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出路

    

  “什么?不允许非龙族士兵驻留捷艮****?”我接过迦兰递过来的训令,皱起了眉头,长老院的那些古董可真是会给人找麻烦,从训令上留下的签名,可以找到所有十三长老的名字。

  “龙骑士委员会的意思呢?”

  迦兰轻声道:“他们没有多大意见,而且主人在特拉维诺的战绩颇使他们钦佩,但是……”

  剩下的话不说我也明白,整个捷艮****的司法、内政全由长老院掌管,龙将的权利仅限于保护圣龙,而龙骑士委员会与其说是行政单位还不如说是联谊会来的合理点,看样子,非要想办法打动那些老爷爷了。

  “迦兰,叫玛古拉他们进来。”我放下了训令,在此之前,先要安排一下才可以。

  同日,我仅带了迦兰一人翻越圣山,流浪兵团暂由玛古拉、梅尔基奥尔等人统领,以预防不可料的敌情……

  捷艮****还是那么美丽,到处是花和青绿的树木,入耳的是清脆的鸟鸣,谷地那种四季如春的气候确实使人有一种乐园的感觉。深吸了一口那种芳香的空气后,我已经看见从大道尽处冒出的龙骑兵的身影。

  几乎是瞬间冲到了我们面前,在一阵嘶鸣后,地龙上的骑者纷纷跃了下来。

  “恭迎因陀罗大人。”趴在地上的龙骑兵崇声道。

  从他们的服饰上来看应该是属于守护在圣龙山边上的近卫龙骑兵,号称是捷艮****“龙骑兵中的龙骑兵”,龙骑士全是由他们晋升上去的,由他们来迎接我们,刹帝利大人可真是给足了面子。

  点头示意后,龙骑兵们方立直了身子,其中之一又躬身道:“因陀罗大人,刹帝利大人希望你立刻到上城去,有重要事情相商。”

  我微微怔了一下,这个刹帝利可真是一刻也不肯放松,我才进来,他的旨意已经到了,有时候我真的不清楚究竟是长老会呢?还是这个龙骑士团团长更让人心生厌烦。

  “知道了。”我冷冷的答覆道。

  立时有一道彩烟从龙骑兵中升了起来,仅过了片刻,天际间出现了数个飞动的巨大生命体。

  “八部众!”当看清楚飞龙上的骑士后,迦兰不禁失声喊了出来。

  所来的正是八部众的其余七个人,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惊人压力已可了然,我在捷艮****一个月也没瞧见一个,想不到一回来就尽数出现在我的面前。

  比起龙骑兵的恭顺,龙骑士就显的神气多了,没有一个人跃下飞龙,十四只眼睛均是透出那股不可一世的神情。

  “因陀罗大人,属下是八部众之丹达罗,今日由属下护送大人上圣龙山。”

  毫无尊敬之意,这个丹达罗眼中显出的尽是些不屑,语气中更是将“护送”二字说的格外响亮。

  我笑笑,对于这些龙骑士的不满我可是颇为理解,光以战力来说,我甚至连高位龙骑兵也打不过,但是战争可不是一两人私斗能够解决的。

  “劳烦你们了。”一副我比你们官大的样子,我说了这句话,顿时我的耳中就窜入了咬牙的“咯咯”脆响。

  “请上座吧。”丹达罗一脸阴沉,指了指身边空座的两匹飞龙,其中一头是迦兰的坐骑——飞焰,另一头却略显瘦小,看上去就想是刚出生的一般。

  “主人,坐飞焰吧。”迦兰显然看出了对方不怀好意。

  我摇摇手,一手直指营养不良的那头,问道:“它有名字吗?”

  “没有!”丹达罗断然回答。

  “好吧。”我跨上了那头飞龙,“现在我给你名字,用我族的族名,‘闪’呀,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坐骑。”

  飞龙展开了翅膀,发出了欢乐的嘶鸣,四周的龙骑士脸上浮出了难以相信的神色,直到这时,他们才显出一丝恭敬。

  “因陀罗阁下,请——”

  圣龙山,就像一个巨蛋耸立在捷艮****盆地的中心,而建造在上面的长老院、龙骑士议事厅、龙将护院和龙殿就是啄破蛋壳的雏龙脑袋。

  这是我第二次到圣龙山,与前次的心情相比,现在更多的是一种厌恶了,枯槁的十三长老、阴森的刹帝利以及盛气淩人的离车,在圣龙山的日日夜夜,只能用“痛苦”来形容。

  “闪”挥动着翅膀,巨大的双爪向前伸展,做出了下降的准备,我的眼前顿时出现了圣龙山上空旷广场,在上面,数百名龙骑士分成两列跪坐在那儿,在他们中间,就是通往龙殿的花岩大道。而在那尽头,赫然是离车那巨大的身影。

  虽然万分不愿,但还是在飞龙们的鼓翅声中降落了,当跨下“闪”的那一瞬间,两边的龙骑士齐齐伏倒在地上,行下了捷艮****最隆重的贴地礼。

  “嘿嘿嘿,欢迎你呀,第‘四’龙将因陀罗。”离车皮笑肉不笑地迎了上来,将那“四”字说的分外刺耳,似乎在说,你不过是第四,我可是第二呀。在这个家伙的手下,也难怪那些龙骑士眼睛朝天了。

  “离车大人,你看上去还是那么精神呀。”说着毫无新意的话,我回应道。

  两个龙将以几千年来用烂的开场白互相敬意,说者自然是毫无尊敬之感,闻者那更是耳边搧风。

  大约过了半刻钟。

  “……请吧,因陀罗,十三长老等着呢。”离车微微侧了一下身,从他庞大的身躯后显露出灰白色的长老院,一股阴寒之气顿从那用龙角镶饰的大门中吹了出来,原本晴朗的天空都为之一暗。

  “十三长老呀!”我暗吐了口气,稍稍整理了一下服饰,和这些游离在阴府阳世之间的老头子打交道,和与刹帝利也不过是半斤八两的区别。

  “主人。”迦兰趋前了几步,在我身后道,示意是否随行。

  我回道:“不用跟来了,和那些老人面对,生命都会缩短一些。”在一边的离车闻言,鼻子中顿发出了重重的哼声,我也不顾虑他的下一步反应,发出一阵笑声后大步迈入了长老院。

  与外面灰矮相比,在内里的长老厅就显得分外阔气,而且比起上次昏暗的存在,今天看上好像分外明亮,让我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在圆形台面的四周是十四根巨大的立柱,雕刻着自混沌时代起的各个龙族英雄的事迹;在上面是由立柱支撑的半球形拱顶,拱顶中间的赫然是一条黑色巨龙的浮雕,在它身上的骑士就是七英雄之一的捷艮****王,单手持着龙枪,扬首远眺,说不出的飒爽。

  在立柱间的十三个站台上就是长老们,穿着严密裹住全身的黑色布袍,在飘忽的火光映射下,显得那么的没有生气。

  “尊敬的十三长老,你们的光辉只有太阳能够比拟,依照你们神圣的旨意,我——第二龙将离车,将第四龙将因陀罗带来了。”如同唱歌一般,离车用他那破铜锣一样的声音高声道。

  “是吗?因陀罗回来了呀。”有气无力的声音从正对大门的长老口中发出,一只枯槁的手同时从黑色的布袍中伸了出来。

  我躬了一下身,道:“是的,尊敬的大长老——难陀阁下。”

  “呵呵,因陀罗还记得我呀?”难陀长老微微点点头,不复言语,整个长老院又沉入了死寂的气氛中。

  我清清嗓子,道:“大长老阁下,关于我的部队借道望北边一事是否还有通融的办法?”离车连忙跨上了一步,噪音又起:“十三长老,因陀罗还有六个月的下界修练,此时他非正式龙将,根本无资格调动军队,下界的那些人马也就算不上龙族士兵,按照以前的七王协定,当然不能让他们通过了。”

  一阵沉寂,长老院中流窜着异样的气息,传说中各大长老可以用意念互相传递资讯,看来是确有其事,好一会,难陀开口道:“离车所言极是,因陀罗,你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立刻召开龙将正位试,如果你通过的话,我们将允许你的军队通过圣土。”

  离车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忙躬身道:“尊敬的十三长老,你们的决定只能用圣明来形容。”转过头来,一脸讥笑,眼中闪现出“看你怎么办?”的恶毒神色,“因陀罗,好好想想吧!凭你现在的本领,不要说我了,连下界那些下贱的首陀罗你都不是对手,哈哈哈……”

  “多谢您的关心,离车大人。”我淡淡地回道,捷艮****的权利之争远远比我想像的要险恶的多……

  当夜,龙将护院。

  “主人,你真的要去试炼吗?”迦兰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忧虑。

  我擦了一下弯刀,仰头想了想,“没办法,我们的离车将军是不会那么好心的放我们过去,而那些老爷爷看上去也不像是通情达理的人呀。”

  “可是主人的力量……”迦兰吞下了下面的话,脸色略显出一点苍白。

  我叹了口气,这可是事实呀,随便找一个龙骑兵出来就够我好受,而依着离车的思维,和我决斗的肯定是龙骑士,搞不好还是八部众中的人物,用不了眨眼的工夫第四龙将就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为了不死,先去做下运动吧。”将弯刀插回刀鞘后,我跃下了窗台,对着迦兰露出了笑容:“迦兰,我需要你的帮助。”

  划过了惊异的神色后,迦兰低下了头:“是,主人。”

  “目标——龙殿,我去探望一下最老的老爷爷。”束了下衣服,我带着迦兰就没进了外面的黑暗中……

  “什么人?”急促的喝声,两名守卫在龙殿周边的龙骑士挡住了去路。

  “啊,是因陀罗大人呀。”其中之一很快的指出了我的身份。

  “我想见圣龙。”我直接说出了来意。

  龙骑士们面面相觑,为难的神色顿时露了出来。

  “实在抱歉,刹帝利大人已经下达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龙殿,违令者斩!”还请大人回去吧。”

  “看样子只有硬闯喽。”

  “大人,那就恕属下得罪。”龙骑士们的手同时搭上了刀柄,迦兰就在这刹那冲了上去,一拳将其中之一打的满口喷血,转身一脚踢在了另一个的脑袋上,清脆的骨折声,那名龙骑士立时扑在地上,动弹不得。

  “有侵入……”迦兰的脚终止了挣扎爬起者的声音,喷出一口鲜血后,那人仰天倒下,溅起了一层灰土。

  “快走!”扯了下迦兰,我连忙往龙殿方向跑去,四周尖利的警笛声此起彼伏,黑暗中模模糊糊的晃动出无数身影。

  圣龙山恐怕有一千年没这么热闹了,原本漆黑的山顶明亮的和白天一样,举着火把的龙骑士们纷纷骑上了飞龙,龙的嘶鸣将整个山蒙上了一层混乱的气息,而此时,我已经来到了龙殿那厚实的大门外。

  迦兰不敢太靠近捷艮****的圣地,转身面向了台阶,对着可能冲来龙骑士的地方。

  深吸了口气,我推开了大门,圣龙的气息迎面扑来。

  “汝又来了呀?”龙的声音从黑暗中冒了出来。

  “圣龙阁下好呀。”我点了下头。

  “进来吧。”

  轻轻的掩上了大门,我走到了圣龙的面前。

  红色的眼睛中显露出你还真是个麻烦家伙的神色,在对望了片刻后,圣龙张开了嘴:“汝的愿望吾已知晓,过来吧,吾再赐汝一能力。”

  我依言而近,圣龙的爪子轻轻搭触到我的皮肤:“吾之血即汝之血,汝将承受圣龙之血脉……”轻微的刺痛滑过了我的皮肤,一股异样的感觉从那里传遍了我的全身。

  “圣龙之血将保佑汝,汝之回复将远超他人,不过……”圣龙停顿了下,我的心不禁一阵抽紧,这个老爷爷最喜欢马后放炮:“汝之力量将很难增长,此应是副作用吧。”

  “你的意思是说,我这辈子注定是当沙袋的命?”

  “可以这么解释……”

  圣龙殿中的温度顿时降了下来,我呆立了半天,一时反应不过来。

  “不过汝要知道,光会战斗的人可永远成不了统帅,吾注视汝,在汝身上可是荡漾着将军的气息哦,还有,不要被眼前之路所迷惑,用汝之眼、汝之心去寻找北方之途吧。”

  言毕,又是一真风将我卷了出去,厚实的大门乒的一声关上。

  这个家伙……

  “主人。”迦兰的声音,当我回过头时,只看见密密麻麻的龙骑士,飞龙们喷出了厚重的气息,一双双红色的眼睛盯在了我的身上。

  “因陀罗,私闯圣龙殿可是大罪,这次看你有什么办法?”离车阴笑着从龙骑士中走了出来,在他旁边,是被数名龙骑兵扣住的迦兰。

  “是吾召唤他而来。”圣龙的声音幽幽的穿过了大门,离车的脸色一阵难看。

  “咳咳,这样的话也就不能问罪第四龙将了。”刹帝利不知道何时冒了出来,佝偻的身躯更加像一只虾米。

  “就算不能问罪因陀罗,不过这个女人伤害同族,依据龙典第一章第二节第一条,‘处唯一死刑’。刹帝利大人,这个你没有疑义吧?”

  “咳咳,一切按龙典办好了。”

  “大人圣裁。”

  “明天我就参加龙将正位试,按照龙典,我现在可以执行龙将之权利,迦兰是我的属下,她的生命就只能由我来处置。”我踏上了一步,绝对不能让迦兰为这个受到伤害,这次是我授意的行动,就应该为它负起责任来。

  “一切按龙典处理,咳咳。”

  “你……”指着我,离车的脸色更为难看,仅过了片刻,他就缓和下来,冷笑道:“好,就看你明天能不能活着从试练场走下来。”

  甩过了披风,在龙的鸣叫声中离开了我的视野。

  “好自为之。”丢下了这句话,刹帝利也消失了踪影,一阵飞龙的振翅声后,圣龙殿前就只剩下我和迦兰二人。

  “主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要知道这样会害你丢掉性命。”

  “这个……反正已经做了,怎么应付明天才是真吧。”我抓了抓头,如同白痴一样的笑了起来,迦兰的脸上露出了诧异神情,在眨了几下眼后低下了头:“知道了,主人,反正迦兰会……”

  凝望着前方思索的我并没有听清楚她下面的话,明天呀,可真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呀……

  第二日

  雨从早上就不停的在下,灰濛濛的感觉让人提不起一点劲来。当然,这也不过是我一人的想法,与拥挤在武坛前的观战者们毫无关联,四周洋溢的是那种狂热的气氛,每个人的脸上闪现的是兴奋。

  离车一脸阴沉的坐在武坛的遮雨棚中,在他的旁边是七名长老,武坛上直挺挺的立着三名龙骑士,八部众中的三人,摩呼罗迦、首那罗以及那个迎接我们的丹达罗。

  离车将军的大手笔呀,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让我上天堂了。心中哀叹了声,我缓步走上武坛,立在了三名龙骑士面前,龙骑士们冷冷的看着我,那种眼神犹如看一只待屠宰的牲畜。

  “因陀罗,因陀罗!”

  四周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喊叫声,无数只手挥了起来,捷艮****的百姓异样激动,喊着我的称号不断向武坛挤压过来。

  “试炼开始!”离车自然不愿意看见这种情况,霍然起身大声宣布。

  摩呼罗迦率先跨上了一步,这个三十出头的精壮男子乃八部众之首,此时的他眼中充满了鄙视,原本就红的眼睛看上去就如血一般。

  “你根本没有资格当上龙将,今天就用你的血来洗刷龙族的耻辱。”陷入自我中心的摩呼罗迦缓缓从腰际抽出了一柄奇型的兵器,看上去就像一把巨大的锯条,这种古怪东西似乎是捷艮****的特产,追求个人强大力量的结果所伴随的副产品就是这些了。

  “你就成为‘裂’的第一百个牺牲品吧。”摩呼罗迦抖了一下手腕,锯条发出“噌”的一声脆响,一股窒息之气就从四面八方压迫过来。

  我没有动,只是看着这个八部众的首脑,以我的战力,与其相抗,与螳臂挡车别无二致。

  “你以为不出刀,我就不会动手吗?受死吧!”摩呼罗迦低吼了一下后,冲了上来,我仅能看见一道黑影扑了过来,紧接着,一股刺痛由右手传来。

  血沿着我的手臂流淌下来,摩呼罗迦那闪电般的一划,就使我的右手失去了知觉,一道触目惊心的口子,不同于刀剑的伤痕,整个的翻裂开来。我的体内突然窜动出一股力量,保护着我的心脉,也加快了康复,痛楚在渐渐的消散。

  “这就是圣龙之血的力量?”我心中暗问,比想像的要好的多呀,如此一来,我更加不拔出弯刀,直挺挺的站在了台中央。

  见到鲜血的民众分外显的兴奋起来,嘈杂的声音波涛般在我耳际翻腾。

  “摩呼罗迦,让给我吧。”首那罗止住了摩呼罗迦的进一步动作,撕掉了衣服,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后大步踏了上来。

  “不用兵器,我就用这双拳头打扁你!”

  没有比这个更可笑的事了,一个晃出了无数的拳影,尽显出高超的格斗技巧,另一个根本没有打算躲避,在一般人的眼里,首那罗就好像对着沙袋在空舞。每一次重击都可以让我感受到钻心的痛楚,圣龙的血保护着我的心脉,即便意识在飞快的流散,我并没有倒下。

  首那罗喘着气停下了动作,诧异的眼神望着我,我略略从混沌中恢复过来,对着他道:“结束了吗?”

  “岂有此理!”首那罗高喝了一声,用尽力量打在了我的胸口,肋骨折断,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一缕血丝滑落我的嘴角。

  看着还站立着的我,首那罗迷茫的望向了在一边皱眉的离车,寂静,热闹的喧哗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会场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丹达罗抽出了长剑,双手握着指向大地,雨水沿着剑身流淌着,在顶尖会聚成珠滴落,“哒——”轻细的响音,雨珠触到地上飞溅开来,同时丹达罗越上了半空,高举起长剑:“死吧!”破开了渐大的雨幕,裹着逼人的劲气直落了下来。

  这一刻我动了,有点狼狈的滚到了一边,原来站立的地方被劈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再咳出一口血水后,抽刀,劈向了虚空,一抹血洒在了我的脸上,合着雨水汇进了湿漉漉的衣服中。

  抱着手,闪着惊讶丹达罗退到了一边,再也没有进攻,三个龙骑士分立在我四周,静静的望着我。

  我清楚再也不会有侥倖了,只要他们进攻,我就必死。

  “暂时结束吧,再下去就失去意义了,咳咳。”刹帝利阴暗的声音幽幽的传过。

  “什么!神圣的龙将正位试还没有结束,刹帝利大人,你想破坏我族几千年的道统吗?”离车断然否决,比起以往在刹帝利面前的恭顺状,今日的他颇为失态了。

  “咳咳,因陀罗的血足够洗刷他手下的错了,既然不会处置迦兰了,我想因陀罗阁下也不会再战斗了吧。”刹帝利瞥了离车一眼,并没有理睬他。

  我点了下头,身上的伤痛让我说不出话来。

  “不过这样的话,因陀罗的正位试也算不上通过了,下一次应该是几个月后的事吧,到那时候因陀罗还没有保护自己的力量的话,离车将军可以随意。”轻轻抹去了涨红脸的离车的怒气,刹帝利消失在雨幕中。

  四周一片没有好戏看的哀叹,人群散去。

  “主人!”飞快的跃到台上的是迦兰,支起了我快倒下的身体,在她的眼中,我第一次看见那种关切。

  “没事。”拍拍迦兰的手,我摇头表示没有多大关系。

  “主人,你伤的太重了,找一个医生吧……”

  “因陀罗,今天你能躲过,但你躲不过五个月后的龙将正位试,就算你不在捷艮****,我也会找上你的!”离车的怒吼掩去了迦兰下面的话,看样子这位第二龙将大人非要除我而后快了,捷艮****呀,可真不是让我感受温暖的地方。

  “糟糕!”被离车的骂声刺激了脑海后的我,突然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连忙尽最后的力量大喊道:“关于通路的事……”

  陆续离去的长老们仅停顿了片刻,第一长老难陀的声音就飘了过来:“你还不是正式的龙将,决议驳回,不过四周的山地不受圣龙的护翼,那儿的子民不受龙典的约束,好自为之吧,因陀罗。”

  “谢了。”混着血沫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在迦兰的陪同下,我步履蹒跚的离开了差点送命的地方。

  “是法普大人吧,果然是你,别人都叫你因陀罗,我还以为你不是法普了呢,不过后来一看,应该不会错了。所以呢,你应该是法普大人,至于因陀罗呢,大概是你在这儿的称呼,呵呵,真是你呀?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一个肥肥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口中叽哩咕噜的说着,第一反应挡在我身前的迦兰顿时一脸疑惑的转过了头,而我口中不自禁地发出了呻吟之声,捷艮****的噩梦——有着“停不住的乌鸦”之称的塔兰维诺商人又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王历一三五三年五月五日

  捷艮****西侧山脉

  这是由圣山赫尔利延续出来的山丘,海拔也在千米以上,占地甚广,其支脉覆盖了几乎等同捷艮****面积的土地。由于地势较为平坦,因此在这儿生长着大量的阔叶松,密密地掩去了全部的土地,因此这儿又被称为“林海”。

  流浪兵团就是在这片林海中艰难地跋涉中。

  比起路途的艰险,米拉奇的啰嗦更让人身心俱疲,在他身边除了亚尼,最近的人也在三尺开外。

  对于他的加入,到目前我都有点昏昏沉沉,大致理由可以归为一点,受我们牵累,他在捷艮****的生意完了,现在连回家的钱都没有,只好和我们一起去圣兰帝诺维亚,在由那儿转道到塔兰维诺去。

  “法普,这样不行的呀。”玛古拉一脸灰败出现在我身边,有气无力道,深深凹陷的双颊已尽显倍受煎熬之苦,有如此惨澹容貌的人包括梅尔基奥尔、塔特姆等一大批战将。

  我叹了口气,道:“比起这个,我还更加担心那些人。”

  玛古拉闻言一怔,顺着我的目光,才发现不知何时,在我们的四周冒出了数个黑衣裹身的人来。

  “四个,全是龙骑士。”迦兰靠近,抽出了短手剑。

  高壮的首那罗、瘦长的摩呼罗迦,以及丹达罗即便是掩去了面貌,我也能一眼认出来,至于另一个看上去妖里妖气的纤弱男子,不用说就是干达婆了。

  “一半八部众呀。”我低笑了一声,他们留下的伤可是到现在还没好呀,不过这个时候出现,应该不是来欢送的。

  “来欢送我吗?八部众中诸位。”轻笑的送去了我的问候。

  “对,来送你见阎王!”首那罗抽出了两柄钩子,露出了杀意。

  “结阵!”梅尔基奥尔挥了下手,立刻做出了反应。

  即便是在树林中,流浪兵团的士兵也能很快的结出战阵,依靠着参天古木、步兵中队和仆兵大队率先形成了“圆盾”;在其后面,长枪中队和狂战士中队以松散的阵型摆好了架势,而骑兵小队的士兵早早的下了马,用马匹简单地围了个圈。

  五百人,对手是四个高位龙骑士,但我一点都没有胜券在握的感觉,如果是在平原当然可以,可是……

  我的眼睛扫视了四周的树木,这些东西给对手太多的自由了,以龙骑士那远远超过常人的弹跳力,借助着这些,可以轻而易举地发动来自上面的攻击,到那时候,以应付周边打击为主的驻阵就显得苍白无力了。

  果然,四名龙骑士仅现了一下身,就飞跃入高高的树冠,一下失去了身影。

  “龙骑士‘密身杀’!”迦兰低呼了一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数个黑影从树顶上飞射下来,在我身边的几名士兵第一反应的挡在了我的身前,一片血雾顿在我面前飘散开来,身上插上了巨大的树枝的士兵,已告殒命。

  “干达婆的‘化物为刃’。”迦兰一抽双手剑,就欲冲上树冠。

  我一拉她的手,摇头道:“敌暗我明,不可。”

  “放烟幕!”

  四周的士兵立刻点燃了潮湿的材火,黑色的烟雾冉冉上升,很快掩去了整个树冠区。

  一阵剧烈的咳声,数个人影跃了下来,在他们四周马上架起了盾牌之墙。

  “长枪队。”

  塔特姆脸上顿现出喜色,对于他来说,终于有机会见识下传说中龙骑士力量了。他挥舞了一下长枪,指挥着他的中队,从四面向龙骑士们冲了过去。丹达罗他们虽然有极强的战力,但在烟雾熏染后仓促应战,一时间陷入慌乱的狼狈境界……

  一声惨叫划破天空。

  “我的腿!该死的亚鲁法西尔狗。”首那罗哀号着倒了下去,在他的大腿上狠狠扎了一杆长枪,在他倒下的同时,两名长枪战士也失去了生命,首那罗的两柄铁钩刺在了他们喉咙上。

  “狂战士。”我点了点头,仅片刻间,长枪中队战斗减员一成,不过龙骑士们的战力也消耗了差不多了,现在是给他们致命一击的时候了。

  雷帝斯兴奋地举了下战斧,大声喊道:“杀死这些小爬虫。”

  灰败的神色同时笼上了龙骑士们的脸。

  一声长啸率先从丹达罗的口中响起,还没等我们有所反应,丹达罗、摩呼罗迦、干达婆就飞速越上了树冠,丝毫不顾及密集在那儿的层层烟雾,仅留下了一声声嘶啸。

  “他们在呼龙!”迦兰惊道。

  我微微一怔,想不到强横如八部众也会选择逃跑一途,不过,他们好像忘了一件事情——首那罗在四百多名战士的重重围困下,而且他的腿已经受伤,再也“飞”不起来了。

  “丹达罗,你们好狠呀!”首那罗一把拔出了刺在腿上的长枪,怒喊道。

  “投降吧,首那罗,没必要徒费生命了。”我高喊了一声。

  “呸!”首那罗一口痰吐在地上,双手上现出了两柄细长兵刃,“因陀罗,你这个杂牌龙将,让你见识一下八部众的真正力量,今日我要饮尽你的血!”

  “呼”的一声,首那罗就如没有受伤一般直掠过来。

  “仆兵队、步兵队,结盾阵!”梅尔基奥尔高喊道,在玛古拉、夏尔克的指挥下,手持盾牌的步兵、仆兵纷纷挡在了我的面前,而雷帝斯的狂战士队和塔特姆的长枪队由两翼向首那罗逼迫过去。四百多人,使用的是军战之法,而对手不过是一个龙骑士,我不得不暗自叹服,个人力量强大如斯,难怪捷艮****以千人部队至今未倒。

  剧烈的兵刃碰撞声连绵不绝,只看见一道血线直直地冲向我这儿,首那罗手上的细长兵刃异样锋利,许多持盾士兵连着盾牌一起被斩成两半,一眨眼间,二十余名战士战死。

  “迦兰!”我低喝了一声,龙骑士还是要用龙骑士来对付。

  迦兰点了下头,抽出短手剑迎了上去,沿途的士兵纷纷退了开去,为两位龙骑士留下了极大的空地。

  我一手按上弯刀,慢慢靠近激战中的二人,一旦迦兰有所不利,立刻接战,不过场中的形势使这种担心成了多余,首那罗已是强弩之末,而迦兰也为八部众之一,本身战力并不逊于首那罗,如今更是强弱之势分明了……

  “轰”的一声巨响,两条人影迅速分了开来,首那罗带着一蓬鲜血落入了长枪队的阵营中,几乎同时迦兰飞越回我的身边,脸色颇为惨白,刚才的一击,已耗尽了她的力气。

  我刚想说一句,一声淒厉地惨叫响彻整个森林,首那罗的身上刺入了复数字的长枪,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挥舞着,鲜血在他的四周飞溅,如此疯狂的举动使得士兵们一阵胆寒,就连最凶悍的狂战士们也远远避开了这个龙骑士。好一会,首那罗才软软倒了下去。

  我缓缓走到首那罗身边,只见他的眼神渐渐涣散:“何必呢?我和你们由没有多大的怨恨。”

  “因陀罗,以龙骑士的名誉发誓,我们一定会杀了你!”。猛地伸手,首那罗爆发出了最后的力量,还没等我反应,数把长枪尽数没进了他的胸膛,首那罗的嘴溢出汩汩的血,睁着眼睛渐渐僵硬。

  龙骑士的攻击使得近五十名士兵战死,流浪兵团还没有看见兰帝诺维亚,就损失了一成的战力,而唯一的战果是惊跑三名和杀死了一名龙骑士。在如此密林中,有三名龙骑士的追随,我们的损失恐怕要再添一个位数。

  “逃走的龙骑士一定会回来的,你认为他们会怎样对付我们?”在死难战士的墓前,我低声询问迦兰。

  迦兰脸上略显惧色,颤声道:“我们杀了他们的同伴,以丹达罗的脾气,他们一定会用‘龙骑士密身杀’,隐藏在黑暗中,一个一个消灭我们的人,直到把我们赶尽杀绝为止。”

  “是这样的呀,看样子,从这儿到兰帝诺维亚的路上,我们都不会有好觉睡了。”我叹了口气,不过现在我们就没有休息的时间了,从四周的树林中隐隐现出无数的身影……

  

第二章 出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