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江湖角落

    依韵驾着赤兔马奔出一阵子后放缓马速,紫衫连忙开口道“依韵,那个寂寞高手好差劲艾!怎么一剑都档不下呢,害我白花银子了,一点都不好看!”依韵冷着脸却没接话,紫衫娇声道“依韵,你是不是生气我送银子给神州帮?还是生气我影响你闭关练功了?”

  “我在想问题,先别吵了,事精。”依韵眼神冰冷的冷声道,紫衫吐了吐舌头,不再作声,心下却是庆幸不已,不是生气就好办,只要不是生气,紫衫就不怕了。紫衫高兴的唱起歌来。

  赤兔马又行了一阵,紫衫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依韵,对哩!那个丹仙子不是好东西!”依韵凝神沉思懒得答话,紫衫丝毫不以为意的继续道“原来她竟是修炼邪门媚功的呢。”依韵闻言开口道“怎么我竟没看出来?”比起紫衫,在江湖武功之外的见识上,依韵反倒不及,因此这方面问题,依韵一般都是颇有倾听搭理兴趣的。

  紫衫脸色微微一红,轻声道“她练的是那种交合媚功,你当然看不出来。”“练那东西有什么用?”依韵语气透着些许无趣,紫衫闻言回答道“可别小看呢,虽然那种功法被正统媚功唾弃。但是,却是能吸取男人精元的,功力高的还能吸取男人的内气。”

  依韵不屑道“旁门左道,不将心思好生放在自身实力锻炼上,纵使短时间内能快速提升修为,遇到真正的高手仍旧是不堪一击。”紫衫心知依韵从不相信凭借取巧得来的武功,认为真正的实力,永远是凭借自身不断积累,再加上一些必要的机遇,自身的领悟所创造的。

  “确实很邪,所以说她不是好人。上趟见她我还没看出来呢,今天见到寂寞高手脸色隐隐透出青色,又发现丹仙子做作的神态才晓得。”依韵本不愿继续交谈,却是想到个不解之处,淡淡道“若是还能吸取对方内力,寂寞高手那白痴再傻也不会感觉不到吧?”

  紫衫闻言扑哧笑将出声,捂着小嘴道“依韵你以为是北冥神功呢!哪有江湖上的人传的那么厉害,吸收的量不多的,主要是靠吸取精元,储存体内凭借特殊功法将精元炼化成内气,额外吸取的内力,对方很难察觉,而且略作休息后就能自然恢复,当然无法自知!”依韵淡淡道“你学过这种功法没?”

  紫衫红着脸呸了口道“我才不会学这种东西呢!媚功不是用来做这种事情的,媚功只是女儿家为了将自身的美丽,魅力,气质更好的表现出来而诞生的,不能因为这样侮辱了正统媚功。”依韵凝神自修,再不答话。

  两人行了不久,一道人影突然闪至马前数丈处,赤兔马不待紫衫操控便自行停下。紫衫定神一看,发现竟是在神州帮击杀寂寞高手的冷美人。“紫衫夫人你好!在下天刃右使,鉴于今天任务的意外,以及寂寞高手的实力比本组织初前估计的差异,这里一亿两是本组织理当退返的部分。”

  女子说着伸手递上一沓银票,紫衫沉吟半响道“今天是有意外,我是看的出来的。你们完全按照我的要求完成了任务,钱就不必退了。”女子坚持道“感谢紫衫夫人的开明,但行有行规,多收的定要退还!”紫衫沉吟半响,开口道“那么现在委托你们一个新任务吧,神州帮除蓝太阳堂主和他的夫人外,你们随便挑些价钱够持平的高手替我杀了。”

  女子闻言微微一楞,随即冷声道“既然如此,本组织接下此任务,另外紫衫夫人在本组织消费额度达到标准,倘若日后再有其它任务需要委托本组织时,价钱方面将给于特别优惠,同时紫衫夫人将在三年内得到本组织的许诺,绝不会受理任何危及夫人的刺杀任务。”女子说罢告辞离去。

  紫衫欣然笑道“依韵,你听,好划算呢!我没做错吧?”依韵淡淡道“我认为让你重生次,比这么来省钱些。”紫衫娇嗔道“依韵你好坏!我才不要重生哩。我练媚功也很苦很累的!”“回去吧,我还得出去趟,到这里够安全了。”依韵或罢跃离马背,凌空旋身几个闪没消失在紫衫视线。

  紫衫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便失去了依韵的踪迹,撅着小嘴朝依韵离去的方向轻哼了声抱怨道,“怎么老是破坏浪漫气氛呢,人家刚还在感动你只身独闯神州帮,保护我于水深火热,谁知竟是另有要事才暂停闭关……”随即又大声道“早些回来陪我!!”唱着歌儿驾着赤兔马朝天煞坛行去。

  如今的江湖,地方势力模式的帮会以经济支援跟各大门派进行合作,以此保证帮派本身的高手继续效命的稳定性。更多的江湖帮派,已远不比当初般风光无限,过去以规模立足的帮派,在如今的形势下生存都变的非常艰难,这些帮派内部原本就人员混杂,各门各派的均有之,眼下的形势,只能生存在神州帮和紫宵幻盟的夹缝中,对于两边的斗争都不敢予以支持,以中立的姿态脱出纷争。

  除过去的老牌大帮会,如英雄会,天涯盟,月老会……更多的规模稍差底子稍薄的帮派更是举步维艰。论经济实力远不如地方帮会,论势力实力又不足让地方势力帮会忌惮几分而在财务上给予支持。为争夺些不太优良的收集开采区域,每每总有规模或大或小的战斗。

  依韵已经很多年没有出没于闹市了,平日依韵非闭关非出去找粮食时,紫衫都是陪在依韵身旁,或看书,或说着些认为有趣的事情,或摆弄药材。依韵不在的时候,紫衫偶尔会独自出去骑着马儿乱逛,却是从不会闹着要依韵陪着无聊闲逛的。

  扬州城的繁华,隔了这么多年后,更见兴旺,扬州最昌盛的绝对是红楼生意,即使京城比之也要望尘莫及。也因此,扬州城向来都鱼龙混杂,江湖中的不少高手常混迹此地。繁华的商业街道,总有三五成群颇有名气的江湖高手来来往往,其实依韵对于这些人认识的实在极少。

  但这很容易分辨,有的神色居傲,有的旁若无人,有的神色冷酷,但无论他们本身如何,在这些人经过之时,周围总有些一般的江湖好手私下议论着,对同伴道出他们的名字,门派,武功,甚至还有引人向往的事迹。依韵的耳力非常过人,因此即使根本不认识,却也知道哪些人,是江湖中有身份名望的高手。

  一个白色的倩影从依韵背后轻轻突然靠近,从后面单手环着依韵的腰贴上,下巴轻轻搭上依韵肩头,“我来晚了。”依韵很熟悉这动作,也很熟悉这股身体散发的淡香,虽然同时也很陌生和遥远。过去,铭记从来都喜欢这么突然从依韵身后冒出来。“无所谓,在这里等上一刻,和十天没有区别。”

  铭儿脸轻贴着依韵脸侧,轻声道“我们,像不像在约会的人?”不待依韵回答,便又轻笑出声,“我们的江湖,其实已经远离大多数江湖中人了。其实,你几乎从来没有真正处于江湖之中。”依韵沉默不语,眼神迷离。

  铭儿这般说,是有理由的。依韵也好,铭儿自己也好,其实都远离了江湖。便是依韵名动天下多年,但在江湖中人眼里,是处于一个只能向往和谈论的位置,绝不是属于身边可接近,可了解的存在。依韵到底有多强,在大多数江湖人心中,只有个非常强的缥缈概念,尤其这些年,对于江湖而言,见过依韵的人十分有限,对依韵有认知的,更是屈指可数。

  便如同现在,闹市中熙熙攘攘的人群,能跟依韵和铭儿实力比肩的高手,恐怕是没有的。但在这里,来来往往的江湖人不会知道依韵和铭儿是谁。他们的眼里,心里,更注意的是近在身边,在江湖中常能见到踪迹,常有让人向往事迹的高手,这些人,才是真正江湖中人眼里的主题曲,才是江湖中最广为人知的高手。

  “我们攀爬的太高了,高的已经离开了大多数人。他们,可以风光的享受着荣誉,名声,权势,女人。走到哪里都被人向往着,而你,在高山之巅,俯视一切也远离一切,你的身边,只剩你的剑了……”铭儿语气极轻极柔,仿佛在诉说着怕人听见的情话一般。

  依韵举步淡淡道“任务哪里做?”后背已然离开铭儿紧贴的身体,铭儿轻笑出声,追上抓着依韵的左手,侧目含笑轻声道“你还是这样子,我知道自己即使留在你身边,最多也只能忍受三十年,再久,一定会受不了而离开你的。你让人爱极,却也让人恨极,因为,无法奢望在你身边长久的停留下去。依韵,你知道吗?我修唯情,我不想自己改变对你的喜欢,但也不想让自己飞蛾扑火般留在你身边,等待有一天被自己的心毁掉对你的喜欢……唯情,总比唯恨来的要好,至少,我这么认为。”

  依韵一身装束任谁看来都知道身家不菲,平静的神色却也颇像个颇有风范的高手,身侧牵着的铭儿,美丽照人,不时凑在依韵耳旁轻声细语,神态含着幸福的微笑般。旁人看来,多是以为两人是对江湖后起之秀的高手情侣……

  起点中文网

第九节 江湖角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