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曾经沧海难为水

    衡山,麻姑仙境,一波碧水旁的翠绿林间,如外三人在一名NPC隐士严厉教导下练习着武功。三人的师傅脸上挂着三角胡须,神色淡然,皮肤颜色较为暗淡,身材却是极为高拔。

  ";何方高人,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如外三人顺着师傅目光所及之处望去,林间百米外一棵树后缓缓现出一个深紫色身影。如外冷声喝道";依韵?!";如是愤然道";原来妖瞳竟然出卖了我们!

  ";三人的藏身之处,江湖上只有妖瞳知道,即使凭依韵发散人手搜索,这种地方想要找到也非容易之事。

  依韵面无表情的举步朝四人行至,冷然道";我非躲,只是走到这里更好被树档住又让你察觉而已。

  我停在树后,只是因为被你勾起思绪而已。江湖隐士?如外三人的武功看似确实极为正派,但是我现在知道,那只是你没有将真功夫教授他们。";

  如外三人惊疑不定的回头望了眼师傅,隐士淡淡道";年轻人,何出此言?";";江湖内有很多古老的传闻,一个身怀六百多万杀气的人,并且踏进意境,我很难不想到一个叫血衣的传说。

  ";如外三人闻言心下一惊,江湖确实有很多古老的传闻,血衣的传说,非常古老,不是几人这代的江湖人普遍知晓的。

  七十多年前,江湖NPC高手记事中,曾经出过一个杀手,短短两年时间,已成江湖中身价最高的第一号杀手。很可悲的却是,他最后爱上一个朝廷高官之女,更可悲的是,他接下了刺杀爱人父亲的任务。

  血衣没能控制自己的情感,他将高官之女zhan有了。血衣下定决心,这将是人生唯一一次放纵自己,也是最后一次放纵。血衣迷醉,酒醉人高,红粉香帐,血衣放纵了本不该放纵的***,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血衣沉醉,女人同样沉醉。血衣的任务,为此延期,血衣想跟女人相处的日子再长上那么一点。

  血衣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血衣更知道自己的迷醉绝无结果,女人深爱自己,甚至愿意为自己而死,却绝不会为自己背叛家庭,女人早已被订下亲事。

  血衣任务的拖沓,买主在这期间却被抄家,并供出不该供出的事。血衣名满江湖,刺杀的朝廷高官不在少数,血衣很有职业信誉。

  女人的父亲终于发现了两人的事情,女人哭了……血衣疯了,尽管他看起来很正常,但是一个杀手,若因为一个女人,自愿冲进千军万马之中,不管他看起来再怎么正常,对于杀手而言,他就是个疯子。

  ";我不会背叛家庭的,倘若我跟你走,我连累的人难以计数,家族也会因此遭遇灭顶之灾!";女人如是说。

  血衣站在女人面前,神色冰冷,女人的父亲被仅剩的几名将军保护着,尽管这毫无意义,谁能想到,疯掉的血衣竟然如此可怕?军队,全灭,周围早已经没了地面,被血完全覆盖。

  血衣杀掉女人的父亲,将左手利刃递到神态失常的女人手上,";报仇吧,从来没有人有杀死我的可能,这是第一次,我相信这也是唯一的一次。";

  女人朝着血衣刺出手中利刃,利刃穿透血衣的胸膛,却非要害。女人是会武功的,虽然远不及血衣高强,但至少懂得认穴。";如是我闻,爱本是恨的来处,胡汉不归路,一个输,一个哭。宁愿你恨的糊涂,中了爱的迷毒,一面满足,一面残酷……";

  女人悲声轻唱着,血衣决然转身离去,女人的话一直在血衣脑海中回荡,";活着,不要比我死的更早,让我一直,恨着你,爱着你……";

  血衣和女人都赢了,却也都输了哭了。女人出嫁了,血衣退隐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血衣喃喃自语道,随即眼神一寒,紧盯着依韵冷声道";可是,还没到我能死的时候!";依韵神色陷入空洞,淡淡道";我尊敬真正的高手,我会将你死去的消息转告她的。";

  系统提示:触发任务,曾经沧海难为水。

  血衣一把拽掉外袍,露出一身劲装。右手多出一柄窄而细长的寒刃。依韵带起一片紫色虚影执剑刺出,依韵几乎可以断定,血衣定服食过血心,一个人能将军队全灭,若非有远超常人的身法和速度,除非拥有比张无忌更强十倍的内功!血刃的武器,已然充分说明所使的武功更注重速度。

  血衣身影凭空消逝,下一瞬间出现在依韵身侧,手中利刃带着蒙胧的内劲光泽朝依韵疾速递出。依韵旋身,后撤,出剑,两人虚影一闪,凭空一齐消失。依韵眼神陷入冰冷,隔着数步距离执剑稳离,血衣眼神露出些许惊疑,似乎没料到依韵竟有接近自己的身法速度。

  血衣语气冰冷的道";速度实际达到值97点左右,可贵在于胆识过人达到75点,理性值*,72点根骨……吾,你的属性非常超常。";

  依韵不由的心下惊奇,这人只跟自己交手一招,竟然如此准确的观察出自己的属性值。

  血衣身影一闪而逝,";这,才是速度!";依韵身影急旋,手中紫宵带幻起一片蒙胧剑影,血衣的寒刃接连不断刺入依韵剑势,直逼空门,两人眨眼间交手百余招,紫色气场一闪而逝,血衣眼神一震,被依韵一剑迫退。

  依韵身形瞬间化为数道,鱼肠剑骤然飞射而出,血衣左手一杨,两枚四菱状金属钢片一击在鱼肠剑身,另一击在依韵疾速射出的金蛇锥锥身,将两者荡了开去。

  血衣身影一闪而逝,依韵眼神陷入空洞,手中紫宵想也不想刺向空处,两人的剑终于第一次发生交击,血衣轻哼一声撤身退去,已被穿透气劲伤着经脉。鱼肠在空中快速旋转着二度朝血衣飞射而出,依韵隔空左手一杨,金蛇锥二度射出,同时身影一闪挺剑刺出。

  紫宵剑覆着浓郁的深紫气劲,聚而不发,跟这种身法速度极快的对手交战,隔空剑气绝不会有半点意义。

  血衣身影一闪朝密林撤去,旋身的同时左手一杨打出一片菱形暗器,鱼肠和金蛇锥尽数被打了偏去,依韵的剑刺在空处,同时一闪避过暗器,展开身法朝林间追上。

  深入林间不足二十丈,一棵树后响起极轻微的破空声,依韵挥剑击落暗器,鱼肠朝发声处流星般飞射而出。

  剑与暗器交接的瞬间,依韵暗叫中计。反手朝身后空门射出金蛇锥,同时背心一凉,鱼肠穿透树身,一个巧妙的机括断作两截。

  血衣左臂被金蛇锥洞穿,原本刺出的致命一剑却也因此偏了开去,寒刃径直穿透依韵身体,依韵金蛇锥射出的同时身形急速度朝后飞撞,寒刃以更快的速度穿过依韵身体.

  依韵反手将紫宵穿透自己的胸膛,血衣在依韵身影后撤之际已知不妙,却是撤剑不及,眼睁睁看着紫宵剑穿过依韵胸膛的同时刺进自己心口,勉强移动身形让剑势略为受阻,右剑原本凝聚的内劲就这么一受阻,缓了一线。

  两人心下同时暗叫可惜,若非手中的兵器实非凡品,此时只需要将强大内劲灌入剑体,撑的剑刃粉碎炸开,那么对方必死无疑。

  依韵心下不及细想,内劲灌入长发,头轻轻一甩,血衣闪避不急的被抽的一脸痕,身影被突至的力道抽的连退数步。

  两人隔着几步,彼此以剑意锁定对方,一动不动,依韵右手仍旧执着紫宵剑柄,根本无暇将剑抽出,背对着血衣。以对方更快过自己的出手速度,抽剑的时间,毫无抵御进攻能力的自己,足以被杀最少两次了。

  血衣冷冷道";你伤的比我重,这么耗下去,也是你的血先流干。";

  依韵的身影阻住血衣的视线,鱼肠悄声无息的缓缓朝依韵飞至,依韵淡淡道";那就这么耗着,等我血流干了,你的血也差不多了,恐怕你爬也怕不出密林。到时候死了,你的女人还懵然不知!";

  血衣心神剧震,依韵握着剑柄的手骤然发力,带着气劲穿过依韵身体朝血衣疾速飞射,血衣单手执剑朝紫宵侧面刺出,两人的伤势已经大幅度削减身法速度,但出手速度却是丝毫不减,这种差距和彼此距离下,试图以身法闪避对方的攻击全是妄想。血衣不得不以剑化解掉快速飞射而至的紫宵,两剑相击,紫宵被击的偏飞一侧。

  鱼肠从依韵身侧骤然射出,刺入血衣心口,余势不消的将血衣钉在一棵粗树树身。依韵信手一招,没入地面的紫宵隔空落入依韵手中,依韵折身缓缓走近尚有一口气的血衣,躬身执剑行了一礼,沉声道";我不是你的对手!";

  血衣嘴角溢着鲜血,艰难的开口道";我答应过她,绝不能比她更先死去……";依韵轻轻摇了摇头。若非血衣有此破绽,被自己言语刺激的失神一瞬,自己最后便是突然发难,配合着鱼肠,最多也不过是能加重他的伤势,若非穿透气劲创伤了他,自己未入林间就已经注定有死无生。

  ";纵使皇宫之行,有死无生,我承诺的消息,也定为你带到!";紫宵剑带着深紫气劲穿过血衣咽喉,钉入树身。

  系统提示:完成曾经沧海难为水任务,成功杀死血衣,获得幻影总决,获得幻影剑,幻影梭。激发除却巫山不是云任务……

  系统提示:杀意熟练度增加6391382。

  系统提示:速度属性实际使用值达到101点,绝对速度差异自动生成。

  

  

第六节 曾经沧海难为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