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邀请

    乐儿在飘渺峰四处搜寻残忍温柔的身影,却始终未果,脸上露出焦急之色,突然想到什么般,脸色瞬间转白。急匆匆奔到容儿处,一脚将容儿的房门踹的四分五裂,急声道:“我女人呢?”声音却是带着颤抖,容儿缓缓睁开双眼,从自修中恢复过来,淡淡道“乐儿,你既然已经猜到何必问我。”

  乐儿身形一晃,几欲无法立稳,“喜儿把她带去哪里了?快告诉我!!”“乐儿,专心修炼你的意境,喜儿既然带走了她,自然不会让你找的到。喜儿说了,什么时候你能将黯然意境随心所欲的融合,什么时候还你残忍温柔。”容儿不忍再看乐儿悲伤的神色,微微别过脸去,“别这样,好好练功吧乐儿。”乐儿一言不发,撞撞跌跌的一路径直去了闭关密室。

  依韵缓缓将衣衫装备一一穿上,连续一日的血心发作和被瀑布冲击下,身体此刻已是极度虚弱,依韵单手扶着石壁,头隐隐有些晕眩,吃了颗特制恢复体力和精力值的地还丹,盘膝闭目打坐两刻余钟,这才彻底恢复。依韵打开传音频道,果然不久便收到紫衫的传音,“依韵……他们把我关在全真派掌门人密室了。我还好,他们没有欺负我的,你好点了吗?”

  紫衫的声音没有半丝惊恐,却隐隐让人感觉似乎忍不住要号啕大哭,依韵尽量将语气放的柔和,“紫衫,不要怕……跟他们说,我最多只等他们半个月,待我办完点事情,就接你回来。”“我不怕的,依韵,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关传音了,我好跟你说说话。”

  依韵当即应允,随即又收到情衣和冷傲霜,金刚,伤心断肠四人的传音。前三者却都是说倘若需要帮助,人手随意依韵使用之类的,“依韵,这件事情我事前真不知道,但确实心有所疑。”依韵淡淡道“我知道了,过后再说。”金刚传音道“依韵,彷徨无地和月宁已经被我派人严密监控,随后可由你发落。”“我知道了,过后再说。”

  依韵仍旧淡淡回应,三人心知依韵没兴趣多做讨论,只得丢下有事随时联系的话头,再不打扰。依韵这才传音情衣道“情衣,我需要你出手帮忙,到时候,带点实力顶尖的高手,在僻谷外适当的地方埋伏,不能让这群人活着离开。我毕竟只身一人,安然离去,没问题,但不可能独力能把他们全部追上并击杀。”情衣那头略做沉默,随即道“好!”这一举,定会导致娥眉派高手有无法估量的折损,“到时候看情况,倘若他们逃出去的人太多,就做罢。”情衣心下一暖,轻声应了句。

  依韵一路赶至大理悦来客栈,订了处雅座后,边听着紫衫在传音说话,便闭目凝神自修。不过半个时辰,妖瞳和如外联块而至,“依韵,冒昧打扰。”依韵淡淡道“不用客套,既然我来,大家都心知肚明。”

  妖瞳抚媚一笑,和如是双双落座,妖瞳扫了眼桌上的菜式,含笑道“依韵你很懂享受生活呢,让人意外。”依韵却不答话,事实上只是习惯性的叫上了平日紫衫的口味而已。如外开口道“既然依韵你也不爱客套,那我们便直说吧,我们希望你能加入黄昏门和自由帮,黄昏门绝不会对阁下行为做任何限制,自由帮将直接安排阁下担任副帮主,同时日常烦杂事务一概不会扰阁下清净,同时对于帮派人手调动,将具备足够的权利。”

  依韵轻轻抿了口茶水,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接着说。”妖瞳微笑道“依韵你果然快人快语。对于紫衫的事情我们已有耳闻,自由帮以及黄昏门的高手会全力出手相助!”依韵闻言轻笑出声,“那么,你们敢击杀其它几派掌门人吗?”妖瞳和如外顿时一楞.

  江湖上谁都知道,杀死对方掌门人后的可怕下场,这趟面对的,却是全真,衡山,丐帮,三派掌门人,甚至可能还有萧浪在场。妖瞳顿时明白依韵之所以故意在这里等自己和如外出现的原因,纵使依韵如非必要也不愿意去面对这种可怕的压力,而最好莫过于将压力转移给自己和如外一并承担,倘若自己和如外,不敢承载这可能的压力,那么,方才所说的一切,根本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

  妖瞳和如外同时沉默不语,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倘若得到依韵的加入,不但可能导致跟仙灵谷关系改善,对黄昏门和自由帮的声望,自然是不言而寓的,但是,倘若以可能面对的可怕压力作为代价,是否,付出的过于沉重……

  妖瞳不是没有勇气的人,更不是个不敢冒险的人,沉吟片刻,断然开口道“可以!但是,希望依韵你能承诺,不会过河拆桥。”如外似乎也下了决心,做出承诺。依韵淡笑道“这不是问题,接着要谈谈的是,年薪问题,以及具体给予的权限问题。”

  妖瞳和如外同时愕然,随即迅速恢复神态道“这点请尽管明示,自由帮和黄昏门财力虽然远不及仙灵谷,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绝不吝啬!权限方面,黄昏门授予掌门人80%权限,同时能自由出入黄昏门任何地方;自由帮任何事务决策,阁下都有决策权,当然,某特特殊决策希望事先跟妖瞳打个招呼,人手方面,全权任意调配!”依韵神色丝毫不动,淡淡道“不够。我要被授权具备对黄昏门除掌门和长老外所有弟子的驱逐权,至于自由帮给出的条件,勉强可以接受。”

  妖瞳紧张的朝如外投去一眼,依韵的要求确实很过分,等若是另一个门派掌门人,但,却也没到无法接受的地步,毕竟,对于如外本身的掌门人地位,仍旧不足威胁。因为一个门派内,除非掌门死亡或是让位,否则,没有任何途径取而代之。

  如外沉吟片刻,点头道“一言为定!”妖瞳心下一松,语气已不在那般客套僵硬,柔声道“那么依副帮主,尽管谈谈需要我们如何协助吧。”依韵缓缓起身,淡笑道“四日后,僻谷外,派遣有实力的高手跟娥眉派一并等候,凡是逃出来的高手,一律围杀。三派掌门人,我会为你们各留一个,其它的,无需插手。”

  依韵说罢径直离去,如外和妖瞳尽感不是滋味,这到底算是,两人达到了目的,还是被依韵设计了呢?这个概念只让两人越想越感觉模糊,互望一眼,双双起身离去安排。妖瞳却是神色复杂的忍不住朝着依韵消失在街道的方向深深投去一眼,恐怕,依韵远非自己所想的那般,是个只痴迷于武功而心思简单的人,而根本是,远比自己想象的更狂和傲而已。

  残忍温柔紧随着喜儿到了一处极为偏僻的小峡谷,“呵呵呵呵……如果为乐儿好,在这里等她……”残忍温柔一言不发,完全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呵呵呵呵……不要恨……懂吗?”喜儿神色含笑,轻抿了一口飘渺无痕,残忍温柔终于轻声道“我懂,你放心。”

  喜儿轻笑出声,将三本册子放下,册子表面分明可见分别印着‘九阴真经全册,六脉神剑总决,神行百变。’喜儿缓步离去,“呵呵呵呵……好好练,懂吗?”动人的声音在峡谷内反复回荡,而人造已踪迹全无。残忍温柔拾起地上的秘籍,朝喜儿离去的方向投去一眼,低头翻阅起来。

  喜儿单手轻扶着一颗大树,神色迷离的眺望远空,轻风拂动着一身衣衫,两行清泪,缓缓滑过妖美的脸庞,而嘴角,却是仍旧含着浅浅微笑。谁有懂得喜儿的心思和感受呢?这泪,到底是为何而流,是替乐儿和残忍温柔的分离么?谁又能知道呢……

  依韵只身独立在娥眉山崖,眼神空洞的眺望远空,娥眉山顶的强风直吹的依韵发衫鼓鼓做响,夕阳的余辉,映射的娥眉山崖景色份外美丽。依韵不知何时,特别喜欢上了这十分的霞光,在依韵看来,真的,很美。情衣单手扶着密室的门框,静静的凝视着依韵背影,好一阵子才轻叹着收回目光,折身返回密室。只是那叹息,仿佛在娥眉山顶回荡着经久不散般。依韵的感受和心思,到底却又是如何呢?情衣的叹息,是懂了,还是因为不懂而叹?但这一切,又有谁明白呢……

  人是人,人不是人,人还是人。

  妖瞳和黄昏门精心挑选出近半数实力强横的高手,为数近四千余人,这些都是真正的高手,否则,根本没有参与这趟行动的必要。情衣将派内好手清点一番,领着四百余人赶至僻谷山群。僻谷地理位置十分奇特,入口在一片连绵山群外,顺着山路需拐几十里的路,方能逐渐进入一条朝下的深长峡谷小道,走到尽头,却是一片被峭壁环绕的石地,过去曾经有两个江湖上颇为有名的帮派,在此地进行过一场决战,后来才逐渐被江湖人所知。

  天龙神一行人,定然比之谁都更先赶到部署。情衣和妖瞳的队伍一路上轻松收拾放风的岗哨,事实上这根本没意义,天龙神等人岂会不知依韵定会寻人前来助拳?只是算准了仙灵谷难以全力插手,更不便插手,便是分出些人手和娥眉派一并前来,也不被四派放在眼里。妖瞳的参与或许让天龙神一行人颇感意外,但没有仙灵谷的出现,这种意外仍旧不足以让对方恐慌。这,该是一场必胜的战斗。

  其实,对于双方,都是在进行一种等候……

  

  

第二节 邀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