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逃避

    不远处,头戴斗笠的男子,斗笠却是压的极低,让人仅仅见到一个下巴,但下巴却也是见不着了,因为被浓密的黑色胡须完全遮挡。

  突然而至的男子,穿着一身蓝色华山派服饰,腰间挂着一柄很不值钱的破剑。说那把剑破,是有理由的,因为那把剑跟没剑鞘不说,剑身已是锈迹斑斑,明显是武器店里比木剑还便宜的破铜烂铁,分明表示着眼前之人,非常的穷困落魄。

  但容儿却注意到,这人身上的装备,价值却是不菲,让容儿马上想起两个字,‘疯子’!从浪边行边笑道“天哪,哪来的神经病?莫非知道我今日遇到平生所爱,老天给安排让我杀个疯子助兴?想想倒也别有一番味道,我还从为杀过疯子……”

  从浪的话没说完,因为那个疯子拔剑了,剑快似飞虹,剑气纵横交错,只一个瞬间,便已指向从浪身前,从浪骇然举刀相迎,气劲交击声响过后,从浪口吐鲜血连腿数步。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愣愣的盯着身前的疯子,“你到底是谁?江湖上配跟我从浪一战的人绝不超过两个,能一剑让我吃亏的,绝对不会超过一个……”

  “白色黄昏。”疯子语气冰冷,四个字如同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若不联系方才的事情,容儿实在会认为这疯子不是来救自己逃离魔掌,而是个杀手专门来杀人的。

  从浪大笑,“好的很!今日就看看你和我到底谁是江湖第一高手!”从浪身形急动,手中的长刀接连变幻,朝白色黄昏飞身攻上,白色黄昏挺剑相迎,刀快,剑更快,刀在斩,剑在刺。两人眨眼间交手七招,错身而过,从浪的胸口,却是有一处透背的剑伤,但却非要害处。

  从*气黯然,“今日之战,是我从浪败了!但今日你害我从浪与心爱的女人错肩而过,此仇,我必还!一年之后的今日,仍旧此地,我从浪定斩杀你于刀下!”从浪说罢转头望了眼容儿,轻笑着道“容儿,你跑不掉了,你是我从浪的女人,就是杀上飘渺峰,我也定要把你抢到手!”

  从浪说罢转身离去,自称白色黄昏像疯子般的斗笠男子,隔空解去容儿穴道,转身大步离去,容儿心情复杂之极,从出入江湖以来,还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杀过无数别派男人女人,却从未试过被别派任何一个男人或女人救过,但恩情终究是恩情,容儿,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像疯子一般自称是江湖第一高手白色黄昏的人……

  这之后,日子依旧,容儿和乐儿,跟着派里的其它弟子,仍旧在跟别派拼杀着。一日跟血刀门的交战中,份外危险,彼此综合实力却是不相上下,容儿被人流冲散了,身旁仅有几个师妹,乐儿被远远隔开,同时应付着三个血刀门高手,已是自顾不暇。

  一条白影突然冲入,刀势麻利的连斩七名血刀门弟子,容儿心下忍不住一惊,这影子实在太熟悉了,正是当日险些欺凌自己之人。从浪展颜朝容儿一笑,“老婆,怎么又在打打杀杀?跟我走,离开灵鹫宫,以后有我保护你,再不需要你这般拼死拼活。”从浪说着一把抓着容儿,容儿全力反抗,却又被从浪一把抱进怀里。

  容儿奋力挣扎,从浪笑着道“老婆,别害羞,你都是我的人了,老夫老妻的,还害什么羞呢?”容儿大急,怒声道“你个混蛋,就会欺负我武功不如你,有本事你找白色黄昏挑战去!”从浪脸色骤然一变,沉没着松开了手,容儿气急,正欲开口再骂。从浪形急动,刀光一闪,扑向容儿的三名血刀门底子,当场横死。

  从浪微笑道“好,老婆你说的在理,这些日子你可得保重好自己,待我打败白色黄昏后,定来找你结婚!”从浪说罢拔刀扑入血刀门人群,刀光接连闪起,可谓挡着披靡,如此冲杀了好一阵子,大笑道“现在你该是没危险了,老公我也可放心离去。”说罢长笑着展开轻功奔驰离去。

  容儿望着从浪离去的潇洒背影,突然发觉,还真无法彻底的恨这个混蛋……

  “你不是我的对手,武当派的刀法,威力更不能跟华山比拟,你永远都不可能打败我。”白色黄昏,语气仍旧冰冷,让人感觉无情之极。从浪单手捂着小腹,鲜血徐徐流下,神色颓败之极,一年前,从浪跟白色黄昏战了七招,一年后,竟然败在第五招,从浪自己知道,已经很努力了,只是,所学的武功,威力实在无法跟华山派夺命连环剑比拟。

  “老婆,看来你老公确实没有这个福分娶你。金趟,我败的更惨,武当派的武功,竟然真的比不上华山,如果可以,我真想重练,可是,重练,我也不可能追得上本就比我强的白色黄昏。真没想到,我从浪纵横江湖,最后却无法拥有心爱的女人,罢了,罢了。我还有何面目留在江湖之中?再见了……”

  从浪挥刀自杀了,在武当派大殿前,悲声对天叹声,“武当派,就真比不过华山派,我从浪踏错了第一步,如何还能回头,从此,再不涉足江湖!”武当派,很多的高手,亲眼看着从浪挥刀自杀,亲眼看见从浪咽喉的鲜血,散落在殿前地面。从浪的死,让本已绝望的武当,更无希望,武当派唯一的真正高手,就这么,湮灭了……

  乐儿接连轰碎天之联盟三名高手的头骨,语气哀伤的轻声道“你实在是个懦夫……你怎都没想到,容儿心里,却是永远记下了一个人,那个人,却是你……”乐儿觉得很可笑,自己恨透男人,容儿该也是,却偏偏容儿记住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却偏偏再可能俘获容儿芳心的时候离开了,在容儿已经彻底看开后,又回来,错过了,迟到的归来,又有何用?又何必,再回来?

  容儿听罢乐儿的传音,展颜轻笑,双拳全力朝零儿轰出,零儿却也不敢硬碰,容儿的内力,当之无愧可说是江湖之最!铭儿的连城剑影,紧随攻上。“乐儿,他重生了,更好一点,他太傲,却又太脆弱,根本,不适合在江湖中生存。”容儿的语气很轻松,事实上容儿本就很轻松,记得,和希望拥有,很多时候,并不是一回事,记得,不表示就一定有着某种希翼……容儿,早已经分的清了。

  天盟二十多处秘密据点,被七名灵鹫宫魔女使和老辈灵鹫宫高手带领下,杀的死伤惨重,不过三个时辰工夫,全军覆没已是必然的事情。这二十七处的战斗,灵鹫宫大胜,但跟天之联盟的交战处,灵鹫宫形势却是非常不妙。

  天之联盟除却丐帮外,各派底子可说倾巢而出,密密麻麻,漫山遍野的人,虽然个体实力远不及灵鹫宫般强横,但人数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尤其在混乱的大范围战斗中,再怎么小心,除非强横如喜儿和依韵,否则,终究免不了不断受到外伤,长时间下去,失血越来越严重,总是是高手,最后行动迟缓,内力大损下,却也会死在原本实力远不及自己的对手刀剑之下。

  丐帮,紫宵剑派出其不意的背叛之举,让天之联盟全然没有准备,原本丐帮绝大多数人早已朝激战处出发了去,却是中途收到系统信息,全数回赶。

  但又怎来得及?紫宵剑派不费吹灰之力,便轻松冲进丐帮内,一面倒的屠杀着丐帮驻派底子,依韵和紫衫却是不在。全速回赶的丐帮,蓦然领着一众精锐高手,丢下大队全速朝门派赶回,两条紫影骤然出现在蓦然一行人前方,蓦然脸色一变,“依韵……”

  依韵眼神空洞无物,缓缓拔出腰间北落紫宵,语气淡淡得道“现在将掌门之位传给别人,我放你安然离开。”蓦然怒道“休想!我蓦然不是怕死之辈,让我丢弃门派之人独自逃命,绝无可能!”

  依韵单手环腰抱紧紫衫,身形原地消失,下一瞬间已出现在蓦然身前,蓦然大喝一声双掌急推,浑然不顾刺将而至的神兵,心下清楚,在依韵的剑面前,试图逃避全是枉然,不如拼死反击,反倒有机会拼个同归于尽。

  气劲巨龙腾飞扑出,蓦然身后数名高手怒喝着紧随出手,北落紫宵径直穿透蓦然的心脏,三十六条气劲巨龙,却是被依韵身前疯狂跳动的紫宵炎硬生化尽!

  蓦然失去意识最后瞬间,满脑子仍旧徘徊着三个字,‘不可能……’是的,不可能,怎可能?依韵怎可能单凭紫宵炎硬生化尽自己的全力攻击?只是,蓦然根本未曾想过,在依韵移花接木的修为下,又怎会有机会成功出掌呢?

  三十六条气劲巨龙,凭空在蓦然身后现出,将飞扑的十数名丐帮高手,震的经脉断裂,抛飞气绝……

  

  

第九节 逃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