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残忍温柔

    紫衫的大脑瞬间几有一种晕眩的感觉,世上竟有这等女子?女子形象十分消瘦,无官无论从哪个部位来说,紫衫都自信绝对只比她更漂亮而没有半分逊色,只是那眼神和气质,紫衫无论如何都克制不住心中的震动,彷徨,无助,更有中不屈的挣扎紫衫看着女子的眼神仿佛自己也被带进那中恐慌之种。

  这是一种极至的凄美吗?紫衫只想到这么一句话,女子旁若无人的执着一柄比寻常短几寸,窄几分的利刃缓缓穿过洞穴,朝更深处行去。

  紫衫的目光一直盯着女子,知道这女子身影完全消没在洞穴一头。若水三千也不知是感叹,还是别的,轻声道“她很美吧紫衫?我特小心眼,却只有她,让我老公看的目不转睛也没办法生得起气来。”

  紫衫这才回过神,连忙点头道“好凄美的感觉,直入人心,我心里只有赞叹哩!”

  若水三千笑道“紫衫,你也是美得让人无法妒忌呀,只是跟残忍温柔的美完全不同而已。”

  “她叫残忍温柔?”

  紫衫好奇道,“恩,也是听她门派的师妹说才知道的,听说她话极少,入门派差不多十年了,开口说过的话恐怕还没有十句,她每次一来这里,走哪哪静,几乎都是不由自主的。而且她武功很高,是这里的变相保护神,每次有些杀人狂到这里来,都是她打发的。所以常在这里泡的,都对她又敬又怕,她一个朋友都没有。奇怪得很吧?”

  紫衫啧啧称奇,“真是奇特!”

  若水三千点头道“是啊,连古墓派的掌门小龙女都曾经夸奖过她武功进步神速呢,日后一定会成为江湖上顶尖的高手。”

  若水三千突然惊慌道“不好了,又有杀人狂来这里乱杀人!真可恶,这些神经病,老以杀人为乐,也不考虑别人练功多不容易。”

  紫衫无暇去想若水三千怎会这么快知晓,便见若水三千紧张的运功传音,不片刻各个洞穴都有人高声重复,到一干人恐慌却不失措的朝这里奔来,若水三千拉起紫衫便朝内洞深处走去。

  紫衫急忙问道“去哪里?”

  “我们常在这里打学点,很多人彼此间都认识的,门口一旦来了杀人狂,就会通知别人,大家这些年都习惯了,往里面跑,到残忍温柔更里面点的地方就好,她会摆平的。”

  若水三千拉着紫衫朝深处边行边解释道,言语间对残忍温柔充满了极大自信。紫衫随着人潮不久后便见到残忍温柔。

  残忍温柔独自呆在一个练功洞穴,其它人纷纷走到更深一层,若水三千拉着紫衫站定后道“这里是暗地的不成文规矩,算是一种对残忍温柔的感谢方式吧,她一直在这个洞穴练功,时间久了后她来了,大家都会自发重新找地方,偶尔有些人故意捣乱的,都会被大家骂走。”

  紫衫暗自感叹残忍温柔在这里声望竟然这么高,不觉隐隐生出钦佩之情。

  过得一阵,安静的人群听见不远的洞穴传来说话声,却是一男一女,“老公,这里的人真傻,都往里面跑能跑得掉吗?”

  “傻才好,等会我们杀的更痛快!”

  紫衫心下暗呸,骂了声坏蛋,若水三千在侧不由失笑出声。

  紫衫视线内出现一男一女,却都是长的眉清目秀,女子还十分美丽动人,让紫衫诧异无比,原本在紫衫的想象中,就算不丑也该是凶神恶煞的,哪想到竟是这般模样呢?

  一男一女见到残忍温柔顿时楞住,久久方才回过神,女子惊疑道“老公,你看他们都在内洞,难道这个女人是个高手?”

  男子哈哈一笑,“凭这里的人哪是我们双剑合壁的对手。”

  残忍温柔定定的站着,彷徨,无助,挣扎的眼神投在一侧的石壁上,对周围的一切都恍若未觉。一男一女颇感有趣的拔剑朝残忍温柔杀上,紫衫睁大眼睛看着刚立下不久的偶像如何对待这两个坏人,只见残忍温柔身影仿佛突然晃了晃,使冲灵合剑的这一男一女顿时惨叫着摔在地上,不,不是一般的摔,而是两人的双腿都被斩断,大半个身子摔在地上,大量的鲜血从断口出流出。

  紫衫微感骇然,残忍温柔缓缓走近两人,“快乐吧!”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紫衫听着声音顿时生出股寒意,终于明白若水三千为何说众人对她又敬又怕了……

  残忍执着剑轻柔的在两人身上划出一道道伤痕,每道伤痕入肉半寸,却无一致命,丝毫不理会两人痛苦的惨号,不片刻后,两人脸,手,身体尽数是一道道的剑痕,血迹流了一地,两人的衣衫早已经成了碎条无法遮体,围观的人对女子却是连半丝兴趣都没,只觉一股寒意和恐惧浮上心头。

  一男一女痛声惨叫,哭号哀求着要一个痛快,残忍温柔手中的剑持续的划着,倘若不看她的眼神,只道是在专心致志的作一副画般,只不过,这画是用人的身体做画板,利刃做画笔而已。

  紫衫看的心中恐惧,猛然感觉腰间被人楼住,却是欣喜的侧头望去,果然不知何时依韵竟已挤到自己身旁。“这有什么好看的,待会人散了你再跑出来玩吧。”

  依韵边说边拥着紫衫朝折身朝人群外挤,凡路过之处仿佛有个无形的墙般将密集的人群往两侧推开,空出够两人通过的空间。

  紫衫连跟若水三千打招呼都来不及便被依韵拥着进了人群中,只得放弃,兴奋的看着依韵的侧脸道“那个残忍温柔漂亮吗依韵?我觉得好漂亮好动人,不过,杀人好吓人啊,觉得很残忍。但是她武功好高,刚才杀那两人,好象就晃了一下,那两人的双腿就被砍断了。怎么动作会那么快呢?让人一点都看不清。”

  依韵淡淡的解释道“那是内功修为高,凝聚力集中,她身形根本就没移动,虚晃是吸引对手注意力的而已,以气化剑斩的那两人双腿,如果你仔细看,会看到两人断腿的骨头处不是整齐平滑的,而是碎裂状。”

  紫衫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我说怎么看不见她身影移动的踪迹呢,她好聪明。那两个杀人狂,样子一点也看不出来很坏呢。难怪看书上说,人不可貌像,真是有道理!”

  依韵不由失笑出声,“我的样子呢?”

  紫衫理直气壮道“你是杀敌人,又不是乱杀人,神州帮除了小琳姐和蓝大哥外都是坏人,杀他们是对的。”

  依韵轻笑,“紫衫,你要闹清楚,我杀人时,一样是滥杀,一样是杀着无辜的人,杀的比那两个还凶,还多,你知道被我滥杀的人有多少吗?杀一个人加一点杀气值,我现在一千一百多万杀气值。”

  紫衫理穷词尽,却仍旧倔强的道“反正你杀的人都是坏人,你杀的人就是该死!”依韵一笑置之。

  紫衫安静了一阵,又小心的凑到依韵耳旁道“依韵,帮帮彷徨无地吧,我求求你了。”

  依韵横了紫衫一眼,“你是不是想我点你哑穴?”

  紫衫吐了吐舌头,待依韵走到一侧准备打学点时,又道“依韵……我求你了嘛……”

  依韵不加理会,紫衫正欲再开口哀求,猛然听见一侧的洞**传来吵闹声和拔兵器的动静,好奇心大盛,连忙跑到洞口伸出头望去,依韵无奈,却又怕是又有杀人狂赶至,便停下手动作走到紫衫身旁,紫衫欣然抱着依韵双臂。

  “你们这几个无赖想干什么!”

  侧方洞穴此人却也不少,眼下却是一群人退至洞壁旁,场中五名男子围着一男一女。

  “关你鸟事?还想来英雄救美?”

  男子怒道“她是我老婆!”

  “哈,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就你这德行竟然骗到个美女当老婆?识趣的闪边去。”

  男子见五人纷纷拔剑,单手将身后护着女子推开柔声道“若水,先到一边,我收拾他们。”

  女子却正是若水三千,见紫衫被个没见过的男人带进内洞,因为聊的投机,心下不舍,便拉着老公剑胆寒心到内洞寻找,谁知道走的较快,竟然遇到几个不是常在剑洞练功的淫贼,对自己出言不逊,更是意图动手动脚。

  剑胆寒心本就是十分丈义的人,性子也略有些急噪,见状上前就呵斥几人,眼下看来是难免有一番恶战了,其它熟悉的朋友便是赶来也还需要会时间,不由心下揣揣的退到一侧,空自替剑胆寒心担忧。

  五人见这阵仗顿时一脸轻蔑,挺着剑便扑上,剑胆寒心却非是个愚蠢的人,见状施展轻功迅速后退,五人喝骂着追上,跑得一阵,五人距离剑胆寒心的距离便产生差距。

  剑胆寒心这猛然回身施处夺命连环剑,最靠近的一男子瘁不及防下顿时被刺了个对穿,剑胆寒心迅速抽剑后退,剩余四人更是愤怒不已,追的更急。

  依韵见状也没什么危险,便又折身返回内洞专心打起学点,紫衫却是看的紧张不已,剑胆寒心利用奔跑造就的位置差又杀一人,剩下三人这才反应过来,保持着互相呼应的阵仗紧咬着在洞内奔走的剑胆寒心。

  三人见轻功不及对方,久追不上,顿时计上心来喝道“你再敢跑我们就杀了你老婆,脱光他衣服展示给众人看!”

  剑胆寒心闻言果然大怒,挺剑朝三人杀至,三人追逐半响,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见计成顿时大喝着挺剑杀至。

  这三人使的却是全真派同归剑法,威力本就不弱夺命连环多少,三人联手下剑胆寒心更是不敌,交手不过数招,便被划中两剑,伤口入肉两寸,若水三千在一旁看的心惊不已。

  紫衫也是心下焦急,回头一看依韵竟早已走开,匆忙跑进去道“依韵,若水姐姐的老公快挺不住了,你救救他吧。”

  “你认识他们?”

  依韵不急不徐的开口反问,紫衫连忙点头道“认识的,刚才一直是若水姐姐陪我,她人很好的,救救她老公吧。”

  依韵没办法,举步行出,这么点事也没必要让拒绝紫衫,就这么一会工夫,剑胆寒心身上竟多出三道剑伤,紫衫连忙拽了拽依韵衣袖。

  依韵随手从地上拾起三小块碎石,扬手射出,跟剑胆寒心交战的三人动作猛然一停,剑胆寒心哪肯放过任何杀敌机会?手中剑顿时反攻分袭三人各一招,三人应剑缓缓倒地。

  若水三千匆忙奔至剑胆寒心身旁,关切的问道“没伤到要害吧?”

  “没事,小伤而已。”

  剑胆寒心满不在乎的答道,若水三千连忙取出药替剑胆寒心敷上。

  紫衫心下一宽,回头望去依韵已然回到内洞深处打起学点。紫衫觉得依韵是一个做好事不留名的大侠,却不知道依韵只是因为不想明助,被两人的感谢说辞占去自己的宝贵时间。

第九节 残忍温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