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纷纷

    冷傲霜赶到古月山庄,推开庭院的门后大吃一惊。

  “乐儿师姐?依韵,这是怎么回事?”

  依韵扫了眼仍旧躺着无法动弹,却是神志清醒的乐儿道“我打的。”

  “混帐东西,把我当东西转来转去?门都没有!我没好之前就在这里呆上了。”乐儿破口怒骂,继又大笑着道“冷傲霜,就跟喜儿说我被依韵打死了。哈哈……好玩。”

  依韵皱了皱眉头,拿了块毛巾干脆塞进乐儿嘴里。

  “依韵!你——”冷傲霜顿时急了。

  “她既然不肯走,看你也是不会硬把她带走的,总之跟你喜儿详细说下她的情况就行了。”依韵伸个懒腰往椅子上一靠。

  “你别这样对乐儿师姐!”冷傲霜说着伸手取下毛巾,乐儿顿时骂道“你这个混帐!冷傲霜,给我杀了他!杀了他!”

  依韵耻笑道“没本事的人,就会支使别人杀人。”

  乐儿哪曾受过这等气,“混帐!要不是我重生过,凭你那半桶水的忘我境界就想伤我?80招内我就打得你粉身碎骨!”

  “我呸!现在躺那动都动不得,还有脸吹牛打得我粉身碎骨,要不是欠喜儿一条命,你早就重生去了。”依韵再不理会一旁抓狂的乐儿。

  冷傲霜见状只好跟乐儿告退一声离开。待冷傲霜一走,依韵便一把将毛巾塞进乐儿嘴里,顿时整个世界变的清净下来。

  依韵一阵轻松,闭目自修。依韵不敢被人知道乐儿在自己这里,那引发的后果不敢估计,光是江湖上的口水就够把依韵淹死了,只得把乐儿藏自己庭院,反正依韵自己也不用睡觉,那么大张床,够乐儿和紫衫睡有余了。

  紫衫一勺一勺的喂着乐儿吃饭,神态却是没有丝毫不耐的神色,反倒十分认真投入。依韵本就像根木头,在庭院里闭目练功仿佛永恒的主题一般,经常几天说不上一句话。

  乐儿早闷坏了,“紫衫,我跟你说,不要理这种家伙。又不温柔,又是个闷葫芦,长的又不怎么帅,管的还是个破山庄,要什么没什么。你这么美,怎么能委屈自己,晚点我替你介绍个比他好千倍万倍的,包准你喜欢!”

  乐儿的话自然是夸张了点,但本意却是希望依韵因此露出焦急,谁知却是没有任何反应,顿时心下失望不已。

  乐儿看到依韵就有气,偏偏整天都得看着依韵跟木头一样坐在门口书桌,眼睛一转道“木头!滚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依韵理都懒得理他,乐儿又喊了几声,依韵不耐道“紫衫,帮她换,就她那身材,脱光跑街上也没人有兴趣看。”

  乐儿干脆闭嘴,心里却是气得不行,但知道每逢嘴上都占不到半点便宜。乐儿生气是有理由的,当初踏进江湖时,还没有变成魔女称号时,江湖上的人都叫乐儿风华绝代,可想那时候的乐儿风采何等迷人!只是后来练功的缘故,加上长年心性大变,导致气质上给人妖异的发寒的感觉,逐渐别人只记得她的狠辣,再不记得她的风采。

  “依韵你这不是说假话吗?乐儿长的这么漂亮,便是我练了这么久媚功,我都觉得不如她哩。”

  乐儿大笑道“别跟他说,他已经不是个正常人了,迟早变疯子!”

  依韵心下一惊,睁开眼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乐儿顿时得意起来,“哈,你是不是记性越来越差?甚至几年前的东西,一去想就好象是很遥远的梦境般?而且时不时暂时性丧失记忆,一刻前的事情怎么也想不起来?”

  依韵惊讶不已,完全如此,沉声道“你怎么知道?”

  乐儿更是得意非凡,大笑不止,“我当然知道!哈,我就不告诉你!等着看你怎么变成疯子。哈哈……”

  依韵心念急转,瞳孔猛缩沉声道“难道,这一切都是喜儿的算计?”

  乐儿有些意外的扫了依韵几眼,“看不出来你不是太笨嘛,不过,现在才明白,太晚了,我要是你,当初在深渊时就自杀重生好过。哈哈,忘我……真是傻瓜,你就练下去吧!”

  依韵只觉得手足一片冰冷,寒意油然而生。

  ‘难怪,难怪不时会想起喜儿,难怪经常会有种亲切感,因为自己越来越接近跟她是同类,越来越接近是她那般让人无法理解的疯子……’

  依韵轻轻晃了晃头,眼神满是迷惑之色,“紫衫,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我记得好象是在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很重要的……”

  紫衫的心里不由冒出一股寒意。

  乐儿大笑,依韵望着两人的眼神满是迷惑,随即干脆懒得理会两人,闭上双眼继续自修。

  紫衫什么都不敢说,不敢再提乐儿说过的话,只盼望那不可能发生。乐儿笑着笑着突然停下,脑海中浮起久久之前的记忆……

  混沌纪元初开,第一批人带着无限的兴奋和欣喜进入,大家都欢欣的选择自己喜欢的门派。

  乐儿,喜儿,容儿三人,进了灵鹫宫。

  初期的领悟是极为困难的,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无数人一个月也无法提升折梅手的第一级,折梅手太强,但是却太难。

  到底是谁、是什么人,制造起的事端呢?

  不久后,华山派和血刀门,弟子极多入门容易同时武功亦不太弱。不知道是谁带的头,竟然开始屠杀别派的弟子,灵鹫宫,那时候何等孱弱,和武当派同是最受欺凌的门派。

  死亡,重生。

  再死亡,再重生……

  渐渐的,派内弟子重生后都改投别派去了。

  真可笑,就因为这批人带起了杀戮的头,逐渐演变为以门派为单位的仇恨,江湖各派学武有成的人组织着进行报复,杀别派的低级弟子,然后再被人杀自己门派的低级弟子,一直这么互相屠杀着……

  那时候的乐儿和容儿,胆子极小,怕极见血,在成长院时,便一直由喜儿照顾着,保护着,到了这里,仍旧是。

  “师尊,不关师妹们的事,都是我没能指挥好,才被华山派的人抢先一步取走宝物,请责罚我吧!”

  天山童姥一掌将喜儿打的瘫在地上,“没用的东西!岳不群那混蛋,竟然敢藐视我灵鹫宫!喜儿,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带门下弟子去华山派门口给我杀!”

  “师尊!”

  “喜儿,我听门下弟子说最总被别派的人残杀,你身为大师姐,必须带领师妹以牙还牙!”

  “是!师尊。”

  “喜儿,师尊为什么老派你去杀人!我们帮你,你伤都还没好啊!”乐儿一脸焦急之色。

  三人自从踏进这里,入了灵鹫宫门下,喜儿一直像姐姐一样袒护着两人,从一开始任何艰难的任务喜儿都替两人承担下来,只因为两人在成长院起,性情温柔,进来了更是怕极见血。

  “我没事,你们好好练功,我是没有办法了的,师尊总算还好,答应了我的事都没违背诺言,你们以后武功练高了要保护我的,我现在仇人真是太多了。”

  “不要再去了喜儿,我们一起重生换个门派吧,你为我们能学高级武功惹了多少仇家了,都是我们不好!都是我们没用!”容儿和乐儿哭泣着拉着喜儿哀求着。

  “还有哪个门派武功比灵鹫宫更强呢?重生,又能怎样,多少的人在江湖上挣扎,死了重来,再重来,直到彻底灰心转做技能人。我们可以吗?乐儿,你忘了我们刚进江湖时,你险些被那些臭男人欺辱的事了吗?没有实力,不行的!我已经做了这么多,回不了也不会再回头,就让我一个人满手血腥好了,你们始终是不会嫌弃我的,不是吗?”

  喜儿挣脱两人,就这么去了。

  此时的江湖,早已经没了对错,什么邪派正派!互相杀戮了这么多年,寻谁的错?难道你派内的师妹师姐被杀你不恨?难道你报仇杀了对方后,别人的师兄弟、师姐妹们不恨?

  被杀戮,被血洗后,在门派找人再清杀对方,就是这时期江湖的旋律。

  对错?没有,有的只是仇恨,门派之间的仇恨,这就是这个时代江湖的主旋律。

  “乐儿,容儿,快去求师尊救救大师姐啊!他被人堵截了!”

  乐儿和容儿大惊失色,连忙跑到天山童姥的住处。“师尊!求求你出手救救喜儿,他被仇家堵截了。”

  天山童姥正忙于修炼,不耐道“没用的东西,这点困难都过不了凭什么当大师姐!”信手一挥,两人顿被扫出房门,任两人怎么喊却都再无声响。

  乐儿和容儿哭喊一阵,咬牙叫上几名平日交情非浅的同门便匆匆朝着西夏赶去。

第五节 纷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