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相对终点

    “依韵,快递给我呀!”依韵猛然回过神来,匆忙将身旁调料递到小琳手上,紫衫忙道“小琳姐,他就是这样的,呆着呆着就突然走神练功去了。”依韵抱歉的朝小琳笑笑,讨好似的亲自替小琳调着浆料味道,小琳见状扑哧轻笑。

  四人说笑着吃饱喝足,紫衫兴致勃勃的拉着小琳到紫宵山各处风景游玩,依韵和蓝则在凉亭相对静坐。蓝含笑道“不存其实很好,特别重情,平日看着对一切漠不关心只追求更高强的武道般。事实上,跟我们这些交情深认识久的人,特别够意思。其实刚才我根本不担心她上来碰到,他了解我的为人,也不会因此认为我会做出不利神州帮的事情。”

  依韵轻笑出声道“蓝,你误会我了,我走神,不是因为不存本身。”蓝哑然失笑,自嘲道“那确实是我误会了,不过,我的好奇心让我忍不住问一句,不存既然这时候来找你,又为何嫁给小剑?”

  依韵淡淡道“为了挣扎。”蓝若有所思,开口道“那就由我将她没敢说的话,对你说出来吧。其实你,并不喜欢处于现在的位置,你若加入神州帮,绝对能够得到跟小剑般超然存在的地位,钱不会缺,实际能调动的高手绝不会少,繁琐事务绝不需要你做。江湖与其这么乱着,不如像过去般,由神州帮完全主导,只要你愿意,完全能享受随心所欲的平静。”

  依韵古怪的望了眼蓝,后者不以为意的道“这趟来,小剑知道,亲自找我交代了任务。我的职责,必须让我完整的将话转达给你。其实我相信不存和我想的一样,你不会接受这种平静的,毕竟,那样是别人给你的,随时也可以取走。你该不会喜欢这种不属于自己能掌控感觉,以你的性子,那没有任何安全感。”

  依韵轻笑着道“所以,你就当说完了,只是,我拒绝了而已。”蓝畅怀大笑道“那不行。而且从我真心的角度出发,我希望你能考虑,小剑绝非无信用之人,你的人过去后职务都会按你要求充分满足。而且,绝不对你做任何干涉和限制,只要小剑存在神州帮一天,这些就绝不会改变。”

  “你不必马上答复,依韵,好好想想吧,加入神州帮。江湖中的烦恼再无需让你烦心,你可以专心的练功,需要任何秘籍神州帮都会尽力提供,一年到头帮派事务什么都不需要做,就有大笔金钱任你和紫衫挥霍。情衣,小龙女,妖瞳她们,也绝不会受到任何亏待,门派间的仇恨都会逐渐被化解,大范围频繁的门派杀戮,彻底远离。”

  蓝顿了顿含笑道“不存三个月后结婚,再此之前,只要你点头,小剑会取消婚礼。我相信,不存也会愿意留在你身边。”言下之意,却是极为清楚,倘若到那时依韵仍旧未作答复,小剑将完全视依韵为敌人。

  蓝话锋一转,“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这件事情就放一边吧。这么些日子没见,比划比划,看看我独孤九剑比上趟进步可大。”蓝说着拔剑步出凉亭,依韵抽剑紧随跃出,紫宵山崖上,剑气纵横。

  逍遥子脸色苍白之极,咳声连连,完全一副风烛残年模样。“蓦儿,带上锦盒,去吧。为父不愿意让任何见到此时的模样……”蓦然悲声道“义父……”逍遥子轻咳着道“快去,再也莫要回来,为父这生,收了三个好徒弟,最后有你伴随在身侧,实在无憾了,为父,相信你……”

  蓦然忍着心中的悲痛,默默双手捧着锦盒,额头着地的朝逍遥子连磕三个头,决然折身冲了出去,出到外面,方才痛哭出声。逍遥子望着蓦然离去的方向,露出欣慰的神色,扶着石壁,艰难的上到一层,盯着雕像怔怔失神……

  蓦然驾着马一路乱闯,“蓦儿,此令牌切记勿交于任何人,即使狂过也决计不能,关系重大,只有它,才能肯定你和我之间的关系。寻你师兄去……两年内,你将有一桃花劫,切记小心身边之人。他日时机来临,定要劝你师兄,寻令牌的主人,未来的一切成败,尽系此令!”

  指间沙娇喘连连,疲倦之极的埋在霸天怀中,脸色绯红,霸天笑道“沙,喜欢吗?”指间沙微不可觉的轻轻点头,复又喃喃道“只是,我觉得特别困。”“那就休息吧。”霸天温柔的道,指间沙一脸疲惫的在霸天怀里沉沉入睡。霸天闭目运功,快速吸收领悟着指间沙身怀的九阴真经,离别决武功……

  紫衫偎依在依韵怀中,不时讲着认为很有道理的旖ni札记内容,依韵单手拥着紫衫,紫宵幻刃隔空左手三寸许距离时快时慢的旋转着。依韵对紫衫念叨的旖ni札记实在没有丝毫兴趣,旖ni说的道好,断情绝欲,方能踏上至高武道,依韵不怀疑旖ni的实力,但旖ni自己就从未能放得下心中的情,却说出这等话,岂不可笑?

  紫衫突然放下手上的旖ni札记,沉默一阵后开口道“依韵,彷徨无地说,霸天近些日子很有古怪,似乎修炼了某种特殊的邪道媚功法门。指间沙的脸色显是跟寂寞高手当时一般,而且霸天最近内力提升速度极为可怖。”依韵淡淡的喔了声。

  紫衫急道“依韵,我怀疑霸天跟丹仙子扯上关系了,可能丹仙子修炼的是失传的阴阳交合神功。”依韵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紫衫见状语气严肃几分开口道“依韵,别小看这功决。这是唯一一套歧义极大的功法,太玄了,通过交欢,只要对方对修炼之人存在真实感情,便能完全获得对方武功上的完全领悟。传说,积累的心得达到一定程度,能突然大彻大悟,自行创出一套强大功决,并踏入阴阳意境。”

  依韵语气淡淡的道“那很好,他最好能借此弥补些许差距,我等着他有一天名杨江湖,万人敬仰,他的自信心积累的越强烈越好。”紫衫犹豫着道“可是,你不知道那套功法的玄妙,据说,太玄经根本就是阴阳交合神功的最强产物,而且据说很多来源神秘的武功,都极可能是这套功法创造出来的。”

  紫宵幻刃高速旋转着缓缓升起,如真如幻的深紫蒙胧光影,不时飞溅着零星的紫色星芒气劲,如同绽放的烟花般煞是好看。紫衫的注意力顿时被转移开去,欣喜的拍手笑将出声。依韵轻轻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眼开口道“紫衫,现在的我,已经丝毫不在意所谓的神功秘籍了。我是依韵,他是霸天,霸天永远不可能会是依韵。得失之间,永远是相对平衡的,纵使阴阳交合神功再厉害,又如何呢?对我现在而言,遇到一个对手,练的是葵花宝典也好,或是最初级的门派剑法也好,已经不存在区别了。”

  凌空飞旋的紫宵幻刃逐渐变慢,最后停落在紫衫手掌心处。紫衫很不珍惜身外物,此时便含笑着倚在依韵身上,一手执着紫宵幻刃,以利刃饶有兴趣的破坏着靠椅。“依韵,你看,这个乌龟画的好看吗?”依韵懒懒的伸手在紫衫‘雕刻’之处摸索片刻,淡淡道“有进步。”

  紫衫顿时露出欣喜之色,似乎受到鼓励般兴致勃勃的转了处地方认真的‘雕刻’起来。“依韵,葵花宝典比门派初级武功厉害的多哩,怎会对你来说毫无区别呢?”依韵轻笑着道“我记得,当年你不是说过,万物互通么?”紫衫此时又完成了一个自认为伟大的杰作,抓着依韵的手在‘雕刻’处摸索。

  “我明白哩!东方不败厉害,因为他是东方不败。神功只是给予个体一个比别人相对更高的起点而已,却不可能造就同等高度的结果,对你而言,你已经处于一个相对结果的位置,相对的起点和过程,在你看来根本不具备可比性。我说的对吗?”

  依韵抽回手,淡笑着道“赤兔马画的比上趟形象多了。你说的对,紫衫,你的综合领悟能力实在太可怖了。”紫衫喜滋滋的道“那我接着画喔!当然哪,因为我是紫衫嘛!”在旁人看来,依韵比过去温柔多了,回来后经常肯由着自己胡闹,话也比过去多了不少。不过对紫衫来说,却是没有区别,依韵如何对待自己,只要没有厌恶也没有禁止自己的胡闹和纠缠,那紫衫就觉得很满足很开心。

  只要依韵肯让紫衫说肯听紫衫说就够了,即使话题依韵很不感兴趣,即使依韵不去接话,即使依韵时刻都在分心自修……但依韵从不因此认为紫衫罗嗦,紫衫就很满足,很开心了。二十多年前,紫衫的承诺,至今未曾改变……

  茗神态平静的坐在名贵的汗血宝马上,右手轻轻***左指的深紫色戒指,戒指上刻着茗的名字,紫宵幻盟内,这种款式造型的戒指只有两枚,茗和加分别是戒指的持有者。戒指的款式造型是紫衫夫人亲自设计的,在紫宵幻盟内,具有极高的象征地位。

  跟神州帮资源争夺的厮杀战斗,以较完美的胜利告终。茗的目光落在一名神色冷峻的男子身上,绝非因为茗对这个男人产生兴趣。只是这个男人的剑法,很有味道,够狠,够冷,够无情,望向神州帮成员的目光中带着一股深深的恨意,而且这男人的剑,非常快!

  

  

第四节 相对终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