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剑意

    霸天找了个理由,指间沙无言的目送霸天出门。指间沙又怎是傻瓜?跟霸天这么多年夫妻,心下早有计较,只是苦恼着,不知该如何处理罢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之情,让指间沙就此放弃,那是决计办不到的,但是这么默默忍受,指间沙却也受不了。

  “沙,你知道江湖中高手如云,却为何只有小剑一个男人立在千万人之上吗?”指间沙面对依韵的提问沉思一阵终究轻轻摇头,依韵感叹着道“在这个江湖中,任何的分心,都会限制自身实力迅速的提升。所以,我没有把握的事情,绝不能允许自己有丝毫放松。”

  指间沙心下却是不甚同意,“可是伤心断肠他们虽然练功勤奋,但也不至于对自己如此苛刻,至今仍旧是江湖鼎鼎有名的高手。”依韵轻笑道“若非他们的放松,我怎可能追的上他们?江湖太大了,每一刻都有人在进步,超越,必须付出代价。”

  “难道你打算永远这么对自己吗?”“永远太远,谁能说的准?人都是会变的,我又怎生断言自己,只是,只要仍旧能让自己坚持,我便不会放松,这就够了。”指间沙缓缓收回思绪,望着霸天离去的方向,喃喃道“霸天……你到底是怎么了……”

  霸天幻想着那情景,幻想着小剑和依韵被自己打败……

  紫衫不懂依韵现在的意境,但是却看的出来,依韵的剑跟过去很不相同。依韵很多年前开始已经不重招了,不但不重别人的招,同时也不重自己的招。这不同于简单的无招,所谓无招,即以积累的理念,以意御剑攻敌破绽,本身的出手并不存在任何特定招式。

  这在依韵看来,十分粗浅,可说仅仅是领悟意境后武功的一个新形态而已。意之所指,剑之所及,这是江湖中许多人在追求或是认为已经达到的境界。以依韵的速度和身法,面对这种对手,杀人只在瞬间而已,意能有多快?

  或许快至无法衡量,只是紫衫相信,意绝不及依韵的剑快,依韵的剑意无意也无的,依韵的忘我不存在判断,不存在分析,不存在思考,多少江湖高手在念动的瞬间,已经死在依韵剑下。

  何谓忘我?紫衫觉得,依韵的意境才是真正将忘我意境发挥出来了,只有根本忘我之所存,方能继而忘一切,世间本不存我之概念,何来意?又何需意动?意境是什么?意境什么也不是,本无意境,何需刻意为之?意境便是我,当我已被忘而不存之时,意境何在?

  紫衫想的头疼,实在无法体会到忘我意境,紫衫就是这样,什么都好奇,都要去试图理解,连依韵的剑意,意境,统统不放过。紫衫轻轻揉了揉太阳穴,抱起旖ni札记读将起来,依韵练剑的时候,边看边想忘我意境的问题,紫衫的头会很疼。虽然紫衫常会看的入迷,就不由自主的去想,但一到头疼时,就会放弃继续深思,紫衫从来不愿意找罪受……

  血色的幻境之中,依韵周遭一定范围内所有对依韵散发出杀气的敌人,在靠近的瞬间尽数毙命倒地,飞溅的鲜血在意境的操控下化作暗器四散飞射,极为精准的洞穿后面更多扑上的大批敌人致命要害,要害被洞穿的敌人飞溅出更多血迹,这些血迹继续朝更外围的同伴身上要害处招呼……

  密密麻麻的敌群早已变作无头苍蝇,盲目的朝着数个虚影处扑上,每个虚影现身的瞬间…依韵的内力终于耗尽,再也动作不得,撕咬着,拉扯着依韵全身各处,依韵眼神空洞着一动不动,眨眼便被埋没……

  系统提示:新生总决创立成功,命名北落紫宵决成功,北落紫宵剑等级转换为152,凝固特效瞬剑,凝固特效剑气凝聚如意,轻剑三级。北落紫宵心决等级转换为152,提升速度属性提升为40,提升根骨属性提升为40,提升胆识属性提升为40;北落紫宵影决等级转换为152,凝固特效加速,强制穿越,瞬影移动,轻身三级。总决额外提升加成敏捷20点,根骨20点,速度20点,胆识20点。

  系统提示:北落紫宵剑意强化,提升属性速度加快。紫宵意场特效强化,瞬间崩溃对手意境,骇断对手攻击,强化慌乱效果。

  紫衫欣喜不已,一见依韵身上骤然亮起的淡光,心知依韵新决已然创立成功,依韵轻手抱住腻上来的紫衫,淡淡道“诺,拿去学吧。我要安静一会,融会新武功。”紫衫欣然接过新的秘籍,小跑着骑上赤兔马下了山去,江湖上只有一个人每每在依韵一创出新决时,便能学得,依韵也只会将功决毫不修改的给一个人学。

  这时候紫衫是不会打扰依韵的,一般而言会在一旁不作声的等待依韵融会,事实上这种自创会出现漏洞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一切都是以本身完美融合的武功作为基础,只是依韵疑心病重,不仔细的模拟检查,始终无法放心。紫衫知道依韵怕自己闷,所以这种时候都会‘赶’自己出去逛逛,待得融会好了,再传音告诉自己。

  紫宵山崖对面的一处孤峰,被依韵硬生轰出一个小平台,经常依韵会独自在平台上练剑,有时候紫衫也在,有时候却是不在。在紫宵山留在派内修炼门派意境的高手,举目可见依韵在孤峰平台的身影。这些高手从不放过这种观看的机会,有的人认为自己领悟到什么了,有的人觉得什么也没领悟,有的人似懂非懂,有的人茫然不解……

  新功法创立在即,霸天却是心生不甘,好不容易花钱打探到紫衫平日的动向,霸天换下神州帮成员的外袍,决定无论如何要去一趟,这很冒险,但是霸天这些日子的自信心,实在太膨胀了。除了不存,凝望,和没有机会接近的焰情外,神州帮已有太多女高手被霸天成功俘获芳心,霸天的自信心怎能不因此膨胀呢?

  霸天在大理等了很多天,根据线索,紫衫平日最常逛的是紫宵城,偶尔也会去天煞坛玩玩,但这两处地方,霸天再多两个胆子也不敢去。于是选择了大理,紫衫不时也会到大理逛逛,听说因为依韵出生大理城,紫衫因此对大理特别有好感。

  倒也培养了霸天在这方面的耐心,功夫不负有心人,霸天心下兴奋不已,在街道旁的店铺假装看着东西,几个由霸天从别的城市花钱请来等了多日的江湖好手在霸天的传音下朝着紫衫大步行将上去。

  英雄救美,是很老套的办法,但是却是简单有效跟佳人相识的手段,霸天因此结识的美女实在不少,对此别有一份偏爱。江湖中人都知道,紫衫身怀很多武功,但江湖中人稍微跟紫宵门派联盟有接触的也都知道,紫衫每种武功最高明的也不过十来级。所以这消息不难获得,几名收了钱的江湖好手,平日都是狠角色,长出没于各处难度较高的任务点,胆识自然过人。

  几名江湖好手一字排开拦在紫衫马前,尚未开口,紫衫笑着道“美人,陪我们哥几个玩玩吧!”几名江湖好手闻言一楞,却是没想到紫衫会这般说,紫衫开心的笑出声道“真没新意哩!”街道周围的不少江湖人纷纷围将上来,“紫衫夫人,这些下三滥交给我们就是了,您继续玩儿。”

  紫衫驾着马站至道路一侧,兴致勃勃的看着打斗,霸天在外围看的楞住,不片刻街道上围拢的江湖人越见增加,其中只有极少数是佩带着紫宵门派联盟标志的成员,几名好手,皆非什么风云人物,哪堪承受得来这般围攻?不片刻已被乱剑斩杀,“好玩!就是这几个太不耐打了咧!今天晚上大理城所有饭店我包下了,大伙别客气。”

  一众江湖人笑着道“趟趟这么请客,我们哪好意思?紫衫夫人今天想热闹,我们自个付帐做陪就是了。”霸天眼见不妙,小心的朝人群外围试图离去,却是被紫衫眼尖的发现了霸天身影,兴奋的道“那个人,大家帮忙抓住他!刚才那几个人肯定是他花钱请来的。”

  霸天闻言吓的魂飞魄散,展开轻功便欲逃离,却被一众高手拦下,霸天拔剑震伤数人,朝外围奋力冲杀。出手的江湖高手见霸天修为高明,纷纷散了开去,围而不攻,霸天一时陷入进退两难之境,紫衫笑吟吟的打量着霸天,如同在看一只戏耍的猴子般,“哇,挺能打的咧!”

  话音方落不久,加和茗,领着几名一品堂高手赶至,围着霸天的一众江湖人识趣的让开了道,加一言不发拔剑出手。紫衫欣然拍手道“加,别把他打死了。嘿嘿,能打么,便看看你有多能打……”霸天身手确实高明,但是怎堪跟加比肩?堂堂紫宵剑派十大高手第三,几十年跟随依韵苦练的加,岂是易与?

  加第一剑便刺穿霸天的右臂,第二脚踹碎霸天的左腿。加冷着脸道“夫人,怎生处置?”紫衫早想好了主意,笑着道“今天我就不陪大家热闹了,客是一定得请的,大家别客气,晚上玩的愉快就好。”一众江湖人也不再客气,说笑着目送紫衫和加等人离去。

  大理城,每年总有那么些日子,份外热闹,饭店,生意都特别的旺。常出没大理附近的江湖中人,极少有人见过依韵,但却极少人没见过紫衫的。更没有人不知道,紫衫出手阔绰,为人随和,每每到大理游玩,心血来潮之时都会大肆请客,大理城无论NPC还是非NPC开的红楼,饭店,从没有人担心事后要不到钱。

  事实上,开放紫宵城前,跟紫宵山位置极为接近的大理,繁华程度简直非过去能比,大理不少商业生意都有依韵的股份,虽距离垄断还差的远。但大理的各种基础材料的进货渠道,几乎均是出自紫宵幻盟。对于江湖而言,这只是小事情而已,不是常混迹大理的人,很少对大理城事情知道的如此清楚。

  在大理,许多商铺,都期待紫衫去看看,紫衫买东西从不讲价,甚至花多几倍价钱也是常事,有些比较厚道的商人,觉得不好意思,报个真实价格给紫衫,紫衫也丝毫不介意,仍旧给出大额银票。说的更明白点,紫衫身上从没有额度小于一千两的银票,紫衫身上从不带沉重的银两,所以,紫衫买东西从没少于千两。

  倘若紫衫买东西之际,有其它江湖人也在选购,除非那人说话实在太不合紫衫心意,否则紫衫丢下银票拿着东西离开,同时也会替其它人结帐。长年积累下,在大理城,紫宵城未开放前,紫衫已深得人心。

  那些不长眼又没见识的其它地方跑来的江湖人,偶尔都会有打紫衫的事情,从来没有好下场,实力一般的,光是街上流动的江湖人就给摆平了,实力强横的,撑不了多久,一品堂的高手来了下场更凄惨。有人曾经开玩笑般的说,“大理城其实姓紫!”

  霸天被一品堂的高手拖着出了城门,紫衫在城门口勒马停下,大眼睛狡黠的转了几圈,顿时有了好主意。NPC守卫均是认得紫衫的,礼貌的跟紫衫打着招呼,紫衫掏出几张银票递上道“嘿,帮忙赏这人一顿皮鞭,然后写字,写什么嘛,就随你们便,越能吸引人越好,然后吊到城门口,别吊死了喔!吊的半死不活了就把他仍城外河里,任他自生自灭去。”

  守卫队长也不客气,伸手接过银票,笑道“紫衫夫人请放心,一定办妥!在他身上涂点蜂蜜,再引些蚂蚁,稍微添几道不深的伤口,定能整的他生不如死。”紫衫拍手笑道“还是你们有经验哩!就这么办,只要别弄死了就好,麻烦你们啦!”紫衫说着看也不看霸天一眼领着加和茗一众高手拍马朝天煞坛奔去,刚才从茗口中得知,天煞坛今天有活动,热闹的很哩!

  大理城门,紧接着响起霸天的惨叫声,哀号声,霸天出入不少生死场合,胆识,韧性都非同一般。只是,这些守卫却是用刑整人的行家,对付江湖硬汉,经验实在太丰富了,就霸天这点承受能力,实在不入这些守卫的眼。

  “不长眼睛的臭小子,敢到大理城招惹紫衫夫人,你活腻了是吧!叫你拽,看你小子还拽!”几名守卫用鞭子抽打一阵,取出刀具在霸天身体各处割出浅浅的伤痕,倒上准备好的蜂蜜,让收集来的蚂蚁爬满霸天全身,然后用绳子将霸天吊在城门高处。

  守卫头领将银票换成小额银票,给值守的几人分发下去,“看着点,紫衫夫人交代了绝对不能弄死,倒班的我会去交代打点。等整够这小子了,一块到楼喝酒去!”一众守卫轰然应诺叫好,守卫头领满脸喜色的离去,紫衫夫人出手向来大方,这么点小事出手就是几千两,对比起一月只有二十两俸禄的守卫统领来说,可是天大的数目了。

  霸天被吊了足有四天后,才终于明白自己是何等的错误。天真的以为,演一场英雄救美能博得紫衫的好感,就是过去的遭遇,紫衫就未必会对自己假以颜色。最错误的竟是,浑然没搞清楚紫衫在大理的人气,如今落得这等下场,直可谓咎由自取!

  霸天身怀道家内功心法,几天不吃不喝,至少尚能保证不死,原本以为这便是最惨,原本以为身上蚂蚁在伤口处趴动乱咬的痛苦已是极限。可是从那天紫衫离开后起,大理城来往的人大幅度增加,开始是紫宵门派联盟的人,到后来,江湖各门派的人都赶来看热闹,其中还混有不少神州帮脱帮派外袍的成员,更让霸天感到生不如死的是,这些人中,不少是认识自己的……

  霸天敢肯定,突然增多的江湖人,一定是紫衫授意刻意放出的消息,否则怎么也不至于传的这般快。霸天被吊的奄奄一息,几名守卫将霸天放落地面,两人拖着半死不活的霸天仍将到大理城外数里处的河流中,看也不再看霸天一眼,折身离去。

  “紫衫!他日我神功大成,绝不会放过你!”霸天心下恨恨的想着,随即又想到,返回神州帮后,怎生面对无数人的目光?怎生向沙交代……怎生面对丹仙子?怎生面对神州帮被自己俘获的那些女人……霸天终于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滋味,原来竟是这样的……

  起点中文网

第三节 剑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