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寂寞?高手?

    武当派终于抵挡不住自由帮的冲击,抛下一地尸体装备后溃散而逃,若非处于依韵的授意,一众重伤的高手,能活着逃出去的恐怕不足1/3。

  清扫战场收拾战利品的工作都交于实力中等的帮内成员去进行,高手纷纷返回妖瞳和依韵身后,简单的处理着身上伤势,站着不太整齐的队形。

  乐儿轻笑着一把将紫衫从山坡崖边朝着依韵马推落,十余丈高的小山崖,对于轻功稍微高明的好手都不算什么,但对于紫衫这种连入门级都算不上的而言,就是很大的问题了。

  依韵信手隔空一托,身形急速坠落的紫衫缓缓飘落在马背,自由帮一众成员喝彩出声。紫衫吓的脸色微红,大喘了几口气后娇嗔的道“乐儿姐姐太坏了!”依韵面无表情的驾着马调头欲走。

  凌空一个体型高拔的男子大喝一句留步,双足轰然落地,以男子为中心地面20*20范围内的地面纷纷塌陷,这等内功,确实骇人之极。

  山崖上一众高手大声喝彩,寂寞高手落寞的道“几十年前,当我自创出一套绝学级别剑法之际,我就知道,我从此彻底寂寞了。江湖中再也没有人陪让我拔剑,我的剑寂寞的太久了,虽然你也非我之敌,怎奈江湖无人,今日只得破例出手,但你也死的不冤,领悟到差距,领悟到什么才是强大的剑道。依韵,只盼你能从我剑下多走几招。”

  妖瞳轻轻皱了皱眉头,冲着一群发楞的自由帮高手沉声喝道“哪里冒出来的白痴?杀了他!”一众自由帮高手纷纷回过神来,朝寂寞高手扑出七人,这全是因为见识到寂寞高手方才露出一手绝强的内功。

  寂寞高手神色冷酷,骤然拔剑出鞘,以身体为中心八道剑气将地面带出深达数丈的巨大裂缝,扑出的七人骇然抽身后退。山崖上暴出强烈的喝彩声,如此内功修为,实在骇人之极!

  “江湖上,还有谁能挡下我全力一剑,呜呼!江湖实在太寂寞了。”寂寞高手落寞的叹气道,寂寞高手执剑大步朝依韵行去,妖瞳见依韵头也不回,没好气的一跃而出道“回深山去吧!白痴!”妖瞳眼神一冷,魔刀离鞘出手。

  这种人妖瞳见过不少,但是像寂寞高手这种精神错乱到如此程度的确实少见,这类人自以为不停的自修很久,武功内功都强横的吓人,就天下无敌了似的,倘若武功一道,就是傻自修就能无敌于天下,还叫武功么?

  妖瞳根本对寂寞高手这类人不屑一顾,在妖瞳看来这种人根本就无药可救,永远不懂换一个角度看待事物,连造就的可行性都缺乏,否则妖瞳或许会尝试收归己用,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内力和剑法等级确实高的骇人听闻。

  倘若稍微能打造磨练一番,定能成为江湖上不可多得的高手,只是,倘若这人转的过弯,又怎会沉浸于自己的世界苦练到今天这种恐怖的等级高度呢?

  紫衫心下焦急,寂寞高手武功好吓人,但让紫衫焦急的原因却是依韵,依韵握着缰绳的手极度用力,只有紫衫才感觉的到依韵此刻微微颤抖的身体。紫衫知道,依韵脑海中又产生幻觉了。

  血红的一切……凄厉的惨叫……无数奇形怪状的影子,有的疯狂大笑着撕裂着一个有一个同类;有的神色冰冷的嚼着森森白骨,暗红的血液,未断的肉碎露出嘴角;荒淫……无数赤裸的肉欲在疯狂宣泄;无数弱小孱弱的身影卷缩在角落或惊恐,或麻木。

  恐惧,直入人心,让人纷乱抓狂的恐惧充斥着依韵的神经,所有的种种情绪依韵仿佛从中不停体会着,最后只剩下恐惧,让依韵都为之要抓狂的恐惧,依韵忍不住想要逃跑,逃离这一切一切,眼中的世界无处不是如此,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这些,依韵无处可逃,无处可逃……

  妖瞳的刀带起连绵刀气分几侧朝寂寞高手攻上,寂寞高手落寞一叹,手中的剑凭空挥落,有形的气浪以寂寞高手为中心疯狂四散而开,妖瞳被震的大吐鲜血朝后抛飞。

  ‘这是什么变态?内力练到这种地步,内力的差距,太大了……招式根本毫无意义!’妖瞳抛飞十余丈方才稳住身形,心头的骇惊无以言表,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寂寞高手。

  “小姑娘,你太弱了。武功如斯,这江湖尚有何乐趣可言,悲!悲!悲!”寂寞高手语气中透出一股苍凉的落寞。

  依韵全身颤抖的越发厉害,紫衫已然隐隐见到依韵脸上的冷汗,依韵试图沉入忘我意境,疯狂蔓延的情绪让依韵根本无法办到。

  紫衫望着一步步接近自己和依韵的寂寞高手,当机立断的抓着缰绳,驾起马朝紫宵剑派方向调头而去。赤兔马四蹄轻动,猛然发力狂奔,外人看来只见一道火红的模糊影子背负着两条挨在一起的紫影,眨眼间消失众人视线。

  小山坡崖上嘘声大作,有人已然嘲笑出声“什么狗屁传说级高手!打都不敢打就被寂寞高手吓的驾马飞逃!哈哈哈……”

  “唉!江湖如此寂寞……”寂寞高手仰头悲声长叹,丹仙子早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飞奔着跑下山坡,飞扑上前紧抱着寂寞高手,“有我的伴随,你一定不会孤独……”

  妖瞳心下气极,同时又疑惑不解,依韵为何一言不发?紫衫怎会不顾依韵名誉驾着马飞驰离去?

  这个白痴虽然内力剑法等级都高的离谱,自己内功跟他是差距太大,但依韵跟他的内功差距绝对没相差到招无法出手的地步,妖瞳怎可能认为依韵是怯战而逃,难道……妖瞳眼睛轻眯。

  山坡上乐儿畅声大笑,对残忍温柔道“好玩!实在太好玩了!这个白痴运气真不错,看在他落了依韵一个大脸的份上,就不杀他了。哈哈……依韵,过瘾吧,好玩吧,杀气,杀吧杀吧!哈……”乐儿畅怀大笑的拉着残忍温柔离开了山坡。

  “呵呵呵呵……依韵?你又让我,心情不好了……”

  “呵呵呵呵……依韵?你的意境,有破绽了……会死的……”

  赤兔马停在一处无人的山林中,紫衫试图抱紧依韵,依韵大吼一声将紫衫弹开一边,依韵需要宣泄,林中树木在依韵的气劲扫射下,纷纷被震的断裂抛飞。

  紫衫一脸担忧在远远静立看着疯狂宣泄的依韵,几番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终究又犹豫着闭上。赤兔马眼神柔和,轻轻用马头蹭了蹭紫衫的脸,紫衫凄然朝马勉强笑笑。

  可名神色平静独坐于孤峰峭壁的洞穴,缓缓睁开双眼,淡淡道“暮色师妹,原来你竟比可名更先行了一步。

  白色祥和的世界,任何名义的杀戮,都是罪……”可名早非一身道袍装束,所着衣衫却仍旧是接近道袍的淡青色,束起的道发也已整齐的披洒着,自有一股动人的柔美。

  缥缈峰顶,乐儿开怀大笑,“你们不知道当时场面多好笑,山崖上人人嘘声大作,自由帮里高手人人脸色难看之极。原本我打算教训依韵一顿打的他骨头寸寸断裂的念头也没有了。实在太有趣了!哈哈哈……”

  乐儿扫了一眼铭儿,随即嘿嘿笑道“铭儿,放心,看在你的份上,我一定不会杀那混蛋的。不过,真的太好笑了,哈哈……江湖第三大传说级高手,被寂寞高手吓的驾马落荒而逃……”

  容儿轻笑一阵道“不过听你那么说,那个叫寂寞高手的,内功和剑法等级也确实高的骇人听闻了。没准这种过分沉溺,还真让他踏进什么奇怪的意境呢。”

  乐儿拍着桌子大笑一阵,笑的累了,才缓着气道“谁知道呢?那白痴傻的挺有趣的,运气实在好极了。

  谁叫那混蛋不知所谓,敢踏进杀意阶段,嘿嘿……好玩,今天看样子是发作的严重,我看到他脸上冷汗直冒,实在太开心了,比揍他一顿更舒爽!”

  喜儿单手轻抱着凉亭的柱子,身体依偎而立,神态如往常般含着妖美的轻笑,眼神迷离,轻声喃喃道“杀戮是罪……依韵,如果你因此死了,我一定会替你举行血祭的……我会的……”

  凉亭桌前几女,听着乐儿反复说着其中的痛快,零儿听的兴致勃勃,铭儿静静而坐,神色平静无波,谁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喜儿轻轻转头,望着几女浅浅一笑,复又抬头眺望着远空,喜儿眼中的天空,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呢?乐儿轻轻瞟了眼喜儿的背影,心下蓦的一痛,‘杀戮是罪……喜儿……’

  杀戮是罪,很多年前的很多年前,喜儿便这么喃喃的说,到底指的什么呢?其实就连乐儿也不知道,未来如此渺茫遥远,纵使是喜儿,体会的,懂得的,也不过是比别人深一些,多一些。

  可在眼下喜儿的体会中,这罪,到底深到什么地步,远到什么地步,承担的到底会是什么?乐儿一无所知,乐儿只知道,喜儿一个人担上了自己和容儿,月儿的罪,乐儿经常有股冲动,要踏入杀意,但每每想起喜儿含笑喃喃的道“一切,有我的……”乐儿的心便,狠狠的作痛……

  

  

第七节 寂寞?高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