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节 遥远的追忆

    感谢起点的编辑,解决稿件的问题。今天开始能正常解禁了。:)

  *****

  天盟二十多处秘密据点,竟然同时遭遇到灵鹫宫高手的围剿。零儿再镇定,此时也不由的失色,天盟如今剩下的高手本就没有多少,希望都寄托在这场战役给予灵鹫宫沉重打击以使双方实力对比达到一种相对平衡。

  这场战斗的秘密部署只有自己一人知晓,凭借各派埋伏等候的人潮,配合天盟的高手对灵鹫宫进行冲击,灵鹫宫将会因此受到惨重伤亡,但是,倘若二十多处秘密据点,就这么被灵鹫宫捣毁,天盟的损失跟收获,就变的难以预料了。

  此时零儿已经陷入两难境地,赶至的天盟高手回援,或许能挽回损失,但此地的战役,定将以失败告终……零儿咬牙纯音吩咐道“按原定几乎行事!”

  灵鹫宫增援的人马越来越多,天之联盟各派弟子此时再不躲藏,喊杀声冲天,密密麻麻望不到尽头的各派弟子,从四面八方朝灵鹫宫人马围拢冲将上来,乐儿运功冷喝道“杀!让他们知道挑战灵鹫宫尊严的下场!”

  一众灵鹫宫高手轰然应是,各自站成队形,毫无惧色的朝围拢的人群联块杀上。

  江湖公告:紫宵剑派掌门人妖瞳将掌门之位传于依韵。

  零儿暗叫不妙,这种时候依韵突然重登掌门之位,定有动作!“零!不好了,紫宵剑派原本前来增援的人马根本没在集合点等待,现在已经兵逼丐帮门前,丐帮的人吵着要回去救援,如何是好?”凝望神色仓皇,显得万分焦急。

  零儿心下暗骂,沉声道“让丐帮独自回去救援,其它门派继续增援此地!”“是,我明白了!”凝望语气恭敬的答道,随即关闭了传音频道。

  江湖公告:紫宵剑派对丐帮发起灭派系统。

  乐儿张狂大笑“哈哈……零儿,看看你们天盟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将出来!”一名头带斗笠,腰间挂刀的男子骤然出现在零儿身前,沉声道“这里交给我,你去挡容儿她们!”零儿也不坚持,展开轻功朝战场另一处闪身急去。

  乐儿哈的笑将出声,“看看传说中能跟昔年江湖第一高手相提并论的江湖第一刀从浪有何本事!”身形一闪贴近攻上,瞬间朝从浪攻出百余招,从浪展开武当高明轻功身形原地高拔而起,乐儿的连绵攻击顿时落空,从浪人在高空,腰间刀疾速出鞘,幻起一片充满肃杀味道的刀气,朝乐儿席卷攻下。

  残忍温柔凭空出现在从浪身后,手中利刃急速刺出,乐儿眼神忧郁,面对从浪铺天盖地的刀劲,身形一跃而起,展开移花接木双掌连绵出手,硬生将攻至的气劲尽数挡了开去。残忍温柔看似必中的一刀,在刺至从浪后背数存许,却是被从浪的古怪气劲卸往一侧,便那么无功而返。

  乐儿此时飞扑而至,从浪身形领空再此高拔,武当绝学版梯云纵再显神威,乐儿眼睁睁看着第二度攻击再次落在空处,从浪人形已然再度拔高十数丈,挥出第二刀,刀势远不如第一刀拿般气势磅礴,乐儿的神色反而显得凝重。

  从浪这一刀,劲道却不断的彼此冲撞,每一次的冲撞,都让刀气变的更加凝聚,更加可怖,乐儿的移花接木,修炼程度仍旧不能跟喜儿和依韵比拟,断是不敢冒险硬碰的,几乎可断言下场是找死!

  残忍温柔身形急速下沉,瞬间坠落至乐儿下方,单掌运功朝乐儿单足一拍,乐儿接力急速朝高空的从浪飞射,双掌亮起紫红气劲,硬生以双手憾击刀气,竟是凭借喜儿赠送的一对捉刀断剑的手套,硬将从浪连绵的刀气击的溃散。

  眼见乐儿瞬间已接近从浪身前,大片的刀气却对乐儿丝毫未造成阻碍,从浪大喝一声,双手握刀朝乐儿斩落,一股亮白色气劲,瞬间化成一道数米长的高度凝聚刀气,朝乐儿当头斩落。

  乐儿轻嘿一声,左手运起内功硬生朝气劲刀刃抓将上去,紫红和亮白气劲撞击瞬间,不断激射出气劲亮光,如同烟花般展放开来,乐儿左手掌骨头响起碎裂声响,手套却在刀气的攻击下,丝毫无损。从浪心下大惊,万没想到全力施为的一刀竟然只造成这等结果。

  紫红亮光骤然亮起,乐儿右拳在从浪胸口三连轰击,右腿凌空旋身高踢,从浪大喝一声劈腿单掌下按,乐儿身形继续旋转,一头紫红诡异的长发,化做几十道软鞭朝从浪当头扫上,从浪头猛的一缩,险险避了开去,乐儿左腿紧随踢上,正中从浪肋下,顿时一阵骨头碎裂声响起。

  从浪吐出小口鲜血,身形急速坠落,残忍温柔此时人刚落地,见状毫不犹豫足下运功,人如炮弹般挺剑朝坠落的从浪急刺。乐儿一腿得手,运起万斤坠朝下落的从浪紧追。

  “死吧!现在的江湖,早已经不是你这种懦弱的用自杀逃避责任的江湖……”乐儿单拳双腿,长发凌空朝从浪连攻百余记,残忍温柔气劲高度凝聚于剑刃,瞬间朝从浪刺出一片剑影。

  从浪大喝一声,左手忍着剧痛朝乐儿展开绝户手,右手刀幻起一片刀劲迎向残忍温柔的剑网。从浪的左掌被乐儿连绵三十余掌轰中,顿时劲道全失,乐儿娇斥一声,双腿连绵踢出,从浪人在空中,如同个沙袋般胸口被乐儿重踢十数记,骨头尽数碎裂,刀势同时被打断,身形更快的朝残忍温柔坠落。

  鲜血飞溅,残忍温柔的利刃径直没入从浪的后颈,斗笠抛飞开去,露出从浪英俊无比的脸庞,只是眼神,却充满了悲哀之色……残忍温柔的剑,从从浪咽喉处穿出,乐儿注视着从浪,语气带着哀伤道“既然你当年选择逃避责任,逃避感情,你又何必再回来……”

  剑光一闪,从浪的身体,竟被残忍温柔以剑绞成粉碎,四散着激飞开去,乐儿凌空抓着残忍温柔,两人四足稳稳落地,乐儿抬头望了眼半空,带着哀伤之色,轻轻叹了口气,随即又在残忍温柔的陪同下朝场中别处杀将上去。

  ……

  “你是灵鹫宫的?”一身白衣的从浪神态含着惊讶和赞叹,容儿哼了声道“武当败类!受死吧!”展开掌法的容儿朝一身白衣的从浪飞身扑上,从浪却是十分轻松的便将容儿击退,容儿踉跄着连退七步方才稳住势子。

  “好好一个大美人儿,见人就喊打喊杀的,多煞风景,以后别杀了,叛来武当,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从浪的女人了,我很幸运的遇到你,你很幸运的被我爱上。”从浪说话的时候,神态满是戏谑的笑容,全无半点诚意。

  容儿大怒,全力展开掌法二度扑上,结果却仍旧是被从浪轻松打退,但人却未受丝毫伤,显然从浪下手极有分寸,根本不愿伤着容儿,但容儿怒急攻心,哪会想那么多?只道对方有意轻视和戏弄自己,不由的更气更急……

  三个时辰后,容儿气喘吁吁,差点连站的力气都没,从浪笑终于动了,身法快极,容儿尚不及动作,已被从浪一把抱进怀里。从浪低头在容儿脸庞亲吻一口,微笑道“都告诉你别浪费力气,你真是不听话,倔强的厉害,一点都不可爱,不过还好,我就是喜欢。”

  容儿使劲挣扎一阵,却是早没了力气,力气,武功都不如对方,哪可能挣得脱哩?从浪含笑凝视容儿半响,做思索状,片刻后笑道“不行,你太倔强了,就这么放了你走,你一定躲起来再不见我。我应该先把生米煮成熟饭,然后你该恨我入骨,又心生绝望,我再带着你走,用我真诚的柔情化解你心中的愤怒,然后你就会爱上我了。我实在是个天才!”

  容儿本当从浪只是说笑,却没想到从浪边说竟真的动手解起自己衣裳,容儿大惊失色,怒声道“你放开我!我叫容儿,你敢欺辱我他日我师姐喜儿回来定要你好看!”容儿惊慌之极,下意识的便将内心最大的靠山报将出来。

  从浪闻言果然住手,惊疑道“原来你就是最近颇有名气的灵鹫宫第三魔女容儿啊?实在够美!那我更加不能放你走了,否则上哪找你去?”容儿惊恐交加,大喊大叫,从*气温柔的道“大美人儿,别喊了,这么动听的声音,要是嗓子给喊坏了,你自己不心疼我可得心疼死……”

  容儿衣裳一件件被从浪脱去,正在容儿准备咬舌自尽时,一个冰冷的声音道“放了那个女人!”从浪十分紧张的用容儿外袍将容儿整个包裹起来,怒声道“该死的,不准看我女人的身体!说,刚才那只眼睛看见了她的身体?”

  从浪的语气中充满愤怒,手中竟已拔刀在手,轻柔的将容儿点穴放下,大步朝远处戴着斗笠的男子行上。

  

  

第八节 遥远的追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