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黑色圣龙

    

  吾主啊,您无比英勇,

  日月经天,从未见过您这样的勇士,

  大地在你脚下颤抖,

  死神在你面前低下头颅……

  巨大的吟唱在上空回旋,伴随的是“哗哗”的翅膀扇动声,能作出这种事情的,也只有龙骑士了。

  “来得好快!”我暗叹了一声,如此明确,不用说也是来找我们的。

  “队长,你们先走吧,那些爬行类就交给我处理好了!”塔特姆跨上一步,大声道。

  梅尔基奥尔在一边冷声道:“没用的,以你的战力,连一分钟也拖延不了。到时候,我们可能连后门都来不及逃出。更何况……”他的眼神飘向了虚掩的后门。

  一阵沉闷的响声从那儿传来,紧接着是“呼呼”的巨大呼吸声,龙骑士已经封锁了整个小屋。

  “我们出去吧,没必要作出抵抗了,至少给别人一个完整的小店。”我看了一下在一旁发抖的店主,叹气道,率先推开了小店的门。

  天空中布满了龙骑士,能看见如此多的飞龙不知是幸运还是别的什么。龙骑士们平举着长长的龙枪,在月光下发出点点寒光,一双双略带红色的眼睛齐齐投视在我们身上。

  一声龙的长吟,密布的龙骑士纷纷散了开来,迎着月光,天空中出现了一蓝一青两只巨大的飞龙。

  “水之离车、风之刹帝利!”梅尔基奥尔低声道。

  龙将呀,我暗叹了一声,从心里泛起了一种奇妙的兴奋感觉,捷艮****连龙将都倾巢出动,我们都可以在史诗上留下名字了。

  刹帝利看上去就像是个行将朽木的老者,就连龙将的战甲也没穿在身上,佝偻在飞龙身上的模样颇让人同情;而离车一看就知是名战将,高大的身躯配着青色的龙将铠,说不出的英武。

  “咳咳……就是他吗?”刹帝利费力道,一只手颤抖着指向了我。

  “不错,刹帝利大人,圣龙的启示就是他。”离车躬身道,脸上堆满了尊敬的神色。

  “怎么会这样呢?龙将的资质一代不如一代,丹陀罗已经够差了,想不到,咳咳……”

  “可是,圣龙的启示谁也不能回避,大人——”

  “好了,我知道了,反正这种资质连测试也未必能过,带走吧,也算今年的圣龙节没白开。”

  “是,大人。”离车又躬了一下身,转头面向了我们,脸上立时换上了傲慢的神情,“把他带走!”一只手直直的指向了我。

  几乎同时,刀剑出鞘的声音从四周响起,玛古拉他们围到了我的周围。

  “岂有此理?找死呀!”离车怒喊道,一只手高高扬起,龙骑士的龙枪同时低垂了下来,不安的气流卷过了整个街区。

  “我和你们走!”我高喊了一声,拨开了护在我面前的刀剑。

  “法普,你疯了!”玛古拉大叫道,“到他们手里,你还有命吗?”

  “够了,玛古拉,我不想看见我的同伴再流血了,休法、西维亚以及丹鲁…太多了。”我摇摇头,转而回身道,“我和你们走,不过请你们放过我的同伴,让他们离开捷艮****。”

  离车收回了手,哼声道:“放心,这些蝼蚁我还不屑杀。”

  我点了一下头,走到玛古拉身边,低声道:“快离开这儿,追上亚尼他们,尽快回丹鲁,通知兰碧斯将军,作好最坏的打算。还有,不要回来做搭救我的蠢事,一一三中队由你指挥,我不希望在我活着回来后,看不见我的同伴!”

  “法普,你要活着,如果让我知道龙族对你不利的话,就算舍弃这条命,我也会为你报仇的。”

  “知道了。”

  我向其他人点了一下头后,大步行向了对面,一个巨大黑影顿时笼罩了我……

  “你是谁?”

  “呼唤汝之守侯者。”幽暗中的红色眼睛闪动了下,低沉的声音回答了我的问题。

  “你就是那个声音,在林子里召唤我的那个声音?”

  “不错,就是吾。”

  “能让我看看你吗?”

  沉默,良久以后,在一轻细的叹息声后,所处的地方一下亮堂了起来,眼前的一切让我合不住张开了的嘴巴。

  黑色巨龙,顶上的龙角轮纹显示着它足足有上千年的寿命,皮肤看上去已经有点褶皱,即便是那精光闪耀的眼睛也不能掩盖住它实在太老的事实,看见它,我的脑海中就闪过一个名词。

  “难道你是……”

  “捷艮****的守护圣龙,七英雄之一。”

  这次我的嘴巴再也合不拢了,龙说话已经很稀奇了,更稀奇的是说话的龙居然是七英雄之一,这种历史的沧桑感足够压死任何一个人。

  我吞咽了下口水,费力地将张开的嘴巴合上,思虑了一阵后道:“你为什么会找上我呢?我可不是当什么龙将的材料。”

  圣龙居然露出了笑的表情,眼神慢慢柔和了下来:“是吗?在评论汝是否能当龙将之前,把汝怀里的东西先交给吾吧。”

  “东西?”我摸了下全身,我有什么连龙都看上眼的稀奇东西,当碰到那个卷轴的时候停顿了下,这个被兰碧斯将军奉为上品的烂皮卷,不会是龙要的东西吧?

  “是这个吗?”高高的举了起来,这时才想起万一这个东西很重要,冒冒失失地拿出来,是不是太草率了点?

  “神奇的上古卷轴呀,将失落的历史还给吾,作为见证者,吾将忠实的记载……”圣龙的眼睛异样明亮起来,卷轴在发出一阵淡黄色的光芒后,不可思议的从我手中浮了起来,当升到一定高度时,突然打开,长长的一卷将我和圣龙是视线完全隔开。

  良久,在圣龙呼出粗重的气息后,卷轴落下,跌落在地上化成了一片尘土,惊愕的我到这个时候也不能回过神来。

  “谢谢汝了,传递者,汝将一千年前失落的科鲁西魔法王国的历史还给了吾,这样从混沌时代开始的历史终于齐全了。”

  我又一次张大了嘴巴:“这个卷轴不会只是一卷历史书吧?”

  “对呀。”

  “其实你看上我,不会只是看上卷轴吧?”

  “差不多。”

  “可是以你的力量完全可以轻松得到它,干嘛弄得那么神秘?”

  “这个嘛!吾不想再一次介入历史,这个世界已经很平衡了,龙的力量已经衰退回强大的动物,外界的魔法也已经消失,如果吾再卷进去,会破坏法则,引起第二次崩溃的。”

  “那龙骑士们呢?”

  “感知到那么细小卷轴的能力仅限在捷艮****,龙骑士出去了也不过是破坏均衡。”

  “可是……”

  “丹陀罗的狩猎行动是让龙的血脉不至于衰退得太离谱而已,不过过于强大的力量迟早会淹没在历史中,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处。”

  圣龙的话已经解释了一切,不过我还真的不是很甘心,被神秘的带到龙殿中只不过是当了一会传送人的任务,这种让同伴们只能苦笑的结果还真有点讽刺的味道。

  “不过吾很感激汝呀,若不是汝,这个心愿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为了报答,吾赐予汝一样能力吧,不破坏均衡的能力。”圣龙又展开了笑容,眼睛中红光直直投视过来,感觉到手掌上的巨痛,在手背上浮现出黑色的圣龙记号。

  “吾将龙之气息赐予汝,此乃让万兽惊惧之力量,如何运用就看汝了。”

  让万兽惊恐的力量,怎么看都像是打发廉价劳工,而且更头痛的是在外面的那些家伙一心以为我是被圣龙选中的龙将,万一搞这个搞那个,我还不是得死在这个地方了?

  “那外面的人怎么办?”

  “汝若能成为龙将,也是不错的事情呀,这个就算你当龙将的标籤吧,对于那些下位者很有用的哦。”远没有龙的尊严,圣龙又开始笑了,“吾求汝之事也已完成,汝当回到凡尘。”

  还没等我再说什么,巨大的风就将我卷了出去,回过神来,已经被挡在了厚厚的龙殿大门外,四周一片静寂,只有此起彼伏的呼吸声,现在我已经陷身在无数恭敬等候在龙殿外的龙骑士堆中。

  “想不到这个低能儿还能通过龙的考验。”充满不满的声音,一定是那个离车发出来的,紧接着另一个阴寒的声音响起:“到长老院去仲裁。”一阵冰冷涌上了心头。

  长老院的光线比龙殿还来得阴暗,乌黑的房间里只能分辨出有十三个模糊的身影来,过不了多久,一个接一个苍老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今年的圣龙睡着了吗?”

  “从他的身上可看不出什么厉害来哦。”

  “这样就给他称号,也太对不起先前诸位龙将阁下了。”

  ……

  当十三人的声音都响过了之后,就是嗡嗡的讨论声,用我听不懂的高频音调将一波波不安挤进我的心头,这种会议可以说是我平生最痛苦的一次。

  “决议:授予你第四龙将因陀罗之名,继承伟大战神之名号,不过在此之前你要先通过龙将正位试,由长老院指定人选与你决斗……”

  噩耗……

  没比这个更让我痛苦的,正位试?和谁决斗呀?和谁都是死路一条,在汗水还没浸湿我之前,我提出了异议:“现在我根本没有决斗的能力,而且我还有事情在南方没有处理完,是否可以宽限几天……”

  一阵私语。

  “鉴于第四龙将本人暂时无能力应付挑战,酌情宽延七个月。”异样大方的给了时间,四周一下沉寂下来。

  左右顾盼,好一晌我才道:“我可以离开了吗?”

  “可以。”,十三个声音。

  长舒了一口气后,我连忙离开了这个让我窒息的地方……

  太过多的闹剧,在几乎是玩闹的情况下,我冠上了第四龙将因陀罗的称号,不过暂时是非正式的,令人怀疑是那只老不死的圣龙的恶作剧,我停留了数天观察,其间颇有成就的翻阅了捷艮****人收藏颇丰的历史书籍,不知觉中浪费了数天,惊觉南边的夥伴们早就等急了,连忙打点了行装准备回南方,想想还有该死的龙将正位试,和夥伴们团聚的兴奋就没有了。不过在之前,捷艮****人总有办法给我异样的“惊喜”……

  “为什么要带一个女人上路?”我指着在刹帝利身边的低首女子,看上去是那种一阵风就吹走的角色,柔亮的银色长发掩去了全部的面目,纤细的身材有点让人怜惜的感觉。

  “为了不让你在龙将正位试前就死掉,捷艮****的龙将要死也只能死在自己人手上。”刹帝利冷冷的弹回了我的话,然后拍了下手,四名武装到下颚的龙骑兵大步走了进来。

  女人默默的走上去,站在了四人的中间,四名龙骑兵抽出了龙刀,发了一声呼喊就冲了上去,还没等我喝止,只看见那个女人晃了个身,手优美的划过,一缕血丝就飘散到空中,又滑过她的脚,只听见一声短暂的哀号,场中只剩下了三人,其中之一歪斜了好一阵,扑倒在地上,就再没声响。

  “啊——”惊叹声刚落,另外两个人就已经躺在地上。

  “迦兰,这个就是你的新主人了。”刹帝利没有理会惊讶不已的我,对着那个女人道。

  “主人。”不带有一丝尊敬,冷的就像冬天里的石头。

  我不自禁的点着头,心中忍不住闪过哀叹,居然连女人都比我厉害那么多,我怎么活得过龙将正位试呀?

  王历一三五二年三月十日

  我“顺利”地完成了对圣捷艮****王国的侦探,向南边出发,准备与我的夥伴们会合。

  

第五章 黑色圣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