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除却巫山不是云

    如外三人静静在林外等待,三人对师傅充满信心。

  依韵神色迷离的朝林外缓缓步出。属性不是绝对的,这一战,让依韵感觉到,自己对于本身的优势远没有充分发掘。

  幻影寒剑,铸造的材料竟然跟手中的紫宵毫无差异,剑身和剑刃同样覆着一层寒霜,这让依韵心下疑惑,如此神兵,为何未有任何资料记载?

  如外三人见到步出的依韵,脸色大变,依韵胸口两处伤口刚愈合不久,衣衫上尽是血迹,腰间挂着紫宵,左手提着的赫然竟是师傅的佩剑。依韵面无表情的沉声道“我没兴趣杀你们三个,如外,自觉承认你不如我,让我顺利完成门派至尊令任务吧。”

  换做如外三人重生前,未必不能奈何眼下的依韵,可是重生时日尚短的三人,无论剑法还是内功,跟依韵都有着跨几个幅度的绝对差距。

  如外放声大笑,“依韵,我们三人不是怕死之辈,更非无胆之徒。我们宁愿死一次,也不会让紫宵剑派被系统定义为正派!想完成门派至尊令任务,可以,杀了我。哈哈……但是,日后的紫宵剑派就如同星宿血刀一般,派内弟子谁能杀掉你,谁便是掌门人。”

  依韵面无表情的缓步走近三人,“那就这样吧。”三点星芒穿过如外三人咽喉,三人神态满足的含笑气绝毙命。

  江湖公告:紫宵剑派掌门人依韵杀死创派祖师如外,成功获得门派至尊令,门派地位声望提升,紫宵剑派列身江湖邪派,自动添加门派新规章。

  依韵单手执着杀死如外后,系统自动生成的深紫色泽的小小紫宵至尊令,观察一阵,收入怀中。

  服下药物,盘膝闭目打坐加速疗伤。这么一小块令牌,执有者竟然拥有跟掌门人同等权利,并且在满足一定条件下,能直接强制废除掌门人。

  皇宫,很多江湖人以为,里面是没有什么超级高手的。其实,这看法是绝对错误的。依韵绝不会这么认为,皇宫是何等地方?权利,金钱,女人,就这三者,已足够吸引许多过去NPC中的高手投奔。

  皇室内,权利结构错综复杂,每个势力下面都有一张巨大的网,这网中会有多少人机缘巧合下跟江湖中的许多异人高手有所交集,数不尽的原因和理由,都可以因此吸纳到大量的NPC江湖隐士高手。

  这样的地方,说它没有超级高手存在,怎可能呢?只是皇宫内,耀武扬威的大多是些靠着一身本事吃饭的普通高手,真正身手不凡的,定是默默的在某个达人身后,怎屑于张扬自己的本事,自然就让人误以为,皇宫内其实没有超级高手。

  七王爷宫殿内,一条深紫的影子如鬼魅般闪动穿梭。皇宫实在太大了,但是一个王爷宫殿,错综复杂就已胜过天煞总坛内部建筑结构数倍。

  依韵对建筑从没造诣,无法通过建筑构造判断出主辅,只能凭感觉在里面乱闯搜索,依韵只想将消息送到,并不想因此惹上朝廷上权势赫赫的七王爷,因此无法抓个侍女或是护卫逼问所寻之人的准确所在。

  乍一见到旖ni妃,依韵不由一震,单以旖ni妃的眼神,和那股只有意境级高手才能感受到的特殊气息,让依韵误以为旖ni妃竟是在意境方面修为比血衣更高深的强手。但再细细观察,却能发现旖ni妃内力极弱,绝不是一个能跟依韵相斗的高手。

  只是旖ni妃骤然见到闯入的依韵,那份打心里透出的平静和淡然,仍旧让依韵忍不住心下一紧,这确实太奇怪了,这不是通常俗称的镇定,镇定是一种对情绪的控制能力,但是意境,是一种对情绪和环境的深透理解能力融合能力,一般人是感受不到其中区别的,但依韵岂是一般高手可比?

  旖ni静静的注视着依韵这个不速之客,身侧只有一名侍女服侍左右。侍女也不像是个侍女,这是依韵的直觉答案。

  尽管侍女丝毫不像踏入意境的高手,但身上澎湃的内力,却是瞒不过依韵知觉探查的,最主要的是,这个侍女根本不是NPC!

  依韵此刻也知道血衣何以如此迷恋旖ni,旖ni实在人如其名般有一股柔的入骨的美和媚,依韵可说阅人无数,尤其是美女,心下仍旧禁不住为旖ni独特的美感赞叹不已。

  “我来,只因答应血衣,无论如何定将他的死讯转达。”依韵语气平静的道出来意,旖ni并没有依韵以为的那般,露出丝毫异样的情绪。

  “从你现身,妾身已见到你左手所执的幻影剑,除非他死了,否则他的剑绝不会在别人手上。”

  旖ni顿了顿道“他以为,我会替他报仇杀死你的,可是他骗了我,答应我的事情却没有做到。我怎肯让他安息,怎肯就这么放过他……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旖ni嘴角含笑轻轻靠在身后床榻卧枕上,笑容很美,很迷人……依韵打心里赞叹,尽管其实,这笑容的主人,已经气绝……

  系统提示:成功完成除却巫山不是云任务,获得幻影刃,获得幻影手套,获得旖ni札记。道德值降低,罪恶值上升。

  旖ni身侧的侍女语气淡淡的道“主上安详逝世,请你离开吧。”依韵突然有股莫名的冲动,想拔剑杀掉这个侍女,这念头是没有任何理由支撑的,但依韵不能这么做。

  侍女语气虽然平静,实则在提醒着自己,眼下虽然旖ni逝世,但没有任何理由跟自己牵扯上关系,但是若在这里杀了人,七王爷绝不会善罢甘休,不为死者是谁,仅仅为这冒犯之罪。

  依韵深深朝旖ni望上一阵,躬身行了一礼,身影一闪,在房中消失无踪。侍女含笑替旖ni盖上被褥,似乎松怕旖ni着凉一般,喃喃道“旖ni主上,多谢你这么多年来的照顾,到最后仍旧把一身内功留给了我。”

  侍女缓缓行至衣橱,打开一处夹层,取出一套纯黑的夜行装,缓缓穿戴整齐。

  与其说是夜行衣,不如说是杀手服,尤其两肩侧的白色刃形徽章,分明标志这女子定是某个特殊组织中的成员。女子穿戴完毕,朝旖ni仍旧含笑的尸体深深鞠了一躬,闪身出了宫殿。

  依韵出了皇宫不久,始终觉得不妥,那个侍女太奇怪了,何况自己为何对她生出这等强烈的杀意?依韵跃上皇宫外的一处高楼之顶,观察着皇宫接近繁华城内街道的围墙动静。

  依韵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认为那女子会出来,就好比对女子生出的杀意般,莫名其妙的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支撑。

  依韵跃上楼顶不久,一条黑影跃过皇宫围墙落在街道,依韵身影方欲动作,十个身着一般无异的黑衣人围着潜出的女子朝街道巷子快速行去。

  依韵身影一闪,没入巷子内截住一行人。十人眼神冰冷的将女子围在正中,一人踏出两步冷声道“紫宵剑派掌门人?”

  依韵眼神冰冷的微微点头,开口的女子冷声道“不知阁下为何拦截我们,但我们跟阁下不但过去无怨,往后也很难发生过节。阁下杀气如此之盛,是否值得?我们实在不愿跟阁下无故结怨。”

  事实上,依韵至今找不出一个无故动手的理由,尤其这十人的修为实在太高明了,依韵可断言,自己就算把它们全杀光,自身有四成可能横死,十成可能重伤。

  依韵心下犹豫,不是因为可能身亡,而是在没有任何充足理由下,对方更非自己敌人的情况下,拼死击杀对方,到底有什么必要?“告诉我你们组织的名字,那么你们尽可安然离去。”

  为首的女子毫不迟疑的道“天刃!事实上,江湖不久后都会知道这个名字。”依韵闻言不再浪费时间,身影一闪消失无踪,一众人平静的护着逃脱出来的女子转入街道深处,片刻后便失去踪迹。

  江湖上,怎会冒出这么个组织?这十个人的修为也未免高的太离谱了,江湖上的组织帮会论高手数量,当数神州帮第一,超级高手数量,在已知的资料中,绝没哪个帮派能跟天刃比拟。依韵对十人的评估是,比不存稍微逊色一筹。‘杀手……’依韵脑海中浮现这个词……

  旖ni札记依韵是没有什么兴趣花时间看的,不过是习惯性的将这类东西留给紫衫打发时间的罢了。至于幻影刃,长度比鱼肠更长上一些,却是中间一个握柄,两边剑身,均无护柄结构,前窄,后面略宽。

  两边剑身和刃上均如同紫宵般覆着一层寒霜。幻影手套,如同当初在沙漠迷宫喜儿取走的那对般,戴上后不畏刀剑,依韵试着戴上后抓住紫宵剑刃口,轻轻顺着剑刃滑落,手套却是丝毫无损。

  确实好东西,只要能做到这步就已经足够了。全是好东西,这趟收获确实太丰厚了。

  倘若……跟血衣交战之时,血衣将这些东西全戴在身,那结果……但依韵何尝不是一身加悟性装备呢?强化总坛装,依韵已经很久未在战斗中穿戴过了。

  依韵收起手套和幻影刃,全速朝紫宵剑派疾驰而去,幻影总决引起了依韵极大兴趣,粮食的事情,先暂时缓一缓吧……血衣的身法剑法都太独特了,对于速度优势的发挥更让依韵自愧不如。

  依韵自负却从不盲目,绝不认为自创的紫宵剑决达到旷古绝今的地步,血衣成名时日岂短,如此长年累月积累的武功见识,绝不会是依韵能比拟的。

  起点中文网

第七节 除却巫山不是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