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于无地

    加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在忙碌完帮派事务后独自一人在武当旁的小山崖看日落。事实上加自己也不清楚,这种爱好,到底是因为依韵的影响还是自己真的也喜欢,但不可否认,加打心里认为落日的余晖确实很美。

  加意识的到自己一直在模仿着依韵,言行举止,甚至作息,更甚至连同价值观都一直在模仿着。加缓缓抽出腰间的强化青龙剑,这柄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的利刃,是依韵但年所赠,是的,在古月山庄的时候,自己和茗是依韵手下最得力的助手,也是实力最强横的高手。

  依韵对待山庄的成员从不小气,况且财大气粗,山庄少有因为对薪水不满意而脱离改投别帮的现象,这对于多变的江湖来说,是很少存在的现象。

  加左指轻轻在剑身一弹,剑鸣声远远传开,加沉醉其中。很多时候,加会感到迷惑,就好比此时。记得当年,对依韵这一动作百思不得其解时,曾开口询问,依韵的神色很古怪,回答更古怪,“听剑,当你听的到剑的声音时,你就真的懂剑了。”

  这很可笑,甚至荒谬,加打心里不相信,尤其依韵本就奇怪,经常对于别人的问题,总会回答一个让人无从捉摸的答案。很多时候,根本就是在敷衍,也有些时候,却是含有深意的。

  问题是,加怎可能区分的开来呢?加不行,所以加选择全部相信,也全部怀疑。相信,便是去做;怀疑,则是不对之报有期望。

  这么些年过去了,加一直尝试着听剑的声音,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加什么都没有听到过。加开始舞剑,舞的很轻,很慢,这也是过去从依韵身上学来的习惯。依韵说,这是因为想舞,所以舞,这不需要理由。

  几年了,清风徐徐每日都会来这座小山崖,目的只有一个,便是看一个男人,一个很好看的男人,一个武功很高强,让人无法接近的男人。

  这个男人的神态绝不让人感觉冰冷,很淡,但他是难以接近的,无论是对男人,或是女人而言,都是如此。清风徐徐是谁?武当派多年前就已登上十大高手第六位的后起之秀,武当派这些年来最受女弟子崇拜的风云人物之一。

  清风徐徐清晰记得,那日的一战,自己败了,败给了加。虽然双方战了七百招后清风徐徐才落败,但是清风徐徐知道,那是加隐藏了自己的实力,清风徐徐甚至认为,如果加全力出手,自己一定走不出三招,这没有任何理由去支撑,仅仅是一种感觉。

  但是,很多时候,仅仅有感觉就已经足够了,如此迷恋于加,本不就是一种牵挂,一种让自己无法舍弃的感觉在支撑着的吗?夕阳余晖,很美很美……紧接而至的是黄昏和黑暗么?也很美,因为,那时候,有个男人仍旧在舞剑……

  铭儿的血心又发作了,替身娃娃早就已经消耗干净,铭儿很早开始,只能凭借本身的意志力去硬撑血心发作的痛苦。每次这种时候,喜儿,零儿,容儿,月儿,都会一并返回缥缈峰,一并以内力尽量减轻铭儿受到的痛苦,尽管这并没有太大作用,但也是众女唯一能做的了。

  铭儿痛苦的呻吟着,嘴被喜儿以指卡住,否则无法承受其中痛苦的铭儿,会下意识的选择咬舌自尽。一日一夜,对于承受血心发作痛苦的人而言,比百年还更漫长。

  铭儿终于停止了痛苦的呻吟,虚脱的喘息着,这时候连根手指头也不会愿意动弹。众女纷纷退了出去,乐儿取出一枚替身娃娃,“喜儿,不若我去寻依韵吧,让他出手破去铭儿的唯情意境,再给铭儿服用抚泪将血心中和去,否则铭儿太痛苦了!”

  “呵呵呵呵……乐儿,如果铭儿,同意,就去吧……”零儿开口道“乐儿,我们没有权利擅自去替铭儿决定什么,她是不可能答应的!”

  乐儿默然,缓缓收起最后一个替身娃娃,这是容儿的意思,毕竟替身娃娃来之不易,要为铭儿留下一条后路。“呵呵呵呵……乐儿,去找她……”乐儿闻言一愣,随即脑海中浮现残忍温柔那对震撼乐儿身心的眼睛。

  “喜儿,我可以去找她了?”喜儿轻轻将一张地图递到乐儿手上,含笑点头,乐儿神色渐渐恢复常态,一把抓紧地图旋风般朝上下飞奔离去。

  蓦然小心翼翼的潜进西夏皇宫,照着逍遥子给出的地图寻找李秋水所在王妃宫殿。此时的蓦然,武功虽然恢复不少,但比之过去,差距仍旧极大,西夏皇宫到底有多少高手,蓦然是不知道的,但至少知道一个虚竹的存在,眼下蓦然的身手,倘若接近虚竹一定范围内,绝对不可能瞒的过对方。

  蓦然兜兜转转两个时辰,方才寻到李秋水的宫殿门前,手法迅捷的制住守门侍女的穴道,这才轻手推门而入。

  “是义父逍遥子让我来寻你的!”蓦然一推开门立即传音于内,李秋水可非善男信女,倘若一言不发的就给自己一剑,那未免死的太冤枉!蓦然被一股力道拉进殿内,一个动听的女声疑惑道“他何时竟收了个义女?”

  宫殿那此时光线黑暗,蓦然不敢试图搜寻李秋水的准确位置,万一让对方起了疑心,自己未必还有解释的机会。“这是义父给我的信物。”

  蓦然手中所执的画眨眼落入李秋水手中,宫殿那逐渐亮起灯光。蓦然这才看清李秋水的容貌,蓦然心下赞叹,倘若自己是男人,决计无法不对李秋水的抚媚动心。李秋水执着画卷,神态沉醉,显然沉浸于往事的追忆之中。

  好一阵子,语气柔和的开口道“你不必拘束,就把我当作你娘吧。他,现在可好?”蓦然犹豫半响,终究开口道“义父他不好,前些日子,被灵鹫宫的喜儿重伤了,眼下仍旧在闭关疗伤。”

  李秋水神色大变,“什么!?这世上怎可能有人能伤他?喜儿?那个贱人教出来的徒弟吗?!到底用什么手段暗算他的?”

  蓦然硬着头皮道“义父说待他恢复伤势后再详细跟我说,因此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李秋水心神不宁的道“他让你来寻我做什么?以他的脾气,绝不会是让我出手助他。”

  “义父让我来取抚泪。”李秋水闻言沉吟片刻,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个瓷瓶,递到蓦然手上柔声道“这里面是三滴抚泪,回去后,告诉他我想见他一面。”蓦然小心的接过,承诺一定代为传话后,退了出去。

  蓦然退出不久,李秋水眉头一皱,动作极快的披了件外袍,提上剑展开身法穿门而出。

  蓦然取得抚泪,心情激动无比,退出宫殿刚跃上不远处殿顶,一条紫影突然而至,雪亮的寒刃不及蓦然反应,已从蓦然咽喉一穿而过。蓦然倒气绝的瞬间,脑海中浮现僻谷中那深紫身影的男人……

  依韵眼神空洞,凝视着急赶而至的李秋水。“放肆!你是谁?竟敢在我眼前杀人抢东西!”李秋水愤怒无比,心上人的义女竟然死在自己宫殿前,让自己如何向逍遥子交代?

  李秋水身形快如鬼魅的朝依韵扑上,幽绿的气劲在黑夜让人感到份外诡异,依韵身影一闪挺剑直刺,弧形剑气化做数点星芒凭空而现,李秋水抽身飞退,接连变幻三次身法方才尽数避过。神色惊疑不定的道“你到底是谁?竟然有这等身手。”

  “我叫小剑!”依韵心下计较一翻,在这种地方,妄想杀死李秋水等她刷新后忘记记忆,恐怕是绝无可能了,只要对方高喊一声,无数的高手蜂拥而至,自己只有逃命一途,反正嫁祸小剑已经不是第一趟,不在乎多这么一遭。

  李秋水脸色变幻不定,“江湖第一剑,不败神话?”

  “所以,抚泪我要定了。”依韵避重就轻的道,“妄想!只要我大喊一声,任你武功如何高明,能否生离此地都成问题,还想抢夺抚泪?”

  “那你喊吧,让全西夏皇宫的人都知道,王妃李秋水竟然身怀高明武功,这欺君之罪,看你怎逃脱的了。”

  依韵哪可能被李秋水随便恐吓退去,不到危及李秋水性命的地步,李秋水是绝对不愿意引火烧身的。两人彼此对持着,谁也未有动作。

  依韵急,要想获得蓦然身上的物品,必须等待尸体物品保护时间过去,倘若李秋水现在逃回宫殿,而后大呼有刺客,那自然会有一番说辞而不至危及自身,依韵既不能让李秋水感到性命受到威胁,又不能让李秋水逃回宫殿。这之间的尺度,掌握的稍有偏差,那么今天这趟就算白忙了。

  李秋水同样不敢枉动,一个照面便被依韵过人的身法,骇人的剑法震住,李秋水没有十足的把握在自己飞身离殿的同时能在依韵剑下保住性命。

  两人便这么在殿顶处,眼也不眨的注视着对方。月黑风高,西夏皇宫殿顶,一美丽之极的女子,跟一名男子彼此相距不足两米的距离对视站着,依韵不由暗觉好笑,脱出忘我意境微笑道“王妃请回吧!倘若被人看见了,恐怕对王妃名誉十分不利。我保证不会出手袭击!”

  依韵说着缓缓收剑入鞘,以表诚意。李秋水略做犹豫,身形猛然暴退,凌空几个翻身已然落回宫殿大门,依韵迅速低身将蓦然的物品一股脑儿往行囊里装。“有刺客!有刺客!!”李秋水的声音远远传开,同时破空声四起……

  

  

第一节 于无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