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如斯(影评)

魅影如斯(影评)

波波 著

N次元
类型
2002.07.16
上架
1.39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天空仍然是黑色,不过好在有星光

    天空仍然是黑色,不过好在有星光

  ——看完《浪客剑心》之后

  开始时一切都没有预兆,脸上刻着十字刀疤却笑容满面的男人,心存狐疑却单纯善良的坚强女人,当五兵卫手起刀落千钧一发的那一刻,他如风驰电掣一般抱着她一闪而过。那个男人当时绝没有想到,自己无意间救下的这个女人竟会打开他封闭已久的情感世界;那个女人也同样不会知道,这个在危急关头抱着她脱离险境,满身沧桑却一脸笑容的男人,将会改变她一生的命运。

  《浪客剑心》这部动画片儿是妹妹的朋友帮我装系统时搁在硬盘里的,大半年了,一直都没有打开来看过,更从来没有想过要为它写些什么,很久没有写东西了,用心写出来的文章,往往只换来小白们几声毫无营养的“好”或“顶”。每日里只是在网上乱转,把别人的东西从这个论坛转到那个论坛,或者就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插科打诨。如此的,日子过得很快,一个七日连着另一个七日,逃避着生活中那些丑陋的人和事,每天晚上窝在不足十平米的电脑房里,把蜘蛛纸牌从十点翻到凌晨三点,日子过得麻木而平淡。

  一直对动画不是特别热衷的,看的动画也不特别多,朋友搞了个FTP论坛,告诉我服务器里有全套《猎人》,我笑,这才记起自己的硬盘里还有一套没看过的动画:“我有一套《浪客剑心》,要不要我上传?不过我不知道好不好看。”

  “剑心?”他笑了,那语气,似乎极熟知的样子,“为何不看?”

  为何不看?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大约还是缘于对动画的不热衷吧?亦看过一些迪斯尼或宫崎峻、安达充的动画,看完之后也顶多是一句好看。记得最多的,也不过是《天空之城》里那座充满想像力的城市和《阿拉丁》里那只搞笑的猴子。

  也就是这些了罢,再没有别的什么了,这部又有什么不同呢?

  我问朋友:“好看?”

  “好看,很经典的动画。”

  既然好看,那就看看吧,左右无事。

  哪知道,一看就放不下了,在看的过程中,心越来越沉,几度有泪涌的冲动。花了三天的时间,才把自己从这部动画片所塑造的那种难以名状的煽动力里拉扯出来。幕府时代杀人如麻的剑心,那双眼睛那双手,竟破天荒地让我迷恋起血腥 。

  挥舞着逆刃——死!挥舞着逆刃——死!挥舞着逆刃——死!

  简单、直接、刺激、心跳、极乐,之后就是一目了然的沉寂。杀人的美不在于血的颜色,而在于心无杂念的纯度。

  杀之前,那是一个浪漫的独行客,一把剑、一领紫衣、一肩长发,那步态与身形是爱情死亡后漆黑的沉静;杀之时,那是一双逼视灵魂颤栗的眼睛,浓眉下,一片墓地般的冷漠,指引求生之欲万念俱灰、束以待毙;杀之后,那是一抹疲倦的背影,骄傲仍旧骄傲,但空虚的重量足以碾平任何一条略有风景的去路。

  不知道该怎样形容那种感受,我跟朋友说,“好失落。”

  他诧异,“完美的结局,失落干嘛?”

  “就是看了一个太满的故事,感觉很空虚。”我知道朋友并没有理解到我的意思。看完剑心之后,强迫自己看了两部迪斯尼的动画,可是发现自己居然一点也提不起兴趣。有哪部动画片儿的主角像剑心?在****年代的困境中闪耀着温和的锋芒,用沧桑的心拥抱热情?

  行走在剑心的世界里,我们始终都是个旁观者,即使爱他不可理喻的前行,爱他年青的麻木,爱他柔弱得如同泪滴的心,但绯村剑心就如风行水上,一无所有地来,然后又空空如也地去,只留下传奇的波澜,无声无息地涡旋、消散。虽然刀锋已经冰冷,但那手指间依然回响着柔情的余音,就像记忆化成悲伤,悲伤化成岁月角落的风。

  然时代在变迁,幕府的****已结束,明治时期已到来。

  突然有那么一天,当他盘点自我的历史,发现生活空空荡荡,一览无余,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期待,曾经的理想都变成虚妄,生存的意义无法再追寻,就象曼哈顿夜色中惆怅的盖茨比,眺望灯火,却又怕被灯火灼伤。

  我望向窗外,天空是黑色的,因为是晚上。

  那么剑心的天空呢?他还是甘于沦为政客利用的杀人工具么?就像与他同时代的那些被死亡包围的幸存者,在维新之后无法适应新的时代,寻找不到归宿感,只好用杀人不断强调身为武士的存在价值。

  而剑心以一种柔软但坚定的姿态活着,不抗拒、不躲避、不挣扎,却也不顺从,世界如此孔武有力,我们注定要被征服,象所有失去理想的理想主义者一样,除了剑心。

  执着于不再杀人的信念,如此坚定不移。剑心的内心世界是自给自足的,在变迁的时代里不与得意者随波逐流,也不与失意者踽踽同行,用一把逆刃,保护身边的朋友和亲人,维护这个社会的和平。

  不管是理想,是信念,是执著,这些词都已经离开我很久了。在这个加速运转的年代,我们已没有时间去执著于那些虚妄的信念或是理想。我们已经习惯了用“经济”的头脑去思考,我们的付出都要有回报。实在是很迷惑,现今的世界,如何去评判优劣?我是能顺应时代的得意者?还是无法适应的失意者?或者,剑心已经给了我答案。

  总会再有希望的吧?尽管,这个时间也许会很漫长。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窗外,天空仍然是黑色,不过好在有星光。

  ——2003年9月28日初稿

  -----------------------------------------------------------------

  [妮可]留言

  笑~~

  当初看完追忆的时候,用震撼形容心情虽然有点过头,不过真真切切有这种感觉。

  缓慢深沉的音乐和如史诗的画卷,真的怀疑那是动画~~然后就是迎风对月的感叹,刚刚看完剑心的朋友都有过这么一段时期,我也是。

  所以,浪剑在我心里跟一般漫画不同。

  我想,波波的心情我可以体会。

  不过如你所说“天空仍然是黑色,不过好在有星光”,正如此即使苦难也依然是微笑着~

  剑心就是这样一直路来,我们也要这样继续走下去~~

  吼吼~~

  波波注:关于《天空仍然是黑色,不过好在有星光》之留言。

  [cgee]留言

  写的很不错啊,光是第一句“天空仍然是黑色,不过好在有星光”我就被感动了,曾被《浪客剑心》感动过的心,单单从某些句子就已再次触动那段曾有的记忆。无论时隔多久再次回顾,那份感动,永远不变……

  波波注:关于《天空仍然是黑色,不过好在有星光》之留言。

  [may]留言

  “剑心以一种柔软但坚定的姿态活着,不抗拒、不躲避、不挣扎,却也不顺从,世界如此孔武有力,我们注定要被征服,象所有失去理想的理想主义者一样,除了剑心。”

  有那么一瞬间的触动,仿佛回到当日沉迷的风景……

  楼主体会细腻,希望能多看到贵殿的作品。

  波波注:关于《天空仍然是黑色,不过好在有星光》之留言。

  [以道制势]留言

  “世界如此孔武有力,我们注定要被征服,象所有失去理想的理想主义者一样。”

  “以一种柔软但坚定的姿态活着,不抗拒、不躲避、不挣扎,却也不顺从。”

  我是新兵,不了解春秋战国的历史,但我很惊讶斑竹能写出这样沧桑的文字。

  再看看斑竹俏脸上的刀疤,恍然有悟。

  一休宗纯禅师言:“入佛界易,入魔界难。”

  “坚定”是容易的,而“柔软”是困难的。

  有时想,所谓圣人,所谓英雄,大约都是行走在魔界的信徒。

  波波注:关于《天空仍然是黑色,不过好在有星光》之留言。

  

天空仍然是黑色,不过好在有星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