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万法全通

    两名天刃杀手眼见得手的突袭,却硬被零儿推出两条气劲巨龙推了偏去,零儿却因此被黑衣人疾速出手的气龙透胸而过,口中哇的吐了口鲜血,抛飞数丈方才立稳势子。

  赤赢大面积的无上太极剑气,却是无力同时承载十八人进攻被震的吐血后退,若非月儿即使扑至救援,就这一击之下已然气绝重生去了。虚空突现两百余柄实体剑影,二十名执剑天刃杀手二度攻出。

  月儿大喝一声,全身骤然散发出亮白气场,顿时将敌我双方尽数笼罩,二十名执剑天刃杀手动作真气骤然失控,自行撞做一团,其中数人更被自己人的兵器伤及,黑衣人骇然却是稳稳立住势子。

  赤赢和零儿哪肯错过这等机会,一剑双掌同时攻出,月儿眼神淡漠,亮白色气场持续亮起。黑衣人语气带着惊愕,“竟然真是万法全通!灵鹫宫门下怎可能掌握此意境?!”

  二十名天刃杀手疾速展开身法挺剑后撤,不片刻便脱出月儿气场笼罩范围,似对月儿的气场极为忌惮。黑衣人却是不退反进,古怪的语调开口道“凭你这种修为,还不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黑衣人全身同样亮起跟月儿色泽一般的气场,扑出的赤赢和零儿动作顿时急变,两人惊觉各项属性实际使用值,发生剧变,时而速度达到最高,瞬间却又变为零,胆识,理性,等所有属性,一个瞬间往往发生十数次变化,两人脑海被恐惧,兴奋,混乱等无数情绪完全充斥。

  赤赢的剑不由自主的朝零儿刺将过去,零儿双掌全力朝赤赢推出,轰然巨震下,赤赢竟被零儿全力一掌硬生震的经脉尽断,朝后抛飞,人在半空已然气绝毙命过去。

  月儿无暇它顾,气场不但对黑衣人完全无法造成影响,反而自身被黑衣人气场影响的极为严重,眼睁睁看着黑衣人凭空出现在自己身前,月儿咬牙娇喝,全力推掌出手,黑衣人双掌全力推出,腾飞的巨龙轰然穿透月儿胸口,月儿哇的一声口吐鲜血。

  零儿误杀赤赢,脑海中本已一片混乱,听得月儿惨叫声,转身便挺掌朝黑衣人飞扑,二十名天刃杀手竟是不敢接近白色气场。月儿双手猛然将黑衣人一把抱个结实,硬生挺着巨龙透体的剧痛,冷声道“零儿走!”

  黑衣人被月儿一把抱紧,心下一惊,双掌疾速朝月儿天灵盖击落,月儿嘴角挂起一抹冷笑,身形气劲骤然剧亮,身体瞬间暴裂开来,黑衣人早知不妙,同时运起斗转星移,北冥神功,狂暴的自暴气劲,仍旧将黑衣人轰的疾速抛飞,蒙着面的黑布,被吐出的鲜血完全浸透,双足落地之际,竟是无法站稳,踉跄着跪倒地上。

  零儿一见月儿动作,心下已知不妙,二十名天刃杀手极有默契的分做两批,十人架起黑衣人展开轻功逃逸而去,另十人执剑朝零儿杀将上来,零儿怒喝一声双掌疾推,同时抽身朝缥缈峰方向疾速奔逃。

  十名天刃杀手执剑展开轻功全力追赶,不片刻零儿已然奔至西夏闹市街道区,天刃杀手心下顾忌,在西夏闹市区,任何时候都有灵鹫宫弟子,放弃追击折身展开轻功疾速逃逸离去。

  正在喝酒自修的容儿脸色蓦的一变,“月儿,重生了……”乐儿不以为然的道“她不是向来带着替身娃娃的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容儿脸色苍白的道“可是,她也常常忘记带,今天偏偏就忘记了。”乐儿闻言,终于色变。

  重生后的月儿,小心翼翼的从花园外朝自己房内行去,正要穿过花园大门时,胳膊却被人一把抓个结实,月儿身体一抖,又心虚又带着讨好似的转过头去,面对的正是乐儿似在喷火的眼神。

  月儿心下一咯噔,“乐儿?你怎么没陪残忍温柔呢?我赶着回房换衣服,有话一会再说好吗?”乐儿拳头轻抬,月儿吓的哇的大叫出声,“别打我!我知错了,我再也不敢拉东西了……”却是没等到预料中的痛揍,月儿小心的睁开眼睛,却见乐儿拳头举在半空,脸色却极是古怪。

  容儿的声音这时传来,“乐儿,喜儿叫月儿去见她。”乐儿轻轻松开抓着月儿的手,月儿飞也似的撒开腿便跑,过了花园一侧围墙,又转头朝乐儿道“对不起,乐儿,你别生气了!”又怕极乐儿发足追自己般,一闪转过花园围墙。

  容儿柔声道“乐儿,别生气了,月儿一直就这德行,谁想到在西夏竟也会被天刃伏击呢?一道去看看零儿吧,她伤的很重,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若非在闹市被门下弟子发现保护着送回来,恐怕也遭了毒手。”

  乐儿半响不吭声,片刻后忿忿道“我就是疼她才气!她平日若是别那么偷懒,又怎会这么轻易被人杀掉,她那么懒,想练回来得等多少年月!”容儿摇头轻叹,拉着乐儿朝零儿住处行去,一路上乐儿骂声不止。

  月儿不怕喜儿,只怕乐儿,乐儿一生气就会揍自己,而且还不是轻轻的揍,而是揍的自己骨头断裂,那滋味实在不好受。但是喜儿和容儿决计不会,都特别纵容自己。

  不过这会月儿却不敢如平时般对喜儿放肆,月儿知道自己的重生意味着什么。月儿信步走近喜儿,心下不安的道“喜儿,那个,杀我的黑衣人我也被我使自暴口决重伤了,我没白死的,如果他没能完全避开经脉创伤,几年内别想跟人动手了。我反正武功不成器,换天盟一个高手几年变废人,还是值得的,是吧?”

  喜儿一言不发,轻轻将月儿拥入怀里,眼神迷离,喃喃道“呵呵呵呵……他们,杀了你……他们,真的杀了你……呵呵呵呵……”月儿心下难受,每每喜儿十分愤怒,或是伤心的时候,便会这般,当初乐儿重生时,喜儿便是如此。

  “喜儿,我没关系的,反正我现在意境也不需要杀气,武功把你们的学满了,融汇后我勤奋点锻炼好属性,除了内力也不会比以前差多少……”月儿试图平复喜儿情绪,月儿不怕喜儿,但是绝对不愿意看到喜儿难过,那比自己难过更加让月儿难受。

  喜儿双手将月儿拥的更紧,眼神迷离,却带着几分哀色,口中喃喃自语不断,“他们,太过分,为什么……老是喜欢欺负人……以前,欺负你们……现在,又……欺负你们……他们,竟然……真的,杀了你……疼吗?月儿……很疼吗?我,不好……我没保护好你……”

  月儿的心,仿佛被一只巨手紧紧揪着,疼痛无比。不断的说着没事,不疼……喜儿脸庞滑落两行清泪,滴落在月儿脸上,房内,不断传出喜儿的喃喃自语声。房门外,乐儿和容儿靠着墙壁,脸现痛苦之色,却是谁也无法在这时候踏进喜儿的房门……

  江湖很快知道一则消息,灵鹫宫排名第四的魔女月儿,重生了。江湖无数高声欢呼,满手血腥的灵鹫宫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魔女月儿终于死了,为犯下的无数血腥罪恶付出了早该付出的代价。“杀净灵鹫宫魔女!”各派中,都有极具名望的高手在这则消息后喊出口号,响应声纷纷。

  但并不是整个江湖都在欢欣,相对欢欣的人群而言,江湖中却有极少数人,却在得知这则消息后,显得极为恐慌。这些人都是老江湖,很老的老江湖,这些人都经历过当年反联盟时期的江湖,都经历过那让人恐惧和无奈的岁月。

  英雄会会主很幸运,能在江湖爬摸滚打到现在,仍旧好生生的活着,对于江湖而言,那绝对是莫大的幸运。英雄会主平日过的是很惬意的,女人,钱,手下,都有。实在没有多少值得不开心的理由。

  是心腹通过传音频道通知的,英雄会主在得知的瞬间,惊到了。女人不知何故,责备道“怎么了?”英雄会主在连声呼唤声中,惊醒回神,颤声道“灵鹫宫魔女月儿死了!”

  女人一脸失望的道“那跟你有什么关系?莫不是你过去的旧相好?”“头发长见识短,你懂个屁!灵鹫宫喜疯子一定会发疯的。”女子不以为然的道“那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一个灵鹫宫而已,难道还能抗拒整个江湖不成?”

  英雄会主草草穿上衣裳,“没空跟你这笨女人废话,我得赶快处理掉手下的生意,全部套换成现金存钱庄。”女子连声呼喊,眼睁睁看着英雄会主急匆匆的离去,不由恼怒的轻声骂了句“没用的东西!看你那熊样!”

  英雄会主岂能不怕?英雄会主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角色,武功放到江湖上,更不算什么,但是这么多年的江湖生涯,能活到现在,自然有些过人之处。

  昔年,是因为有冷傲霜之故,加上杀死乐儿的是江湖帮派中无目的性的行为,灵鹫宫发泄过来,再碍于冷傲霜周转,自然牵连不大。但现在不同,现在是门派时代,这分明是有目的有组织性的,灵鹫宫绝不可能如同上次般善罢甘休,英雄会主心下明白,江湖,要真正的大变了……

  起点中文网

第一节 万法全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