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高阳邪人

    一个干净的乞丐走在去恒山的路上,时而有一些特殊的目光。

  十多年了,大多数还经常出没在这里的人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个穿着干净的乞丐会每天这个时候到这里来,为什么要每天给这个文殊院的和尚们担水砍柴,然后再去做乞丐,伺候自己的肚子。

  也有人以为是隐藏任务跟着做,但发现没有任何的奖励以后,人们都放弃了,只有他还在日复一日的此时此刻来到这里担水砍柴。

  其实何止他们不懂,便是庙里的和尚们也不懂,为什么他会十几年如一日的跑来跑去,为和尚们担水,即使成为一个乞丐也不放弃,却并不收报酬,甚至还不去学习一些生活技能或者武技来护身,并且不屑于玩家和好心帮派的收留。

  也曾经有人气不过其不屑的态度,杀之,更有甚者接连一个月,见此乞丐就杀,或者专门每天路过这里杀他一次,再后来,这样的人就少了,直至再没人对感兴趣,一方面是杀一个瞪着你的人实在没趣,另一方面没一次乞丐眼中的不屑和轻蔑会更加的浓厚,恰恰这种被乞丐蔑视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很难受。

  乞丐名字叫高阳邪人,进入混元已经有了二十年。却为文殊院的和尚担了十六年十一个月的水。在这里没有人知道他之前的三年在什么地方,做了些什么。只有庙里的老和尚知道,今天是十月十八日,是他自从第一天到文殊院,担水到今日,整整十七年的最后一天。

  如果当初没有那有那老和尚,也许就没有现在的邪人。也不会有今天,还能在心存感恩的在这里欣赏着比成长院里要美丽的多的景色,还能在这里过着乞讨生活,即使人生对他来说其实真的很无奈。

  本来是没有高阳邪人,只有一个高阳酒徒,但是酒徒醉了,不小心爱上一个不该爱的女人,知道明白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自己,于是如同默默的来一样,酒徒又默默的走开了,酒徒不怪她的无情。

  是的,她怎么会在乎这样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呢。于是酒徒变成了邪人,于是文殊院多了一个为和尚们打水的干净乞丐。

  这个乞丐却又不同于别的乞丐,在混沌纪元内所有人都无法跟生活技能脱节,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江湖中的乞丐很多,而你去当一个乞丐并不会受歧视,但那些乞丐都是丐帮的人物,平时有武力护身,杀人与被杀都不眨一下眼。

  但是邪人不同,他就是那种唯一的例外,是那种一旦身份被官府定义为乞丐而又非丐帮成员,无法穿着任何好装备和武器,直到乞丐的身份被官府重新洗清为止的乞丐。

  现在,邪人终于完成了一个他一直想要完成的任务,向当初的老和尚报恩。现在邪人要离开了,十七年的生活之地,有点点的不舍,有点点的依恋。邪人做事很有原则,做事要到底,于是他在这里呆了十七年,现在他要做另一件事情,去找一个让酒徒变成邪人的人。

  她的名字叫喜儿,没错,就是那个杀人邪魔喜儿,虽然她杀人无数,虽然满江湖都恨她怕她背地里骂她,酒徒仍旧在第一次见到她就为她迷失了,那也是他第一次死亡,在混元中的第一次死亡。

  邪人曾经默默的关注着关于她的一切,甚至多次怀着忐忑试图接近她,但她从未多余的将目光从邪人身上留哪怕一个瞬间,终于,邪人默默的走了。

  但如今,邪人要回去,再去找她,无论如何,邪人也要让她的目光,为自己停留哪怕一瞬。

  事实上这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但这不是邪人考虑的重点,邪人要的,只是被喜儿关注,哪怕一瞬间也足够了。

  这日,一个NPC柴夫进了翠湖寒,手中执着一封信,和蔼的询问谁是依韵后,将信亲手转叫后,接过依韵打赏的银两复又离去。

  依韵带着疑惑将信拆开,半副却是沙漠的图案,另半副却是飘零的落叶,最下面标了准确日期和时辰。

  依韵计算了下日期,简单收拾东西后便折身离去,临走之际朝不存道“别跟着来。”不存眼神迷离的凝视着湖泊,恍若未闻。

  落叶谷一如多年之前,有此落叶之名,全因这里实在奇特,一连四季总有落叶飘零,漫步于谷中,不时看到纷纷落叶,总能勾动人某种逝去的淡淡哀愁。树叶的离去,是因为风的引诱,还是树的不挽留?

  路过的蜻蜓,在江湖上并没有大名气,可以说知道和听过这个名字的人,仅限于他的部分好友。

  路过的蜻蜓非常特别,踏入江湖十数年,由于福缘极高,获得高深内功身法传授,随后便一直苦练飞刀。

  他的飞刀很快,很准,让身边的人只能以出神入化去形容,自从他的飞刀大成后,飞刀出手,便从未有过虚发。

  路过的蜻蜓身边的朋友,也不乏有几个江湖好手,这些人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便中刀了,路过的蜻蜓仍旧一直在苦练,默默的苦练着飞刀绝技,小李飞刀在李寻欢逝世后便成了绝响,但路过的蜻蜓相信,他将让飞刀的辉煌重现!

  路过的蜻蜓会出现在落叶谷,十分巧合,无意中得知今天在落叶谷顶,江湖三大传说级高手将会碰头,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小李飞刀的辉煌,将在今天展现,尽管路过蜻蜓所学的飞刀,是自创的小李飞刀,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信心。

  崖顶急风凛冽,吹的依韵三人衣衫猎猎做响,依韵将目光从喜儿身上移到小剑处,微微皱了皱眉头。“若仅仅是喝酒,我没时间奉陪。”

  喜儿意外的轻笑出声,正待说话。

  山道的一侧,一身白衣的路过蜻蜓缓缓而至,三人浑然未见,喜儿轻笑一阵,“呵呵呵呵……依韵?”

  路过蜻蜓走近众人十步处,淡淡开口道“我叫路过的蜻蜓,你们便是江湖三大传说级高手?我要向你们挑战,全部一起上吧。”路过的蜻蜓全身衣衫鼓鼓做响,显示出过人的深厚内功。

  小剑盯着依韵开口道“一直未曾和你正式相识,我是小剑。”

  依韵微笑道“我是依韵,不知为何,很久之前开始,我竟是再不愿意和你相对。”

  小剑冷漠的脸上扬起一丝微笑,“你最好永远都不明白为什么。”

  依韵陷入沉思,却是不知在想着什么。

  路过的蜻蜓被三人无视的态度激的微微动怒,一声冷喝,强烈的气劲震的两侧峭壁纷纷龟裂,“既然如此,我便不客气了!你们失去唯一出手的机会!”双手一扬,三道急快的亮光分袭三人射至。

  不存仿佛猛然清醒,环顾四周一眼,复又陷入迷惑,片刻后眼神逐渐变的清明,喃喃道“依韵……”随即凝视着湖泊,久久复又缓缓起身,径直出了翠湖寒。

  ‘你引导我进入了忘我,可是,你却把我彻底的毁了,也许,某些方面而言,对忘我的理解,我比你更清醒和明白,依韵,你把我毁了……可我不会屈服的,既然无法回头,我会超脱的,一定会……’

第五节 高阳邪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