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不是英雄下

    依韵手酸脚酸,这么抱着乐儿,以脚作为支柱,以免被激流冲出岩石,实在很累,尤其,乐儿看起来很瘦,体重却是不轻。依韵被天刃杀手的剑气重伤经脉,眼下根本不敢提气,全凭本身的体力和臂力在支撑。

  况且只能一手抱着乐儿,另一手,得用来捂着嘴中不断溢出的鲜血。衣裳破空声响传入依韵耳中,忘我意境,对于周遭的感应的敏锐程度,是极为可怕的,即使是激流的瀑布,也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

  怀里的乐儿,似有些动静,依韵连忙用血迹斑斑的右手将乐儿嘴捂紧,从昏迷中刚清醒的人,难免都会下意识的发出些声响。乐儿似乎受了一惊,睁开眼睛看到满嘴血迹的依韵,顿时明白状况,依韵见状松手,侧耳倾听周遭动静。

  事实上此刻,依韵什么也听不到,乐儿清醒,依韵自然不敢沉入意境,脱出意境后,依韵耳内只有激流瀑布的轰鸣声。两人便这么沉默着一言不敢发的等待着,知道天色黑了下来。

  乐儿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他们还没走?”依韵轻啊了声道“我怎么知道?我内力这么弱哪听的到外面的动静。”乐儿脸现怒色道“那你还一脸严肃的侧耳倾听模样?”依韵默然,其实依韵以为乐儿听的到动静,在等乐儿开口说安全,谁知看模样乐儿伤的极重,也是什么动静也没能听见的。

  两人小心潜水从水潭边爬上岸,乐儿仍旧动弹不得,经脉被黑衣人重创的厉害。“你怎么可能把我从他们手上救出来?”乐儿疑惑的道,“我别的本事没有,逃命一流,专练轻功。”乐儿沉默半响,意外的好语气道“算我欠你一命,只是,你为何要冒险救我?他们不会对目标以外的人下杀手,你完全没必要。”

  依韵淡淡道“就当我被你美色所迷,不怀好意吧。”心下却暗想,谁想救你,好飞不飞往我面前飞,就差没被你害死。乐儿脸色一寒道“你别做白日梦,欠你归欠你,但日后我定会以等价的方式还你。”

  依韵环视周遭一眼,举步欲走,乐儿急道“你有病?把我一个人丢这种鬼地方?等野兽来吃?”依韵无奈道“你有那么多师姐妹,你随便喊一声不就能把你带回山了么?我又不是医生。”乐儿怒道“你懂什么?身为魔女可是死,但不能将希望放在其它人身上,心存依赖,永远无法更进一步。”

  依韵闻言抱起重伤的乐儿,朝山林深处行去,“去哪里?”乐儿忍不住开口问道,“找个山洞,或是庙。”依韵实在不想开口说话,跟乐儿说话,靠残缺的千面神功是不行的,本来的声音更不行,一直以内功改变声音,嗓子一直疼痛,实在难受。

  依韵左手麻了换右手,乐儿嗤笑道“亏你还敢英雄救美,抱个女人的力气都没有。”依韵懒得搭理,自顾搜索着周围的踪迹。过不多久,还真让依韵发现坐寺庙。

  两人行进庙内,隐隐传来说话声,探头一看,却是三个NPC中年和尚,在喝酒吃肉。听得三人谈话,三人竟是假和尚,骗香油钱花天酒地,谈着些不堪入耳的话题。

  依韵心下一动,有了计较。抱着乐儿行入庙内,三和尚顿时装出一副慈善容貌,酒肉瞬间被三人藏在袈裟下。依韵轻手将乐儿平放在一侧,神色满是哀愁的在观音面前跪拜,“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请保佑我妻子的病快些好起来,即使让我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三和尚在依韵身后,悄悄现出喜色。“施主如此心诚,实在让老衲感动,倘若施主能备齐所需,我等三人有信心替施主治愈娇妻的病痛。”依韵装做欣喜非常的连忙开口询问,三人胡乱道了一大堆名贵药材,总价近三万两白银。

  依韵毫不犹豫的道“钱不是问题!三位大师,能否替在下操办所需。”说着递出一叠银票,三和尚自是一口应允,“三位大师所说的材料,恐怕没有三年两载,是找不齐的,有劳三位了。”

  刚接过银票的三人顿时愣住,听依韵细细道出方才胡乱所说的药材采集之处,以及耗费的时间基本计算,只得点头道“施主放心,不出三年,我等定会寻齐所需赶回。”

  依韵一脸感激之色的送三人出门,加了几张银票道“我妻病重,我也无心大理生意,便在此地等候三位佳音。”三个假和尚满口答应着连块离去,忍了半响的乐儿这才开口道“你搞这么多事干嘛?”

  “我看这庙不错,书籍也挺全,把这三个打发走,这庙,以后就由我占着。”依韵说罢在乐儿的要求下从厢房费力的搬了张床,摆放在庙厅一侧,随即紧闭庙门,套上袈裟,戴着顶俗家佛门弟子专用的佛帽,盘膝在蒲团上坐下,手里拿着木鱼边敲边轻声念诵。

  木鱼声音让乐儿份外烦躁,乐儿随手抓起桌上的杯碟,朝依韵丢将过去,却是提不起内力,倒也伤不着人,依韵毫不理会,乐儿发了通脾气,见依韵毫无反应,只得自顾捂紧耳朵躺着,不时骂上几句,威胁几句。

  两人在庙内,乐儿修养,依韵念经敲木鱼,转眼过了数日,乐儿内伤已渐复员。乐儿伤势一恢复,依韵就品尝了次分经错骨手的滋味,事实上,只品尝到错骨,经脉却是用逆转经脉大法,免去了那罪。

  因此,依韵丝毫不变的神态,让乐儿颇为吃惊,“倒没看出来,你竟是个硬骨头,连分经错骨都能忍着不哼一声。”依韵神色淡淡,双掌合一,“女施主,既然你伤势已恢复,便请离去吧,在下已决定归依我佛,这庙,很快就要重新开放了。女施主在此,实在不便之极。”

  乐儿闻言大笑出声,“你不是贪恋我美色吗?还想当和尚四大皆空?”依韵欠身合掌道“阿弥陀佛,色色空空,不外如是,跟施主的旧情,还盼施主勿再多提。”乐儿呸了一声,以重手法抓的依韵手臂骨头隐隐生痛,“谁跟你有旧情?真是个神经病,若非欠你一命,非痛揍你一顿不可!”

  乐儿说罢甩袖举步离去,依韵淡淡道“施主慢走,在下即日起将苦修闭口禅。”乐儿带着微怒的声音远远传至,“管我什事!你还道我喜欢跟你说话来着?神经病……”依韵心下暗道‘走吧,我只盼再也别遇上你,祸精!’

  依韵真的当起了俗家修行的和尚,更花钱请了几名系统NPC小和尚,大凡有香客前来,NPC小和尚均道依韵是过去三和尚的徒弟,三和尚远赴西藏修行,此庙由依韵照料,而依韵修的则是闭口禅,从不开口说话。庙的大小杂务,都由NPC小和尚料理着,依韵日夜都在佛堂大厅敲着木鱼,沉默不语。

  这样实在很好,不断能参悟佛学,更不担心被人打扰,江湖人谁也不会往这种小庙跑,偶尔来那么几个,也不过是游山玩水路过而已,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谁也不会注意一个庙里带发修行练闭口禅的小人物。

  忘我意境,被依韵发挥出另一种用法,半年后,依韵已经真的忘记过去,浑然当自己本就在这庙内坐上十年,百年,本就只是一个全心苦修的佛门弟子。依韵已经真正做到,完全将杯子的水倒空,用以装载新的东西。当然,武功,仍旧是在自修的,那是一种下意识的习惯,不需要记得,也不需要遗忘。

  春去夏来,秋去冬来,太匆匆,又一个冬。

  乐儿提着一壶酒,行入庙内,两年来,乐儿这是第二十六趟前来。闭口禅大师的名字,早已在西夏周围闻名,这些年不少各地苦修的僧人,行至西夏,都会到此庙跟闭口禅大师交流佛法,当然,交流的方法千奇百怪,但至今为止,尚未有人不对闭口禅大师的佛法修为深感钦佩的。

  庙的NPC小和尚,是不敢阻拦乐儿的,因为当初因为不允许乐儿带酒入庙,被乐儿痛揍过,怕了,况且庙里的主持也曾示意不加干涉,小和尚们自然不会去找揍挨。

  乐儿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提着竹篮,在依韵身侧坐下,小和尚都识趣的退了出去,这种天候,是鲜有人来庙里的。小和尚不知道主持是否认识这女子,但心下猜测女子定是主持过去的相好人,主持过去的红尘相好很坏,每趟来都带好酒香肉,诱惑主持,虽然从未成功过,至少小和尚们人这么认为。

  乐儿边吃肉边喝酒,“听说前不久,你将一个有名的佛门苦修士痛揍了一顿。”依韵仍旧自顾敲击木鱼,但乐儿仿佛能从木鱼的节奏中得到回答般,继续道“他看出来你的经脉受了重伤?那确实有点门道,为何还揍他?”事实上那伤,是依韵自断的,以此让乐儿无法探查自身内气状态,但乐儿一直以为是依韵救自己时所受。

  佛堂木鱼有节奏时快时慢的响着,乐儿大笑道“那确实该揍,竟然要你去重生,追求破而后立。”木鱼仍旧在响,乐儿笑将着道“哈哈……要是重生就能顿悟,江湖每天死那么多人,岂非出了无数大彻大悟的超级高手。难怪你会动气揍他。”

  木鱼,有节奏的在响,声音仿佛能穿透身体,仿佛敲击在人的心口上般。乐儿喝足吃饱,轻甩长发,语气有些忧伤的道“这个月,又有十多个过去的姐妹重生了,她们仍旧选择重练。但她们本就不可能放着灵鹫宫不管,灵鹫宫弟子之间的深情,是别派无法想像的。”

  乐儿语气近乎喃喃自语般,轻轻诉说,乐儿也不明白为何会在一年前开始,习惯性的每月这天到这小庙,对着这个不开口说话的闭口禅大师,说一些话,也许,因为知道他练的闭口禅,知道他的木鱼只有自己能懂,所以放心,一个不说话的和尚,自然不会将自己的心里话泄露出去。

  起点中文网

第五节 不是英雄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