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战

    “依韵,我必须退回去了,对不起。喜儿师姐不知为何突然命令我不准插手……”

  依韵已经丝毫不感诧异,“冷傲霜,我明白。华山联盟完了,伤心断肠和金刚重新组建帮派后,便让他们到麒麟坛驻扎吧,眼下我自身难保。”

  依韵说罢关闭传音频道,运功大声道“紫心兄,未免太看不起我了,难道以为就凭这些人能将我拦下?”

  依韵说着抬头望了一眼天色,焰情运功稳声道“依韵,不必看了,便是气候的因素我们早已考虑在内,今天不会有雨。”

  依韵低声传令道“茗,带领高手全力突围撤回麒麟。”

  茗急道“庄主,我们拖住敌人掩护你突围!”

  “照办,我突围需要靠你们的掩护吗?别留在这里当我的累赘!回去后重兵防守帮派印记!”

  茗欲言又止,挥手领着庄内成员从原路急速撤退逃去,紫心人视作不见,两侧的人马迅速将依韵的后路围堵近七个少林阵法分四个方向在一众敌群的护卫下摆开。

  依韵对这一切丝毫不加关注,注视着紫心人夫妇道“血刀刃兄怎生没来?”

  紫心人哈哈一笑,“他托我带话,欠你的人情,今日便算还了,倘若今天依韵你可安然而退,日后若是相遇,他将再不留手。”

  “袭击帮派印记,聚集高手格杀神兽夺坛,引动我和伤心断肠出兵,再袭白虎,围伏我。紫心兄,你每趟出手都是震动江湖的大手笔啊!”

  依韵语气淡淡的道,紫心人哈哈大笑,“承蒙你夸奖,不过这趟,还不是单凭我一人能办到。依韵,当初你的锐气哪去了?回来后这几年的安逸生活,看来是让你变的胆怯了!这般拖延时间的举动,比之当年你独身和我挑战的胆色而言,相差何止千里计!情衣不突围至此,你便毫无信心了吗?便是茗带的人再走一段,你想凭借绝世轻功突围离去的念头也别作想。”

  依韵不置可否,缓缓拔出腰间金蛇神剑,沉声道“紫心兄,便让我依韵看看你们凭何留我!”

  包围圈的人马大喝着朝依韵涌上,烈日高照,杀气沸腾!

  灵鹫宫密室内,乐儿眉头紧皱,神态满是苦恼。容儿,月儿,零儿三人却在一侧谈笑饮酒,喜儿推开密室门缓缓步入。

  “呵呵呵呵……铭儿呢?”

  乐儿郁郁的道“那笨蛋早提着剑去救人了,还以为铭儿能聪明点,谁知道比容儿还笨!”

  “呵呵呵呵……乐儿?怎这般语气。”

  乐儿懊恼道“不是你们说的,要真正发挥黯然销魂掌的威力,必须融合黯然意境。”

  谈笑的三女大笑出声,乐儿怒道“笑什么笑!再笑把你们打出去!”随即跺足道“喜儿!让我学别的吧,求你了!这个什么黯然意境的,叫我怎么黯然的起来!再逼我体悟下去,干脆一掌拍死我算了!”

  喜儿在三女身侧坐下,接过零儿满上的酒杯,抿了一小口,“呵呵呵呵……乐儿,这是最适合你的武功。你必须做到。”

  乐儿不顾仪态的颓然坐倒在地上,不过密室地面本就华丽整洁,一尘不染。

  “喜儿!我真练不了……放过我吧,最多我再也不用脚踢烂你房门了好吗?”

  三女又大笑出声,乐儿的怪癖好,从来不用手推门,便是进喜儿房门,也是用脚的,倘若喜儿房门扣上,总是会被乐儿一脚踢的粉碎,这脾性向来都是说不改的,喜儿若干年前就已经懒得为此说什么,眼下乐儿竟这般说,可见黯然意境让乐儿苦恼到何等地步了。

  容儿开口道“喜儿,不过也确实太为难乐儿了,黯然消魂什么的,别说乐儿了,就是我们也不可能体会得到,何况乐儿呢?”

  零儿笑道“乐儿,听说你过去可有风华绝代之称,一定无数人倾心于你,难道就没有哪个让你牵肠挂肚的么?”

  乐儿轻蔑的呸了一声,随即气极道“零儿你简直是笨到家了!其它门派的人都是人渣,都是混蛋,我只恨杀的不够,只恨当初胆子小杀的太晚!”容儿冷哼着接口道“全是废物!”

  零儿白了两人一眼,不再接话。

  “呵呵呵呵……乐儿?去找吧,去找那感受……”

  乐儿哀求道“喜儿……”

  喜儿似是无意的横了乐儿一眼,乐儿顿时不敢说下去,静了没一会,却又道“可是喜儿,让我上哪找?我只会地一时间想折磨死那人!我真的看到男人就来气!”

  月儿笑着打趣道“那就找女人好了。”

  乐儿呸的一声骂了月儿几句,“呵呵呵呵……月儿说的,也可以。”

  乐儿眼睛一转,怪笑着跑到喜儿身手,猛然将喜儿抱个结实,做作的娇声道“喜儿大美人,让我好好爱你吧!”

  三女哈哈大笑,喜儿神色如常,轻轻将杯中的酒饮下。“呵呵呵呵……乐儿?去找,找那感觉……”

  乐儿忿忿然,却也知道不可能劝动喜儿,跺着脚道“死喜儿!你混蛋,定是看我比你美,故意赶我出去……”边骂边一脚踢裂密室的门,离开了去。

  众女都不以为意,乐儿就那德行,每次被喜儿逼着练功或是什么的,总用这句口头禅,实际上明明是乐儿不时开口妒忌喜儿才真。

  不存关闭了所有频道,形色憔悴的提着一包干粮步至藏剑崖底,自从那日后,不存便一直在这里思索,反复试图领悟依韵所要表达的东西。

  脑海中那一丝清晰却怎都把握不住的感觉,让不存无比苦恼,这些日子下来,已是折磨的不存身心憔悴。

  但不存无法容忍自己放弃,其它的一切都已被不存抛到脑后,神州帮也好,过去的亲密战友也好,早已经无暇分心去想。每过两天,便步行到几里处的湖泊,补充些许饮水,进些食物,但即便是这种时候,不存的注意力,仍旧是在不断回顾着那日的一切。

  更换衣衫,清洗衣衫,简单洗浴,饮水,进食,这些都如同无知觉般的习惯性进行着,不存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悟通,但无论多久,不存都不会放弃!

  金光大盛,依韵以剑以指连绵朝着围攻的敌群出手,面对实力的巨大差距,大范围的气劲如同神罚一般夺走一批又一批江湖好手的性命。

  然而包围的敌群,没有人敢后退,不断的扑上弥补空缺,虽不及黑木崖NPC的悍勇,却也远比一般的江湖帮派争斗来的可怕。

  周围的阵法,始终没有发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紫心人和焰情脸色平静的坐在黑色高头大马之上,对不断增加的伤亡视若不见。人人都知道,眼下的战斗,不过是以人潮消耗依韵的内力罢了,但轮到的人群仍旧拼命涌上,人人都希望能在依韵的攻击下不死仅伤,都希望能得到一个幸运机会将依韵重伤,都希望倒下的那个不是自己。

  便是不冲?后果不也是被踢出门派修为尽毁么?而战死,却还能得到一大笔的金钱补偿,重回门派更能得到特殊照顾。

  所有人一切屈服在这种恐惧下,冲上去的人都在依韵造成的恐惧面前抱着一丝希望,都期待自己便是那个幸运,金光剑影下,一批批的人仍旧在死亡,人潮中一批批的人仍旧在替补。这很悲哀,却更无奈……

第六节 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