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迷离

    不久前的细雨,此时已经成了倾盆大雨,琳落在两人身上。

  “呵呵呵呵……下雨了?这雨,是什么颜色。依韵,你眼里的雨,是什么颜色的?”

  喜儿神色迷离,仿佛浑然忘却刚才两人还在拼命相斗。依韵的内气已是恢复如常,抬头任由豆打的雨滴打在脸上,淡淡道“淡淡的红色,血雨,雨原本不就是这样的么?真的忘记了,只记得好象看了很多年,雨和水都这样的颜色,但我还记得的,我记得很多年前,似乎做梦时,雨是没有颜色的。不过怎么会有没有颜色的雨呢,但我确实做过这样的梦。真的!相信我。”

  依韵说着,眼神逐渐陷入迷茫,一脸的困惑神色。两人隔着数步,便这么一并失神的沉默着。

  这条小道,往往有些匆匆赶路的江湖中人,或是做任务或是做别的,为争取时间,会抄这条捷径,此时突然下起大雨,更是引得为数二十余江湖人试图进入林间寻处地方避雨。

  当这批人猛然发现雨中静立着的两人时,顿时愕然,逐渐露出恐惧的神色,双腿忍不住微微发颤,其中一人胆子较大的,强压心头的恐惧道“对不起,我们只是想找处地方避雨,无意打扰……”

  “呵呵呵呵……避雨吗?”喜儿湿透的衣裳突然仿佛被强风吹动般猎猎作响,原本淋向喜儿的雨滴猛然间带着点点眩目光芒朝二十余江湖人扑去,阵阵惨叫声起,片刻后,原本活生生的人只留下一尸体,身上点点血洞,竟是被雨水硬生生打穿了去。

  “呵呵呵呵……雨淋着不是挺舒服吗?依韵,是吗?他们怎么偏要避雨呢?”

  “他们不懂。”依韵回答简要之极。

  “呵呵呵呵……不懂吗?依韵,陪我喝两杯。送你的酒壶,还在吗?”

  “在,壶中的酒却是早就喝完了。我至今连这酒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呵呵呵呵……叫飘渺无痕。”喜儿取下腰间的精致酒壶,造型花纹跟送依韵的一般无二,对滴落的雨水丝毫不加理会,就那么满上一杯。随手将酒壶抛给依韵。

  依韵定定的看着杯中呈深绿色的酒液,“你是喜欢这酒的味道,还是因为只有这酒不是淡红色的?”

  喜儿神态逐渐迷茫,久久方猛然清醒道“呵呵呵呵……我忘了。”仰头一饮而尽,依韵随之。

  “如果我刚才不住手,你也不会移动身形任避开心口要害是吗?”

  “呵呵呵呵……我忘了。”

  依韵将空杯中混着杯中的雨水满上,再将酒壶抛回至喜儿,两人如此这般沉默着将一壶酒喝至见底。

  雨渐渐小了,喜儿猛然甩了甩湿透的长发,雨水四散飞开,“呵呵呵呵……乐儿要找你,依韵,不要杀乐儿。”

  依韵皱着眉头,一脸困惑,“如果我没有忘记的话,一定不杀她,但我怕我会忘了。”

  喜儿正身缓步离去,“呵呵呵呵……如果忘了,那便忘了吧。”

  依韵喃喃道“我会尽量让自己记得的。”随即目光转到地上的尸体,自语道“既然你们已经被雨水淋湿了,为什么还非要避雨不可呢?”随即折身走向京城的方向,小道上,只余二十余具尸体。

  几个时辰后,二十余个穿着布衣的人,小心翼翼的边观察着情况,边走近小道。

  “还好,装备都还在,大家赶快拿了走吧。”

  “都是你们不好!叫了你们别走小路,偏是不听,还说我胆子小!”

  “行了,别抱怨了,算我们自己倒霉。幸亏是深更半夜路人少,要不装备都检不回来了。”

  一行人手脚麻利的将尸体上的物品拾起,一个人抬头看了看天道“看这天雨过会又得下大,找个地方边躲雨边商量商量接下来怎么办吧。”

  一行人纷纷点头同意,二十余个身影便这么没入林间深处。

  ……

  飘渺宫天山童姥闭关密室,门派弟子一律不得擅入,当然,喜儿例外。

  喜儿神态迷茫的端着酒杯,缓步推门而入。

  如孩童般的天山童姥见到喜儿,顿时露出充满怨毒的眼神。

  喜儿浑不在意,“呵呵呵呵……师尊,你的伤,都好了?”

  “喜疯子!你这个叛逆弟子,还我掌门戒指!那是我的,那是我的。”

  喜儿神态迷茫的低头看了一眼右手指上的碧绿色戒指,复又抬头,“呵呵呵呵……师尊,你有把握赢我了?”

  天山童姥一脸愤概,“当年如果不是你施以偷袭,我早已将你踢出门派了!你竟如此待我。”

  “呵呵呵呵……师尊,为什么你偏要弄枚戒指当什么信物呢?那不是在对我暗示:有把握就快来抢走它,你就是掌门了。”

  喜儿说着大笑出声,不片刻已是连眼泪都笑了出来,随即又猛然止住,神色迷茫,“师尊,你早已经打不过我了啊,你凭什么当宫主呢?此刻我伤势痊愈,师尊,你更加没有胜算了你知道吗?”

  天山童姥含怒出手,喜儿身形猛动,两人快速交击十余招,喜儿一记穿透攻击,顿时将天山童姥震飞在密室墙壁,口中吐血不止。

  “呵呵呵呵……师尊,你看,你又受伤了。只好继续闭关静养了,你放心吧师尊,我会把灵鹫宫继续发扬光大的。你看得到吗?灵鹫宫,在江湖上还有哪个门派能与之相提并论呢?”

  喜儿神色再度陷入迷茫状态,天山童姥咳声连连。

  “呵呵呵呵……师尊,你眼里的世界是什么颜色的呢?我怎么也梦见过没有颜色的雨。”

  天山童姥疯狂吼道“你这个疯子!你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滚出去,给我滚出去!”

  喜儿步履不稳的晃荡着缓缓朝着密室大门而去,喃喃道“呵呵呵呵……原来师尊你也不知道?呵呵呵呵……”

  密室的门陡然关闭,除了喜儿,谁也不会贸然进来也不敢进来,这扇关闭了多少年的门,又有谁知道,门里面的是一个常年带着重伤,一复原便又再次重伤的一代魔女天山童姥呢?

  倘若天山童姥认识到自己是个NPC,只要死亡便会立即重生,连同那掌门戒指也会多刷新一枚,凭借本身的最高权限,喜儿又能其奈何时,还会这般苟且偷生带着怨恨的活着吗?

  不过,便是重新刷新,记忆也都没有了,只怕,仍旧重复已经重复许多年的可悲而已。谁又知道,这扇门中,藏着的是一个可悲和满腹怨恨的NPC?

  “喜儿师姐,师尊功力是否又大进了?闭关了这么多年,真不知道是什么武功这等惊人,连师尊都要苦苦参悟至今而仍未大成。”

  不存带着些神州帮自制的衣服以及用品专门回门派,顺道见见许久未谋面的喜儿,正赶上喜儿进了闭关密室,便一直在大厅候着,此时见到喜儿出来,便不由自主问出心头的感概。

  “呵呵呵呵……不存,陪我喝两杯。”

  不存低声应是,便也不在纠缠刚才的话题,其实门派内很多人都认为,一定是天山童姥传了什么秘法给喜儿,喜儿的属性明显很不正常,无论力量,速度,真气运转速度,气劲凝聚集中度,任何方面都强的太过分了。

  但众人尽管心下羡慕,也只能羡慕而已。辈分高的弟子,过去都曾见过童姥,深知残暴的脾气,谁又敢试图讨好的擅自接近?辈分低的同门,谁有资格接近的了?

  “呵呵呵呵……不存,京城有神州帮隐名开的酒店么?”

  不存自不敢隐瞒,也知道喜儿从不沾手帮派之间的斗争,连忙答道“是的喜儿师姐,确实有,而且规模还不小。”

  “呵呵呵呵……以后,以那间酒店的名义,定期给古月山庄卖飘渺无痕吧。价格大可开高点。”

  不存心下不知所以,“喜儿师姐,这是为什么?”

  “呵呵呵呵……怕一个人忘了,这样能让他记得。呵呵呵呵……”

  不存也不敢再继续追问,只是点头应允。

  ……

  “庄主,忘忧酒店派人求见,说是跟庄主商议定期送酒的问题,竟然卖十万两一坛,我赶他走,他却说倘若我们不向庄主通报,定遭责罚。”

  依韵睁开双眼沉吟半响,“叫什么酒?”

  “飘渺无痕。听都没听过,不知道他们掌柜是不是发疯了。”

  “要了,去办妥吧。”

  依韵的回答让古月几乎怀疑耳朵出了毛病,仍旧不敢多问转身去了。

  “是怕我,忘了吗?”依韵喃喃自语,取下腰间的酒壶,摩挲着,久久复又挂回腰间,闭目沉入自修。

  一侧的紫衫早已经习惯了依韵不时的莫名奇妙的自言自语,浑然不在意的半靠着依韵的背,捧着书籍津津有味的读着。

第一节 迷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