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不可预料之血

    被可名唤作师叔的男子踏上距离飘渺蜂七十里外的一处山崖,神态平静的等待喜儿的到来,三大帮派已被成功瓦解,此刻已是到了必须说现诺言的时刻。不片刻后一道红影飘然落在男子身侧三丈处。

  “呵呵呵呵……拿来。”男子从怀内取出一本手写薄册子,朝着喜儿抛出。喜儿轻轻接过,低头翻阅检查着。片刻后抬头含笑道“呵呵呵呵……这些,你动过吗?”

  男子摇头道“你放心,绝对没有,守护的神兽实力太强横,我根本没有那实力,况且我也绝不会准备让你白跑的资料。”

  喜儿将册子放入怀中,男子见状道“如果没有其它事情,就此别过!”说罢正欲举步,喜儿轻笑出声,“呵呵呵呵……你要走了?但是,你只能死回城里……”

  红影一闪,喜儿已然欺近男子,双爪毒蛇般猛然探出,男子骇然拔剑相迎。全身被太极气劲尽数包围,喜儿双掌带起红色气劲,身影一闪移至男子一侧,朝着防护气劲轰然击下,男子大吐一口鲜血被打的抛飞,好不容易方才稳住步子。

  “喜疯子!你这算什么意思?”语气中竟是充满愤怒。

  “呵呵呵呵……你换可名的命……”红影又至,男子奋力举剑攻出,再不敢让喜儿藤出手脚攻击太气护圈,两人短短片刻已然交手七十余招,喜儿朝着男子剑势带起的圆形气劲轰然击出,男子胸口一阵剧痛,被喜儿的内劲震的朝后飞速抛飞,太极气圈同时消没不见,喜儿如鬼魅般紧随男子身形,左手爪状朝着尚未落地的男子心口猛然爪出,顿时鲜血飞溅。

  男子神色不甘的盯着喜儿,“你……这个疯子……你不得好死!”

  喜儿猛运一股劲道,男子顿时被轰成粉碎。喜儿取出手巾,轻轻将左手的血迹擦拭干净,随手将手巾丢在一侧,神色迷离的打量着雪白的左手掌,“呵呵呵呵……美吗?……”

  依韵牵着情衣奔跑约摸两刻钟时间,终于在路口见到事先准备好的马车,两人推开车门踏入,却见除伤心断肠三人外,凝望和冷傲霜竟然也在。见得两人上车,关紧马车门,NPC马夫扬鞭出发。

  气氛沉闷,情衣却是扑哧笑出声,众人愕然望去,随即不由露出微笑。冷傲霜开口道“你们到扬州吧,距离玄武坛近,又在钱帮势力范围。”

  伤心断肠沉吟片刻,将自己的想法道出,冷傲霜和凝望都听的连连点头,“这主意很好,毕竟眼下情形看来,依韵实力受到的损失最严重,帮派中的人十分混杂,古墓和武当这么一折腾,可以说人手上折损近半去了。你们几个都是仇人遍地,在扬州附近立根的话,能免去大量烦人的骚扰。”

  伤心断肠苦笑道“现在轮到我们几个羡慕情衣了,真是一得一失。原来华山联盟帮里的不少人全都另寻出路了,过去跟孙子似的云龙,现在影都没个。”

  金刚无奈道“何止你是这样?金刚盟不也一样,相信古月山庄也好不到哪里去。如今我们失势,凭什么让别人必须跟着我们挨打?多想无益。”

  过去情衣掌握的实力虽然让人侧目,但论江湖上的势力,资源,财力都绝对无法跟四人相比,但到现在,四人跟情衣眼下的地位实在不可相提并论,光有钱,又有何用?在江湖中打滚,四人谁不是仇人满江湖的主?

  如今势力远不比过去,天知道会有多少痛打落水狗的大小帮会以及江湖自由团体?相对而言,依韵或许比之伤心断肠三人稍微好上那么些许,有个高手的名号作为招牌,没点实力或是没机会纠集大批人手,还真未必有那胆子来招惹,但是说白了也只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而已。

  伤心断肠郁郁道“但是我真想不明白,紫心人也就罢了,但血刀刃和迷惘的实力怎么可能突然变的这么强横?迷惘跟我们算是老敌手了,有多少斤两谁不清楚?怎么回了古墓没多久,突然变的这么骇人。血刀刃重生到现在不过十年,怎么可能比重生前还强横这么多!”

  情衣见金刚,龙剑均露出迷惑之色,连冷傲霜和凝望也不例外,犹豫半响终究叹气道“其实大家心里也奇怪为什么我实力也突飞猛进吧,但这是门派掌门人的秘密,我答应师父绝不透漏出来,只能提示你们,和门派一直不被人注意的存在有关。”

  顿了顿又道“但我个人觉得这终究不是正途,依韵根本不知道这点,但实力只比血刀刃只高不低,其实紫心人和血刀刃,迷惘根本不是依韵提及的意境级别高手,就是小龙女就我感觉也仅是刚入门凯。我觉得你们与其盯着这个,不如想办法踏入意境级来的更好。”

  众人闻言视线转到依韵身上,在场众人中只有依韵对次最有发言权,依韵微微点头道“意境级,不是血刀刃和迷惘,紫心人能比的,当然紫心人武功太特殊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他的过人强横,单以武功轮紫心人在我眼里根本不入流。但情衣所指的掌门人掌握的秘密,也并非无用,至少可名我便没有把握赢她,她不但踏入意境级同时身为掌门人,而且她曾说服用过抚泪,所有属性提升足有10点之巨!掌门人秘密不会保留多久的,我有预感,日后灵鹫宫喜儿一定会对门内公布,不可避免的将传遍江湖。所以我认同情衣的看法,你们与其在这方面费心,不如想办法踏入意境级。”

  众人沉默不语,在场之人都是亲自参与过黑木崖之战的,当时震撼的情形谁都无法忘记,但那道门凯却是始终不得要领,像依韵所说,如果不懂,即使说了也不会懂。

  金刚有一个爱人,不,准确说是一个情人,知道的人恐怕除龙剑和灭神外再无别人。因为对方的身份太震撼,神州帮的帮主换过,但副帮主却从未变过,金刚的情人,便是神州帮副帮主龙吟的妻子。这让人难以相信,当初金刚初进混沌纪元,两人就结识并相爱了,可惜,那时候金刚实在太平凡太平凡,她爱宁静安逸,金刚给不了,于是金刚离开了。

  后来,在金刚仍旧在努力苦练,在江湖打滚时,她嫁给了龙吟,本以为一切就此告结。却在过干年后,两人再次相遇,金刚忘不了她,金刚性子很冷傲,却很执着,她也从没忘记金刚,这时候的金刚,勉强已算是稍有名气的江湖好手。

  “等我,我定能给你宁静安逸,神州帮,我会亲手摧毁它!”

  这是金刚当初的承诺,金刚也确实这么做了,两人偶有碰面,互诉衷肠,她多次想放弃一切跟金刚一起,金刚拒绝,“等我,江湖人的悲哀太多,我不愿意因为自己的无力,让重复过无数的悲哀发生在你身上。”

  金刚这么说。数年后,金刚已经真正成为江湖超一流高手,组建的金刚盟日渐鼎盛,反神州联盟发起三巨头之一。

  金刚暗叹一口气,多少年了,终于快要结束,终于她以为盼到了,却在这么短短瞬间一切归空。伤心断肠有妻室,有无数从苦难开始就跟随的同伴和朋友,他摔下来了,很痛苦,可是,金刚其实只比伤心断肠更痛苦。还翻得了身吗?也许很多事情可以重来,可是有些事情,能等待多久?

  马车外暴雨连绵不绝,路很难行,马车行的很慢,淅沥的雨声打在马车顶侧铮铮有声,马车内一片默然。

  “我们刚进入这里的时候,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但后来,我们选择了自己的道路,逐渐拥有了道路上该拥有的一切。那时候,我们都没有被难以企及的高度吓退,没有被沮丧占影响信心。如今,我们虽然失势了,但我们人还在,修为还在,多少还拥有残余的人力财力势力,难道反而不如两手空空时的信心充足了?”

  伤心断肠四人闻言露出微笑,随即齐声大笑,“依韵,说的好!”

  试图把握和拥有,是我们的选择,也许得偿所愿,也许终究错肩而过,但努力过,坚持过,即便失去,我们难过,却无悔!

第九节 不可预料之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