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歌行

    紫衫觉得很开心,将一些整理的物品放到娥眉派后,便缠着要外出行走江湖。当然,紫衫所谓的行走江湖,不过是到江湖人聚集较多的地方,以及各地有名的景点,任务区,NPC强度较高的地方满足好奇心而已。不过依韵十分意外的答应了,紫衫觉得很开心。情衣十分愕然于依韵的变化,“怎么突然改了性子?”依韵淡笑道“反正,又不影响我练功。”情衣无语。紫衫唱歌很动听,至少依韵感觉非常不错,但事实上本就不错。多年在钱帮训练各种技艺,以紫衫在钱帮的出色,又怎差的了呢?两人骑在马上,游荡于各处练功点,热闹的景象,却是让依韵不由陷入迷茫。这些,太陌生了,涉足江湖十几年,但依韵从来就没有体验过,绝大多数人所走的江湖路。依韵并不为此唏嘘,即使重来一次,依韵知道,或许仍旧如今天一样,唯一可能改变的不同道路,也不过是成为更加无情的商人。命运,很少因为人的想法改变,因为做出决定的始终是性格。

  紫衫独自下马,穿梭于热闹的人群之间,好奇的看着形形色色的江湖人。有很多高手,总会流连于曾经底级常带的练功洞,为过去唏嘘,唏嘘过去的简单快乐,唏嘘过去为梦想奋斗的充实。依韵不需要这种唏嘘,也不存在这种唏嘘的心情。

  江湖的斗争,何时少过?便是此刻,赤龙练功洞外,便又有两群人执剑打了起来。发生在练功洞的争斗非常寻常,引起矛盾最多的便是两方面人因为练功点的争执所引起,成群结队前来练功的队伍,占据的NPC数目绝非一加一那么简单,因此,倘若一队实力较高的队伍,往往得占去半个单独洞穴的NPC,各处练功洞往往都有些长期固定练功的队伍,一般固定在某处,一旦被他人占据,往往会或客气或横蛮的要求别人让。这种要求原本便不太合理,因此,争执每每因此开始,双方一旦谈不拢便会互相叫骂,再接着互相叫人后便在洞穴外进行第二轮谈判,倘若互相所请的高手彼此有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交叉,大多便是和谈解决,倘若没有,大多最后便是打出个生死胜负,从此结成仇怨。

  紫衫见两方人都不少,其它人都散布周围看着热闹,心下有些害怕,便又跑回马背,腻在依韵怀里,甜声道“依韵,你看那对夫妻,不如你帮帮他们吧!”

  依韵顺着紫衫目光所及处望去,男子虽然在双方交战人群中,却似乎在低声叮嘱着女子什么,女子显然刚踏进江湖不久,依韵分明能看到女子神色的紧张。“你要有兴趣,就看热闹,谁都会有第一次群战,帮得了一次也帮不了下一次。”紫衫不太乐意,心下对那两人有了好感,另外硬是想看依韵当当大侠出出风头,眼睛一转,计上心来。“那我走进点看热闹好不好?”“随你。”紫衫闻言握着金蛇剑被依韵抱下马去,依韵感觉如今用金蛇剑还不如空手来的更能发挥实力,而紫衫很渴望外出时挂在腰上,体会一下女剑客的滋味,依韵干脆将金蛇剑送了给紫衫。

  紫衫一路小跑钻进人群,跑到那对夫妻身旁,依韵远远见紫衫跟两人交谈了几句什么,男子打量了紫衫腰间剑两眼,似乎说着什么感激的话。紫衫竟是打算以此迫依韵出手,紫衫跟两人交谈罢了,顽皮的朝依韵远远吐了吐舌头。依韵面无表情,紫衫自从拿了金蛇剑后,便缠着要学剑法,依韵身上就一套金蛇剑总决,便随手丢给了紫衫,但紫衫却是没有杀气,修炼出来的只是杀剑。到现在也有两级了,单以武功论,两级的杀剑也能在这里地方生存,不过,紫衫哪有半点实战经验可言?光是看到刀刀剑剑恐怕就得吓的站不稳,更别说交手了。

  两方的人马又争执互骂好一阵子,终于双方为首的几人拔剑动手,被两边喊来助拳的人纷纷拔出兵器喊杀着冲上,依韵面无表情的看着双方的战斗。紫衫握着金蛇剑,看架势倒也颇像个高手,事实上紫衫毕竟跟着依韵出入过太多帮派战斗,见过的高手实在多不胜数,此刻虽然心情紧张激动,但天生学习和模拟能力过人的她,眼下从外表来看,又哪里差的去呢?紫衫跟着的一对夫妻,男子却是时刻警惕的注意着战斗的变化,不时有刀剑攻至,奋力拦下,女子则强自压抑着复杂的心情挺剑刺上,紫衫的表现却也是非常值得赞赏,或许是见过太多依韵和情衣的联手,机会把握的恰到好处,每每窥准机会时挺剑刺出去总能伤到敌人。一时间未遇到高手的三人,在混乱的战场中倒也没遭遇到什么危险。

  依韵从马侧取出紫衫走哪带哪的古筝,紫衫绝对上多才多艺,而且是无一不精。依韵并不会弹奏古筝,但至少会拨弄,依韵也不懂以音器散射内劲的面积武功,但至少能将内力凝聚通过弦音射出去。这跟真正的以音伤人的武功差距非常大,真正以音夹内伤人的武功,能更迅速凝聚内劲,造成同等伤害下内力的消耗更加小,而且连绵不绝,如果招式般配合音律对敌人产生精神伤害和内伤。

  依韵轻轻一弹,无形的内劲如同暗器般随着弦音朝着对紫衫三人威胁最大的敌人身体射去,原本攻势凶猛的好手,体内经脉瞬间被震的俱裂,动作顿停,男子一剑穿透此人的咽喉,三人顿时压力大减。对于过分追求武功修为的人,像依韵,陌生人的命已经不叫命了,倘若依韵有意,就这么对着古筝运功乱弹一气,场中一定范围内恐怕无一人能活。这听起来很残酷,不过,路上一脚踩死几只蚂蚁时,又有几个人会去注意和在意呢?在依韵这种一心只扑在武功上的高手眼里,一般的江湖中人的存在,真的比蚂蚁好不到哪里去。其实,高手大多数都是无情和高傲的。

  紫衫和那名女子,战了一阵,渐渐恐惧也不在那么强烈了,神态已经显得轻松许多,尤其有勇猛的男子在前替两人抵挡着伤害,每每看着挺强的高手,都被男子一剑斩杀。依韵信手轻动,十数到无形气劲穿透十余修为较高明好手的身体。依韵已经觉得无聊了,该尽快结束了,依韵将古筝放回马侧行囊。胜负已是定数,紫衫插手方面的敌人好手尽数丧命,本就人数接近,眼下根本再无任何胜算。双方又打了两刻钟许,一方残余的江湖人溃散而逃,紫衫兴奋的举剑欢呼,原本围观的人群纷纷鼓掌祝贺,一时间场面热闹之极。

  

第二节 歌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