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机遇

    

  “我们被包围了!”就连最迟钝的雷帝斯也发现了异状,从四周林木间现出的身影至少以百数,而且更让人惊恐的是,其中的大数是站在树枝上的,光以这一点,就可以证明这些人至少是龙骑兵级的战士。

  以刚战过的士兵和那么多龙骑兵作战,还不如自杀来得光荣一点。

  不过,我并没有感受到对方的明显敌意,在事情没有清楚前,我可不会莽撞行动。

  “结阵。”这是今天第二次列阵了,流浪兵团的命运真可以用多灾多难来形容了。

  对方没有明显的动作,好半晌,一个佝偻的身影从丛林深处走了出来。

  “刹帝利大人!”

  “刹帝利主人!”

  惊讶的声音从我和迦兰口中同时蹦出,灰白的发色,犹如树皮一般干皱的脸庞,除了十三长老外,还找不出岁月痕迹那么明显的人来。

  “呵呵,想不到还有高位的本族战士在这儿呀。”清朗的声音从“刹帝利”口中响起时,我就知道我和迦兰都认错了人,“我是林海的长老,刹尔利,你们可真是稀客呀。”

  五月五日,我们和林海的住民首次见面,当后来回想起这段时间时,只能用“上神的怜悯”来形容,因为那时流浪兵团战力仅仅能应付三大龙骑士的一次偷袭而已……

  林海住民的村落位于林海的最深处,在巨大的树上是木材搭建的数十小屋,在树与树之间是用便桥搭起的通路,使得人们不用下树,也能自由来往于各个住户之间。光是这个架势,就足让人相信,任何敢闯进的入侵者,迎接他们的仅仅是死亡而已。

  “呵呵,这个村落花了我们上百年的时间才建立起来的,以前的住民只能靠着巨树寻求一片安身之所。”刹尔利略显得色,指着村落继续道,“把房屋建在树上,一来可以抵禦野兽的侵袭,二来能够更好防守。”

  “刹尔利长老,你们也是捷艮****人,为什么要到这个荒僻的地方来呢?”我四望一下,只看见到处是捷艮****的徽章,村中央更是插着“捷艮****黑色圣龙旗”。

  刹尔利微叹了一声,眼中蒙上了悲伤之色:“因为我们是弃民呀,是不容于龙典的人。”

  我不自紧的转向了迦兰,她的眼神告诉我,她知道这些人的真正身份。

  捷艮****弃民,又被称为“黑暗龙族”,是历年来未能通过龙骑兵考验、犯下龙典驱逐之罪以及被视为不祥的人。刹尔利既为不祥之人,因为他是刹帝利的孪生弟弟,在捷艮****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人只有一个灵魂,人只有一个躯体,孪生的人呀,你们的灵魂被分割,你们的躯体被分离,只有舍弃其一,才能得到完整。”

  正由于这句话,晚出生的孪生子立刻被舍弃,运气好一点的被“黑暗龙族”拣去,运气差一点的就成了林海野兽的美餐。

  “正因为此,在我林海居民中有不逊于龙骑兵,乃至龙骑士的战士。”刹尔利略显骄傲,“许多年前,我们林海居民几乎是自生自灭,但近百年来,我们和外面的人婚配,养育了一大批优秀的后代,光以一般战力而言,我们不输于本族的战士。”

  我点了下头,在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下,这些“黑暗龙族”确实比捷艮****本族战士更强的意志力和战力。

  “好了,本族的战士,现在我们去参加林海的晚会吧,在篝火下跳舞可是很好的享受呀。”刹尔利言毕,呵呵笑了出来,比起刹帝利大人的阴森,刹尔利长老开朗的性格确实更让人来的亲近一点……

  夜晚的篝火映得每个人的脸一片通红,围绕着燃烧的火堆,是舞动的青年男女,玛古拉兴奋地挥动着双手,跳着闪族特有的踏踏舞,轻快的节奏与他那略显肥胖的身躯成了鲜明对比,引得一批批男女在他身边舞动。

  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记忆了,在我们还在迷途森林的时候,在那个日子,我记得每天的晚上,我们都会围着篝火,尽情跳舞,驱散那无尽黑夜给我们带来的沉沉压力。

  “呵呵,年轻真好。”刹尔利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边,身手之敏捷,让人不敢相信他已经逾百年之龄。

  “刹尔利长老。”我含笑打了身招呼。

  “因陀罗,我可真是羡慕你呀。”刹尔利突然道。

  我微怔了一下,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你能够走自己的路,就算是前途一片艰险,你也走了下去,而我们呢?苦守在这片林海之中,每天过着同样的生活,虽然宁静,但少了一份激情。可怜呀~‘黑暗龙族’!”

  刹尔利长叹了口气,眼中透满了失意。

  “长老……”我无言。

  “不过,看见了你们,我又燃起了斗志。说实在的,因陀罗,虽然现在的龙骑士各个不长进,但是比起一般的战兵来,他们还是有压倒性的优势,你居然能够以五百之数击杀一名高位龙骑士,长老会的脸上肯定是无光了。”

  我暗叹了口气,一人拼掉五十人,这种战士只能用剽悍至极来形容,唯独龙骑士,却是让人丢脸,强弱之分明显呀。

  “捷艮****已经沦落到这种田地,想当年,刹帝利指挥一个大队,区区三百余骑,就毁掉了闪族人一万大军,这不过是三十年前的事呀。”

  “那次是刹帝利大人指挥的?”我吃了一惊,想不到那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爷爷会那么厉害。

  刹尔利呵呵笑了一下,道:“不错,想当年刹帝利号称‘捷艮****的龙’,其他不说,光是他那天才般的指挥能力,就是捷艮****整个历史上都找不出几个来。可惜呀,他也踏入了捷艮****千年来的禁区,最后去追求个人的强大力量,弄得现在人鬼不分。现在的龙骑兵龙骑士,哪还有半点战术战略头脑?像那个什么丹陀罗,带着一个大队出去,想重现刹帝利当年风采,结果呢?完全是靠蛮力在作战,活该被优势兵力活活拖垮。”

  我不得不佩服这个长老,有着锐利的目光,很快得找到问题的重点,而且我也很惊异,在这片林海之中,他居然还能对外界有如此的瞭解。

  “很奇怪吧,我这个林中老人能知道那么多,呵呵,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林海居民的‘眼睛’吧。”刹尔利拍了下手,从四周现出四个人影来。

  来者均是黑布蒙面,仅透出一双双明亮的眼睛,身型更是分外小巧,有时候还真怀疑如此瘦小的身子能否经得起风吹。

  “可不要小看她们呀,她们可是我们林海最强的四人众呀。”刹尔利哈哈笑了起来。

  “她们?”我追问了一句。

  “是呀,她们。”刹尔利挥了下手,四人同时摘下了面罩,四张娃娃脸顿映入了我的眼帘。

  “娃娃四人众!”我张口结舌,一手直指那传说中的林海最强军,看上去平均年龄绝不超过十四岁,就是亚尼站过来也比她们像样点。

  “呵呵,看来你还是不信嘛?”刹尔利笑道,扬了一下手,四个娃娃立隐入了黑暗之中,只看见数点寒星直冲树梢,“哄”的一声巨响,一条巨大的飞龙跌入了丛林之中,仅挣了两下,就断了气息。

  “龙骑士!”迦兰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身后,我定神一望,果然从龙的尸体中滚出了一人,那个高高的身材,不是摩呼罗迦又是谁?

  摩呼罗迦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发现,异常狼狈的滚到了一棵巨木下,龙骑士的本能还是让他立刻依托了环境,抽出他那巨大的锯条。

  这儿的骚乱很快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兵团士兵第一时间取出了兵刃,团团将摩呼罗迦围了起来。

  “有四人众足够了,让你的部下退开吧,龙骑士的反击可是很厉害的。”刹尔利沉声道脸上显出了难得一见的严肃表情。

  “梅尔基奥尔、玛古拉,你将人马撤至右翼;塔特姆、雷帝斯,你将人马撤到左翼,夏尔克,回退中央,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妄自参战。”

  “是!”各将的口令随后传遍了整个军阵,各部队有序后撤,让出了中间巨大的空地。

  刹尔利点头赞许:“因陀罗,你的个人战力不怎么样,但你的军战之法倒是颇有一套。”

  “多谢夸奖。”

  “好了,现在你可以安心看一下,高战力对抗的战局。”刹尔利抱起了双手,脸上浮现出来的表情就像是欣赏一场比赛。顺着他的目光,我可以看见那四个娃娃兵已经站在了摩呼罗迦的四周,手上闪着点点晶光,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分外的妖异。

  摩呼罗迦平复了一下心情,剧烈抖动他的双手,一阵“嗡嗡”的嘶鸣从他手中的锯条上发出,随着抖动速度的不断加快,一片银色的光芒从那儿跳跃入我们的眼睛中。

  “哦,想不到这个龙骑士还学成了‘震裂斩’,本族的战士毕竟不能小看的呀!”刹尔利轻叹了一声,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不过对于摩呼罗迦的战斗力我是一点怀疑都没有,光是从那跳跃的光幕就让我无法计算究竟要牺牲多少人才能歼灭这个八部众,现在担心的只是那四个小娃娃。

  “娃娃四人众”几乎同时跃了起来,从她们的手心中飞射出无数光点,顿时间在摩呼罗迦的四周织出亮丽的“星空”来。

  “叮叮叮——”密集的响声由摩呼罗迦那儿传来,在他身边尺许之内溅射出点点火星,光幕在那一刹那波散开来……

  “啊——”在我四周尽是惊叹之声。

  “能和这样的对手作战,战死也是无比光荣呀!”夏尔克的口中喃喃道,他的脸上更是浮现出一种崇敬的神色。正统的骑士教育可能就是追求这种强劲的对手,在战场上与心仪的敌人一对一较量,恐怕是每一个想要成为骑士或者已经成为骑士的人的梦吧。

  “但是我不会选择这条道路。”我的心中泛出这个声音,战争可不是单个的勇士能够左右的,即便是背上“怯懦者”的名声,我也只追求胜利,只有这样,我才能守护我对夏亚大人的承诺。

  此时,四人众改变了战法,从她们手中飞射出来的不在是光点,而是一条条细细的蜘蛛线,摩呼罗迦的手脚立时被束缚了起来,耀眼的光幕慢慢暗淡了下去,但仅仅是这片刻,一阵淒厉的嘶鸣从他的口中迸发了出来。一道更为绚丽的光幕将他整个包裹了起来。

  “现在的龙骑士呀,怎么各个想去当狂战士了。”刹尔利长老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了一件乌黑的东西,形如兽环,也不见他抖手,一道光华划过我们的视线,耀眼的光幕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摩呼罗迦一脸迷茫。他的眉心正中那个兽环,“为什么会有龙将在这儿?”这是他昏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真是的,想不到龙骑士的脑壳那么硬。”刹尔利慢步上前,取下了那个兽环,小心的擦拭了起来,一副惟恐损坏的模样,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捷艮****的老爷爷们可真是一个也不能小看呀。

  “长老,这个龙骑士怎么办?”一名林海居民提醒了尚在检查兽环的刹尔利长老,只见他扬了一下眉毛,干脆道:“扔出村子去,量他也不敢再来了。还有他的兵器收起来,放到武堂里去,好歹也是龙骑士的兵刃。”

  “是。”

  就这样,篝火晚会落下了帷幕,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今天晚上我们不会再受到龙骑士的骚扰……

  王历一三五三年五月六日

  虽然在密密的森林中看不清楚天空的色彩,不过凭着感觉,应该是好天气,当然这包括心理因素,美美的睡了一个晚上的战士们各个精神爽朗,玛古拉更是早早的打起了晨拳。

  “早呀!”刹尔利长老是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的林海人。

  “长老早呀。”我含笑回道。

  “你们今天要出发了,是吗?”刹尔利突然道。

  我点了一下头,道:“是的,长老,毕竟我们不是林海的居民,而且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去做呀。”

  “是这样呀,我是不会阻拦你们的,不过我还是有件事想拜托你。”

  我微微怔了一下,以林海居民的实力,还有为难的事?

  “小鹰们长大了总是要飞翔的,我已经老了,不能再带着他们了,在林海中孤寂的生活实在不适合年轻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带领他们走你们的路,即便他们不能再回来,至少他们的名字已经流传在历史之中。”

  我大吃一惊,怎么也想不到刹尔利会有这个要求,忙道:“刹尔利长老,我们的路几乎是漆黑一片,怎么忍心让你的子侄去冒这个风险?”

  刹尔利摇摇头,道:“因陀罗,上天虽然让我晚出生了一会,但他却给了我世上最好的眼睛,在你的身上,我看见了圣龙的血脉,能够让圣龙选择你,正是你的人生呀。如果在你的身边都不能找到燃烧自我的机会,那我宁可让我的子侄一辈子待在林海之中。还有,在这片林海中还有敌人在虎视耽耽,以你目前的战力,你有自信走出这林海吗?”

  我无言,确实以现在流浪兵团的实力,只怕走不到林海边上就已经全军覆没了,有了这只林海强军,对我光复亚鲁法西尔无疑是加了一支强心剂。

  “好吧,我愿意接纳林海的部队。”我躬了一下身,以示谢意。

  刹尔利哈哈笑了一下,突然扬天长啸,只听见四周骤响起“沙沙”的细音,一会工夫,在我的四周跪满了林海的战士,在最前面的赫然是那娃娃四人众。

  “我的子侄呀,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不在是林海的居民,我把你们的命交到了因陀罗的手中,不论他走到哪儿,你们永远都要跟随!”刹尔利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林海。

  望着略显惊异的林海战士,我张开了口,说下了后世被称为“契约誓言”的话:“我,闪族的法普,即位第四龙将因陀罗之称号,现在以上神之名义发下誓言,你们的路在我手中,我的生命在你们手中!”

  几乎同时,所有的林海战士伏在了地上:“以吾等之生命永远守护主公。”

  这一日,我与林海三百名战士定下了契约,互相交换了生命的誓言,这支龙战士大队与后来成立的狂战士大队合称为“法普的狂龙护翼”,威名远播整个圣陆……

  “作为交换,我希望刹尔利长老能接纳我们的几个人。”

  “呵呵,不用说了,一定是那个小姑娘和老头子了。”

  “是的,艾丽兹感受了太多的血腥了,我不希望她再有危险,这样我对不起她去世的亲人。奥古都斯大人不适合走太多的路,留在林海对他来说更有意义呀。”

  “小姑娘我很喜欢的,至于老头子嘛,也算个医生,正好我们缺一个。”

  将艾丽兹他们留在林海是目前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毕竟有着那么个老爷爷在,实在没人能够伤害他们。

  当日,我们就离开了这个林海村落,在我们的背后是刹尔利长老略显苍茫的吟唱。

  把我的眼睛给你

  使你的视野更加开广

  把我的手给你

  一切荆棘由它斩开

  把我的脚给你

  它将送你到任何地方

  王历一三五三年五月十五日

  走出林海也有五天了,现在我们位于捷艮****与兰帝诺维亚的交界处,这一路上老是受到龙骑士的骚扰,若不是龙战士大队的存在,能走到这儿已经是奇迹了。因此,我们在这儿额外的休息了数天,一边则派遣“眼睛”们潜入兰帝诺维亚探听消息。

  “情况可不是太好呀。”兰帝诺维亚的混乱大出我们的意外,由于在亚鲁法西尔境内的战火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为了获取胜利,交战的双方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放到这个出产神奇装备的国家,双方的代表在兰帝诺维亚城中拔剑相向的传闻多如天上星星,传说中城内牧师的工作安排已经排到了三个月后。

  以兰帝诺维亚护卫军两千人的战力,说什么也没办法管制了。

  “或许我们能接管兰帝诺维亚的城防。”我如是说,在我面前铺开了整个城市的平面图。

  一片惊叹,就连玛古拉也以看妖怪的眼神扫视我,梅尔基奥尔干咳了一声,道:“大人,以目前我军的战力是可以一举攻下兰帝诺维亚城,但是兰帝诺维亚是北方圣国怀顿诺尔的支属公国,一旦开战,我们就要面对号称全大陆最强的步兵——白银骑士团。”

  唯一没有骑兵的骑士团,白银骑士团,与全是骑兵的布莱克诺尔暗黑骑士团是圣陆上最奇特的两支骑士团。如果暗黑骑士团犹如窃掠之火的吧,那么白银骑士团就是厚实的大山了。

  “这样的呀。”艾尔法西尔彩虹骑士团的步兵已经让人头痛了,如果是比之更上层的白银骑士团,可真是麻烦的存在,我摸摸下巴,突然有了个主意,“如果是兰帝诺维亚人邀请我们的呢?”

  一片沉寂,诸如梅尔基奥尔、夏尔克这些正统骑士的脸上尽数显出要自杀的神情,玛古拉率先叹了口气,道:“法普呀!法普,你的脑子……”

  “好了,不用说了,明天我就去兰帝诺维亚城,只要米拉奇和迦兰同行就可以了。”我挥手打断了玛古拉的话,异常坚定的说了这句话。

  大人,你的决定我不会反对,但是为什么要带那只‘讨厌的乌鸦’呢?”梅尔基奥尔一脸狐疑。

  我长叹了口气,丧气道:“你以为我想吗?但是再让他留在兵团里的话,这儿的诸位难保有一个背上杀害平民的恶名。”所有的目光都飘向了坐在一边的雷帝斯,他的眼眶一片乌黑,整个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那个米拉奇特别喜欢到狂战士中队去。

  “趁这个机会把他打发走吧。”这还是我第一次有如此恶毒的念头,这个米拉奇可真是兵团永远的痛呀。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商量好接应的办法,必要的时候,就攻下兰帝诺维亚城,光复圣亚鲁法西尔,它是必须得到的地方。”我一把拍在了兰帝诺维亚城的地图上,眼中闪出了重来没有的坚毅之色。

  “是,大人。”所有的将领躬了一下身。

  只要得到了兰帝诺维亚,就可以得到它的武器制造业,这对于缺乏必要装备的流浪兵团无疑是一大强助,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基本的实力与那些有着千年历史的古老国家一决高下,这可是我光复亚鲁法西尔的希望。

  “兰帝诺维亚,等着我吧,我会亲手将你的城门敞开的。”我在心中默默念道,已然将其纳入了流浪兵团的控制下。

  兰帝诺维亚与其说是一个国家,还不如说是一个城市来的合适一点,它与自“七英雄时代”就流传下来的古老圣国不一样,是一个新兴的国度,成立的年数尚不足百年。

  它的第一任国主不过是怀顿诺尔的一个大公,因在百年前的“五十年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而封赏了这片土地,在而后的第三任国主,有着“大陆最出色脑袋”之称的法尔司·兰帝诺维亚的主持下,逐渐走向了科技国家的路程。不过,现任的国主,亚当斯基·兰帝诺维亚却与聪明沾不上半点关系,用奥古都斯大人的术语来说,是“先天性脑部功能障碍”,简而言之,就是“白痴”。

  这些情报并不来自四人众,而是从米拉奇那喋喋不休的话语中得出的结论,虽然这家伙就像一只乌鸦,但是他对整个大陆的国家却有比之一般人更深厚的瞭解。

  “所以啦,只要能打通这个国家的上层人物,你想在这儿干什么都不会有人来阻止的。现在的兰帝诺维亚主要是三个人物把握着政局,其中一个就是大执政司塔罗斯基·冯涅道夫,他可是一个好商量的人,上次我就是走他那条路,才将……”米拉奇的声音越来越高昂,丝毫没有察觉我和迦兰早早的走到了前面。

  虽然对兰帝诺维亚的城防有了一定的瞭解,但是在看到那高大厚实的城墙的时候,我还是吃了一惊,与资料上所说的根本是两回事。

  “很轻松就越过去了,一点都不高。”这是那些娃娃们交给我的情报,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常年生活在森林中的她们,对于高度这个概念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概有十米高呀,用现有的攻城设备是没指望了,看样子又要偷袭了。”插手站在城门面前,我喃喃自语,脑子中盘算着万一谈僵,如何才能攻下这座城池。

  “让开,让开,大行政司利奥大人出城巡视,闲杂人等快让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几个孔武有力的大汉就将我推到一边去,从城门里立时涌出一大堆人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如此华丽的排场,最先的是六对艳丽的少女,穿着雪白的貂皮大衣;而后是二十四名身着华服的侍卫,手中持着五色幡旗;然后就是大行政司的十六人大轿,在敞开的轿台上是一个颇显肥态的中年男子,在两名侍姬的陪侍下大吃大喝;最后是一小队骑兵,全套的圣骑士甲,就连马身上也套上了马甲,整个像移动的金属块。

  仅这一眼,我就清楚了兰帝诺维亚的现状,追求华丽外表的部队根本谈不上战斗力。

  “那个就是三巨头中的大行政司了,不过这家伙贪得无厌,又性好渔色,和他交往,老本都不够填,要知道他可是兰帝诺维亚的‘贪狼’呀。我走了那么多地方还没看见过那么贪的人,如果评全大陆贪官名次的话,他绝对可以排入前十位的。可惜的是,他是大行政司,商贸来往都经他的手,进出兰帝诺维亚的货物十之八九都被他擦过油了……”米拉奇依然口沫横飞,丝毫没有察觉四周的人都以异样的眼光在扫视着我们。

  不多时,就有几个怎么看都像是密探的家伙围了上来。

  “好大的胆子,敢诽谤上官。”当首的一人看上去脸色颇为苍白,一双眼睛更是由于常年熬夜而黑了一圈,不过声音倒是响亮至极。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就算不知道我是谁,你们也该知道我旁边的人是谁,如果这也不知道,你们就要好好去打听一下,我们……”还没等米拉奇说完,一干密探早已一涌而上,将他按在了地上,其中之一更是第一时间把布块塞入了他的嘴。

  “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人,不过我知道你等一下会变成什么人。”苍白脸一脸狞笑,米拉奇“呜呜”哼鸣以示抗议。

  我长叹了一口气,烦人的杂音终于消失了,这时我感受到一股清新之气迎面扑来。

  “还有你们,与这乱民在一起,居然没有阻止他,犯了连坐之罪。”处理完米拉奇的苍白脸转向了我们,我耸了一下肩,毫不抵抗地由他们制住,而迦兰第一时间飞跃了出去,一下失去了踪影。

  就这样,我以“扰乱治安、诽谤上官、意图不轨、私自携带危险物品……”等等数十条罪状被带进了兰帝诺维亚城,事后此事被称为“兰帝诺维亚最失败的拘捕行动”而流传开来……

  

第三章 机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