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风的唏嘘

    持久的战斗终于告结,僻谷内满地都是各派精英好手,这一战下来,全真,丐帮,古墓,恒山,除却身怀江湖绝学不听命于掌门的极少数高手外,其它的几乎尽数死绝于此。

  依韵面无表情的执剑立在场中,周围倒下的尸体鲜血尚未凝固,轻风吹过,缓步走近依韵的紫衫分明听见风声中饱含唏嘘。依韵抬头注视着铭儿,“唯情吗?……”

  似是自言自语般,铭儿微笑道“唯情者,无所不极,无所不可破,无所不可立。然唯情者,无己矣!依韵,我只有一个破绽,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你……”随即深深望了依韵一眼,侧头朝紫衫微微笑笑,身形一动,飘然顺着峭壁离开了众人视线。

  紫衫挽上依韵手臂,却不言语。依韵眼神恢复如常,微笑道“妖瞳,如外,仁掌门和天道子掌门可是为你们留着呢。”

  被依韵重伤封穴的仁和天道子神色显得十分平静,天道子看着走近自己和仁的妖瞳和如外,大笑道“依韵,第二次,仍旧算我们败了!但是,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依韵闻言有些神经质的轻声笑将出声,声音让人感到十分诡异,“回来吧……尽管回来吧!原来,是这么创造出来的……哈哈哈……”

  妖瞳和如外虽然早已下定决心,到真正下手这刻,仍旧心情紧张,一旦杀了,便再无回头之路。妖瞳娇喝一声猛然拔刀,仁软软倒地,直到倒地后,咽喉处的鲜血才飞溅喷出。

  如外见状再不犹豫狠狠一掌击在天道子头顶,天道子顿时七窍流血而亡。两人收拾情形后平静的对依韵道“那么,天煞坛见。依韵。”说罢带着一众弟子顺着峡谷小道离开了去。

  情衣担忧的问道“依韵,你怎么了?”依韵缓缓收声,淡淡道“我没事,情衣,我带紫衫先走了。这里的战利品,都归娥眉派。”

  情衣也不多言,轻轻点头,目送着依韵拥着紫衫离开了僻谷。待两人脱出视线,情衣收回目光环视一眼僻谷内的惨况,吩咐道“收缴所有未折断和未损坏的武器装备物品!”

  僻谷内充斥着血腥的味道,这一战死去的人数,虽远不比过去僻谷一战多,但所产生的影响,却绝非过去那战所能比拟的,四大派的全部精英,外加武当派的不少高手,传说级,这以后又会被神话到何等地步?

  娥眉派的一众高手纷纷收拾着战利品,情衣独立场中闭目沉思,意境中反复回忆着方才依韵出手所有见到过的动作。

  情衣轻轻平举手中莫邪剑,心中已有领悟。依韵始终未使用过面积性气劲攻击,所有出手过程都是尽量将内劲高度压缩凝聚,以点为单位攻击敌人要害,身法和武功配合的十分完美,将忘我境界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借用外界的力量极大程度上节省不断移动过程中自身内力的消耗。

  无论再完美的范围攻击,对于内力的浪费终究是难免的,一般情形下,内力极度深厚,这种些许的浪费根本无所谓,要在就是通过范围优势对敌人活动空间进行压缩和限制。

  但,如果依韵走的是这条道,今天这一战,内力绝不可能支撑到最后!完美融合属于自己的优势吗?意境级后,需要巩固的是这些吗?情衣思索着再次陷入沉思……

  江湖逐渐传出消息,丐帮帮主天道子死于如外掌下,恒山掌门死于自由帮主妖瞳刀下,全真教主天龙神死于依韵之手,同时三派连同古墓派高手在僻谷被尽灭。到这里却又分了几种消息,有说是依韵独身尽灭,有说是连同娥眉派和自由帮黄昏门为之。

  更有人说依韵与灵鹫宫第六魔女铭儿关系暧mei,两人联手而为。总之,这一事件在江湖中可谓众说纷纭,有的人宁愿相信前者,有的人宁愿相信后者,至于跟铭儿的小道说法,却被人添油加醋的说成两人根本是秘密相好关系,不少人更是宣称曾亲眼目睹过两人幽会的情景耳耳。

  不过,江湖中人最关心的是,这四派日后的命运又当如何,传说级的实力,同时被进一步神话……

  紫衫似乎一点不因为被抓的事件留下阴影而影响心情,一如过去般时刻挂着欢笑,跳着抱紧依韵脖子,娇声道“依韵,金蛇秘籍和剑,还有三柄金蛇锥都遗失了……你不生气吧?”

  依韵本不想答话,紫衫分明知道这东西对自己而言获得太容易了,何况这些东西,还不值得自己去生气。“回头再找给你。”紫衫露出欣喜之色,随即眼睛一转道“依韵,彷徨无地,可不可以放过她?”“可以。不过月宁一定要死。”

  紫衫默然,这样和不放过彷徨无地几乎没有区别,没了月宁,彷徨无地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但,依韵分明知道自己的意思,仍旧如此回答,显然已经表明了态度,紫衫不愿为一个不在是朋友的人,让依韵厌烦,何况,依韵绝不会希望自己仅仅因为可怜去拂了本来的决定。

  “依韵,你要去哪里?”紫衫被依韵带到娥眉派掌门密室,便欲独自离去,紫衫顿时着急起来,依韵微笑着道“取金蛇剑。”紫衫闻言放开拽着依韵的手,撒娇着要求尽快返回。依韵含笑点头,缓步离开。

  紫衫却始终不放心,总觉得僻谷事件后依韵表现一直很怪异,分明有心事,但却又不说,纵使情衣都能感觉到依韵的情绪十分反常,何况自己呢?但依韵不说,紫衫也无奈何……

  彷徨无地和月宁,早已被金刚限制了行动自由,两人心中,充满了恐慌,等待裁决的过程,绝不是件痛快的事情。只是两人,无从选择,更无力反抗,天龙神的死,两人自然是知道的,也因此知道再也没有能试图依靠的后盾。

  房门被人推开,进来的人,只有一个。彷徨无地露出惊恐的神色,深紫色身影的依韵,尽管此刻神色含笑,但对彷徨无地而言,是最可怕的噩梦!

  月宁起身档在彷徨无地身前,大声道“不要对我夫人发难,她是被我迫着这么做的!一人做事一人当,后果由我来承担!”依韵好整以暇的坐下,端起桌上的壶替自己满上杯茶,轻饮了一小口,这才微笑着道“彷徨无地,我答应紫衫,放过你。至于月宁,我可以给你个不死的机会,但你必须替我办一件事情。”两人闻言喜出望外,月宁连忙道“我相信阁下绝不会言而无信,请尽管交代!”

  依韵掏出一张大额银票,轻手放在桌上道,“这是你们任务需要的经费,多出来的算是奖赏好了。到这个地方,去接近一个人,一个叫霸天的人,我要你能完全得到他的信任,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都好,必须要做到这一点。到了必要的时候,我会再给你指令,那一刻,你必须毫不犹豫的按我指令行事,如果你能完成,你仍旧是新世纪的堂主。如果你最后违背我的意愿,你别想能再见到彷徨无地,也别想再在江湖中立足。”

  彷徨无地和月宁互相望了一眼,“依韵,谢谢你给月宁这个机会。月宁一定会按你吩咐办好的,我一定会当好人质不会试图逃跑,请你放心。”月宁也不犹豫的接过桌上的银票和一张小地图。

  依韵起身朝彷徨无地笑笑道“人质?我不需要,你也必须跟着去,新世纪会发布公告,就说你们逃跑了。希望你们能很好的完成,这个任务。”依韵说罢自顾离去,彷徨无地和月宁同时松了口气,实在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意外的结果,但,毕竟是件值得高兴的好事情,这就足够了。

  孤独的埋葬之地,这里埋藏着一个传奇,但只是一个逝去的传奇。依韵对这里无比熟悉,任何人在一个地方,待上很多年,都会对那处地方无比熟悉的。只是今天,无比熟悉的地方,还有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喜儿脸上如往常般挂着妖美的笑容,“呵呵呵呵……依韵?杀戮,是罪……”依韵情绪激动的冲到喜儿身前,双手抓着喜儿双肩,“你就是希望如此吗?就是希望告诉我这些?”

  喜儿眉头轻皱,“呵呵呵呵……依韵?你太用力了……”依韵闻言一楞,才发觉自己过分失常,竟然运起内功紧抓着喜儿,顿时撤去劲道。沉声道“现在,你满意了?”

  喜儿含笑斟上一杯酒递给依韵,轻笑着道“呵呵呵呵……杀气,多少了?”依韵接过一饮而尽,“七亿三千多万,我根本不知道到底杀了多少高手。”喜儿大笑出声,“哈哈哈哈……依韵?可笑吗?红色的世界,杀戮,是罪……可是这罪,在创造一个江湖无法理解的恐怖存在……可笑吗?”

  依韵神色复杂,片刻后惨然一笑,“是的,我不该怪你的,也没有理由怪你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杀戮,是罪!可我宁愿选择承受这罪,这个虚拟的世界有地狱吗?倘若有,便有好了。选择,是必须承载的,这不是你的错……”

  喜儿轻笑着将酒一饮而尽,跃上山崖,步履不稳的蹒跚着离去,动听的声音远远传至依韵耳中,“呵呵呵呵……依韵?如果,你死了,我会替你,举行血祭的……我会的……”

  起点中文网

第六节 风的唏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