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狂傲如故

    少林寺近在眼前,一行四人抬头可见。依韵缓缓停下脚步,喜儿亦同。不远的高处,便将面对,少林派仍旧存活的最强高手,无名神僧,慕容龙城之子……

  邀月实在名不虚传,移花接木,依韵确实由衷赞叹。不同于乾坤大挪移和星转斗移,这两者,均是靠特殊的真气运劲法门,后发而至转移敌人攻击,因此修炼这两套武功并且能真正发挥其作用的高手,完全不惧群攻,除非对手中有内力比自己更强的存在。

  其中乾坤大挪移在完全将敌人力道用以攻敌同时,更能将自身力道完全融合其中,甚至能借助周遭外力,增强转移过程中的威力;反观星转斗移,在对周遭死物的力道借用上就远不能比拟了,但星转斗移所囊括的范围却是极为广阔,即使面对多如晴天夜空繁星般密集的攻击,仍旧能够有条不絮的在瞬间将之转移至自身所希望的位置。

  但移花接木不同,不但有如同太极的四两拨千斤特效,同时能转嫁敌人攻击。最大的特征却是,移花接木是完全主动出击。太极面对敌人攻来的一拳,顺敌之势,再予打击,等若以敌之力加己之力同攻敌身;

  移花接木却是主动出击,任敌如何反应或动作,均能完全转移敌人的攻击,或是反之伤敌己身,或是借之伤他人,甚至能在对手真气尚未释放出身体时便让对手体内真气逆转自伤,近乎变态的特殊运劲法门,完全无需考虑敌人出手的方向角度,更无需等待对手先行出手。

  但相应的,要真正发挥移花接木的威力,修炼着首先要对移花接木本身有透彻的认识,再者自身眼力,经验,必须有极高明的积累,最重要的是,速度必须够快!

  太极的后发而至,让修炼者本身要求大为降低,但移花接木则不然,速度不够快,即使勉强修炼,不过是能用做偶尔危机关头保命拖延几招的鸡肋而已,任你其它资质如何优秀,任你如何刻苦,也无法真正发挥其中威力。

  移花接木囊括的范围远不比星转斗移和乾坤大挪移般广,但是造成的单位杀伤力,绝对在两者之上,对于依韵和喜儿这种极端追求速度和主动的高手而言,比之前两者实在适合太多!

  也是因此,当年冰火岛,和几日前的慕容世家之战,依韵均没有起过要夺得乾坤大挪移和星转斗移法决的念头,因为那根本不适合依韵。被动的等待,跟依韵本身的武功路数根本不可能完全融合,只会在许多时候反将相对完美的武功路数打乱,产生本不该有的停顿和破绽。

  依韵心下实在对移花接木无比满意,如此法决,完全是依韵所需同时又不可能专门花时间去积累相关知识理解自创的。从依韵完全领悟移花接木开始,北落紫宵总决便自动将移花接木融入,一如依韵所料,跟本身的武功完全没有格格不入的地方。

  四人潜至藏经阁最近一处建筑最高处,偌大的少林寺,依韵环视一眼将周遭情况尽收眼底。依韵侧目朝两人开怀一笑,眼神却是古怪之极,紫衫笑容一如往常般美丽,喜儿原本用力握紧的拳头,此时却是松弛下来,神态一如往常,含着妖美动人的浅笑。

  气氛沉默,持续的沉默着,依韵突然开口道“没有人喜欢意外,但是,意外仍旧不断产生。喜儿,无论发生什么事,送紫衫平安回紫宵山,无论结果如何,我会给一个满意的答案。”喜儿眼神骤的一寒,杀机弥漫。喜儿为何如此?依韵又为何如此?

  依韵轻笑着道“我不会,让任何的眼泪滴在我的尸体上!传说级,其实又有谁是他人能完全掌握的棋子?我跟你赌过很多次,每一次我都输了,但这一次,我还要赌,我赌你,绝不会出手。”

  依韵说罢从怀中掏出几页厚纸,递给紫衫道“我要离开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派里需要交代的事情,都在这上面,回到紫宵山后,你就按上面内容交代给茗她们。”紫衫伸手接过,离开喜儿怀抱,双手紧紧抱着依韵,依韵任之。

  依韵一把抓紧王语嫣,轻声淡淡道“可笑,周围共三十六名天刃超级高手。实在太小看我依韵了……”阁楼窗户自行打开了来,依韵朝两人投去一眼,轻笑着道“今天,我话真多……”

  依韵说罢身影一闪而逝,一本薄册子紧随带着王语嫣的依韵离去方向半分不慢的紧随射出,依韵凌空一把接过放入怀中,头也不回的冲进藏经阁……

  黑衣人带着指间沙到了一处极为偏僻难寻的异谷,然后,黑衣人把指间沙仍在一边,再接着,黑衣人对谷内的NPC展开血腥大屠杀!指间沙便这么紧紧跟在黑衣人身后,黑衣人的武功实在太可怕了,即使一次涌上一群高手,却被黑衣人以奇特的功法,同时将大量高手尽数震了开去。

  谷内死亡的NPC人数急骤增加,出现过几个武功异常高明的高手,至少指间沙相信其中最少有三人,不比自己逊色,其中有一人,恐怕不出七招就能杀死自己。只是,这些人统统死在黑衣人手上,而黑衣人,却毫发无伤。

  当谷内所有的NPC都死绝,指间沙按照黑衣人事先的吩咐,尖声惨叫着,似被人震伤般撞入一间屋舍,屋舍内一名男子被浸泡在一个木桶内,木桶散发着刺鼻的药味……

  几股气劲穿透屋舍,没入木桶内男子的身体几处经脉,黑衣人缓步踏入,语调古怪的道“燕南天!哈哈……”说罢大笑离去,看也不看一旁的指间沙半眼,指间沙吓的混身瑟瑟发抖,似连一句话也说不出。

  喜儿手指轻轻搭在鲜红的唇边,眼神迷离,“呵呵呵呵……依韵?你,还是……这,臭脾气……”两行清泪缓缓从喜儿脸庞滑落,喜儿另一只手,紧紧环腰抱着紫衫,紫衫睁一对大眼睛,紧紧盯着藏经阁的大门,藏经阁太小,容不下依韵,也容不下无名扫地神。

  指间沙眼神冷漠的从谷内步出,黑衣人语调古怪的道“恭喜你,获得燕南天的嫁衣神功,这柄刀,送给你,另外,再带你去一处地方,取一柄剑!”

  指间沙展颜一笑道“若非你重伤他致命要害而又不让他立即毙命,让他误以为你是另一个人,他又怎会将一身功力尽传于我。要去什么地方?取一柄什么剑?”

  黑衣人语调古怪的道“嫁衣神功虽厉害,但却也将你本来的九阴真经劲数化去,倘若你无法真正领悟融合,仍旧不可能从传说级手中走出三招,更不可能从走杀道路线的依韵和喜儿手上走出一招半!接下来,要带你去一个最可怕的地方,取一柄叫春怒的剑!”

  指间沙轻轻执着有形无质,淡淡蓝色的薄如丝般的奇刀,信口问道“这便是温柔?”“不错!正是温柔。”指间沙再不多问,紧跟着黑衣人展开轻功疾速离去。最可怕的地方,是哪里?指间沙并不知道,但指间沙不急,因为,黑衣人会带指间沙去。

  葵花皇后轻声开口道“你可知道,世界最可怕的地方在哪里?”群芳妒知道葵花皇后问的是自己,闻言沉吟片刻,单手按心,“可是这里?”葵花皇后极为满意的欣然点头,“不错!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接下来修行的功课,我已经告诉你了。”群芳妒似有所悟,静坐沉思着……

  依韵抓着穴道受制的王语嫣闪身进了藏经阁,径直行入藏经阁后院,此时后院内,一名白发须眉的老和尚正全神贯注的执着扫帚打扫着院子的灰尘。

  依韵淡淡道“我该叫你慕容什么?”老和尚手中扫帚停下动作,微微欠身行礼道“阿弥陀佛,老僧法号无名。”依韵抬手将王语嫣推前些许道“看看这女子,多像你的妻子。我该告诉你一个你过去希望听到的消息,逍遥子,死了。”

  “施主不知因何对老僧的事情如此清楚,但老僧早已出家,过往的一切,早已彻底弃去。施主杀气之盛实乃老僧平生所仅见,倘若继续执迷杀道,终有一日自食恶果。”

  依韵轻笑道“多谢大师关心,道不同不相为谋。看来大师确实已将过去完全抛开。另外,李沧海,也死了,死在我手上。”老和尚轻轻闭目念诵着经文,依韵轻轻将王语嫣推开,凭空一柄深紫气剑刺入王语嫣心口,巨大的劲道带的王语嫣疾速朝后抛飞。“就是这样,死的。”

  刺入王语嫣心口的气剑,完全没入王语嫣体内,心口处却是喷射出一股血柱,王语嫣脸现痛苦之色,美丽的容貌瞬间呈现严重失血后的苍白之色,“老僧平生未见过如施主般狠毒之人!”

  飞溅的血柱化作暗器夹着紫色内劲朝老和尚激射而上,依韵的身影原地消失无踪,飞溅的鲜血,在无名老僧身体一丈距离处如同撞上一层无形墙壁,力道尽失的落在地上。一道巨大的深紫剑气,从另一侧凭空而现,带起一串虚影朝老和尚斩出。

  藏经阁一面墙壁整个塌陷碎飞,一名白发须眉的老僧身影出现在藏经阁外,凌空一连串深紫虚影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稳稳落地。紫衫心下一紧,全神贯注的观看着场中两人,紫衫实在很喜依韵的身法动作,并不华丽,却自有一股从容自若的洒脱,无论面对任何情况,移动间绝无半丝不和谐的僵硬和停顿。

  密密麻麻的少林NPC高手和非NPC高手朝藏经阁疾驰围拢,依韵淡淡道“果然厉害,将星转斗移运用到这等地步,更将少林绝技完全融合一体,很难想像,江湖上还有几个人能凭武功打败你。”说罢环视周遭一眼,淡淡道“可惜,我是来杀你的……”

  依韵说罢身形一闪而逝,折身没入密集的人群,鲜血构筑而成的烟花扩散飞溅,依韵全力展开身法,配合加速和强制穿越朝人群密集处快速扑去,所过之处一定范围横七竖八的倒下一片片尸体,无名扫地僧,终被激怒,全速朝扑入人群的依韵追上。

  起点中文网

第五节 狂傲如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