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要塞“塞维亚”

    

  要塞“塞维亚”始建于王历一一八四年,其间经历了失火、民工暴乱等事故,最后于王历一二零五年完工,其主要功能是防范西境的少数蛮族——富劳斯特人,但是在次年就爆发了“五十年战争”,怀顿诺尔精锐部队全部调往了南线主战场,留守在“塞维亚”的仅有一个千人战团,其指挥官就是后来的兰帝诺维亚大公——凡尼塞克.兰帝诺维亚,当时他年仅二十岁。

  虽然在当时很多人是指责他不过是凭着其父亲奥维斯基大公的关系,才能在这么年轻就当上战团指挥官,但是在其之后的几十年中,这位在圣都名动一时的花花公子居然凭着一千人的战力守住了“塞维亚”,在那要塞城墙下堆满了富劳斯特人的尸体,以至于现在还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有了凡尼塞克的塞维亚,永远不会沦陷。”

  不过自从凡尼塞克荡平了富劳斯特人后,得到兰帝诺维亚大公的称号,并封赏原来属于富劳斯特人的土地后,塞维亚的作用就越来越单薄,在王历一二七八年,最后一支正规驻防军撤出了塞维亚。此后,塞维亚就一直作为一个边境的哨所存在,直到三十年前,一支盗贼军摧毁了那儿,“永不沦陷的塞维亚”也就只能做为梦想中的存在。

  “就算是已经沦落了,但是它是一个要塞,怀顿诺尔人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我们呢?”罗夫斯基挣扎道。

  “那就要看你的了,不过以兰帝诺维亚第一说客的本事,我想应该是没问题的。如果经费不足,你尽可以开口,我绝不会吝啬。”言毕,我哈哈笑出声来。

  “法普大人,您还真是厉害呀。”罗夫斯基低下了头。

  “没办法,花了那么高的价格,不发挥一下的你的能力,太对不起我们辛苦赚来的钱了。”我拍拍罗夫斯基的肩,“这件事情就拜托给你了。”

  “是,大人。”罗夫斯基丧气道,转身离开了小旅馆,尚留在旅馆中的迦兰和亚尼用着那种奇异的目光不停地扫视我。

  我干咳了一声,挥手道:“好了好了,没什么好看的,回去睡觉去。”

  ……

  事后,当迦兰问起我当时为什么会有那么大自信让罗夫斯基去办这件几乎关系到流浪兵团未来的事情后,我淡淡笑了笑:“罗夫斯基虽然卑鄙,但是对付那些贪官污吏,他可是最好的人选呀。”

  罗夫斯基听闻后,只能叹气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法普。”

  ……

  王历一三五三年六月

  在怀顿诺尔圣城浪费了近十天时间,罗夫斯基终于打通了上层的关系网,所费金钱以万计,当圣王的御诏:“今考虑藩属兰帝诺维亚之困境,特将要塞‘塞维亚’出借,望尔等在先人之光耀下再创辉煌。”发到我手中时,我忙不迭地带着迦兰、亚尼离开了圣城,直奔流浪兵团宿地,而罗夫斯基则被留在圣城,有他在那儿活动,许多事就好办多了……

  悬挂太阳的人呀

  伟大是您的唯一称呼

  悬挂月亮的人呀

  您的灵魂与天使一样圣洁

  悬挂星星的人呀

  您的虔诚将受到萨拉斯的保佑

  高声的赞歌在我们的前方响了起来,一大片白色的幡旗在天际间出现,而此时的我们刚离开怀顿诺尔两天,离边境还有三天路程。

  “主人。”迦兰上前了两步,低声道。

  我四望了一下,我们处于旷野之中,毫无隐身之所,在这种环境下和一大群不知道唱些什么的人碰在一起,可真不是好事。“我们让一下。”略考虑了会,我下了决定,带着亚尼和迦兰离开了石铺的大道,站在路边泥泞的土地上。

  白色的祭师服顿时让我想起了那天在圣城中的女人,眼前这绵绵百余米的人群就是传说中的“萨拉斯”教派的人了,这个在圣城中被指为异端的教派想不到在城外会有那么多的信徒。

  “迷茫的人呀,我看见你们的身上笼罩着黑暗的阴影,悬挂上吾主萨拉斯的星星护符吧,它将驱除黑暗,降下光明。”一名祭师突然离开了队伍,走到了我们面前,手中拿着一把护身符,虽然看不见他的颜面,但我敢打赌在白色的斗篷下面是一张商人的脸。

  “不了,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信仰上神以外的神灵。”我连忙摇头,和这些小贩式的祭师混在一起,迟早你口袋里的那点钱都会变成他的。

  “迷途的羔羊,你们受到了几千年的误导。萨拉斯即为上神,现在知返还来得及。”祭师毫不死心,语气又加重了几分,而他的身后也多了几个身强体壮的信徒来。

  “对不起,我们没有兴趣。”我重重的下了定语。

  “看样子你们不看见萨拉斯的神迹是不会迷途知返了。”祭师冷哼了一声,突然低声吟唱了起来,“吾主萨拉斯,赐予我精灵之力,让迷途之羔羊重返您的光耀之下。”

  言语间一颗火球飞上了天空,立时旁边的信徒纷纷跪在地上颂唱不已。

  以我的眼力如何看不出那个祭师手上的小动作,将烟火弹握于手心,趁着吟唱的瞬间用另一手点燃弹上天空,这种小把戏也只能骗骗乡间愚妇。

  自从七英雄时代后,魔法的力量早随着圣山的崛起慢慢消退,有记录最大的一次魔法使用是在王历二五一年的“宗教战争”中,各大教派的祭师在那次战争中耗尽了整个圣陆的魔素,失去魔素补充的祭师们从那时起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骑士的战争也就从那时开始兴旺起来。

  我摇摇头,更加坚定道:“我不带!”

  刀剑出鞘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萨拉斯教派中可真都是恶德商人呀,我叹了口气,抽出了弯刀。

  “住手,你们怎么能对圣女的恩人如此无理!”一个响亮的声音阻止了流血事件的发生,没多久,一名穿着高位祭师服,挂着月亮护符的中年人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我是萨拉斯七使徒中的一人,名叫诺曼,尊贵的客人,光明的圣女想要和你见面。”中年人弯下了腰,恭声道。

  我一阵迷糊,我什么时候成了什么圣女的救命恩人了。

  “是你!”当看见那个圣女时,我失声喊了出来,那身眼熟的衣服,还有那个悬挂在胸前的奇特护符,就是那个在怀顿诺尔圣城中开溜的女人,其实从那些祭师的表现中,早应该猜出所谓的圣女就是她。

  “恩人呀,请原谅那天的不辞而别,实在是我不能被抓住。”圣女躬了一下身,从厚实的面罩后发出了歉意。

  我笑笑,表示我并不介意,然后道:“好了,既然如此,大家也就俩不相欠了,我们还要赶路,就此告辞。”一挥手,就欲带着迦兰他们离开。

  “恩人,这怎么好意思呢,至少要让我表达一下心意。”圣女三步并成两步拦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样呀,好吧,我正好需要一批苦力,你们能抽出人手吗?”我歪着头想了一下,道。

  “不知道恩人需要多少人手?”

  我伸出了三根手指。

  “好,诺曼,点三十名信徒……”圣女转过头去。

  “你恐怕误会了,我需要三千人。”我打断了圣女的话,不客气的道。

  圣女吞咽了一下口水,费力道:“三……千?”

  “是呀,我需要那么多人。”我笑出声来,如此一来就可以和这些“小贩教派”说再见了。

  “好,我答应了。”圣女点点头,说出了让我吃惊的话。

  无论如何,我得到了三千名不需要报酬的劳力,虽然过程有点荒诞,至少在后世是史学家们研究的一个重要话题,究竟是什么让萨拉斯教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支援着当时可以说已经穷途末路的流浪兵团,但是这三千人的存在确实能写上“流浪兵团的转捩点”这重要的一笔。

  五天后,也就是王历一三五三年六月十七日,会合了在边境上的同伴们,我们来到了传说中的“永不沦陷的塞维亚”。

  “早知道就不花那么多钱了。”这是我看见塞维亚的第一个感觉,几乎干涸的护城河,城前的壕沟差不多被泥土填满了,后面的矮护墙没有一处是完整的,更可怕的是城墙,透过缺口,我可以将杂草丛生的庭院看得一清二楚。

  “缺少活动便桥,守望塔也坏了一半,护城重机械全部没有……”梅尔基奥尔的口中报出了长长的清单。

  开始计算经费的玛古拉一脸愁容:“赤字呀赤字,我们从兰帝诺维亚带出来的钱完全不够用了。”

  “不至于吧?我记得我们将兰帝诺维亚国库的四分之一都带过来了呀!”我吓了一跳。

  “是呀,假如你不在怀顿诺尔浪费那么多的话。”玛古拉拉长了脸,一副吃人的模样。

  “还好,我们不用多付劳力的钱了。”夏尔克瞟了一眼在我们后面念念有词的萨拉斯教徒们。

  “三千人的伙食不要掏钱吗?要了这么多只知道念经的家伙,是不是觉得钱花得不够快!”玛古拉冷哼了一声,言语中透满了对我的不满。

  我干咳了一声。连忙转移了话题:“梅尔基奥尔,你认为至少还要几天可以修复塞维亚?”

  “光是从附近的水源中引水灌满护城河就需要七天,其他诸如修缮墙壁,重新开挖壕沟等等至少三个月。”梅尔基奥尔略略盘算了一下,告诉了我这个不好的消息。

  “三个月呀,好吧,从现在开始,我们当工人了。”我挥挥手,“所有军官下到一线,这是我们的城堡,就用我们自己的手将它恢复原貌。”

  “好呀!”

  终于得到自己的城堡的人们开始将它变成能居住的地方,但是实际上困难却不是我们能够想像的。

  “采石工具两百五十枚金币,撬杆一百枚,铁锹三百六十枚……”玛古拉口中念念有词,一只手在纸上划来划去。

  昏暗的临时帐篷中坐满了军官,一个个脸庞上显露出疲倦要死的模样。

  “我受不了了,每天除了挖石头还是挖石头,我们可是勇敢的特拉维诺狂战士!”雷帝斯跳了起来,打破了帐篷中的短暂寂静。

  “龙枪战士还在挖壕沟呢。”塔特姆反驳道。

  “你!”雷帝斯直指塔特姆,脸涨得通红,这两个家伙不知为什么,老是不合。

  “好了,两个人也老大不小了,还和孩子似的争来争去。”我挥了挥手,制止了二人毫无节制的发挥,“玛古拉,我们还有多少资金的缺口?”

  玛古拉耸了一下肩,摊手道:“至少有上万枚金币,再过几天,流浪兵团就破产了。”

  “如果连买食物的经费也不能保证的话,在修好塞维亚前,我们先要去当一会盗贼了。”梅尔基奥尔摇头叹息。

  “看样子需要和米拉奇沟通一下。”我叹了口气。

  军官哗然,转瞬之间帐篷中就只剩下我和梅尔基奥尔二人而已。

  “大人,你想得到塔兰维诺商会的帮助?”梅尔基奥尔皱了皱眉头。

  “不错!”我肯定的点了下头。

  “但是塔兰维诺商人是出了名的吝啬,我们现在状况,他们肯拿出一个子来都有点奇怪。”

  “没办法喽,只好透过米拉奇和商会的人搭上关系再说,在此之前,我们只能先从兰帝诺维亚那儿赊借点资金。”

  “只好如此了。”

  “如果流浪兵团因为没钱而陷入困境,兰碧斯将军可是会跳出来的。”我摇头,自嘲了一下,“去请一下我们的塔兰维诺商人吧。”

  “是,大人。”梅尔基奥尔退了下去。

  “亲爱的法普,原来你还没将我遗忘到角落中去呀,我真是太感动了,在兰帝诺维亚的救命之恩我还没有向你表示感谢呢……”仅过了片刻,米拉奇的声音就窜进了帐篷中。

  我仰望了一下帐顶,只感到一阵眩晕。

  “哗”的一声响,米拉奇那肥胖的身躯就映入了我的眼帘。

  “米拉奇,不要说废话,我想和塔兰维诺商会的会长会面。”我不客气的打断了米拉奇下面的话。

  米拉奇怔了怔,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失声道:“不会吧!面会塔兰维诺商会会长,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以前‘传奇商人’特鲁伊维奇的直系子孙,就像我一样的大商人一年也未必能见到一会,何况是你这种外人呢?”

  “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办法联系到他?”

  米拉奇沉默了一会,点头道:“好吧,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帮你去联络一下,但是你要知道那可是‘传奇商人’的子孙,行踪不定,就算是我也没多少自信可以找到他。何况这儿离塔兰维诺那么远,来回都要好几天,加起来的话至少要花上半个月,而且我很久没回家,这次难免回家看一下子女……”

  我叹了口气,道:“尽力吧,最好快一点。”

  米拉奇点点头,转身走出了帐篷。

  望着米拉奇消失的背影,我摇摇头,半个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见的短,在此期间,还要想其他办法去筹集资金。

  “假如现在从天上掉下几万枚金币该有多好。”我自言道,比起还是流浪中的时候,现在可真是什么都要钱呀,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流浪兵团搞不好真的要去当盗贼团了。

  如果论起流浪兵团最艰苦的日子无疑是在塞维亚做苦工的那段时间,所有的军官和士兵们一起流汗。狂战士开采石料、龙枪战士挖壕沟、仆兵们砌墙、长枪战士砍木头,甚至骑兵的坐骑也全成了运输工具,如果在那时开战,我都怀疑士兵们还有没有战斗力。

  随着劳动强度的增加,意外伤害也随之暴增,而这时的医师米娜维亚的作用就突然重要了起来,每日在她那临时搭建的诊所外排着长长的人列。而其中的大多数,就我个人怀疑是故意受伤的,如果连雷帝斯那样的强者居然也会被石头砸到脚趾的话。

  不过除了这个外,另外的困难也摆到了我的面前。

  “什么?附近有盗贼团出没!”我差点没跳起来,这是我在休息的时候,迦兰带来的消息。

  “是的,主人,在警戒中的四人发现了盗贼的探子。”迦兰轻声道。

  “有抓到人吗?”我皱了皱眉头,对方不知道什么来头,居然打主意到我们身上,我们可是名副其实的穷光蛋。

  迦兰摇摇头。

  “哎……什么时候不好来,偏要这个时候来,通知龙枪大队和狂战士中队备战,他们的活暂时由那些萨拉斯教徒代劳。”我转头对侍立在一旁的亚尼道。

  亚尼忙收拾了摊开的食具,一溜烟消失了。

  “还有,迦兰,想办法抓几个探子,我想知道对方具体实力如何。”

  迦兰点点头,一晃身也隐去了身影。

  “看样子又要开战了。”我伸展了一下身体,几乎有一个月没有战斗了,每日做着苦力,都有点忘记怎么拿刀了。

  以迦兰的本事,当天晚上就有三名探子被捆进了我营帐。

  这三人看上去营养不良,瘦弱的身子配着枯黄的面容,如果不是听迦兰说,在拘捕他们的时候,伤了一名龙枪战士,怎么看都像是一般的乞丐。

  “你们是哪个盗贼团的?来这儿想干什么?”玛古拉一脸凶相,在他们面前晃着闪族弯刀。

  “杀了我们吧,我们不会说半个字的!”其中之一梗直了头颈,硬声道。

  这些人是亡命之徒,我下了定语,对付这些人,一般的刑罚根本没有用处。

  “雷帝斯,你挑一个吧,任你处理。”我突然对在一旁的狂战士道。

  雷帝斯怔了怔,转而眼中闪出兴奋的光芒:“可以任我处理吗?”

  我点了下头。

  三名探子的脸色齐齐变的雪白,任谁都看得出这个背负战斧的大个子是特拉维诺人,而传说中特拉维诺人有许多不好的习惯,任意处理这句话足以让他们从背脊上闪过一丝冷颤。

  “我说,我说,不要把我交给特拉维诺人!”立时有一个人高喊了出来,汗水从他的脸颊上流了下来。

  我叹息地摇了下头,现在的盗贼呀,真是越来越没长进了,“梅尔基奥尔,交给你了。”

  梅尔基奥尔上前仔细的盘问了起来,那个人一边担心的扫视着雷帝斯,一边则毫不隐瞒的将情况说了出来。

  这次的盗贼团可真是来头不小,包括了绝大多数在兰帝诺维亚和怀顿诺尔间活动的盗贼,人数差不多有一千人,其中几个有名的盗贼团如“黑鹰团”和“疾风团”都是骑兵,战斗力不逊于正规骑士团。

  “可是,那么多盗贼团会一起连手,这也太奇怪了。”玛古拉不解道。

  “很简单,我们所处的城堡在是可以影响整个边境的地方,如果有一大票看上去像官军的人在这儿重修城堡,你如果是盗贼,你会不会觉得有根刺梗在那儿不舒服。”在一旁的塔特姆哼了声,说出了这个事实。

  众军官点了下头。

  “不过,这也是个机会,盗贼团可都是富得流油的家伙呀,正好我们缺乏资金,不如趁此一举歼灭了他们,从他们身上刮我们的铁锹、榔头和铲子。”我挥了一下手,自信满满的道,将那些穷凶恶极的盗贼们化为了一只只肥硕的绵羊……

  根据俘虏的供状,盗贼军全部宿营在不远处的山谷中,当下我就决定尽起狂战士中队和龙枪大队精锐连夜突袭,务必在对方知晓探子被俘前给予突击,为了防止可能出现的万一,其他各部进入战备。

  “目标,盗贼的宝藏!”我发出了简洁的命令,在我的四周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喊叫声。

  短暂的行军,以龙枪战士那出色的行动力很快穿插到山谷的周边,当我带领着狂战士们到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作好了一切准备。

  夜晚的山谷分外幽静,在皎洁的月光照射下,我可以看见在不大的山谷中支着数百个帐篷,几堆篝火,加上几个晃来晃去的护卫构成了盗贼们的全部防禦体系。

  “先由龙枪战士秘密掩杀进去,在清理掉周边的护卫后,雷帝斯,你的部队直接冲到中央去,阻断对方的指挥!”我低声下达了命令。

  雷帝斯排了一下右胸,点头应声。

  “好,出发!”我抽出了闪族弯刀,几乎同时,从我的四周飞跃出无数身影,如鸟掠向敌人的宿营地。

  几声闷响,周边巡逻的盗贼全部清理,在片刻后,雷帝斯的部队发出了惊人的喊叫声直冲入对方的营地中。

  “轰——”的一声巨响,位于中央的主帐应声倒地,但是没有一个人。

  “槽糕!”我立时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那几个探子可比我想像的要狡猾得多。

  “主人,不好了!”迦兰冲到了我的面前,顺着她的目光,我看见四周的山丘上亮起了无数的火把,我们已经被团团包围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被敌人的诡计给愚弄,光是从火把的数目上,我都可以知道我们的敌人远远不止一千人。

  “狂战士中队举盾布圆阵,龙枪战士在中央!”我作出了决定,几乎同时,满天的箭矢从四周山丘上飞射下来。

  “咄咄咄——”密集的响声从狂战士们支起的盾牌上传来,不时有人中箭,狂战士粗野的咒骂声传遍了整个山谷。

  在密响了片刻后,惊天的冲杀声由四周响起,声浪一波波向我们卷过来,整个山谷都在颤抖,穿着着各色服饰的盗贼们随后越入了我们的眼帘。

  “哪是一千人?”我叹了口气,月亮的光华甚至不能盖过盗贼们所织出的火把海洋,在我目力所及之处,全是涌涌的人头,在火把照耀下的狰狞面目不多久就看得清清楚楚。

  “杀!杀——”雷帝斯中气十足,眼中闪耀着狂热的光芒,我甚至能看见他的肌肉在剧烈颤动,狂战士狂化后的攻击力可以让龙骑兵都为之侧目。

  “龙枪战士保持阵型,狂战士进攻!”我解开了束缚雷帝斯他们的钩绳,由龙枪战士所组成的圆心开始,一道血的波浪立时向外散开来。

  惨叫声响彻整个山谷,对方显然没有了到我军会有狂战士,先投入的约三百人瞬间消失,在狂战士碾过的地方一片狼藉,在后面的盗贼发了一声喊,四散入山岭之中,漫天的箭矢再次出现在我们的上空。

  陷入狂化的狂战士已经没办法指挥了,迎着箭雨,雷帝斯他们没入了山林之中,一道火光立时闪耀了出来。

  “敌人放火!”这是今天我第二次吃惊了,对方的才智已经超出预料甚多,火海能够阻断狂战士的前进步伐。不多久,雷帝斯的狂战士中队狼狈不堪的从山岭上退了下来。

  扑打着身上的火焰,雷帝斯暴跳不已,“卑鄙,太卑鄙了,居然放火!”他的吼声让我两耳发震。

  “算了,至少对方没把你们引入更深的地方再放火,要不然狂战士中队就要除名了。”我安慰道,显然盗贼们没有意料到雷帝斯的动作会那么快,在慌乱之中放下了火,阻断了狂战士们的前进,如果再晚一点,当雷帝斯他们完全没入四周的山林中时……一丝寒意从我的背上爬过。

  大火燃烧了一夜,将我们的退路完全隔断,当天亮的时候方才熄灭掉,每个人的脸上尽是黑灰,如此狼狈的仗真是我从没有打过的。

  “立刻撤回去!”我挥了下手,喊起了疲累了一晚的战士们,为了和燃烧的山谷做斗争,几乎耗尽了他们的力气。但是我更担心在塞维亚的同伴们,冲天的火光百里外都可以看得清楚,以玛古拉的脾气,一定会起兵增援,而到现在都没有看见一人,那只能有一个解释,他们遭到了盗贼的伏击。

  “狼狈呀!”我四望了一下还在冒烟的山谷,自言道,不论如何,对于对方的指挥官,我只能献上敬意,盗贼中有这么出色的人物,难怪在这边境之地,已经成了混乱的天堂。

  果如我所料,一路上到处是散落的兵器和鲜红的血迹,但是不论哪一方都没有留下尸体,从这一点来看,双方都是在打阵型战,梅尔基奥尔那冷静的临场指挥,应该不会给对方留下任何机会。

  不多久,我就望见流浪兵团的战旗还在塞维亚上空飘扬……

  “损失了两百三十七人,这是我们打了这么久死伤最惨重的一次,而且我们到现在还不能瞭解敌人的具体情况。”梅尔基奥尔一脸严肃,当夜增援的部队招到敌人的骑兵突击,若不是梅尔基奥尔,现在我就只能看见这儿挂满各色盗贼旗了。

  “大人,我放弃了继续增援,还望见谅。”梅尔基奥尔突然道。

  我挥了一下手,道:“我还要感激你,如果你一昧拼命,那么从山谷中撤下来的盗贼军一定会配合骑兵全力歼灭你们,失去掩护的部队,很快就会被消灭,你这是挽救了流浪兵团。”

  梅尔基奥尔感激的点了点头。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完全被盗贼们牵着走,在塞维亚的周边已经被他们控制了,这么多人的补给现在成了大的问题。如果我们分兵去买粮食,人去多了,这儿的防守就出现漏洞,少了,立刻会被盗贼团消灭掉。”我摊开了地图,皱着眉头道。

  一干军官均现出沉吟之色。

  “现在的话,还是先拔掉对方的眼睛。迦兰,由你负责,对于看上去像探子的人,通通给我抓过来。”

  在迦兰隐去踪迹后,我接着道:“对方有远远超出我们所想像的智慧,不过他们被局限在塞维亚一地,而且对方始终是盗贼,盗贼的天性就是怀疑一切,在失去眼睛后的反应对于我们十分重要,在此之前,我们一定要忍耐。”

  “是!”军官们纷纷站了起来,敬礼表示服从。

  此后数天,以迦兰为首的龙枪战士们几乎清空了塞维亚四周,临时搭建的牢房人满为患,秉承着“宁可抓错一万,不可放过万一”的宗旨,每天还是不断有人被捆绑进来。

  “盗贼军已经开始向塞维亚移动,人数比较庞大。”这是在一个星期后,由前方的龙枪战士传回来的消息。

  失去眼睛的盗贼们显然选择了将塞维亚团团围住的保险做法,现在我们缺乏必要的粮草补给,与其和我们在塞维亚外斗智慧,还不如以优势兵力围困,让我们弹尽粮绝来得干脆。

  “我们的粮草还够支撑几天?”我询问了一下负责此的玛古拉。

  玛古拉低头算了一下,方才道:“不好说,如果我们能省点的话,还可以用两个星期左右。”

  “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和敌人打持久战了。”我笑了笑。

  “让我们当先锋,我就不信,以我们特拉维诺人的力量,不把那些家伙全歼掉!”雷帝斯高喊道,在山谷中所受的屈辱一直使他耿耿于怀。

  “迦兰,对方有多少人?”我转过头去。

  迦兰沉默了一下,好半晌才吐出来:“四千左右。”

  一阵惊叹声,对方能有这么庞大的兵力,以我们这区区千余战士怎么和对方斗。

  “看样子别无选择了,准备放弃塞维亚。”我叹了口气。

  众军官大吃一惊,雷帝斯第一个跳了起来:“我反对,坚决反对,这是武人的耻辱,我宁可战死在这儿!”

  我并没有搭理雷帝斯的激烈反应,接着道:“由于有那些萨拉斯教徒,对方以为我们有五千人,再加上在山谷一役,我军的力量足以让对方心寒,所以他们需要调用那么多人来围困我们。在这个时候撤退,对方肯定不会阻拦,他们要的是塞维亚,我们就给他们,接着就是我们来围困这四千盗贼军!”

  一阵议论,许多人脸上浮现出不相信的神色,以一千多人围困四千人,这恐怕只是妄想,但是对于我的相信,军官们还是站了起来。

  “是,大人!”

  王历一三五三年六月十九日

  带着萨拉斯教徒们,流浪兵团撤离了塞维亚,此时刚好把护城河的水灌满,以及将壕沟开挖完毕。

  “我们的要塞!”战士们发出了这声感叹,纷纷流下了眼泪,许多人在临走前取了塞维亚的泥土以作纪念。

  为了防止走漏消息,军官们被严令不得泄露作战计划,现在只能让战士们带着惆怅的心情离开了,我默默道。远处的盗贼旗已经开始飘扬起来,隔着遥远的距离,我可以看见盗贼们脸上所展现的耻笑之色。

  几乎在我们离开的同时,盗贼军立刻开始向塞维亚移动,但是奇怪的是,对方并没有直接进入塞维亚,而是在外面支起了帐篷。

  “小心的敌人。”我暗暗道,立刻下达了第二个指示。

  在行进了一天后,由梅尔基奥尔统领,率领所有的萨拉斯教徒和一般人继续向怀顿诺尔境内移动,对方再聪明,也料不到我们的大部队却不是作战主力。而剩下的部队由我亲自指挥,藉着夜色隐入了旁近的森林中。

  “路上不得燃火,不得大声喧哗,违命者斩!”这是我所下达的最严厉的命令。

  “行,只要能消灭那些家伙,我都可以忍受。”雷帝斯咧开了嘴,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尤其是你,最好闭上嘴巴!”塔特姆在一旁冷冷道。

  我暗皱了下眉,这两个家伙可真是不会没话说,不得不挥手道:“我们出发!”

  在一阵应声后,我们向塞维亚方向快速移动,一天以后到达了塞维亚的周边森林中。

  “盗贼军大部分已经进入了要塞中,但是还有一部分人驻扎在外面,人数约四百。”斥候的报考也不全是好消息,我摸摸了下巴,遥望着塞维亚。

  城堡的城墙上到处是火把,各色盗贼旗在风中飘荡,在城堡外面,护城河边上是数十个帐篷,灯火通明,不时有巡逻兵晃过我的视野。

  “真是一点偷袭的机会也不给。”我叹了一声,不过幸好我也没有打算搞偷袭,我要光明正大的把对方赶进塞维亚去,“其他地方都侦察过了吗?有没有发现异常?”

  “没有,大人!”

  吃过一次亏,我可不想再吃一次。

  “很好,通知下去,原地休息,明天早晨我们发动攻击。”

  “是!”

  轻微的晃动声,不多久,被压抑的命令声传遍了整个兵团。

  “主人。”迦兰出现在我的身边,脸色略红,呼息稍有紊乱。

  “四人众进去了呀!”我点了点头,对于迦兰,我一万个放心,“没遇到困难吧?”口气中不自禁的掺入了关心的成分。

  “没有,主人。”还是那么温和,不过我突然发现迦兰的脸抹过了一丝胭脂红。

  “没有就好。”我傻傻的回应了一句,“其实你……”

  “大人,您的盔甲和弯刀。”亚尼突然出现,打断了我下面的话,我略略一怔,还是接过了我的装备,当我回头的时候,迦兰的身影已经没入了黝黑的森林中,一丝惆怅突然涌过我的心头……

  次日

  当太阳略略冒出头来时,流浪兵团的士兵们已经整装待发,明亮的枪尖,雪白的长剑在我的四周闪现。

  “好,将敌人赶进塞维亚去。”我抽出了弯刀,直指那儿。

  惊天的喊声顿如春雷一般暴裂开来,第一阵狂战士,第二阵龙枪战士率先冲出了森林,在后面是步兵、仆兵、长枪兵……

  

第六章 要塞“塞维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