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悠悠岁月(七)

    依韵拉着铭记,费了近半个时辰才登上断肠崖顶,此时正值夕阳西下时分,似紫似黄的余辉映得崖顶以及周围的峭壁份外美丽。

  依韵不禁驻足而立,身心放松的观赏着眼前的风景。

  “丢我下去吧。如果你做不到,你知道,你已经输了。”

  铭记神色平静,非常平静。但眼神却带着决绝,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决绝。

  依韵突然觉得自己很傻,竟然真的把铭记带上断肠崖,完全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依韵双手扶着铭记的肩,使了个巧劲轻轻一推,铭记的身子便那么以站立的姿势往悬崖外的深渊方向飘去。

  铭记一身白色纱衣,此时映着夕阳余辉,更美丽的让人眩目,一头长发此刻被风卷起,迎风乱舞,眼神仍旧那么决绝,神态仍旧那么平静的带着自信,仿佛不知道下一刻就是摔落悬崖的下场,仿佛没想过重生后连一身傲人的强化总坛装备都无法重新拾回,仿佛不知道……

  其实仅仅过了一刻,但是却觉得这么看着飘飞向悬崖外的铭记,像是看了无数岁月一般,在依韵眼里,铭记一直是单纯的简单的,但最近,依韵才看到铭记的倔强,而这一刻,才看见她的自信和一种无法言喻的沧桑。

  依韵右掌伸出,全力施展隔空擒物,铭记的身体就那么凭空倒飞到依韵身前,铭记脚步不稳的顺势倒在依韵肩膀上,凑到依韵的耳旁,语气带着笑意的道“依韵,你输了,你的心已经无法舍弃我的存在。”

  依韵瞳孔一缩,脸色渐沉,寒声道“不要说这种话,别再挑战我的耐性,否则你会后悔。”

  铭记丝毫不以为意,“依韵,你已经败给我了,你还不承认吗?再对我说这种话也没有任何用处,难道你非要给你自己安一个虚伪的借口,用不忍心当做搪塞的理由?这骗的不是别人而仅仅是你自己,你败了,已经没有任何资格阻止我对你说任何话了。”

  依韵不知为什么要抬起的手,终究颓然放下,轻轻推开铭记,握住铭记的手淡淡道“我确实输了,我也不会逃避失败,但这不是最终结果。”

  拉着铭记复又奔下山崖,依韵面无表情,而铭记面带满足的笑意。

  ‘我以为我已是心坚如铁,可是铭记却如此简单的让我不得不承认,事实上并非如此。烟花灿烂,只开一瞬;精彩美丽,决无永恒。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和事是每个个体能去绝对肯定的,除了自己。’

  快马在前往京城的道路快速奔驰飞腾,依韵的脑海中禁不住浮起沙的容颜……

  ‘你曾答应过,会跟我牵手离开;你曾说过,只要我多陪伴你一些,你便哪里也不再想去;你曾说过,退隐纷乱江湖后,你要当富太太,而我不许练功只能每天陪你走遍大好山河……’

  铭记的声音在依韵耳旁响起,“依韵,既然明知道结果的事情,你为什么还要多余的走出呢?就如你推我下崖,你既然知道你已经输了,却仍旧要推,再救,这本是不需要的过程。”

  依韵头也不会的回答道“不是多余的,这种多余之中,往往会发现决定性的理由。”

  铭记语气幽幽的道“这偏偏是你最错的地方。不要当别人的烟花,永远不要……”

  缰绳一勒,马双蹄高杨,嘎然止步。

  山庄门口处古月竟是亲自在候着。

  “发生什么事了吗?”依韵将手中的缰绳递到古月手中,开口询问道。

  “庄主,你突然离庄而去,沙夫人又收拾东西离去,庄里的人都不知发生什么变故。这些日子江湖上更有传言说庄主你到神州帮势力范围内大肆屠杀,甚至……”

  依韵神色淡漠的打断道“甚至将一批新手堵在重生点反复杀数日。一点也没错,就是如此。另外,山庄以后没有沙夫人,铭记以后就是庄主夫人。”说罢也不理会古月愕然的神态,牵着铭记大步踏入山庄。

  古月猛然清醒过来道“庄主,联盟今天有重要会议,前两次会议由于庄主不在,属下代为参加,会议内容都已经整理过放在庄主书房。”

  依韵一眼望见夜灵,霸天和沙,竟然也在联盟会议厅,想必因为沙的缘故天明会已然加入到联盟体系了吧。

  依韵神色冷峻,走至席位,和铭记一并坐下。

  会议厅的人目光都停留在依韵身上,不片刻伤心断肠带头鼓掌,紧接着会议厅内陆续响起热烈的掌声。

  “依韵,杀起人来真有水平,想当年我最高记录也不过日斩三千,你能连续一个月多日斩过万,恐怕联盟内你算是最高记录了。”(解释下,过去玩游戏时,练功洞每天都有人清场,2000人同时在线的服务器,每天死亡次数超过几百次一点不希奇,根据这个比例进行换算)

  依韵嘲讽的一笑,自己堵着一批新人杀,当然效率高,“只希望哪天我跑华山派山脚杀一通后,大家仍旧会以这么热烈的掌声欢迎我。”

  伤心断肠闻言失笑,“只要不是杀联盟的成员,我倒是无所谓,不过杀人还是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来的好,好比你在神州帮势力范围杀人,江湖上只会认为是两派系斗争必然结果,谁也不会把滥杀的名头往你头上盖。”

  萧浪插话道“依庄主,你杀伤神州帮的人,对联盟是莫大的贡献啊。”

  依韵皮笑不肉不笑,随即转头对着刚说些场面话的萧浪道“萧前辈,我听说武当派最近的新手不少是神州帮的奸细,该不该让我执剑清理一番?”

  萧浪顿时语塞,依韵还待开口,一侧的小龙女轻声道“依韵……”

  依韵顿时闭嘴,伤心断肠开这时道“好了,现在谈谈最近的事宜。神州帮内乱越来越严重,现在内部人员分做两派斗争的厉害,另一派以帮内三大长老,两堂主为首,即使紫心人的专横也不敢以强硬手段镇压,这派系意欲要推举少林派资历极深的阵法高手天网为帮主;紫心人纠集部分心腹在帮内收买笼络人心,眼下双方都得不到便宜,反而导致帮内管理混乱不堪。

  小刀更是意外的对此事件保持纳默。我们前不久已经将从紫心人手中购买总坛强化装备的事情向江湖公布,眼下神州帮对紫心人的愤怒空前高涨,如果没有意外,紫心人下台是已经是必然的了。”

  冷傲霜接着道“另外一件事情,最近一年踏进混沌纪元的新人数量极为庞大,希望大家这方面多加费心,尽量吸纳更多的新鲜血液;其次本谷不久采矿师发掘出一处矿源极为丰富的产地,即使以本谷技能人数再增加十倍数量开采五十年估计也是取之不尽,因此经过商议,华山联盟,金刚盟,钱帮,古月山庄,天涯盟,英雄会,月老会,梦醒,辉煌。八大帮会派遣技能人手一同分享资源,会议结束后希望尽快安排技能高手前往。”

  会议厅顿时喧哗,众所周知,帮派的财力绝不仅看金钱方面的收入,除却一流兵器装备外,在练功或是任务,战斗时都会导致严重损伤,修补需要原材料,损坏到无法使用更需要大量原材料进行铸造裁制,因此技能高手的数量,原材料的生产量都是决定一个帮会实力的重要因素,更何况,原材料的大量开采,是制造武器装备往江湖销售的重要财源收入,冷傲霜的慷慨不由的众人不为之惊讶。

  金刚又道“还有一件让人振奋的好消息,前不久,仙灵谷,天涯盟,古月山庄,共诞生为数七名的铸造和裁制两职业的九段大宗师,已经能制造出梦幻系列的各类武器和梦幻系列各类战斗装备。因此,各帮派积存的玄铁,可以通过联系三帮的负责人交纳固定的手续费后进行制造。联盟库存的三十块玄铁也将全部应用到这方面,制造出的装备将根据实力和攻击进行公开奖励。”

  依韵心下嘀咕,离开不过一个月多点,竟然发生这么多大事,自己庄内诞生九段大宗师竟都不知。

  金刚的话让联盟内的高手振奋不已,以联盟的储备量,恐怕起码能制造出几十套梦幻系列,那可非一般,仅仅比总坛二级装备稍微逊色一点而已,但强化需要的材料却要大为简单,一经强化,也就超过总坛二级装备武器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玄铁的开采极为困难,以联盟汇聚江湖如此之多帮派的力量,这么多年来的总储备量也不过百多块,即使算上各大帮派的内部储备,也绝对超不过两百,这其中还仙灵谷至少占了近五十块,可见珍贵到何种地步。

  直到会议解散,依韵也未再朝沙和夜灵的方向望去一眼,尽管心中隐隐有种冲动想要将视线投过去,却是被理智强行压抑,这本就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不知觉中,散会已经形成一种默契,若是没有特别的事情,是不会有某个帮派留到最后的,仿佛人人都觉得,伤心断肠几人总在最后离开的联盟主要核心,是有不可对外宣告的隐秘要商谈般。

  几人如往常般走至一处,冷傲霜开口道“最近天涯盟和英雄会都在大肆招收新鲜血液,依韵,你是否也该考虑扩大山庄人手了。”

  伤心断肠和金刚同时开口建议,依韵心下明白,这是暗示自己,他们不会因此对自己产生不满和警惕的态度,相当于解禁令。

  依韵淡淡一笑,“我会注意。”

  情衣语带关切的道“那些事情,不要太过度了。一旦过了火,神州帮内部愤怒声音太响,会派人对你进行围剿的。毕竟是在对方势力内,一旦被神州帮派出大批高手围堵,必死无疑。尤其你还那般嚣张,堵在门派口持续杀人,行踪太容易掌握了。”

  依韵心下忍不住一股暖意,毕竟联盟内真正谈的上有较纯粹的交情的,只有情衣一人而已,小龙女虽然也是相交不错,但其中主要因素却是因为沙的缘故,如今跟沙已成陌路,日后会如何都难说的很。

  “我会小心的,似乎有点杀上瘾了,到回来时一查时期值,连自己都吓一跳,竟然近三百三十万。”

  伤心断肠哈哈一笑,“没什么,我们这里几个人,除了情衣和小龙女外,谁的杀气值少过百万的呢?不过你倒是够狠,我过去郁闷近一年,杀气值也不过三百多万。宣泄过了也就舒服多了。”

  依韵不禁苦笑,“问题是,我现在还有股冲动想接着杀,显然仍旧不够。”

  众人也不便再说什么,一并出了会议厅,却见沙和霸天正在外面候着,伤心断肠几人识趣的先行离去,依韵神色淡定的走到两人身前。

  “依韵……”霸天叫了声,却是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沙反倒显得放的开些,“依韵,你别这样,时间久了神州帮不会放过你的。”

  依韵轻笑出声,声音说不出的嘲讽,“沙,霸天,你们应该知道我最讨厌的是什么。就是没有意义的同情,你们就是想对我说些能表达你们发自内心的关怀话吗?有什么意义,就好比我让一群人重生,在对他们说,你们别难过。可笑吧?我不怪你们,我真的一点也不怪你们啊——只不过,我会永远恨你们,你们对我而言,都是重要的人,但是我在你们眼中的价值远不如我以为的那么重。明白吗?因此我恨你们,永远恨下去!”

  说罢甩手而去,沙脸色苍白对着依韵的身影大声喊道“依韵!”语气说不出的难过。

  依韵压下想回头的冲动,就那么脱出两人的视线。霸天伸手拥着沙柔声安慰道“沙,别这样。让他冷静段时间吧,总有一天他能理解,我们虽然对不起他,但是却是我们自己也无法控制的事情。”

  沙一把推开身旁的霸天,飞奔着离开。

第七节 悠悠岁月(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