柄猛然甩出,强大的惯心力夹杂着内劲的剑鞘在距离随影三丈处飞出。

  天道子和仁以及一侧的细水长流心下都是一提,随影神色淡定的挥剑将飞至的剑鞘击开,依韵脱鞘的剑赫然已至!此时随影动作方出,以两人仲伯之间的速度,若是凭右手的剑回档,是无论如何来不及的。

  眼见随影要在依韵一记奇招下落败,却是左手猛然抬起,就那么以剑鞘硬生生将依韵刺出的剑收了进去。同时右手的剑毫不犹豫的朝依韵咽喉刺出,依韵嘴角挂起一抹微笑,内劲狂吐而出,内劲的过度催动导致右臂猛然喷出数股血柱。

  随影握着剑鞘的左手被这股狂暴的内劲冲击的完全失守,剑鞘就那么穿入随影的胸膛,但同时随影的剑也划破依韵的咽喉!

  这突然的巨变让众人都有些无措,一旁原本安静的沙猛然杨抽甩出一蓬暗器,分袭场中四人!同时原本退开的四名护卫迅速拔剑扑上,凌厉的气势任谁都看出这四护卫的身手绝对属于江湖高手之列。

第九节 竖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