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不需要理由

    很多年前,到底是多少年前呢?真的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我很有钱。不过那是很多年前了,因为我现在,没有钱。但是,我为什么会变的没钱了呢?我要想想,我想起来了,铭记,喜儿,让我在一无所有的状态下度过了很漫长的岁月,有多漫长?

  真的想不起来了,我到现在没有问过紫衫,我到底在那河流旁,山洞外呆了多少个年头。

  依韵猛然清醒过来,因为紫衫说话了,“骑马很有趣,刚开始颠的我很难受,学会了后,觉得很舒服。陈留,我们要去哪?”

  “去神州帮青龙坛。”

  “去哪里做什么?”

  “去见一个人,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朋友。”

  紫衫不再说话,抱紧依韵,神态无比满足。依韵看不见背后紫衫的神态,但却感觉的到。

  很多年前,到底是多少年前?真的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铭记也这么抱着我。不过,那已经是很多年前了。

  依韵不知觉中再次陷入迷茫状态……

  “止步!请问找谁?此地是神州帮重地,闲人免入。”

  “找蓝太阳堂主的夫人小琳,请传达,小狐狸求见。”

  不过两刻钟,小琳在门卫的带领下匆匆奔出,老远见到依韵便挂着泪飞奔而出,扑到依韵怀里。

  “蓝这些年找了你好久,好久,一点音迅也没有,你从不开密,我每天都传音几次给你。”

  依韵凑到小琳耳旁轻声道“别叫我名字,就叫我小狐狸吧。对不起,我失约了,我掉进深渊,没死,但也爬不上来。前不久才刚复员,第一时间便来找你了,进去再详细说吧。”

  依韵将紫衫介绍给小琳,小琳微有些吃惊,随即释然,擦了把眼泪,开心的拉着两人进了青龙坛内。

  很多年前,我也带过叫指间沙的人,见过小琳,到底是多少年前?我又在想着没有答案的问题了……

  “小琳,蓝对你很好,一些时日没见,家里又换了样,定是怕你总对着一个模样,会觉得闷吧。”依韵打量着小琳家中布置,有感而发。

  “还好说一些时日没见,都九年了你知道吗?把我们担心死了,我以为你藏起来再也不会来看我了。”小琳嗔道。

  小琳刚才说几年?我明明听清楚了的,可是,我真的又立即给忘记了,很彻底的忘记了。

  “小狐狸,看这是什么,我达到神师级时做的第一件衣服,一直给你留着。终于能亲手交给你了。”

  依韵接过小琳递上的杀神衣,仔细摩挲着,顺口道“这衣服,现在的价格该不低于五千万吧。”小琳掩嘴道“小狐狸,你还是这么精明,这么久没在江湖跑动,怎么能一眼猜到它的价值?”

  依韵迷惑不解,为什么能知道?“这么贵的东西,白收了你的,你做装备的流动资金怎么办?”

  依韵顺口说道,小琳忍不住轻笑出声,“你以为还是在大理呀!材料都是蓝帮里的朋友和下属送的,我做出来后也都多的都给蓝带回帮里用,也不收钱。做装备的材料,不需要买了早就。蓝总是会替我准备好。而且,这件衣服,都做了七年了,要是占用资金,那我不是七年都不用练了?”我怎么还以为是在大理呢?依韵不解。

  紫衫惊讶的抚摸着杀神衣,赞叹道“小琳姐姐,你好了不起!江湖上神师级到现在也不超过三十位,姐姐你七年前就已经达到了。太厉害了!”

  小琳被夸奖显然十分高兴,谦虚了几句,打量紫衫几眼道“身材真好,到里屋我帮你量量,帮你做几套漂亮的衣服,正好蓝前几天带了不少好材料。”紫衫顿时欣喜若狂,两人进了里屋。

  身后响起几不可闻的脚步声,显得十分急促,依韵回头,蓝推门而入。

  “蓝,到里面聊吧,我现在叫小狐狸。”蓝也不多废话,领着依韵进了书房。

  “你总算回来了,小琳真是差点急死了。”

  依韵简单将当时分别后的事情讲了遍,“还好,看你的模样,武功肯定更加精进,不然以你的脾气,宁愿躲着也不会再现身。准备回山庄吗?”

  “不,当年好不容易离开,不想再回去。”

  此时一侧的内屋传来小琳和紫衫的说笑声,蓝询问道“你的新恋人?”

  “算是吧。”

  蓝替自己和依韵各倒了一杯凉茶,“依韵,我本不该多对你的决定掺和什么的,但是,回山庄吧!”

  依韵疑惑,“理由?”

  “我知道你现在武功定是练到瓶颈,不然以你追求武功的态度,是不会出来的。你现在也许真能一以杀十万四,五流高手,杀七万三流高手,杀四万二流高手,杀一万一流高手。但是你能杀的了十个我吗?或者二十个,三十个我。”

  “不能,但我可以不杀。”

  “别傻了,小剑,喜儿,他们谁背后没有强劲的势力?小剑,喜儿都能掌握着强大势力同时当着太上皇,练功几乎不受丝毫影响,难道你就不能?如果你能过粗茶淡饭的生活,隐居农间,山林间,我一定不建议你回山庄,但是你不能,你过来那种生活。退隐?进了江湖,当了高手,还想退隐?你以为我不想吗?但是我不能。没了势力,便是你只想在大理,过不缺钱的平静生活都不可能,也许能平静几年,十几年,但终究会结束的。”

  依韵不语,蓝喝了口茶继续道“血刀刃七年前被人围攻,重生了,小云差点被人糟蹋了。”

  依韵瞳孔猛缩,抬头定定看着蓝,蓝太阳语气悲沧的继续道“他在大理被仇人认出,你知道的,他在江湖上仇家有多少,其实不管神州帮还是联盟,哪个高手不是仇家遍地。只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区别。“

  蓝斟满茶,放下茶壶,语气略带沉重。

  “那些人联络了一万多江湖中立派系的人,去围攻他。可悲吧,堂堂血刀门过去第一高手,被一群小角色围攻致死,那群人觉得不够,把血刀刃从城里重生点抓出来,要当他面糟蹋小云。还好,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古月山庄的茗当时正好在附近,被庄里的人传讯后马上赶去,只报了个名号,那群小角色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茗算什么?能跟血刀刃比吗?血刀刃是谁,在江湖上纵横多少年,但是为什么那群小角色敢对血刀刃下手,却被茗报个名号就吓瘫了?”

  依韵懂,依韵怎会不明白?依韵沉默,不想开口。

  蓝又压了口茶,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也确实够累的。接着又继续道“就因为茗背后有势力,那群小角色敢招惹古月山庄?血刀刃呢,人人都知道他退隐,都知道神州帮不可能为他出头。他退隐的还不够彻底吗?整天跟着小云在大理外的低级材料收集点劳作,还不够彻底吗?什么下场,不止是他,过去多少江湖高手,除了退隐林间,农间,又谁有好下场了?你呢?你还没有血刀刃受得气,你想退隐?几年都过不了。”

  “血刀刃后来,怎样了?”依韵开口询问道,蓝喝了口茶,扫了依韵一眼。

第五节 不需要理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