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轻轻

    “铭儿!你何苦?”容儿叹气道,心下却也知道怎都不可能劝得了的。铭儿微笑着道“唯情者,无所不极,无所不可破,无所不可立。然唯情者,无己矣!”铭儿轻轻将装备一一穿戴整齐,单手提着强化青龙,辞别容儿和月儿,飘然离开了去。月儿受不了的轻轻摇头道“真是没救了铭儿,我宁愿练忘我也不会去练什么唯情。”

  容儿横了月儿一眼道“月儿……现在只剩你连意境的门槛都没踏入……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吃喝玩乐?”月儿神色不变的道“这就是你不懂了,我这正是在试图创造一个全新的意境,恩,命名为自由意境吧。”容儿闻言做无奈状,心下也知道,月儿从过去开始,就是四人中最懒惰的,如果喜儿不逼,月儿少有肯连续花费时间在练功上的。自己也是拿她没办法,只能听之任之。

  可名隐在峭壁顶处的突石旁,神色平静的凝视下方僻谷的形势。不远处的另一头,却竟是南海剑派的剑如颜和剑如玉两师弟,可名对面的峭壁顶上,却是一身白衣神色带着浅浅微笑的铭儿。另一处的峭壁顶上,比之三者都更高上一些,突石密布,让人难以肯定后面时候还藏着些什么人。

  当然,这些,只是在峭壁顶上的几人,才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僻谷中,天龙神,天道子,仁,三大派掌门,各自领着大批派内高手,而武当派,竟是意外的由霸天和天道一行人领着一批高手参与,却是不见萧浪的踪影。意外而又不意外的却是,古墓派弟子竟然来的只比其它四派更多。但这也难免,杀死依韵者,将能执掌古墓,指间沙本在派内可说极有名望,小龙女重生后,迷惘下嫁于狂过后,在古墓派内几系支持者种,指间沙算是最名望最高的之一了。

  几派弟子分庭而立,将僻谷内几乎完全占满,紫衫,被点了穴道完好的防止在正对进入谷内狭道尽头的一张椅子上,两侧坐的分别是天龙神,仁,天道子,再靠前面一点的却是随风夫妻。全真的北斗七星阵,武当的真武七截阵,丐帮的打狗棍阵,恒山派剑阵,分四面早已立好阵眼,人人神色肃穆,免不了亦有不少人却是满心期待。是的,场中的人都知道,今天要面对的是谁。

  依韵嘴角含着浅浅笑容,缓步从狭道朝僻谷行入,谷中所有各派弟子纷纷神色戒备的凝神注视着依韵。江湖第三个传说级,即使占据着如此绝对人数优势,仍旧无人敢心存任何轻视。天龙神三人缓缓起身,“依韵,还记得我吗?”依韵目光穿过靠拢在三人身前的大批门派高手,沉声道“江湖上每天都有人重生,但能很快爬起来,爬的比过去更高的,始终是少数,你,确实了得。”

  天龙神轻笑出声,声音却夹着内功让所有人均能清晰听见,“真心的说一句,这是拜你所赐。你是让我认识到差距,是你让我认识到江湖比我想象的大,是让你让我认识到自量。今天,我很卑鄙,但我只能如此,虽然重生后,我幸得江湖隐士传授绝学,更得奇遇,实力突飞猛进的让我自己都难以相信,但是,我仍旧清楚,今天的我仍旧不是你的对手。”

  依韵轻笑道“你的进步,比我想象的更多。高手始终是高手,天道子,仁,你们两人实在让我意外。”天道子含笑道“依韵,拜你所赐啊!”随风轻眯着眼睛开口道“紫衫,这些日子我们对她很好,也绝没有让她受到半点伤害。你大可放心。”

  迷惘恨恨道“依韵!猖狂吧,不过你的猖狂到今天该划上句号了,师姐和古墓派的仇,今天,该告结了!”狂过跃众而出,在依韵身前二十丈处停下,大笑道“依韵,今天就让我狂过,把你彻底击败!”依韵看也不看狂过一眼,望向天龙神道“开始吧,没必要浪费时间了。需要我前进多少距离让你们完成合围?”

  紫衫脸上毫无担忧之色,仿佛十分自信依韵定可应付任何困难般。天龙神哈哈大笑,“好,依韵,你的胆色仍旧一如当年,连同的狂傲。请前进十五丈吧,即使你落败,我也绝不会动你女人半根头发。”

  依韵身影一动,瞬间前跃十丈距离,神态仍旧含着微笑,仿佛从一开始便一直站在这个位置一般,所有人暗自抽了口凉气,这等可怕的身法速度,还是人吗?霸天部署着武当剑阵,顿时大批武当弟子将依韵身后的狭谷退路重重围封。霸天运功道“依韵,没想到我们竟然闹到今天这步,实在……”依韵打断道“闭嘴吧!”天道气极怒道“便看看你还能猖狂多久!”

  狂过举着七星龙渊踏前一步,狂笑道“根本不需要浪费力气,依韵!好好接受你人生厄运般的败阵吧!杀死你后,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的女人。哈哈哈……”依韵眼神陷入空洞,在迷离和清明之间不断转换,让人看着诡异无比。狂过大喝着杨剑扑上,眼神充斥着疯狂,庞大无比的巨劲疯狂朝依韵罩落,依韵身影一闪,已然退至后方封路的武当派好手中,狂过骇人的一击完全落空。

  新阶段的提升后,依韵出手再不以面积性气劲作为攻击方式。快的让人无法看清的深紫身影在一众武当好手中穿梭,双手剑指连连从一个又一个人咽喉处划过,密集的人潮,根本无法对依韵的行动造成丝毫影响,新阶段的强制穿越,能在短距离一定范围内,从任何空隙间瞬间化影穿过,依韵出入人潮如无人之境,所过之处无一人幸免,纷纷喉头穿孔颓然倒地气绝。

  依韵的身形动作越来越快,穿梭于人群片刻后只见一条曲折的模糊紫影还未消逝,另一头已然现出,狂过被人群逼在场中空地,即使想插手也无力为继,这等速度,这等的匪夷所思,狂过如何追赶?又如何穿越重重人潮追赶?场中许多曾经参与黑木崖之战的高手脑海中纷纷禁不住浮起当日一战的情形,东方不败,便是这般快的骇人……

  依韵面无表情,双手划过一个个敌人的咽喉,加速,强制穿越双效后的身法,鬼魅到无以复加。紫衫看着心情异常激动,更带着自豪和欣喜,这便是依韵,这便是付出一切时间在武功上的依韵。

  紫衫觉得依韵是对的,尽管为了武功而残酷的对待着自己和身边的一切,但紫衫仍旧认为依韵是对的。怎会不是对的呢?倘若依韵稍微懒散一点,稍微对自己放松一点,那么此刻武功怎可能踏上新的台阶,怎可能具备100%发动几率的强制穿越,此刻又怎能在悬殊的可怕的人数比下如此从容不迫,出入如无人之境般呢?

  阵法?此刻形同虚设,面对这种身法,这种速度,根本连依韵的气机都无法锁定,如何进攻?此刻众人只觉得自己像是,站在这里任由依韵屠杀的猎物,从猎人,变成猎物,这个转变的滋味很痛苦……

  一名武当派女弟子咽喉鲜血直喷,颓然倒地,气绝前试图挣扎着捂住洞穿的咽喉,却是无法动弹。一名男子号啕大哭,两人在江湖打混时日非短,在派内也是不少人知道的典范夫妻,感情一直极为融洽,可知男子此刻如何伤心,两人付出无数辛酸和汗水,才练就今天的一身修为,却仅仅一个瞬间,便成了青烟。

  男子悲愤交加,试图追赶远去的依韵,却是被人潮阻挡着难以前进,气极的放声大骂,语无伦次的叫喊着。依韵眼神空洞迷离,一个闪身后从男子身前快速掠过,男子再也叫喊不出,咽喉一蓬鲜血迸射而出,缓缓气绝倒在地上。

  天龙神额头冷汗禁不住徐徐流下,缓缓站直了身体,盯着场中不断气绝倒地的武当弟子。悬崖顶上的可名神色悲痛,几欲飞身下去阻拦,却被另一头的铭儿以眼神阻止,可名知道那是铭儿的警告,倘若自己敢插手,铭儿也会立马拔剑参与屠杀。

  可名强忍着心头的悲痛,想起跟依韵的赌约,强压下出手的念头,却是不时别过头不忍看场中的惨状。即使出手又有何用?不说自己也拦不住依韵可怕的身法,便是铭儿,便未必比自己逊色到哪里去,足以将自己缠死,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可名十分痛苦,可是,有时候痛苦和不忍,又有何用?

  在场僻谷中的绝大部分人心中,只会为依韵这种可怕的实力感到恐惧,感到不可思议,感到无法理解,或许更有些感到羡慕,对未来有了新的期待。但更多的人却是为这种无法理解的强大,感到愤怒,愤怒这种不公平的存在 ,凭什么,即使传说级,为什么能有这种非人的强大?此刻的依韵是灿烂的,辉煌的,可除紫衫和指间沙外,场中的人,谁又知道,此刻的灿烂和辉煌,是有怎生对自己的残酷作为代价换取而来呢?

  

  

第三节 轻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