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各自本事

    波澜感到很可怕。

  波澜发现一件可怕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着,自从那个近乎白痴的白沉香离开后,波澜竟然发现自己不时的想起他,最开始,想起来只是觉得有趣和好笑。

  但是这只是最开始,因为很快波澜就发现自己想起白沉香的频率未免太高了点。于是波澜决定不再去想,试图控制着情绪,将更多的心思放在目前波澜会面临的未来上面。

  波澜很快发现自己的念头非常一相情愿,越是不想,越是想的厉害,很多时候在刻意不愿意想时,已经在很认真的想念了。但这还不是让波澜感到可怕的事情。

  可怕的是波澜越来越渴望再见到白沉香,可怕的是这种***越来越强烈。强烈到波澜会的事务都无法成功的转移开波澜的注意力。

  其实波澜厌倦了,厌倦了每日为波澜会忙碌。就像是过去厌倦了每日铸剑一般,厌倦了当一个没有战斗力并且从事自己讨厌技能的日子一般。

  过去,因为这种厌倦,波澜选择飞升妖界后,利用自己的条件,得到落明等人快速提升实力的秘密。波澜很喜欢这种变强后的带来的成就感,但是波澜很讨厌这种每日面对一大堆自己根本没有兴趣处理的繁琐事务。

  波澜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抱头,这样会感觉温暖些,这样能让波澜看不见桌上堆积的资料……

  现在,波澜也厌倦了,更可怕的是,在厌倦的时候,遇到一个让波澜去思念的人,而且,是个男人。

  波澜实在很美,身材也未免太迷人了,至少波澜会上下,正常的男人且不是沉浸于恋爱中的男人。

  “密切注意一个叫白沉香的男人,应该不难找到他的行踪。查到后,第一时间向我汇报。”波澜说话的语气,一直都很冷淡,但为人并不冷漠,至少,表面上波澜在会里的长期作为而言,让波澜会中的人这么认为。

  长老微愣,长老是记得那个人的,那个凭一人之力把波澜会百多位高手打的没有还手之力,最后却是逼迫着所有人对他道歉。“会主,请问找那个疯子做什么?是要杀他吗?”长老问出心中的疑惑,会中事务,波澜几乎从未对心腹有过隐瞒。

  “不要多问!”波澜语气份外严肃,长老发觉自己的问题太不妥当了。只是,过去波澜从不会不对自己的命令做解释,难道是会主突然之间不信任自己了?长老带着忐忑猜忌的心情,退了下去。

  ‘我找他做什么呢?难道对他说,我很想念他?’波澜觉得自己的举动,实在很荒谬,可是如果不找,波澜一定会更加烦恼,“这个该死的疯子!我是不是也疯了,怎么会对这个疯子念念不忘……”波澜喃喃自语,烦恼的情绪,却是平复了很多,至少能够,认真的看起桌上堆积的资料了……

  梦死神态楚楚,一对迷人眼睛,羞怯的扫过波澜会长老英俊的脸庞。后者神色激动的上前,紧握着梦死一对芊芊细手,“若梦,我找得你好苦,自从江湖上那次大变后,我自觉在也没有脸见你。不过,现在不同了,如今的我又东山再起!在妖界有着让人尊敬的地位,我定能好好照顾你,若梦,你还记得曾经对我的誓言吗?”

  猛死一脸凄苦之色,眼睛中泛起泪话,语气哀伤幽怨的轻声道“你现在还来对我说这种话,你没有了钱难道我就不爱你了么?你当初就因为生意上的大变,就因为一贫如洗,就觉得我会不再爱你,就那么把我一个人丢下,再无音信。”

  男子露出一脸愧疚之色,回忆一点点的涌入脑海……

  “你害得我还不够惨么?你可知道没了你音信后,我却偏偏对你放不下,日也想你,夜也想你……如今来到妖界了,你却又出现在我眼前,我好不容易才把你藏进记忆深处,可是你,又要来扰乱我的心……我不想见到你,我不想再被你抛弃第二次了。”

  猛死语气中带着无尽的幽怨,挣脱男子的手,转身哭泣着飞跑离去。男子一脸愧疚悲伤之色,抬头盯着梦死连逃跑都让人痴迷的姿态,心头百般滋味搀杂……

  “若梦,过去我对不起你,是我太要强了,但是,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绝不会再把你抛弃让你一个人受苦的,相信我……”男子喃喃自语,随即拔腿朝梦死跑离的方向追去……

  不远处的湖边,梦死单手扶着杨树,整个身体仿佛失去寄托般,依偎着树身,轻声抽泣。男子片刻后片刻后奔至,缓缓走近梦死,紧紧将梦死抱进怀内。

  梦死做挣扎状,语气哀怨的道“你还追来做什么,让我一个人好生的过吧……”“若梦,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想念着你,当初,我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再照顾你,爱你的人那么多,有多少比我优秀的人,我向来要强你是知道的,那种情况下,你让我怎有脸面去找你?”

  “可是这些年来,我真的从没忘记过你,到了妖界后,我幸运跟随波澜会主,有机会东山再起,才拥有现在的地位。我一直都期盼着能在妖界和你相会,可怜苍天有眼,竟然真让我无意中再度和你相逢,相信我若梦,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再也不会把你丢下。”

  梦死哭泣的更见厉害,把头深深埋进男子胸膛,“一定不要再丢下我了好吗?不管你拥有什么,我都一样爱着你,只要和你一起,就算过着再贫穷的日子,我也不在乎的。”

  男子语气爱怜的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的心意。若梦,对不起,以后我一定不会再做那种傻事,我定会好生弥补过去对你的伤害,我会更加疼爱你的。”

  两人紧紧相拥,一时无语……

  乐儿休息片刻,喝了口水,乐儿练功仍旧如过去般拼命,乐儿感受到自己面对三界强大存在的无力感,对自己变的更加苛刻,乐儿绝不希望自己,在日后无法帮喜儿什么,总让喜儿一个人面对可怕危险。

  “梦死呢?怎么几个月都没见到她影子?”乐儿不满的开口道,妖瞳懒懒道“她一大堆姘头,前些日子撞见好几个对她余情未了的。说是要离开一段时间,替我们多折腾点稀有资源备用,另外多收集下情报和资料,待依韵和喜儿有需要时能用上。”

  乐儿不屑道“那些傻瓜被她骗过次,难道还会上当?”妖瞳懒懒的答道“我哪知道?反正她很有把握,而且我们也确实需要资源,妖界资源最丰富的当数波澜会和落明会,梦死要逮的那个姘头好象是波澜会的一名长老。”

  乐儿恨恨道“要是让我知道,她是乘机偷懒不练功,看我打不打死她!”妖瞳自顾闭目修炼意境,再懒得答话,就算梦死真是因此逃跑了,那也是乐儿的责任,哪有人这么逼迫别人练功的?

  梦死本来就不是武痴,被乐儿那惨无人道的方式逼迫着修炼,要是受得了,那才真是希奇事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听说在地狱那么多个年头,梦死就是一直在乐儿逼迫下过的,能挺那么久没崩溃的选择自杀,也够了不起了……

  妖界第一大非NPC组织波澜会第二长老,公开宣布跟失散多年的夫人接成连理。波澜会上下为这婚事,忙的不可开交。但波澜会上下对于长老夫人若梦,态度却极为友好,一来因为长老本身的地位就崇高,二来若梦夫人也确实美丽不凡,尤其为人甚为和气好打交道,更不对下面摆架子。

  若梦夫人进入波澜会不久,就跟波澜会主成为了极要好的朋友,波澜如同遇到知音般,经常在事务忙碌完后,跟若梦挽着手到处游玩,聊些彼此的心事。

  过去,波澜的私人时间,从来不会带任何人在一旁打扰。

  尽管若梦夫人似乎不懂武功,只是个技能人,却也仍旧在波澜会中成为全会上下不敢不尊敬的对象。若梦在波澜会的日子,过的实在很滋润,若梦的丈夫,可谓对若梦是百依百顺。不过若梦夫人对会里事务,却没丝毫兴趣,这也是很多波澜会高层对若梦无丝毫反感的原因。

  相比起来,梦死的主人,两位王,日子却就过的不怎么样了。“满手血腥的妖孽,见到本大帅还不就地伏法!”一名全身闪着金光的仙界统帅,语气威严的呵斥着。

  喜儿双手探出,两道深紫掌影朝前方轰然击出,整整两排近百余仙兵,中掌横死,喜儿身体周围,凭空多出千万道一般无二的掌影,四面八方的将包围山头的天兵击的当场毙命。

  一掌,等若万千掌,这是依韵和喜儿都具备的特效。若非有着种种可怕的特效,任两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对抗一群群的仙界军队……

  起点中文网

第五节 各自本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