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遥远

    紫衫在天煞坛玩乐了好几日,依韵的传音总算到了,紫衫告别仍旧因为霸天的事情谈笑着的情衣,群芳妒等人,骑着赤兔马儿返回紫宵山。神情欢快的扑到依韵怀里,兴奋的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倒水般灌进依韵脑子里。

  末了意犹未尽的道“依韵,你不知道哩!要不是别的城市离太远,我一定让他们把霸天多转移几个城市每处吊上几天!实在太好玩了哩!”紫衫兴奋的说着,却发觉依韵神色平淡,似乎一点兴趣也没。不由好奇道“怎么啦?我这回出去没惹事的啦!”

  “倒不是这问题,我本来只想让她爬高点,最后让他摔的彻底点,让他彻底灰心退出江湖就是了。”紫衫吐了吐舌头不忿道“你这大半年多忙着练功,都不知道哩!他好可恶,神州帮里骗了好多女人,而且又跑到大理来打我主意,我哪能放过他哩?”

  依韵抱着紫衫坐下开口道“不是怪你,只是没想到他竟走到这步了。恐怕再也回不了头了。”紫衫想了想笑着开口道“可是真的好有趣哩!现在肯定满江湖都流传他的笑话了,什么时候能再遇到他一趟就好了,下回吊到京城去,让冷傲霜姐姐帮忙打点下。”

  紫衫说着顿了顿又道“对了,侠客岛去的人越来越多,妖瞳说神州帮也准备动身了,盟里都希望你能出手。”依韵点头应允,紫衫眼睛一转,抱紧依韵腻声道“依韵……带我也去玩好不好?”依韵不为所动,淡淡道“看情况再决定。”复又扫了紫衫眼,“这几天又折腾了多少银子去了?”

  紫衫邀功似的急忙回答道“没有啦!我这趟就整了霸天,在大理请了趟客,天煞坛活动时给参与的盟里成员派了点钱。”依韵点头赞许道“你特别有本事,以前我当庄主时,你每年替我花掉1/3;现在我一年搜刮钱财近二十亿,你还是能替我花掉1/3。”紫衫骄傲道“那当然啦,我花钱是很有计划的嘛!”依韵无语对之。

  话说霸天被守卫丢进河流,河水却是不甚急,被冲了几个时辰,灌了一肚子水后精力体力都恢复不少,勉强撑着爬上了河岸,躺在地上再也懒得动弹。传音频道早被霸天关闭了,眼下仍旧是没脸打开的,霸天这会根本不想回去。

  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乞丐晃悠着跑到河边,神态古怪,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疯子。中年乞丐盯着躺地不起的霸天,情绪骤然变的激动无比,飞身扑到霸天身上,一把将霸天抱紧在怀中,喊叫着道“儿啊!我的儿啊,为父找的你好苦啊!”

  乞丐身上散发着酸臭味,霸天被刺激的难受之极,却是怎也推不开这乞丐,“儿啊!是谁把你伤成这样?为父替你报仇!”霸天猛然想起一个人物,心下再不犹豫,“爸爸……”中年乞丐闻言欣喜万分,双手在霸天身上连连点出,却是已开始运功替霸天治疗起身上伤势。

  指间沙痛苦不已,神州帮内这几日,到处流传着霸天被人脱guang身上写字吊在大理城门的流言,指间沙极想去救,可是心下实在恼怒。猜测终究只是猜测,如今神州帮上下人人都知道霸天的德行,真正面对这结果,指间沙心中的痛苦,岂是猜测之时可比?

  这几日,过去跟霸天一起的种种,一一浮现脑海,曾经的甜蜜,以为便会这么一直下去,可是,到底是为什么,让一切走到今天这步?

  小剑神色冷漠,扫了蓦然一眼,蓦然心下忐忑,却是不敢抬头看小剑,倒是一旁的不存开口道“蓦然,原本我们不该干涉你的私事。但你的做法未免太让人失望了,你去找明雪吧,到底该如何抉择,见过她后,你自然会明白。”蓦然轻声告退离去。

  不存叹息着道“真是让人惋惜,多好的资质,竟然选择了狂过那种人,否则又怎至于被一系列的厄运折磨到今天这种田地?小剑,既然知道霸天练的邪门武功,为何不警告蓦然制止她呢?”小剑语气冷漠的道“自己的路,她自己走。”不存想到可怜的明雪,心下不由恻然,为何喜儿师姐不允许自己劝阻明雪呢?

  这里没有死亡,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明雪此时真期望存在真正的死亡让自己解脱,霸天竟是这样一个人,原本帮里也听说过流言飞语,在霸天信誓旦旦的否认下,明雪相信了。对于感情上的事,明雪太单纯,否则当初也不会因为霸天一席话便以为对方对感情如同自己般执着。

  血刀刃前日曾来寻过明雪,明雪觉得自己已经不配再面对血刀刃了……蓦然也见了明雪,明雪最后一线希望也彻底没了,倘若一切只是谣言,但蓦然却是真实存在的,明雪不顾得蓦然走时那如死灰般的眼神,是啊,她比自己更可怜,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被霸天下了药,但自己,却又好到哪去呢?

  明雪突然很想见喜儿了,明雪取出缥缈无痕,狠狠灌了一气,痛哭出声……一只芊细柔软的手轻轻搭在明雪肩头,另一只手将明雪轻轻拥入怀中,淡淡的香味,明雪很熟悉,那是喜儿师姐身上特有的味道。明雪轻轻抽泣着,“喜儿师姐,我该怎么办……为什么他要骗我?”

  喜儿神态含着一如往常的妖美浅笑,“呵呵呵呵……明雪,自己看……不存,告诉过我的……但我不许任何人帮你……恨我吗?”明雪接过喜儿递上的几页厚纸,明雪一点不恨,明雪又怎会恨喜儿呢?在明雪眼里,喜儿一直是疼爱自己的,照顾自己的,无论喜儿做什么,明雪都认为,一定是对的,一定是有理由的……

  喜儿轻轻***着明雪脸庞,“呵呵呵呵……明雪,想通了……就去找,不存……”喜儿的离去就如同来时,毫无征兆,若不是明雪仍旧闻到尚未完全散去的淡香,一定怀疑是自己的幻觉,但明雪从未生过这种幻觉,何况手上的几页厚纸分明提醒着,这不是幻觉。

  纸上没写什么特别的东西,不过是将霸天跟神州帮内很多女人的事情纪录下来而已,不过是有些凝望跟不存谈起的关于霸天学的邪门功法而已……明雪轻轻将纸页抱在怀内,纸上的字迹,是喜儿姐的落笔,明雪是认得的,字迹一点都不潦草,每一笔都显示着喜儿落笔时的专心认真……

  霸天被中年乞丐带到一处人烟荒芜的山林,听中年乞丐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和人,霸天喊了无数句似是饱含真情的‘爸爸’,中年乞丐追问伤霸天的人,追问受伤的细节,霸天没解释几句,中年乞丐已然大笑着道“好儿子,色才是男人的本色,但是要先把武功练起来!”

  霸天学会了蛤蟆功,中年乞丐要霸天呆在山林别乱跑,好生修炼,中年乞丐说要替霸天把那叫紫衫的女人抓来。霸天留在山林间,领悟蛤蟆功,中年乞丐,离开了。

  指间沙送了明雪出门,指间沙能感觉到明雪见自己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指间沙听着明雪细细说出的种种,看着明雪递给自己的纸页,再看着明雪离去。指间沙突然觉得很想笑,这实在太好笑了,自己的丈夫,夫妻三十年的男人,竟然练了这种邪门功法,竟然把这种功法用在自己身上……竟然为了武功,把一切都抛弃了,连过去那份自尊都失去了……

  武功,高手,又是武功,又是高手!为什么你们都非要追求高手?霸天,难道和我在一切的这么多年岁月,在你心里还不如高手的成就重要吗……曾经我以为,你追逐高手目标,是为的我,可是,原来不是的,或者说,很早开始,一切都变了。你,只是为了你自己……

  “你们对我而言,都是重要的人,但是我在你们眼中的价值远不如我以为的那么重。明白吗?因此我恨你们,永远恨下去!”依韵当年对自己和霸天说这话的神态,指间沙竟仍旧清晰记得……“可是,我不是你,我恨,我也怪……”泪水从指间沙脸庞缓缓滑落……

  霸天兴奋至极,蛤蟆功的威力果然非同凡响!独孤九剑,无上太极剑,在霸天看来,都远不如蛤蟆功直接有效,蛤蟆功的高度凝聚杀伤力,实在让霸天太赞叹了!霸天相信,凭借蛤蟆功的威力加上各门派的绝学以及大量高手的武功心得,定能跟丹仙子创出威力无边的新武功!

  妖瞳跟情衣,小龙女,群芳妒一行领着盟内实力强横的高手已朝侠客岛出发,依韵跟紫衫骑着马慢悠悠的行着,两人一点也不急。依韵不急,紫衫更不急,“那边的景色好美丽!”紫衫说着跳下马,小跑着过去,神色分外欣喜,每到野外,紫衫总是这样,这种时候依韵向来是不理会的,独自在马背自修。

  杀气……依韵身影一闪,现身在紫衫身侧二十丈处,一个速度极快的人影骤然现身,双掌杨起一道圆柱形气劲轰然朝依韵击出,气劲所过之处的空间都呈现扭曲现象,依韵眼神空洞,双掌展起缥缈无痕碎星掌迎上,轰然巨响,偷袭者双足稳稳落地,依韵双足陷入地面半尺,地面拖出一丈余的痕迹。

  

  

第四节 遥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