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散即是聚

    金色如盾般的光,笼罩在如来身前,紫白亮光能量束,狠狠轰击在金光上,紫霞脸上冷汗徐徐而流,承载着可怕的能量压力冲撞。身后的朦胧身影,神态欣然笑着,分担着绝大多数,如来能量造成的,强大压力。

  朦胧影子的长发朝后飞舞,紫霞的一头诡异长发,同样高速无规则的舞动着,飘到后方,竟无任何阻隔的,径直穿拖,那朦胧的影子。紫霞,眼神,仍旧决绝,全力操控着,紫白色光束,发着金光的能量盾,金光更盛。

  “住手!无知的女人,给我住手!”孙悟空,怒后着,朝着被光束笼罩着的紫霞,暴躁的怒吼着,满是怨毒和愤怒的眼神,紧盯着,紫霞身后的紫衫。那神情,仿佛要将紫衫一口吞进肚子里,方才能解去心之恨般。

  白马背上的唐僧,低声喃喃的念着佛经,倒是坐骑白马,神色现不出耐烦,高声喊道“你怎么还不住手帮她?你还在等什么?”高空中悬浮的孙悟空,握着无意棒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眼神中,现出挣扎之色。

  闻言怒吼道“关你屁事!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不让她知道自己的无知,根本无药可救!”远处的依韵,轻轻松开拥着喜儿的手,神色满是慈悲,低声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既然不坚持,那就承载结果吧。”

  金光形成的能量盾,轰然暴裂粉碎,紫白亮光,狠狠轰在如来金色手掌上,紫色火焰,疯狂朝如来身上涌上,却在下一瞬间,完全弥散。连带那气势汹汹,仿佛能摧毁天地一切的紫白亮光,一并,无踪。

  紫霞眼神中现出,绝望。眼见即将成功,却终究,差了那么一点。孙悟空一脸嘲讽之色,正欲开口说话。紫霞眼神中,现出决然,孙悟空大惊,身影一动,大喝道“住手……”

  紫白色亮光,瞬间朝紫霞身体,疯狂涌入,下一瞬间,又朝外疯狂暴射,飘渺无痕,自暴决。紫霞身后的朦胧影子,神态仍旧挂着欣然微笑,紫白亮光,疯狂暴射开来,紫霞那美丽的身躯,瞬间变的模糊,下一瞬间,完全弥散。

  “我能帮你的……我真的能……”紫霞的声音,回荡着,仿佛在天地每一处角落,反复回荡着,孙悟空被这股巨大的力量,震的前进不得,眼睁睁看着,紫霞的身影,化为,气体,消失在如来身前……

  如来仍旧,气定神闲,单掌探出,紫霞自暴的能量,竟被完全挡住。原本紫霞身后的朦胧影子,此时,变作淡黑色,带着一脸欣然微笑,探出芊芊细手,彩色的亮光,四散飞溅,如来的金色手掌,随着彩色亮光的飞溅,终于被弥化……

  淡黑色的朦胧影子,静静的立在如来身前,神态,含笑。“你们,不属于这天地……”如来,轻轻开口,淡黑色朦胧的影子,越见稀淡,最后,完全消失无踪。

  仙界内,紫衫长长舒了口气,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一对明亮的大眼睛中,仍旧现着,如来周遭的情形。欣然轻声道“你怎知道我们不属于这天地哩?”依韵轻拥着喜儿,注视着场中变化,淡淡道“我们,本来就不属于这天地,只是,如来怎知?”

  孙悟空,怒吼,那声音中,饱含着悲伤,和痛苦,以及,无尽愤怒。如同燃烧着火焰的眼睛,恨恨的注视着如来。

  少了一只手掌的如来,神态仍旧平静无比。“你始终不懂,你若心无执念,她又何必承载这苦痛,你又何必承载这苦痛。你始终沉溺在自以为懂的执念中,继续,沉眠吧……”

  孙悟空,怒喝着,愤然挥舞着手中如意棒,朝如来飞身扑上,恐怖的能量,疯狂朝孙悟空体内涌入,仿佛由于这能量的高速吸手,让整个天地,都黯然失去色彩。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如来神态平静,虚无的声音,在天地回荡。孙悟空,如同流星一般,带着那几乎包含整个妖界的可怕能量和带着愤怒怨毒的战意,朝如来,冲上。

  天与地,真的在这一刻,瞬间失去,色彩,变成灰色。金光大盛,轰然巨震,执棒冲上的孙悟空,跟如来,正面相撞。能量,朝周遭,疯狂扩散,响彻三界的爆炸声,让天地为之剧烈震动,彩色的亮光,扩散弥漫。

  随着这股能量的疯狂扩散,原本呈现灰色的妖界,逐渐恢复如常的色彩。孙悟空,消失了,不留丝毫痕迹的,完全消失了。如来,左臂,整个没了踪影,原本金光四射的身躯,暴出一个大洞。里面的结构,仍旧是由,金色的能量构造。那已经是,完全由凝聚高的化为实体物质形成的躯体了……

  ……

  “你这个笨女人!你到底懂不懂,哪有像你这般打架的?像你这般,你以为我就伤不了如来老儿么?只是,用自己的性命作为代价的战斗,即使胜了,又有何意义,你这笨女人……”

  “不要再让我一个人,无论你要做什么,要去哪里,即使是沉睡,我也会永远陪伴着你,好吗,在你身边,我才能,真正开心的微笑着……”

  妖界,茫茫大海中一处耸立的高峰之顶,堆破碎的彩色的石头,流动着五菜亮光,一片彩色的霞雾,不合常理的环绕着彩色碎石,任由风矿如何吹动,任周遭的白色云雾,如何流动,却是始终,倔强的将彩色石头包围笼罩着,仿佛要,就这么停留在那里,千年万年,甚至,更久,更久……

  ……

  “紫霞,我不会骗你的哩!他再也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无论天上地下,或是永远沉睡,也不会再舍得,更不会有理由,让你一个人孤独的坐在云端,当一个微笑的摆设咧!虽然,这很残酷,可是哩,只有残酷的温柔,才是最有效的哩!总是要到说再见,才会想起从前……”

  紫衫神态显然微笑着,喃喃自语。总是要到说再见,才会想起从前。总是有很多,在没说再见之前,不懂得,如珍惜,明明拥有着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却总为一些尚未追求到的未来,作为借口和让自己坚定的理由,到底是信念,还是借口,非要了,再见的时候,才会自知……

  “总是要带说再见,才会想起从前。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依韵,双掌合一,低声喃喃道。白马背上的唐僧,双掌合一,低声喃喃着道,喜儿眼神迷离,注视着虚空中,身躯残破的如来,头,依旧轻轻倚着依韵,怯怯柔弱的神态,沉默不语着。

  依韵侧目,微笑着凝视喜儿半响。喜儿给依韵的感觉,总是如此,轻柔……

  “你仍旧执迷不悟?”如来,目光,投向骑着白马的唐僧,也不知这话是在问白龙,还是在问,唐僧。

  唐僧,轻轻摇头。“我不同,他们是为***,为执念,为情,为功名,在过去追随我,在过去离开我。所以,他们注定会有结束的一天,即使是悟空,留千多年后的今天,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执念。”

  “可是,师傅。你应该很清楚,你我之间,信念是一样的,不可能存在结束之日。无论多少岁月,剩我一人,我也会来这里,我也要让你生出,动摇之心,那一刻,就是你不得不承认你自己错误之时!”唐僧,语气,严肃且认真,凛然的让常人无法正视,尽管,这周围目前没有常人……

  “以己之心,测天地之昭然,本为过。天道无凭,众生,若要无苦无悲无哀,唯成佛无它矣。”如来语气平静的诉说着,这实在奇特,以如来之无边法力,哪怕吹一口气,也足以把唐僧吹的不知会飘到哪去,竟然如此,耐心的,跟唐僧,争论着。

  “师傅!众生本平等,即使是师傅你,也不配与天地齐肩,也不配代表天地之心。存与天地之间的万物,本为天地之法则。规则的建立,佛,仙,妖,人,魔,鬼的划分,本就违背天地本身规则。身为众生,最终要追求的是把握本心,理解自己,而非追求那无欲无求的佛道。”

  “天地若可控,又何需生出万物万灵?”

  “天地之生,本非众生所能测。任何程度的本心把控,都不可能脱离悲苦,唯佛道之无欲无求而已。个体认知,本有高低之分,然无论高或低,均非及至,亦不可能达到及至。***,本无止境,本心的把控,亦不存在尽头。若丧失相应的规则,众生,只会陷入更可怕的混乱。”

  ……

  唐僧知道,如来能给予自己的时间,到了。唐僧盘膝坐地,双掌合一,“师傅,这一次,我仍旧失败了,但是,我还会再来。”如来,身影,缓缓在虚空消逝淡去,最后消逝。唐僧轻轻,闭上双目,竟然就这么坐着,圆寂了。

  “走吧,他本可胜,只是,他终究在最后,让自己错失胜机。”依韵语气淡淡的道,单手拥着喜儿,闪身离去。“是的,胜负的执着,本就是对本心丧失把控能力的表现,无论他再来多少次,他终究,还是要回去的。”喜儿,语气怯怯的道。

  

第一节 散即是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