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节 忘我

    海上的暴风雨猛烈程度远非陆地可比,漫天雨幕将天地蒙上一层纱帘,如梦如幻……

  喜儿尽管长发湿透,仍旧被凛冽的狂风吹的随风飘舞,妖美的容貌一如往常般含着浅笑。依韵脱出忘我意境,运功开口道“你打算在坑边守多久?我要没记错,这雨都下两天两夜了,这趟不会打算跟我比赛挨饿吧?”喜儿神态依旧,却是一言不发,依韵便也不再开口说话,边在意境中自修,边注意着喜儿的举动。

  大理城外挖矿点,依韵双手红肿,却仍旧咬牙硬撑,不远处倔强坚韧的零时刻刺激着依韵的自尊心……倔强,有很多感动便从未在依韵心中磨灭过。依韵凝视着含笑的喜儿,若说倔强,喜儿又何尝不是?“你练过技能吗?”依韵运功开口,“呵呵呵呵……捕鱼,烹饪……”喜儿喃喃开口,眼神陷入迷离,似乎在努力回忆……

  说过些什么?似乎什么也未曾提过,又似乎提起很多很多……依韵不知道喜儿记得多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又记得多少,只是,依韵记得,自己一直在说,喜儿一直在答……雨,一直在下。

  霸天这日,心情十分愉快,几欲忍不住呐喊出声。通过蓦然分发给众人的神奇卷轴,如今失去的武功已然完全恢复,只是眼下已非武当派弟子,想要继续修炼提升,那是绝不可能的了,非门派中人,怎也得不到门派秘籍的。但最重要的是,如今再不必承受修为尽失沦落为四流江湖好手的痛苦。

  指间沙也为霸天感到欣喜,在指间沙的建议下,霸天决定出去走走散心。因为彷徨无地,说了许多依韵过去刻苦练功的事情,让霸天等人痛下决心将交际花费的时间尽量压缩,几乎过着与世断绝的苦修生活。如今武功复原,确实也该给自己稍微放几天假,出去走走散心了。

  “丹仙子,我们几兄弟可是对你仰慕已久……嘿嘿嘿!”林间小道,几个身材魁梧的血刀门弟子拦住丹仙子的去路,几人一脸不怀好意的淫笑,任谁都可看出绝不是好路数。

  为首的男子目光紧盯着丹仙子傲人的胸部,不时发出淫笑。两外四人已时口出下流言语,丹仙子神色满是惊恐,不断后退,终于靠上身后的峭壁山崖,再也无路可退。丹仙子修炼邪门媚功不错,但丹仙子却绝非放荡之人,对自身更是充满信心,有一股自傲。这种江湖下三滥的人,怎可能让丹仙子看的入眼,怎都不会允许自己被这么几个淫棍沾污!

  丹仙子双手各握一柄短而薄的利刃,骤然朝最接近自己的两人刺将而出,下手极为狠辣。这两人,原本也非庸手,实力在江湖上怎都算得二流高手,却是全没想到丹仙子竟是会武功的,而且还不弱。措不及防下,双双胸口中剑,为首的男子见状怒火中烧,一耳光朝丹仙子扇将过去。丹仙子的实力哪是此人对手?顿时脑袋嗡的一声昏迷了去。

  “妈的,这婊子下手好狠!”中剑的两人拔出利刃,边上着金创药边骂骂咧咧的道。另一人怒声道“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这个臭婊子,玩完把她带回去,以后有的是办法惩治!”

  霸天早被一行人的声响惊动,藏身树后,将一行人的对话听了个分明。拔剑挺出喝道“无耻之徒!”无上太极剑骤然出手,一行人身手虽是不弱,但哪是霸天这种级数的对手?不过十余招功夫,尽数被霸天斩杀。霸天朝横尸倒地的几人呸了一声,将昏迷的丹仙子抱上道路边一块干净的岩石。丹仙子身上一本册子掉落在地上。

  有些特殊道具,意外掉落也会导致损失,霸天望了眼昏迷的丹仙子,拾起册子在一旁坐下,细细翻阅着。‘可笑世人苦苦练功,殊不知自然之道在乎阴阳本身,交合修习之法,又何止事半功倍之奇效?……’霸天不片刻已被册子中的文字迷住,浑然忘记自己身处之地,全神贯注的细细翻阅浏览着。

  依韵嘴唇干裂,信手捧起坑底有些污浊的水喝了两口,混杂着泥土味道的雨水让依韵轻皱眉头。坑边的喜儿轻笑出声,双手捧着雨水小口轻饮,漫天的雨仍旧在下,只是坑上的雨水被喜儿以意境控制着飞往两侧,无一滴落入坑中。依韵自备的清水和腰间的酒早已经喝的干净。不过依韵相信喜儿也不好过,因为喜儿至今未进食,而自己真空腰囊中每趟出门时紫衫都准备着大量的食物,依韵这半个月来吃的非常节省,至今尚有节余。

  雨早已经停了几日了,喜儿酒壶和水袋中仍有储备,坑底的水早已经浸入土壤。依韵将空空的水袋丢向坑边的喜儿,“水换食物,怎样?”喜儿接过依韵的水袋,倒了些进去,依韵将食物装进备用真空腰囊,两人交换着互相抛给对方。

  夜魅雪翻身上了崖顶,快步奔至喜儿身侧,朝坑底的依韵望去一眼,冷声道“大师姐!我下去杀了他。”喜儿虚弱的抬手朝远方轻指,夜魅雪一楞,几番张嘴想说什么,终究告退一声飞身离去。“呵呵呵呵……依韵?不死……就跟我来……”喜儿轻轻起身,全身衣裳长发剧烈鼓动,双足所立之处礁石纷纷暴裂飞起,化做一条石龙般朝坑底的依韵砸下。

  依韵运功于剑,朝着距离崖外最近的方向狠狠刺入,轰然巨响,坑底一边被依韵硬生震出一个深洞,依韵闪人缩入,左掌凝聚张内劲呈护墙状封住洞口。碎石将大坑整个埋葬,喜儿双掌聚功,聚起功力朝被填满的大坑轰然击落,紫红气劲瞬间透透入依韵身前原本的坑底,所过之处礁石纷纷呈粉化状态。

  依韵暗暗乍舌,深吸口气,全力朝崖外方向轰然聚功刺将而出。孤峰一侧的峭壁,轰然巨震下碎石纷飞,一条紫影同时飞出。依韵暗呼一声好险,倘若被喜儿气机锁定在碎石密布的地里,一旦硬拼,就会被迫陷入纯比拼内力的局面抽身不得,跟喜儿比内力?依韵认为那纯粹是找死!

  双足落在那日交战时金蛇锥遗落的位置,依韵险些站立不稳,缺水缺粮这么多日,体力怎都无法弥补,纵使内伤早已恢复,也是难以支撑的。红影顺着山崖峭壁飘落,喜儿单手扶着峭壁勉强站稳,“呵呵呵呵……依韵?跟我走……”

  依韵神色淡淡的信手将擦拭干净的金蛇锥收起,一把扶着体力严重不足的喜儿,喜儿侧目含笑注视着依韵,“但我觉得,不管去哪都好,该先吃顿饱饭。”茫茫大海上,一红一紫两道人影朝着海岸飘去,“呵呵呵呵……依韵?你又,没死……”缘分饭店内,本已不多的江湖的人此时只剩两个,其它的,要害处尽数插着筷子气绝毙命……

  霸天合上册子,这才发觉丹仙子不知何时已然清醒,目光定定的注视着自己。霸天尴尬的笑笑道“抱歉,闲来无事竟是看的入迷。”说着将册子递给丹仙子,丹仙子眼神复杂的接过。“多谢大侠相救。”丹仙子语气柔和的道谢,霸天摇手道“小事而已,这些人渣仗着武功尽干伤天害理的事情,纵使平日遇到,也绝不会放过的。”

  随即又道“你若放心,不如我送你回去,这种偏僻的地方,独身行走实在太危险了。忘记自我介绍,我叫霸天。”丹仙子眼睛一亮,“可是过去天下的副帮主霸天?”霸天叹了口气道“很久以前的事了。”丹仙子语气满是崇拜的道“小女子深感荣幸,早闻霸天副帮主义薄云天,朋友满天下,今番幸得相救,实在不知怎生报答。”两人并肩谈笑着朝杨州行去。

  明雪将捧着的一小坛缥缈无痕轻手放在桌上,疑惑的望了眼依韵,“呵呵呵呵……明雪,回去吧……”明雪闻言轻声告退,带着满肚子的疑惑闪身出了缘分饭店。“差距,枉我身为掌门,却是没人如此心甘情愿的专门跑来给我送酒。”依韵开启酒坛封条,将喜儿和自己的酒壶尽数装满,复又将两人面前的空杯满上。

  远远传来几声惨叫声,“呵呵呵呵……明雪,顺手……怕我心烦……”依韵心下疑惑尽消,暗叫可惜,也不知死的那些人里是否有杀气较高的,倘若有,死明雪手上实在太浪费了。

  依韵身侧,披风一如往常般罩着椅子,桌上面对而坐的两人,眼神迷离的小口饮着缥缈无痕。酒是绿色的,饭店内的桌具,是深色的,吃饭的两人,在吃饭,在自修,在沉浸于意境。饭店内,一个NPC小女孩在一名老者的二胡伴奏下柔声歌唱,歌声说不上非常出色,却也婉转动听。缘分小镇,绵绵细雨一直在下……

  “呵呵呵呵……依韵?你真的,跟我去吗……”

  “很多年前,我已知道,杀戮是罪,可我更知道,我宁愿走下去,也绝不回头。我相信,你只会把我彻底推到不可能回头的地步,但我早已决定承载,又有什么可犹豫?”

  “呵呵呵呵……依韵?我会……毁了你的……”

  “毁灭是另一种创造,回头,是重生也是更悲惨的毁灭,我不回头。”

  …………

  是谁的声音?在空寂的虚无中轻轻对我诉说着什么……

  是什么的存在?如此温暖……我知道的,我明明知道,我明明记得……为何会有我想记起而无法清晰记得的存在……但其实,我知道自己是清晰记得的。

  依韵不记得究竟是否真和喜儿在吃饭的时候说过话,或许不过是幻境,也或许,那是真实。有些事情,不舍得忘记却也不愿意记起,有些记忆,渴望是真实却也宁愿是幻境。徘徊于记得与忘却之间,不去逃避,也不去面对,忘却又记住情绪感受,沉淀自我,主导由意识,这是此刻,依韵的忘我……

  

  

第十节 忘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