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围截

    “可惜小琳被蓝带走了,否则到了大理能介绍你认识,你们该很谈的来,她裁缝技艺在江湖上绝对能排进二十名内,等到大理一切安顿好,抽时间带你去见见她。”

  依韵心情轻松的说着未来打算,铭记安静的听着,不时应上两声。

  “不过,还得看能否挺的过神州帮的追击。怕吗?”

  铭记轻轻摇头,又这般行了个把时辰,突然道“前面有个落叶崖,风景特别好,去看看吧。”

  依韵笑着应允。

  行到山下,依韵将马系上,步行踏进山道。

  这条山道两侧是极高的山石陡壁,十分奇异,依韵打量片刻,开玩笑的道“早知道有这种好地方,以前很多次战役都能把敌人引到这里搞伏击,神仙都难救。哈哈……”

  两人身后的道路猛然奔出十数人影,前方同时已出现几个人影,一人大笑道“依庄主,这里搞埋伏,确实是神仙都难救。”

  依韵脸色蓦的大变,身前七人也都不是生面孔了,神州帮数次战斗中都有过谋面的高手带队之人赫然竟是蓝太阳,身后却是有缺,明雪,迷惘。

  铭记凑到依韵耳旁道“只要闯过前面,有出山崖,就好防守了。”

  依韵沉默不语,猛然一声大喝将铭记甩过前方截击敌人的头顶,同是身形化影拔剑急进,此时后方的人距离依韵尚有十余丈,蓝太阳心中叫好,拔剑领着身后六人毫不理会以落在后方的铭记,齐齐朝依韵扑上。

  蓝太阳跟依韵硬碰一剑,蓝太阳装做被震退猛然连退数步,山道本狭窄,这么一退顿时让后面六人施展不开,依韵一个空翻跃过七人头顶,拉起铭记便拼命朝着山崖飞奔而行。

  明雪,有缺,迷惘三人似是无意的扫了蓝太阳一眼,挥手道“追,前面没路,他跑不掉的。”

  蓝太阳自然知道,自己故意放行,瞒的过其它人,又怎么可能瞒得了三人,也不多说什么,领着身后六人一并追去,心下却已立下杀意,倘若依韵最终会被生擒,宁可自己亲手杀了他,也不能让他被带回去监禁,自己欠依韵天大人情,就算因此被伏魔处罚,也绝对不能撒手不管。

  依韵拉着铭记逃了两刻钟,总算到达崖顶,此处只有一个路口,极为狭窄,仅容一人通过。

  依韵让铭记先行前进,回头望了一眼越来越进的追兵,冷笑着一声大喝,双掌朝左右峭壁拍出,掌上亮起强烈的气劲,轰然巨响,依韵同时抽身后退,两侧的岩石纷纷跌落,将路口堵死。

  依韵这才踏上崖顶,“他们怎都得花点工夫才能清理好道路,这里可有别的出路?”

  铭记摇摇头,依韵环视一眼,崖顶极狭窄,仅能容纳十余人,一半突出的位置下方是深渊。

  “反正有娃娃,一会我死守通道,杀得几个是几个,不行了就从这跳下去。”

  说着一拍腰囊,却是脸色一变。

  剑光大盛,二十四支剑影朝依韵扑至,依韵手中的剑想也不想朝空隙刺出,剑影却是猛然提速,来的本就突然,这般两番意外,顿时让依韵措手不及,身形急动,仍旧被两支剑影刺穿大腿和左臂。

  依韵凝视着出手的铭记,苦笑道“我想不通。”

  铭记神色淡然,“其实,刚才他们出现你就已经知道,只可能是我告的密,你却是不愿意相信。”

  “我还是想不通,如果要杀我,你实在有太多一击得手的机会了。何况,相信又如何?除了这里,我也无路可逃。”

  铭记侧目投向深渊,淡淡道“依韵,给你一个机会,把我从这里丢下去,你也能从我身上拿回替身娃娃,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依韵沉默,“出手吧,我能在战斗中对你下杀手。”

  铭记惨然一笑,“依韵,你还是这样,让我失望透顶!到了这个时候仍旧不懂,你还是不懂……”

  漫天剑影再起,在这狭窄的崖顶,依韵的身法优势丝毫不得发挥,此时已时明白,铭记要的就是亲手杀掉自己,才将自己引到此地,只有这种地方,能充分发挥连城剑的威力,又削弱自己的优势。

  漫天剑影化做黑色气劲,连绵不绝朝依韵攻下,依韵已是仅能抵挡,大腿受伤,近身身法也无法充分发挥,不断以剑鞘抵挡攻至的剑影,右手迷梦剑不时反击,压力越发沉重。

  连城剑法每一招都有极为广泛切可怕的杀伤力,爆发力更是惊人的强,一套十二招施展下来,虽然不如依天剑法般让人必死无疑,但却强在整套剑招一气呵成,中间断无空隙可寻,且一套剑法每招三百多式,每式几百种变化,还可随意打乱任意排序,可说是无穷无尽,时间越久,被动的人越无胜算。

  不片刻,依韵已被逼至崖边,身后半步便是悬崖,身前,却是执剑的铭记。

  依韵惨笑道,“我赌赢了友情,赌输了爱情。”就那么用力后跃,身影飞出崖边。

  铭记脸色依旧平静如昔,猛然飞身跃出悬崖,手中的剑指行依韵心口,“依韵,你必须死在我剑下。”

  又是夕阳西下时,落日的余辉,照耀在凌空飘飞的铭记身上,一如当初断肠崖上般美丽动人,依韵禁不住露出微笑,两人的身影逐渐接近,此时已然落下五十余丈。

  “铭记,我懂了。”

  依韵手中的迷梦剑在半空朝着铭记刺出,快,准,狠!

  铭记无从闪避,却也无意闪避,然而手中的剑却仍旧毫不迟疑的朝依韵当胸刺下,依韵的剑尖先一步刺进铭记的心口处……

  就在此时,铭记的身影突然反向上飞,一团红影飘然而至。

  正是喜儿!以隔空擒物硬将铭记的身体往后吸去,依韵惨然一笑,一切都已明了,于是同时,他手中的剑势已尽。

  “呵呵呵呵……依韵?再见……”

  喜儿右掌探出,拍在依韵胸口,依韵大口喷出鲜血,身影急速下坠,转眼已不见踪影。

  “喜儿姐!你怎么来了?你没替身娃娃的啊!”

  铭记焦急无比,喜儿从不带替身娃娃这种东西,永远都是,她不需要。

  喜儿却不答话,左臂将铭记抱紧,右手左爪状,朝着峭壁用力一吸,两人的身形顿时朝着峭壁的方向斜飞,喜儿左臂一甩,铭记十分配合的翻身落在喜儿背上,从后抱紧。

  两人不片刻已然接近峭壁,喜儿右手左爪状狠狠插进峭壁岩石。

  “咔嚓”一声,喜儿额头冷汗直冒,左爪迅速探出,硬插进岩石,两人的身子就这么靠着喜儿的左手吊在峭壁之上。

  “喜儿姐!你的右手骨折了!”

  铭记心中既心痛又感动,“呵呵呵呵……骨折吗?铭记,后悔了吗?竟想不带替身娃娃跟他一起死。”

  铭记心中懊悔无比,“对不起,喜儿姐。”

  原来铭记竟是早将两枚替身娃娃仍在崖边角落,却不知如何被喜儿知道,眼下见喜儿为救自己落到这种田地,如何能不懊悔自责?

  “铭记害了你。”铭记悲从心来,泪水止不住的涌出。

  “呵呵呵呵……抓紧我。”

  铭记依言而为,心中希翼着喜儿能创造奇迹,活着登上距离百丈的崖顶。

  “铭记,我小腹丹田处有枚极细的金针,替我拔出来。”

  铭记依言摸索着,不片刻真的寻到,运供使个吸字决,金针应声而出。

  喜儿的身体骤然一颤,咬牙轻声呻吟,仿佛承受着极大痛苦。随即铭记猛然觉得喜儿仿佛内力突然徒增几倍,喜儿运功使力,顿时背负着铭记徒然上升近十丈,待得力尽,左手又插进峭壁,如此反复,两人竟安然落上崖顶。

  此时崖上明雪,有缺等人已是清开了道路,猛然见两人出现,都吃了一惊。

  “喜儿师姐!”明雪和有缺急忙行礼问好,随即注意到喜儿明显严重骨折的右手,喜儿笑吟吟的看着两人,有缺一惊,连忙低下头去,明雪却连忙道“喜儿姐,我没别的念头,只是关心你的伤势。”

  “呵呵呵呵……我没事。他掉下去了,你们走吧。”

  众人哪敢多言,明雪说了几句关切话,这才随着众人离开。

  有缺行的极慢,心中挣扎不已,喜儿右手显然暂时再也无法动手,此时,自己能否杀的了她?能吗?

  有缺很想回头尝试,但一股恐惧感却是压在心头,明雪走近道“有缺,我不会允许的。而且,喜儿姐就算只用左手,你加上不存也都不够看!别妄想了。”

  有缺却没因为明雪的话恼怒,颓然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回去吧。”

第九节 围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