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一个人的世界四

    一群人见依韵对己方的丝毫不加理会,纷纷各站一位置,片刻间所有人身上绽放出奇异的流光。

  江湖上总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更有不少奇异的阵法,这批人横行至今,显然不仅由于武功高明配合默契。

  阵法一摆开,盘龙洞外,以这群人为中心囊括周围千余米范围那,顿时变的阴风阵阵。在范围外看众人,不过是身上流动着奇异光芒而已,身在阵那的依韵所见,却是全然两样。

  原本盘龙洞的景象完全消失,入样的一切瞬间扭曲,分解,再重组。天空阴云密布,雷声大作,不时劈出的闪电竟然有眼睛般锁定阵中的依韵,依韵所站的地面以及周围,完全变成汪洋大海,接连不断冲击而至的巨浪足有几十米高。

  摆阵的人群不见踪迹,阴沉天空中的闪电越来越密集,海浪铺天盖地的一波接一波朝依韵罩落,偶尔深海中突然射出数道气劲。

  依韵神色空洞,踏上巨浪只顶,纵身高跃,手中执着紫霄剑带起百余米长的弧形剑气,全力斩出,剑气轰然将扑起更高的巨浪一分为而,轰然击入大海,强劲的力道劈的海面形成一个至今几十米的小漩涡,剑气深深没入大海,片刻后海面恢复如常,骇浪仍旧一波接一波的汹涌扑至。

  连绵的闪电锁定着依韵不断击落,依韵手紫霄剑连绵射出剑气抵挡,脚下不停的点在浪尖借力高越,不多久功夫,汹涌的浪涛已高达数百米。依韵沉入忘我意境,原本轻易控制的海水却是不见任何反应。

  ‘幻觉?非也,是也。’不会有如此高的巨浪,纵使依韵全力运功,也无法激起这种高度的海浪;海水特有的气味依韵却是闻的分明,天空击落的闪电自然不是真的,但跟依韵强横的剑气冲撞的实在感,表示着若被击中,绝不会是件舒服的事情。

  数道闪电将依韵迫的身形一顿,巨浪铺天盖地的罩落,瞬间化做一条巨大的水龙,张着巨嘴一口将依韵吞没,水龙超着海面快速坠落,粗长的身体在半空曲折的摆动。

  没入水龙身体的依韵,眼神空洞,早已闭上呼吸,神态无喜无悲,全身闪动着深紫光泽,抵挡着水龙体内不断试图入侵冲击着的气劲。

  水龙包裹着依韵深入海中,依韵仿佛被巨大的力道不停挤压着般,这股力道越来越强。依韵护体内功向内收缩了半寸,海蓝色的气劲越发勇猛的朝依韵全身各处不断冲击,依韵吐了一小口鲜血,却是已受内伤。片刻后水龙停止不动,周围的压力停止了继续增长。

  紫色气罩骤然一亮,囊括范围直达100*100的范围,范围内的深海,压力瞬间弥散,十余人神色愕然,紫宵气场亮起的同时,依韵身影一闪而逝,十数星芒拖出一条紫线分别没入十余人的咽喉,鲜血飞溅。依韵神色冰冷,紫宵气场频率极高的不断亮起,片刻功夫,地上的尸体已达二十余具。

  阵法制造的幻境骤然消散。余下的人群纷纷抽出兵器近身朝依韵飞扑攻上,几人为一组,全力卷起的气劲夹着沙尘大带着汹涌气势从八个方向朝依韵卷出。

  一道金紫亮光穿透一面气墙,连穿四人胸膛方才力尽,鱼肠剑带着深紫亮光骤然射出,一举突破气墙旋转着接连割穿五人咽喉,依韵眼神冰冷,紫宵剑斩出一道巨长环形剑气,扩散射出,眨眼之间共计五十余人气绝毙命抛飞一旁。

  依韵眼神变的空洞,执着剑静立不动,鱼肠剑凌空快速旋转着带起一团紫影掠过两人咽喉,鲜血飞溅,两人睁大眼睛软软倒地。

  秀色可餐三人在一旁看的心头激荡不已,如此武功,如此身手,这便是传说级高手的实力吗?根本不是三人所能想像得到的可怕!

  为首的男子断然大喝道“请住手!我们愿意集体加入紫宵剑派,并贡献五千万白银……”鱼肠剑去势不停,瞬间再夺两人性命,依韵身影一闪星芒纵横飞射,“杀戮……”

  三人咽喉被紫宵剑割破,“……是罪……”紫色星芒四散飞射,除却八名杀气值未过10万的人外,地上横七竖八躺着方才活生生的一群高手。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依韵眼神迷离抬头望向一侧树林。秀色可餐吃了一惊连忙道“依韵,那位是在下的至交好友,是个正义感极强的人,因此多年来一直到处打抱不平,为此杀了不少恶人,虽然满手血腥,但所杀之人绝对没有一个不是十恶不赦的。他很仰慕你,但因为一手血腥之故,不敢现身相见……”

  林中一名男子凌空几个空翻稳稳落地,动作之间充分显示着高明过人的轻功,英气逼人,双眼清澈明亮,毫无畏惧之色的朝依韵抱拳道“依掌门,在下对你仰慕已久!”

  依韵眼神瞬间转入冰冷,这男子身体周围覆盖着的血腥之气少有的浓郁,紫影一闪,紫宵剑骤然出手,男子骇然拔剑相迎,卷起一片绿色剑气,强劲的内功掀起大片土壤整个朝依韵罩落。

  男子的修为确实过人,卷起的气劲将依韵第一波星芒剑气尽数档下,秀色可餐焦声大喊“请住手!”

  正欲拔剑出手,形势剧变,依韵身影突然化作十几道,每道均是模糊不清,让秀色可餐三人欲助无的,男子大喝一声全力挥剑出手,三十数道星芒尽数被男子拦截档下,一道紫线凭空从男子咽喉处划过,男子咽喉喷射着鲜血,神色间仍旧留着惊愕,摔倒在地上。

  依韵在不朝男子看上一眼,缓缓收剑入鞘,大步离去。秀色可餐一脸的无法置信,又见青山和余晖满是愕然,时而现出一丝愤然,时而又现出一丝迷惑。三人怎都没想到,依韵浑然不顾任何情面,浑然不顾理由的下这种辣手。

  依韵出手义助三人,独身斩杀几十名作恶多端的败类,这不枉正义使者的身份,但依韵不理缘由的斩杀怒发冲冠,这该如何解释?

  “秀色可餐,我不怪依大侠。我突然明白了,即使要铲恶除奸,也必须要有充足的实力,只有像依大侠那样才配做除恶义行!我这种自以为高强的实力,在依大侠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我相信依大侠之所以无论理由的杀所有满手血腥的人,定是要告诉我这种人这个道理。我决定加入紫宵剑派,日后更加勤奋练功,到以后能和依大侠一般纵横江湖各地,除暴安良!”

  三人听着怒发冲冠的传音,心下逐渐释然,怒发冲冠说的对!秀色可餐断然道“我也决定加入紫宵剑派!我们几个说好不分开的。”

  又见青山和余晖也开口表示支持,三人收拾起怒发冲冠的装备武器,转身将未死的十余重伤的人一一斩杀,对满地的装备不屑一顾,驾起轻功朝附近城市的重生点疾驰而去。

  心中一旦某个美好且得到共鸣和认同,经常会替自己寻找一个让它更加坚定明确的理由,很多时候,即使明明违背了,却仍旧要强加一个合理的借口让它仍旧矗立着。但这往往不是因为对这种存在本身充分信任,仅仅是因为不愿意让它丧失和改变,因为,那会伤到自己……

  在动乱不休,变换不定的江湖,又有多少人能一直信任着自己,不凭借外界的存在作为自己坚持的信念呢?

  依韵眼神迷茫的轻蹲在湖边,双手放放入湖中细细搓洗着,其实手真的很干净,依韵杀人,极少沾到血迹,依韵的剑,本就杀人不沾血。生存,***,认同,在三者之间挣扎不休……生存?

  我似乎只剩下这一个理由,不,我有***的,我希望自己一直活的很好,这本身就是最奢侈的***,认同,我需要吗?我真的忘记了……只是,我为何要得到认同?没有人告诉我,也没有人能告诉我,因为,我是依韵……

  湖泊中三条体形不小的鱼被依韵以内劲震死抛飞出湖面,依韵眼神迷茫,鱼肠快速射出,眨眼间已将鱼鳞剐个干净,开膛剖腹后,三条鱼被鱼肠整齐的串在一起,湖泊边青草呈嫩绿色,依韵手脚麻利的收拾一些,清洗过后塞入鱼腹,取出随身带的调料均匀撒上,支起个简单的火架,烤上。

  缥缈无痕的味道,确实独特,色泽更是独特,依韵烤鱼的水平也非常出色。倘若一个人曾经这般烤过九年的鱼,纵使是笨蛋,也能烤的远比常人更美味可口,何况依韵,智力怎也不至于跟笨蛋划上等号。

  虽然在常人眼里,依韵现在很像个白痴……尽管江湖中,恐怕没有多少人会认为依韵是个白痴……

  很多年前,我就是这样过的,很多年后的今天,我又这么过了。其实又有谁明白,其实这么多年来,我很少不是一个人的,只是,别人知道与否,本就不重要。

  其实沉默,并非因为我不喜欢说话,只是因为我不愿意说话。

  有太多东西,无法以言语去表达清楚,既然如此,何必开口去说?倘若不说别人也明白,又何须多说?

  其实这念头很消极,我知道。因为很多时候,倘若说出来,是能争取到不少认同的。不过,那只是一时的,别人不是真的明白,暂时的认同,只是因为被你的言语一时说服和左右而已。

  在我看来,那根本没有意义,倘若我自己存在着就是一种永恒,那么我的实力,同样伴随是真实属于我的永恒。我喜欢夕阳的余辉,但它不会因为我的喜欢,一直存在于我的眼前,但这不影响我对它的喜欢。

  完美,是可以去努力追逐的,但不可以奢望拥有。美丽,可以去喜欢,但是不可以因此认定它是永恒。

  我没有时间花费在不断争取认同,让很多事物在这种争取下停留在我身边,执着的刻意追求,逃避的满不在乎,在我看来,都是错……

  所以我让自己,轻易忘记,也轻易可以记起。依韵抬头望了眼天色,喃喃道“该回去了,血心,该发作了。”该记起时,我不会忘记……

  

  

第四节 一个人的世界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