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暗魅

    这片刻光景,蓦然身上的物品已被依韵搜刮一空,皇宫内的高手亦已跃上殿顶,朝依韵急速扑至。依韵计上心来,朝着李秋水的位置一路冲杀过去。

  运功怒声喝道“秋水!你我皇宫幽会数载,纵使你今日不愿与我双宿双fei,却也不该如此狠心待我!”依韵内功何等深厚?这么蓄意而为,莫说殿顶无数的皇宫高手了,就是整个西夏城此刻未眠之人恐怕都能听见。

  依韵展开身法,蓄意隐藏自己的剑芒,纯以速度加上蛮横的轻功穿梭于皇宫高手之中,剑剑直取咽喉,心口要害。

  李秋水脸色剧变,万没想到依韵如此诬陷自己,皇宫后院,没有任何罪名比勾搭男人背叛皇上更严重的了。

  尤其依韵这么运功一喊,就算皇上心下相信自己的清白,也不得不杀掉自己以维护自己的名誉!依韵短短片刻功夫,已然冲至李秋水身前十数丈处,运功大喝道“秋水!现在跟我走吧,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我小剑自信能带给你幸福,离开这沉闷孤单的皇宫!”李秋水怒极攻心,心知跳进黄河也别想能洗清,骤然抽出利刃,飞扑依韵。

  此时被惊动的西夏皇以及皇宫高手纷纷赶至,西夏皇怒喝道“把这对狗男女都给拿下!”狂暴的气劲朝依韵当头罩落,依韵骇了一惊,展开身法硬生插进密集人群避了开去。李秋水此时恢复冷静,断然抽身跃出重围,逃也似的去了。

  依韵见目的已然达到,运功喝道“狗皇帝!今日算你运数未尽,但我小剑终有一日定来取你性命!”言罢抽身飞跃而起,一个容貌憨厚的男子紧随而至,大喝道“哪里逃!”

  双掌带着狂暴气劲轰然朝半空的依韵推至,气劲覆盖的范围极大,依韵人在半空,哪里避的开去?瞬间沉入忘我意境,全力斩出一剑,气劲轰然交击之下,依韵被震的气血翻腾,被迫落地面。男子紧随而落,周围的皇宫高手纷纷让出空地,显然对出手的男子充满信心。

  依韵脑海中顿时浮起一个名字,虚竹!虚竹人方落地,展起精妙之极的掌法迅速朝依韵攻上。依韵暗呸一声,凭你这种没有多少鲜血磨砺的高手也想杀我依韵?眼神瞬间陷入空洞,迷离,清明之间的不断交替,随即瞬间变的冰冷。

  身形化影挺剑迎上,鱼肠剑骤然射出,虚竹骇人的掌劲顿时被鱼肠刺出缺口,依韵身影从中一穿而过,虚竹一掌拍在鱼肠剑身,迅速变招迎上攻至的紫宵。

  深紫弧形剑气化做星芒钻入虚竹空门,远比虚竹的掌劲更快几分,虚竹被迫变招档下,原本被虚竹震开的鱼肠凌空快速旋转数十圈,化去强大的掌劲后急速二度刺将而出,此时虚竹方变招档下依韵剑气攻击,更没想到有这等惊人变化,匆忙展开步法闪避,终究上一步被鱼肠在腰际处划出深约三寸的伤口。

  依韵身影变成一团模糊的紫影,紫宵剑带着十数道星芒穿入虚竹空门,入肉两寸之时,虚竹骇人的掌劲朝着依韵扑至。

  依韵领空急速一个旋身避了开去,身影骤然加速,紫宵急速斩出,虚竹先机已失,这等贴身搏斗,速度上更不能跟依韵比拟,匆忙运掌化去大部分气劲,展开身法试图闪避,鱼肠从另一方向同时射至,一长一短两柄神兵带着深紫亮光和虚竹瞬间交错而过。

  周围的高手纷纷扑上救援,虚竹捂着胸口被鱼肠穿透的伤口在一众高手以身体做盾牌的掩护下退入人潮,腰际被依韵以紫宵斩出的入肉极深的伤口,已然让虚竹连轻功都无法施展。

  虚竹掌法也确实精妙,临危之际仍旧守住了致命空门,鱼肠也未能伤到要害。不过依韵本就无心斩杀虚竹,倘若没有特定条件,虚竹这种NPC会瞬间刷新,到时候面对的更是个毫发无伤的劲敌,否则以依韵的出手速度,完全能再一众高手救援前再攻出至少两招,虚竹定死无疑。

  依韵凌空跃起,鱼肠接连穿透七人咽喉没入依韵左手衣袖。深紫剑气化做十数星芒,没入跃只的十数高手咽喉,依韵一脚踏碎一高手的天灵盖,凌空翻身落在一处殿顶,身影几次闪动,已然远远离开了混战中心。

  一番交手,体内经脉被虚竹气劲余波震的多处受损。眼下内力的差距,已经不是靠内功本身的威力能缩小的了,毕竟依韵出道江湖至今也不过三十年出头,跟虚竹得到逍遥子全部功力,经过系统强化后相比较。

  计算下来,恐怕最少也有超过170年的内功修为,虽然依韵练功不是虚竹之流可比,最多也只有虚竹2/3的内力而已,若不是依韵杀意极大程度的提升了内功深厚程度,恐怕此刻早就重生去了。

  不过这趟的收获,已经让依韵非常满意。西夏皇和虚竹都绝不会亲自出面去见小剑的,只会派遣大军找回场子,李秋水愤怒之下,极有可能试图暗算小剑,即使杀不死小剑,最底限度也能让神州帮折损不少高手,纵使李秋水之后发觉找错对象,自己杀了她便是,在这种特定条件下死亡,系统该不会再让李秋水刷新的了吧。

  何况,李秋水能否在小剑手上活着来找自己,都难说的很。依韵登上妖瞳派来接应的马车,闭目沉入自修,马夫杨鞭驾着马车朝着大理方向急驰而去。乱作一团的西夏皇宫,愤怒的西夏皇,尽数被远远抛却。

  灵鹫宫密室,天山童姥气喘吁吁的怒视喜儿,“逆徒!没想到吧?没想到我伤势不但复员,内功更是大幅度精进。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孩童般的天山童姥,身上十余出入肉伤势,却均非致命,一侧的喜儿左掌按住胸口,嘴角缓缓渗出血迹,显然所受内伤颇为严重。神态却是一如往昔,轻含着妖美的笑容,“呵呵呵呵……师尊,我只是不愿杀你……”

  天山童姥怒声道“大言不惭!”喜儿步履蹒跚,轻轻抬头注视着天山童姥,眼神逐渐变的冰冷,“师尊!你的内力确实精进的骇人,看来弟子不得不对你下杀手了。”

  天山童姥怒声飞扑而上,双掌金色气劲激出狂暴骇人的内劲,囊括整间宽敞的密室,朝喜儿压上,喜儿待得天山童姥接近之际,左手做掌状隔空斩出一道紫红线形气劲,顿时严密的气墙破出一道缝隙,喜儿身影一闪,右爪整个插入天山童姥心口。“师尊……你打不过我的。”

  天山瞪着眼睛缓缓气绝,尸体瞬间消失不见,喜儿低垂着头,一头长发有些散乱披在脸侧。密室至尊椅上,突然现出天山童姥丝毫无伤的身躯,喜儿左指的宫主戒指,却是仍旧戴着,天山童姥双手十指上,空无一物。

  天山童姥缓缓睁开双眼,沉声道“喜儿,灵鹫宫既然已交付于你,便别在为宫内事务前来请示了,今日起为师闭关一段时候。”喜儿犹疑着未有动作,天山童姥厉声道“站那发什么呆?还不快出去!”

  喜儿神态恢复如常,躬身道“是!师尊!”便那么躬身缓缓后退着出了密室,轻手带上密室厚门。待得喜儿关门离去,天山童姥喃喃道“我将灵鹫宫交托于你,切勿让为师失望……”随即缓缓闭目。

  密室外屏息的喜儿这才轻轻远远退去,“呵呵呵呵……可笑……原来,杀死师尊,竟是添加这等记忆……呵呵呵呵……记忆……破绽。会死的……”喜儿脚步虚浮不稳的朝着花园行去,双手轻轻将长发挽起,左手指上的掌门戒指,流动着幽幽光泽,美丽一如往昔。

  每每在天山童姥闭关告一段落的时候,灵鹫宫一定辈分的弟子都会或早或晚的返回缥缈峰候着,虽然很多年前开始,天山童姥已经再没踏出过密室,但灵鹫宫上下却没人敢违拗这规矩,万一这一次天山童姥却是出关了呢?有缺等人见到喜儿行出,恭敬的道“喜儿师姐,师尊可好?”

  “呵呵呵呵……师尊,很好。散了去吧,下一趟,定要回来,师尊出关……”一众灵鹫宫高手纷纷露出欣喜之色,随即告退后离去。喜儿抬头眺望夜空,喃喃道“呵呵呵呵……武林至尊吗?师尊……江湖,又要乱了吗?”

  缥缈峰顶,夜风大作,喜儿方才挽起不久的长发,被风吹的散了开,在夜风中无规则的飞舞飘动。

  焰情扶着重伤的紫心人返回内房,担忧的询问道“还好吗?”紫心人吃痛的呻吟一声,轻声道“改死的老东西,功力暴涨这么多,差点被他一掌震死。”

  焰情安慰道“终究挺过去了不是吗?按门派规矩把它踢星宿了就好,这趟系统强化提升过功力后,确实骇人。”

  紫心人轻笑道“幸亏有你,要不我还真打不过那老家伙。”焰情温柔一笑,细心的替紫心人在胸口敷上加速内外伤愈合的药物。

  血刀刃提着刀,喘着粗气返回住所,小云见状吓了一跳,慌忙扶着血刀刃躺下,取出药物替血刀刃敷上。“怎么受了这么多伤?”

  小云细细一数,血刀刃全身竟有四十多处刀伤,血刀刃苦笑道“老家伙真厉害,刀太快了,不过还好,都不致命,只是影响行动罢了,他已经再非血刀派的人了,别担心我。”

  小云娇嗔道“大笨牛,告诉你可不许挂了,要不没人保护我。”血刀刃笑道“我会保护你的!”窗外夜空,月如钩……

  

  

第二节 暗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