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变变变!

    依韵独坐掌门大厅,单手握着内装明极三色原的瓷瓶,眼神迷离。不知过了多久后,妖瞳只身推开厅门,轻步踏入。在依韵下侧坐下,注视着依韵手中的瓷瓶,轻声询问道“这便是明极三色原么?”

  依韵轻轻点头,妖瞳沉吟着道“对我而言,确实是梦寐以求的灵药。只是,我想不到自己有什么东西价值足够交换它。”依韵左手取出紫宵幻刃,侧头望着妖瞳道“这便是紫宵幻刃的本像。”妖瞳打量一阵紫宵幻刃两头皆刃的造型,平滑的剑身。心下顿时明白过来,轻笑出声。

  似是责备般的扫了眼依韵道“你何必如此介怀?别忘记在江湖上你我关系是怎生被人认定的。即使没有明极,我也非常情愿。”依韵将瓷瓶丢给妖瞳,后者轻手接过,含笑注视着依韵。依韵沉默半响,开口道“胡家刀法,你别再继续练了。”

  妖瞳不解道“却是为何?当初为了找套跟屠龙刀般配的刀法,你为此还欠下冷傲霜一个人情。”依韵淡淡道“那是当时,好生修炼你的魔刀刀法吧,放弃屠龙刀,当时完全视你作棋子。给你胡家刀法,以屠龙刀吸引你心神,只为毁掉你的未来。”

  妖瞳闻言微微一楞,随即笑道“既然如此,我明白了。只是,现在你却当我什么?”依韵淡淡道“现在仍旧是棋子,不过是从卒升级为车。神照经或九阴真经都无法跟你的刀法和身法般配,不过,你可以选择神照经进行修炼,毕竟对于内力的增长要比魔刀心法快的太多。虽然在战斗中无法完全转化为魔刀心法所用,但比起单纯修炼魔刀心法,内力的增长速度快的仍旧不止一倍。”妖瞳含笑点头。

  古月站在城里复活点,颓废之极,多少年积累的修为,被个莫名其妙的人就这么夺走了,那人修为并不比自己高明多少。古月实在想不通,怎会如此巧合。刚进青楼,如往常般叫了自己熟悉且喜欢的女子,就有人争风吃醋的跟自己吵了一架。正在办好事的紧要关头,那人就闯了进来,一刀把自己给结果了。

  尽管冷傲霜说的很好听,等自己实力恢复后,一定继续重用自己,可是,古月不是傻瓜,冷傲霜根本没有派人带着自己快速打学点提升武功,不过是场面话而已。古月早就听说茗和加进了紫宵剑派,只是想到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仙灵谷呆的很舒心,无法舍弃一切贸然跟随形势不利的依韵,如今一身修为尽丧,再去,依韵会重用自己么?

  古月垂头丧气的在城里晃悠,随后遇到陪清风徐徐散心的加。几杯烈酒下肚,古月倒苦水般说出自己的遭遇,加笑道“有什么大不了,找庄主吧。我和茗去的时候也都叛离门派,武功尽失,不过大半年功夫直接加点学了庄主的紫宵剑决。”古月禁不住加的劝告,古月也确实没有力气凭自己的实力重新苦练起来。于是古月跟着加,到了紫宵山顶。

  在古月看来,依韵跟过去实在没多少变化,永远沉默着静坐自修。妖瞳确实很有独特的美丽,古月赞叹不已,当庄主的情人,却也够格。妖瞳神色平静的替依韵和古月斟上茶水,古月尴尬着不知如何开口。依韵淡淡道“这是你的门派徽章,直接到掌门密室门口找NPC紫宵剑消点学习即可,妖瞳会安排高手带着你练功。我只给你八个月时间,若还学不满,你也不用留在这里了。学满后,直接找妖瞳,她会安排你副帮主的职务。”

  古月感激交加的道谢告退。待古月远去,妖瞳含笑道“有必要特别将这么个人弄到手吗?”依韵淡淡道“他的武功方面成就无法跟加和茗比拟,不过在管理人事和财务上确实有过人之处。最可贵的是,过去跟随我时间不短,帮派内的商业运作,人事规划都深悉我意。有他负责这两方面事务,你减轻点压力的同时,对于帮派的财务状况也有很大的改善。”

  妖瞳点头道“不过,这种依赖心过强,又没胆识的人,你放心?”“这样很好,你不必担心他会背叛你,因为他一旦立足,又有让他满意的帮派地位,他会非常尽心尽力的做事,没胆子也不愿意改变习惯做背叛你的事情。妖瞳,不是重情谊的人就是最可靠的人,很多时候,重情谊的人一旦背叛你,比小人更加可怕。几率往往也更高的多。”

  妖瞳沉吟着含笑点头,“屠龙刀,怎生处理?”“你若是愿意,就把刀带去交到萧浪手上,若是不愿意,就等你什么时候愿意时再说。”妖瞳闻言娇笑出声,“依韵,此时我真怀疑你劝我放弃屠龙刀是否真如你说那般对我的看待不同了哩!不过,你根本没有给我选择不愿意的权力。我是否太吃亏了?”

  依韵轻瞟妖瞳一眼道,“那么作为补偿,你提个要求吧。”妖瞳脱口而出道“我要学习六脉神剑!”“这没问题。”依韵一口答允,妖瞳起身告辞,笑道“我相信,屠龙刀交到萧浪手中那刻,定会有非常有趣的事情发生。”身影消失在厅门。掌门厅内,依韵左手执着紫宵幻刃,眼神变换不定的静坐沉思……

  紫宵山崖顶,依韵左手戴着紫宵幻手,隔空五指不时轻动,紫宵幻刃随之改变着角度和方向,时隐时现,不断射出丝丝线状剑气,不片刻山崖大片范围已被紫宵幻刃接连射出的丝丝剑气密布,空气中的剑气交错变幻,时粗时细,时分时合,随着紫宵幻刃的变动不断如同旋涡般绕着时隐时现的幻刃旋转交错。

  紫衫在一侧看的心神荡漾,神态满是欣喜之色,却是不敢发出声音打扰到依韵。如此近两个时辰后,依韵停下动作,脸色苍白之极,紫衫慌忙上前,轻挽着依韵道“怎么了依韵?”“不行!这么一来对内力的消耗太严重了,还得继续修正。”

  紫衫焦急道“可是真的好厉害呢!”依韵淡淡道“没用,不过是成倍的以内功堆积出来的威力而已。倘若对手能跟我一战,不过是加速彼此内功消耗,若是不如自己,多出一招,却能节省大量内力,这么做仍旧是多余。”紫衫满脸遗憾之色,“真可惜,我还想学哩。”依韵信指轻弹剑身,收剑入鞘,眼神陷入杀意境,凝神沉思。

  紫衫眼睛一转,挽着依韵的手轻轻摇动着柔声道“依韵,加每天练完剑都学你一般轻弹剑身哩。他说你曾提过,倘若有一天听见剑的声音了,他就真懂剑了。这里面有什么玄妙哩?”依韵淡淡道“什么也没有。我有这动作,不过是我喜欢听夹着内劲弹在剑身时剑发出的鸣音而已,他自己无聊,什么事情都想要找个玄妙的答案。”

  紫衫闻言大笑出声,倚着依韵不片刻便已笑的花枝乱颤,捂着小嘴责备道“你好坏,害死他咧!他信以为真,跟我说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努力听剑的声音。哈哈哈……原来是你瞎扯的!”依韵淡淡道“这就是他败给茗不如茗的方面之一,不懂得相信自己。怪不得别人。”紫衫笑着柔声道“那我下趟告诉他好不好?”“多此一举,就算你告诉他,他仍旧半信半疑。”

  紫衫欣然大笑,静了没一小会,又想起什么似的摇动依韵手臂,兴奋道“依韵,那个寂寞高手带着丹仙子跑去华山派门口,扬言要败小剑于剑下哩!当时还带着几个仰慕他跟着他练剑的江湖高手,可惜小剑没接受,那几个跟班开口大骂小剑浪得虚名,后来华山派几个高手气愤不过跟他们打起来,被寂寞高手一剑打伤十几个人后,叹气离去。这事最近在江湖上传的很厉害咧。”

  依韵淡淡道“那傻瓜还没死呢?真是难得,他该算得上这几十年来最耐命的傻瓜了。”紫衫抬手轻打了依韵下,娇声道“你坏死了,在背后骂人。可能人家真是个高手呢?”说罢换了个话题,“对哩,天刃浮出水面了,在江湖各处城市均交由NPC代理接受生意,声明除江湖三大传说级高手本人外,只要出的起价钱,任何人都能杀。”

  “依韵,不过他们还是不敢对你下手哩!江湖上最近为这事也传的挺厉害,相信的有,怀疑的也有。恐怕他们想真正被认同,非得拿几个够分量的人开刀才成了。”紫衫兴致勃勃的说着平日在外偷听到的江湖大事,依韵淡淡道“这个天刃很有问题,动机古怪。一个杀手组织,既然开张做生意,就不该将任何对象排除在外,况且,我认为他们确实有杀我的实力,当然,需要有特殊的地形和环境配合。但对杀手而言,这些都不是大问题。”

  紫衫眼睛一转,半撒娇半哀求道“依韵,我想到件好玩的事。”随即观察着依韵神色,见没有露出极不情愿理会的模样,继续道“天刃组织挺刺激的哩。我去城里询问杀寂寞高手得多少钱好吗?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厉害。”依韵头扭到一边,懒得理会紫衫,紫衫哀求连连,“你没事吧?嫌钱多也不能白把银子往外送啊。”依韵语气不善的道。

  紫衫闻言,眼睛一转,朝着密室内房飞奔着跑去,过得半刻,乐颠颠的抱着一个精美的玄木锦盒跑到依韵身边,撒娇道“依韵,那把我这些首饰都卖掉吧,这样就不算浪费了。”依韵无奈的挥手同意,紫衫欣喜若狂的抱着锦盒跑上赤兔马,朝山下奔去。

  紫衫要尽快将首饰交给帮里的商人团给处理了,这些首饰,紫衫也戴的厌了,等以后看到喜欢的,再求求依韵,依韵一定会再让自己买。紫衫等若变相让依韵答应了自己的提议,又让自己日后多个理由添置喜欢的饰物,自然是欣喜不已。

  山崖上依韵凝神融合着武功,口中喃喃道“比我还无赖,抱着一堆早戴厌的首饰嚷着忍痛割卖……”随即身影一动,左手紫宵幻刃骤然出手……

  

  

第五节 变变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